Archive for 五月, 2022

21
五月

《壯志凌雲:獨行俠》

   Posted by: admin    in 香港影評人協會

戲內戲外的回憶 曉龍

1986年的《壯志凌雲》瘋魔全球,36年後的今天,《壯志凌雲:獨行俠》成為戲內戲外的回憶。彼得·「獨行俠」(湯·告魯斯飾)在片中已是米契爾上校,準備訓練精英飛行小隊的成員,殊不知他遇上了布雷德利·「公雞」(麥爾斯·泰萊飾),面對已故的搭檔尼克·「呆頭鵝」的兒子,百般滋味在心頭,因為「公雞」仍然對他懷恨在心,一方面認為他是引致父親死亡的「兇手」,另一方面覺得他是自己事業發展的「障礙」,源於一些誤會,以為他瞧不起自己,這使他在「公雞」面前經常臉有難色,但礙於「公雞」已故的母親對他的囑咐,為免令「公雞」對她產生仇恨,他只好「啞子吃黃蓮」。對片中的他來說,回憶是痛苦的,他的「任務」便是要解決他與「公雞」兩代之間的矛盾。因此,《獨行俠》是真正的續集,上一代延續至下一代,由角色自身的回憶帶動全片的整個故事,他需要化解的衝突,源自三十多年前的意外,不論對白還是畫面,都反映他的思緒經常被自己的回憶牽引,對著「公雞」時有一點點無奈的愁緒和「手足無措」的表現,已是最佳的證明。

另一方面,《獨行俠》體現了湯·告魯斯作為演員的個人回憶的珍貴價值。當年他主演《壯》時,只有二十多歲,年輕力壯,鋒芒畢露,穿上空軍制服,有型有款,是不少年青少女傾慕的對象,不少少男亦對他投以羨慕的目光。至三十多年後的《獨》,他已接近六十歲,臉上的皺紋顯露歲月流逝的滄桑感,穿上空軍制服時已脫掉昔日的青澀感覺,取而代之的是年長的成熟和穩重,中老年婦人仍然視他為美男子,年長男士亦會對他樣貌和身形保養得宜而嘖嘖稱奇。不論《獨》的票房和口碑如何,相信此片都會是他演藝生涯的紀念作,因為他有機會在三個不同年代過去後仍舊飾演同一角色,依然以同一造型面對觀眾,他可以「飲水思源」地懷念當年的角色如何給予他名成利就的機會,亦可以藉此回顧自己的演藝生涯。由此可見,《獨》對他來說,別具意義,在其演員成長的歷程中,亦是深具價值的總結。當他真正退休時,回看《壯》和《獨》,便會發覺自己改變了不少,但亦成長了很多。

此外,《獨行俠》亦是六十後至八九十後普羅大眾的集體回憶。事實上,湯·告魯斯在《壯》內的空軍軍人造型是當年六七十後的少年和年青人模仿的服飾,他們為了吸引異性,以此造型「包裝」自己,希望能獲得身邊女性的青睞,故《獨》內他以同一造型現身,勾起他們對自己年青時期的回憶,讓他們想起當年追捧時尚、愛打扮的不羈歲月;倘若他們欲重拾久違了的回憶,必定會進入戲院觀賞《獨》。至於八十後及九十後的觀眾,他們認識他,大多透過他主演的《職業特工隊》電影系列,《獨》內他以仿如四十歲的臉容「遮掩」接近六十歲的真實年齡,依然身手敏捷,駕駛戰機時似模似樣,他們分別身為中年人和年青人,會樂於「被騙」,彷彿視他為自己的同輩,亦是同一年代的銀幕英雄,其回憶限於《獨》內他的英雄形象是《職》的延續;雖然他的職業、身分、個性和經歷都不同,但他在《獨》內有勇有謀的特質和為他人著想的高尚情操依舊是他在《職》內的特點的延伸。因此,不論戲內還是戲外,《獨》都是男主角、演員及觀眾的回憶。

《魔比煞》Morbius

Marvel總是衝著DC來玩?

正當那邊廂蝙蝠俠回歸為「人」,這邊廂竟來個真的蝙蝠俠…不,不是「俠」,是暗黑英雄、反派,叫魔比煞。話說這個魔比煞(Morbius)是蝙蝠DNA與人DNA結合而成的怪物,特點有如《吸血新世紀》的殭屍,有超能力。(最搞鬼蝙蝠俠是羅拔柏迪臣主演)

主角 Morbius先天有罕病、殘缺,但智商高,有成就,更成為拯救生命的醫生。何以會變成壞人呢?這是描寫反派的最重點。作為暗黑英雄的第一集,完全交代不到,反而加了一個與他缺陷相同的角色Milo,我不知原著有沒有?但這角色基本上是多餘的,志在對比出Morbius的善良?抑或在乎一場動作廝殺?先旨聲明,筆者沒看過原著漫畫,只以戲論戲。戲中Milo不介意變成吸血鬼去殺人,開宗明義「我就是一個壞人」,如何令他變成這樣?同樣沒交代。你要說兄弟情嗎?沒有。兩個無血無肉的歹角,如何能令故事吸引呢?況且歹角的誕生一個就夠,重複多一個幹啥?

且不說故事,說這「蝙蝠混合物」吧,人家已有一個蝙蝠俠,你又來多一個真蝙蝠變種有何新意?蝙蝠群飛的壯觀場面早已司空見慣,那種「暗黑」在多集中已變本加厲,你還能夠玩出甚麼新花樣?蝙蝠的技能在片中CG也了無新意,吸血鬼的橋段更是玩殘玩爛,《吸血新世紀》都已拍幾集了!

謝勒力圖是有才有貌的,其實他演小丑不差,當時只是時不予我。過檔演魔比煞竟又敗在劇本;如何由一個救人的醫生變為一隻嗜血的魔鬼,而當中又不乏善良,內心之複雜如果寫得好,我相信他是能演得來的,平白浪費了一個好演員。

不怕劇透,最尾彩蛋也諷剌,來個元祖蝙蝠俠米高基頓,原來他是「禿鷲」之前在《蜘蛛俠:強勢回歸》已出現過(差點忘記)。總的來說,我喜歡《毒魔》多一點,起碼搞笑!

陸凌綠

《青面修羅》:最後一根稻草

星光熠熠的《青》,看似徐克電影但質量不像;何許人能牽動眾星?正是另一位港大導,壓貨多年,院線無望、串流出貨下讓觀眾見面。合拍片最風光的時代,用當紅的演員、建最大的場景、用真材實料的道具,拍完算是幸運,資金鏈未斷裂再算後期,一台美麗的戲棚如此建成,亦無可厚非。何人會想它回收問題?這種船本人都接不少二灘,如某港導收了約談費、編劇費、最後唔拍,投資方找上小弟接手,製作費由一億二變成三千五,當中包含改劇本費,一接手那幾百萬的劇本,肯定出自幾位助理之手,倒不如自己重寫!財到光棍手,食到盡彷彿是行規,但行業如何持續下去呢? 這個問題,我問過我很多大導老師。

《青》院線大片製作,出來質感如網大,最後網大收場;正如某導演說市場不需要好電影,那導演照樣拍不停,但知道他演員費都沒有結清。這是健康的行業生態? 風光幾年建下的戲棚、壓下的貨,什麼老闆都會死!也許某些老闆依靠低成本製作來週轉保持發展,唯製作人思維不改,本港行業難以重生。正如王家衛對徐克說,好似佢哋咁拍戲,只剩他們倆!深思背後的意思吧。

Kepa

14
五月

《伊朗式英雄》

   Posted by: admin    in 香港影評人協會

這是誰的錯? 曉龍

《伊朗式英雄》內拉謙(阿米爾扎迪迪飾)從深受敬佩的道德「英雄」變為被貶視斥責的小人,究竟這是誰的錯?是他自己、女友、家人、監獄職員、慈善團體還是新聞媒體的問題?他謊稱自己拾獲一個裝有金幣的袋子,然後託家人把它物歸原主,其實是女友拾獲它,這固然是他的問題,但監獄職員慫恿他說自己拾獲它,試圖以他獄犯不貪財的好人好事改善監獄的公眾形象;家人嘗試美化他的行為以「光宗耀祖」,為他洗脫以前欠債犯罪入獄的負面形象,並藉此使他們不會因他犯法而失體面;新聞媒體為了「製造」新聞,大肆宣揚他「誠實」的個性和值得信賴的行為,慫恿他無需說出事實的全部,以塑造他正面的形象以吸引普羅大眾的注意;慈善團體藉著他的德行宣揚「好人有好報」的道德觀念,不曾查證他言語的真偽,以他「誠實」的個性博取公眾的同情,為他籌款還債以美化此團體的形象,並為其整體的未來發展帶來裨益。由此可見,表面上,他的「德行」獲得來自不同範疇的人士的認同和讚許;實際上,不同人士「各懷鬼胎」,在美化他的行為的背後,有各自的目的,亦涉及多方面的利益。他說謊的行為源於自己的道德問題之餘,不同範疇的人士其實都要負上一定的責任。

此外,導演阿斯加法哈迪一向擅長以小人物的經歷帶起整個故事,《伊》亦不例外。片中拉謙是不折不扣的失敗者,家境貧困,欠債坐牢,家人失去面子,經常欲抓緊各種機會以改善家族的形象,在他們心底裡的「成功」,便是獲得公眾的尊崇和敬重,碰巧他的「德行」為他們提供前所未有的黃金機會,讓他成為整個家族的代表人物,既可使他名留青史,亦可洗掉整個家族過往不值一提的「污點」。故他的家人萬分支持他及兒子接受傳媒訪問,在慈善團體舉辦的活動中在公眾面前亮相,除了令他的個人形象改善而在出獄後獲得一份新的工作以自力更生外,還為了整個家庭未來的福祉著想,希望讓後人無需繼續置身於社會的最底層,藉著改善家族聲譽以提升家族整體以至所有後人的社會地位。因此,導演對家人得悉他的「德行」後的「瘋狂」反應的仔細描述,正反映伊朗社會中小人物在社會階梯上「一夜提升」的慾望,以及他們在中上層人士努力「保護」自身的階級之際,自己仍然向其奮力反抗的堅持和決心。

另一方面,《伊》的創作人對故事情節的寫實化處理,讓觀眾對影片產生似真亦假的「錯覺」。影片故事可能實屬虛構,但角色的真實感很重,阿米爾扎迪迪的平凡外表和自然演繹,讓我們覺得拉謙是日常生活中隨處可見的小人物;他的兒子有言語障礙,說話時結巴,但仍然努力地以言語維護摯愛的父親,這類人在特殊學校內十分常見;他的家人不太特別,經常無所事事,不能發揮所長,明顯是被主流社會摒棄的一群人,算是弱勢社群的代表。導演可能在現實生活中進行細膩的觀察,即使上述的角色被虛構出來,在現實中都有其原型的人物,筆者聽說伊朗的觀眾對他的電影故事的內蘊產生很大的共鳴,可能是他在拍攝電影前蒐集相關資料的功夫非常充足,讓角色脫離「非黑即白」的處理,其深藏於人性中的「灰色地帶」,正是影片人物具真實感的源頭。因此,《伊》活像「紀錄片」的特質,其實是導演作者風格的一個重要部分。

從《乾杯上路》淺談泛亞洲製作

期待年多電影《One for The Road》,5月10日正式串流播放,2月份在泰國上映時差點飛過去睇,泰國近年兩位新導演,一直關注著,此乃其一;關注人之一,當然是王家衛導演,此片得以加持及共享資源,真真正正值得香港電影人反思,眼見首部劇情片之失敗,有無人思考過背後因由?

泰版《擺渡人》會走上什麼路?王導小秘密,掛監製實質是自己拍,如時裝品牌有大label、小label,杜琪峰都有《鎗火》同《孤男寡女》;《擺》是自己過癮的小label,張嘉佳當年都只是坐在旁邊睇拍戲一樣;《乾》是否一樣?以有限BTS睇,王導不在場,但正片從燈光、攝影(特別是65mm鏡頭)、配樂等等,對比《出貓特攻隊》睇到完全是得到王家衛加持!人不在現場,即事前大量線上溝通。

王導為什麼拍泰片,正如陳可辛為何拍《三更》,當年筆者未入行,以影評人身份寫作都有微言;直到進入電影圈才深深明白香港影業的土法製作及落後,工資貴絕之際,單單港片不上大陸回不了本,台灣二千萬人口有Netflix、泰國六千萬人口也Netflix,香港乜都無。《乾》不上香港,佢投射回收已經夠。

疫前,合拍片差不多每年一兩部去泰國拍,原因是成本效率之外,亦要睇配套;以吃喝拉撒為例,香港拍都是隨處大小便,有西片就叫兩三個流動廁所,國際A級演員專用車,供應商話叫佢唔好係車上拉大大,為何有廁所不能用?因為供應商話條管太細拉大大沖唔走!另一個例子,《風林火山》導演要駕拉大大流動車,要從海南島租到深圳,因此事本來1.3億製作變成3.6億都不止,原班底請辭,再重組製作花大錢拉個屎。加上後期,十億製作點回本是一個問題,所以一直唔上映。

相反泰國拍戲,流動廁所車有冷氣有音樂有油畫,酒店式廁所係現場。到食,香港金像獎茶水一千八百元一組,我問阿姐有無水飲,阿姐話Day 1 比左支樽裝水你,你自己無Keep住咩? 一千八百蚊一組,只負責三杯水,導演、演員、攝影師,其他人就話你無keep住個樽咩? 此乃我老師許大導劇組之事。

泰國?唔講早午夜餐,就拍攝期間下午茶,茶水阿姐身手了得,拿著一盤椰汁西米糕穿插在窄小拍攝空間之際、不阻人不出鏡,各工作人員想食就攞,唔講冰凍紅牛、竹蔗水,裡面仲有一次性冰毛巾隨便。反觀一千八百蚊一組,半夜行內有晚毛巾提神,但衛生程度自己想。

都未講製作?經過那麼多片,泰crew效率之高,眼見已經高過很多港crew。當年先濤數碼在泰國開分公司,彭氏兄弟由香港派到泰國公司,莫名包裝成為華僑導演,現天下一收購全泰最大後期公司 Kantana,最有本事天下一,唯左右護法欠太多學識、遠見,有能力發展泛亞洲、以致全球如《乾》般,唯利益關係,莫名其妙一直拍了一堆低劣電影一直在存貨中。有本事但不作為玩法是不了解!當年Run Run Shaw都是跑遍東西南北而傳聞得Run Run之名。實心痛港片、自己的行業!

Kepa

《十字衝鋒車》Ambulance

意料中的米高比爾,想不到的是有周星馳附體!

將一輛救護車落入一個銀行械劫案當中,要如何發展呢?由米高比爾操刀,當然又是其耍家的緊張刺激飛車、直升機追逐、火爆槍戰兼而有之的娛樂爆錶傑作。但今次有些特別,先是鏡頭運動:用了許多手搖鏡,實況性增強不少。還有許多航拍鏡,360度倒轉都有,刷新視覺效果。另外就是劇情:以往比爾大導演的電影都是「你不要問劇情合理與否,總之娛樂先行」;今次更變本加厲,玩得更癲更狂。一段十字飛車車廂中的黑色喜劇情節(不便劇透)讓你爆笑大駡黐線、荒謬,卻又覺緊張冒汗。而不少的自嘲戲謔也讓你忍唆不禁。反映LAPD與 FBI的矛盾與衝突亦提升了劇情的層次,起了一點嘲諷作用。

一輪燒煙花的快感,將荒謬、瘋狂合理化,只在乎觀眾看得爽趣過癮,無可無不可!反正每天發生著的顛倒邏輯與荒謬都比銀幕上誇張百倍,大家何嘗不是「欣然」面對,見怪不怪?

陸凌綠

7
五月

《奇異博士2:失控多元宇宙》

   Posted by: admin    in 香港影評人協會

平行時空的極致 曉龍

平行時空的概念已在世界各地不同的電影裡存在多時,要把這概念發揮至極致,才能使影片與別不同,亦可給予觀眾前所未有的新鮮感。《奇異博士2:失控多元宇宙》把超過七十個宇宙放在大銀幕裡,讓奇異博士(班尼狄·甘巴貝治飾)與少女America Chavez(霍奇爾·高美斯飾)穿越多個宇宙,帶來千變萬化的視覺效果,部分觀眾可能覺得眼花撩亂,分不清此宇宙與彼宇宙的奇異博士有何差異,亦搞不懂他如何被「黑暗之書」污染而性格變異,不明白為何陰險醜惡與忠直善良的他怎樣在不同的時空裡同時並存。或許我們無需弄得太複雜,只須簡單地接受一個人可以在虛擬世界內有多種「分身」,這就像我們在互聯網世界裡於同一/相異的社交網站內有不同的身分,正如在臉書/IG裡我們可以開啟多於一個戶口,在同一時間內,我的名字是A,亦有另一個我的名字是B,A與B可以並存在同一時空裡,這就像他在一個宇宙內可以有獨特的性格和行為,在另一個宇宙內亦可以有完全不同的性格和行為,彼此互不相干,America Chavez喜愛此宇宙的他多於彼宇宙的他,理由便在於此。如果把《奇2》的多重宇宙視作互聯網內多種虛擬的世界,無論其宇宙的數量有多少,把其穿越宇宙的行為視作我們在同一/相異的社交網站內轉換身分的過程,我們都可以了解他在多種宇宙內有差異極大的行為的根源。

此外,《奇2》的創作人充分運用漫畫的元素,加上豐富的想像力,讓片中的不同宇宙在虛與實之間「徘徊」。當奇異博士與America Chavez在多個宇宙內穿梭時,我們會在大部分的宇宙裡看見具實感的他們,但在一些宇宙內,我們只看見他們「風格化」的樣貌和外形,活像以前印象派的畫作。眾所周知,現今Marvel漫畫改編的電影大多在綠幕前面拍攝,所謂的「實感」,只在於其模仿真實城市景觀的質感,在很大程度上都是虛幻的設計,當像印象派畫作的宇宙景觀承接上述的綠幕佈景而相繼出現時,我們彷彿穿梭於虛實並存的互聯網世界內,新聞網站的畫面充滿實感,而漫畫網站的內容純屬虛構,當片中不同宇宙在我們眼前急速閃過時,其實正是我們在日常生活中快速地瀏覽風格相異的不同網站的視覺體驗。因此,我們不會覺得《奇2》裡極致的平行時空陌生,因為穿梭多重宇宙的視覺旅行正是穿梭於互聯網世界的大銀幕折射。

不過,《奇2》中關於善與惡的哲學概念頗複雜,在東西文化交匯下,其與命運的關係亦「剪不斷,理還亂」。簡單來說,片中的情節大體上遵循「善有善報,惡有惡報」的原則,黑暗陰險的奇異博士在該宇宙裡通常都會以悲慘的死亡告終,而光明善良的他在另一宇宙裡會獲得快樂和幸福,故《奇2》秉承迪士尼以電影教導世人趨善棄惡的原則,無論自己的命運如何,際遇怎樣,只須一心向善,堅守良好的本質和行為,必定會得到終極的歡愉和滿足;相反,如果一心向惡,只集中精神做一些損人不利己的行為,最終必招致滅亡。由此可見,倘若我們懂得簡化片中複雜的哲學理念,了解《奇2》是西方視覺文化與東方道德觀念的合成品,便可以對其深邃的故事核心有一點點認識,並對其情節表層進行初步的解構。

《奇異女俠玩救宇宙》

姨媽的後現代生活之思前想後

元宇宙、平衡時空等概念盛行,對《奇》充滿期待,當以為像是《姨》之際,正如英文片名般一次滿足各電影迷;MatrixMIB2001太空漫遊2046等等,各自會找到映照。

姨媽活到中年的處境,電影頭15分鐘精彩絕倫可見功力;特別喜見自小便看她的戲長大、美籍華人吳漢章的精神演出,小時候觀影感覺返曬嚟!點解各演員可以咁好戲架?曾做副導演,兩日試鏡一百六十人、再在台灣試多八十人,基數不夠大是原因。

已故資深泰斗曾江前輩一席話提高觀眾水平,怕睇唔明《奇》,直接講活到現在這一刻難免會思前想後,如果當初往左走不會有往右走的結果,若給你平衡時空能力、穿越一切,片中的「黑冬甩」任何空間都在,有意思的係現今「不能說」,只能像片中的子彈在另一個平衡時空係膠眼睛,「黑冬甩」係一個約定俗成、規範自我,片尾說白了親情、活在當下、做自己才是幸福,不要用上一代的「黑冬甩」套在下一代身上,有意思的是片中白色大廳女兒頭上造型,正是一個被套著的「黑冬甩」;片中不難看到,牛鬼蛇神異域而來的東西額頭都自帶「黑冬甩」,有意思吧!回應上一篇,港片創作者、老闆何時才會有如此水平港片?

Kep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