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五月 14th, 2022

14
五月

《伊朗式英雄》

   Posted by: admin    in 香港影評人協會

這是誰的錯? 曉龍

《伊朗式英雄》內拉謙(阿米爾扎迪迪飾)從深受敬佩的道德「英雄」變為被貶視斥責的小人,究竟這是誰的錯?是他自己、女友、家人、監獄職員、慈善團體還是新聞媒體的問題?他謊稱自己拾獲一個裝有金幣的袋子,然後託家人把它物歸原主,其實是女友拾獲它,這固然是他的問題,但監獄職員慫恿他說自己拾獲它,試圖以他獄犯不貪財的好人好事改善監獄的公眾形象;家人嘗試美化他的行為以「光宗耀祖」,為他洗脫以前欠債犯罪入獄的負面形象,並藉此使他們不會因他犯法而失體面;新聞媒體為了「製造」新聞,大肆宣揚他「誠實」的個性和值得信賴的行為,慫恿他無需說出事實的全部,以塑造他正面的形象以吸引普羅大眾的注意;慈善團體藉著他的德行宣揚「好人有好報」的道德觀念,不曾查證他言語的真偽,以他「誠實」的個性博取公眾的同情,為他籌款還債以美化此團體的形象,並為其整體的未來發展帶來裨益。由此可見,表面上,他的「德行」獲得來自不同範疇的人士的認同和讚許;實際上,不同人士「各懷鬼胎」,在美化他的行為的背後,有各自的目的,亦涉及多方面的利益。他說謊的行為源於自己的道德問題之餘,不同範疇的人士其實都要負上一定的責任。

此外,導演阿斯加法哈迪一向擅長以小人物的經歷帶起整個故事,《伊》亦不例外。片中拉謙是不折不扣的失敗者,家境貧困,欠債坐牢,家人失去面子,經常欲抓緊各種機會以改善家族的形象,在他們心底裡的「成功」,便是獲得公眾的尊崇和敬重,碰巧他的「德行」為他們提供前所未有的黃金機會,讓他成為整個家族的代表人物,既可使他名留青史,亦可洗掉整個家族過往不值一提的「污點」。故他的家人萬分支持他及兒子接受傳媒訪問,在慈善團體舉辦的活動中在公眾面前亮相,除了令他的個人形象改善而在出獄後獲得一份新的工作以自力更生外,還為了整個家庭未來的福祉著想,希望讓後人無需繼續置身於社會的最底層,藉著改善家族聲譽以提升家族整體以至所有後人的社會地位。因此,導演對家人得悉他的「德行」後的「瘋狂」反應的仔細描述,正反映伊朗社會中小人物在社會階梯上「一夜提升」的慾望,以及他們在中上層人士努力「保護」自身的階級之際,自己仍然向其奮力反抗的堅持和決心。

另一方面,《伊》的創作人對故事情節的寫實化處理,讓觀眾對影片產生似真亦假的「錯覺」。影片故事可能實屬虛構,但角色的真實感很重,阿米爾扎迪迪的平凡外表和自然演繹,讓我們覺得拉謙是日常生活中隨處可見的小人物;他的兒子有言語障礙,說話時結巴,但仍然努力地以言語維護摯愛的父親,這類人在特殊學校內十分常見;他的家人不太特別,經常無所事事,不能發揮所長,明顯是被主流社會摒棄的一群人,算是弱勢社群的代表。導演可能在現實生活中進行細膩的觀察,即使上述的角色被虛構出來,在現實中都有其原型的人物,筆者聽說伊朗的觀眾對他的電影故事的內蘊產生很大的共鳴,可能是他在拍攝電影前蒐集相關資料的功夫非常充足,讓角色脫離「非黑即白」的處理,其深藏於人性中的「灰色地帶」,正是影片人物具真實感的源頭。因此,《伊》活像「紀錄片」的特質,其實是導演作者風格的一個重要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