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影評試影室’ Category

28
三月

影評快訊第492期

   Posted by: admin

《無痛斷捨離》(Happy Old Year)

電影只有兩個字:放下。

泰國片真的很夠膽,「出貓」可以拍一齣戲,「清舊物」都可以拍一齣戲,佩服!

家中雜物堆積,尤其地方矜貴的香港,「大掃除」幾乎是人生必經階段。丢棄舊物時會翻開種種回憶和舊情,有開心、有痛苦、有不捨……;思前想後,還是丢不了。要做到「斷捨離」,原來不單只是你自己,還會牽涉到你身邊很多人,因而起衝突,生誤會……,丢雜物真是一門學問。

導演處理看似輕描淡寫,但其實每一章節的「物」與「情」皆刻劃細緻,拼湊起來戲味濃郁。欲斷難斷的過程與掙扎讓你感同身受。流暢的敍事技巧與剪接,悦耳有個性的配樂,令簡單的故事更添魅力,清新吸引。

一切盡皆身外物,放下我執,輕鬆「斷捨離」。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

好「自在」的泰國片,善哉,善哉!(合十)

陸凌綠

19
三月

影評快訊第491期

   Posted by: admin

《奇蹟救援》(The Cave)

有些題材,別跟荷里活爭!

看到宣傳時有點詫異:為何這麼快便有電影拍成?再看製作團隊,明白了…。

少年足球隊被困山洞(十多天);一個不可能的拯救任務;還要有人喪命。整個事情已經很有戲劇性,絕對可以拍出一套緊張刺激兼勵志的電影。要拍成電影,當然會聚焦這「不可能的拯救任務」―難度頂級,而竟然能全部「奇蹟」救出。好了,當你要拍出這般的「難度拯救」的話,成本一定不菲,沒電腦特技、場景、技術,不能成事。可是,現在看到這事與願違的作品,問題並不獨出在資金不足,而是劇本與導演的水平。

首先,你連「為何是頂級難度的拯救」也說不清,遑論接下來的劇情了。「頂級難度」是因為山洞有成十幾公里長且崎嶇狹窄,通道大小不一,有些只僅容一個人穿過,而且連日暴雨,洪水淹浸,就更是困難重重了,幸得各國的「洞潛」專家前來拯救。「洞潛」本身也是極高危,差不多是有入無出,一進洞就只有一條路:一是出路,一是死路。所以戲吸引人的地方就是如何與時間競賽去拯救和拯救的過程。但戲中連一張洞穴的平面圖也沒有,洞有多險要?不知。如何策劃、分析、討論或估計成敗得失等全部沒有。而事件的高潮應該是有人「喪命」;連海豹突擊隊的成員也可以喪命,對拯救行動的打擊是何其之大!但戲中連該名「海豹突擊隊成員」是誰?臉孔也沒看清過…,總之「有人死了」就是。連這最基本的戲劇懸念也忽視,如此劇本真是可扔得!

另一弊病是找「真人」來演。有必要嗎?一來,「真人」不一定會演戲,二來,你找得他來,不能待薄,就必會給他戲份,如此這般就出現了戲中情況:片中的JIM WARNY其實並不是主角,他應該只是其中一員。事件中主要人物應該是最初發現13人的兩名英國潛水員John Volanthen和Rick Stanton,但對兩人的描寫是零,連關鍵的重要人物澳洲麻醉科醫生Richard Harris也欠奉。另一個「真人」是水泵老闆,他的「演技」當然比JIM更糟,但戲份頗多。著墨主次不分,真實與可觀性又有多少?

還有一段最離奇:救援人員開始準備救他們離開,問應該先救誰?有人說問教練吧!(筆者記得當時官方是故意隱瞞了誰先誰後的,以免家長覺得不公。)你猜戲中教練如何答?「救某某、某某吧,因為他們住得遠!」我的天呀!「住得遠」是先救的理由嗎?理論上是先救瘦弱捱不住的(後來報導好像也如是說)。就算是真的,我想也不該在戲中說出來吧!

技術上,水中拯救的場面拍得不好,你可以諉過於成本與器材問題,但分鏡之混亂,交代得不清不楚一塌糊塗,就與成本無關了。

老實說,沒有充足資源,何必逞英雄去浪費一個大好題材呢?

陸凌綠

11
三月

影評快訊第490期

   Posted by: admin

《4x4瘋鎖》(4×4)

精彩詮釋「悲」得可以的一齣好戲。(下有劇透)

故事非常簡單,賊人偷車不遂被困車廂竭力逃脫。又是一個人一個空間的獨腳戲(佔五分四),要撐足90多分鐘殊不簡單。一來在狹窄的車廂內靈活運鏡拍攝有難度,二來演員只能與物件演戲,要吸引、不沉悶就靠有意思的劇本了。

最初,賊人除了偷東西還討厭地在車廂撒尿,當看見車主懲罰他時,你會開心地想:「抵死!」但看下去,原來賊人也有立場…。那麼懲罰又好像有點過分…,他只是偷車而已,犯不著要取性命吧?「私刑」其實不對啊…。

種種的不公義,逼得你進行「私刑」。向權貴傾斜,資源分配不均,貧者愈貧,富者愈富;「我是賊,我爸爸是賊,我爺爺也是賊。」根本沒有向上流的機會…。

都是「社會的錯!」錯不能改嗎?答案是:不。是「不」呀!

一場發人深省的思辯;立論卻是「悲」得可以。活在這個潰敗崩壞的社會內,縱使你憤怒,你反抗,那又怎樣?「吃、拉、睡、幹」還不是如常地運作,生活不會因你有絲毫變動。這些日子,香港人最能感受!

字幕起,別走,最後一個鏡頭才點睛。然後…太陽照常升起。

無力感,核爆。

陸凌綠

7
三月

影評快訊第489期

   Posted by: admin

《好狗特攻隊》(Mr. Zoo : The Missing VIP)

「D老篤」特工版。搞笑熱鬧,娛樂性充足!

比D老篤更漫畫化,更誇張。主角的「保護要人組」身分很真實,但落入超現實的處境,不能嚴肅看待,否則會失去開懷的機會。

片中有很多動物,電腦特技明顯不及荷里活,但生鬼有趣搭夠,尤其那位「要人」,真是笑爆咀;還有魚缸爆料(雖然有點像D老篤的八爪魚)和神來之筆的老虎,都笑刺肚皮。以為只是以「能和動物溝通」來發展故事,原來有些鋪排是你意想不到的;以為「要人」是主角,原來另有其狗(始終要狗演戲比較容易)。

「要人」被綁架,追尋過程雖然大癲大肺,胡鬧搞笑,但描寫主角朱特務Mr.Zoo與狗拍檔Ali的情誼還是令人感動,對父女情的點綴也不錯。

在陰霾不散的抑鬱日子裡,好應該去一趟戲院,開懷大笑一下!

陸凌綠

28
二月

影評快訊第488期

   Posted by: admin

《叛譯同謀》    THE TRANSLATORS

被扭盡六壬的佈局與目眩的導演技巧騙過去了。

此等故事,當你一倒轉頭來看,就會發現不少紕漏:首先,主角預早知道會被困起來?其次,最初主角是不認識同謀者的;他們是甚麼來頭?做得翻譯又獲聘請的,應該有相當文化修養,憑甚麼會認為他們肯去犯險?兼能配合行動順利完成?戲沒有詳細交代。此段借鑑《東方快車謀殺案》精髓―大家都是兇手;而之所以大家能成為兇手,原來彼此是早已認識並與死者有仇。但此片不是。好了,片子至此未曾告終……(恕難劇透下去)。雖然結局令人詫異,亦解釋了主角動機,但未免太神了;由主角最初的「一定會獲聘請」開始……。若劇本能圓謊得好一點,好好利用「意外」來扭轉乾坤,說服力會更佳,內容亦更能反映人性和文化人的堅執與辛酸。

運用劇情穿插剪接來增加懸念,導演炫技還是可觀。善用「翻譯」特點,一段不同國家語言你來我往頗為精彩;而那幾句「普通話」卻令我「咭」的一聲笑了出來(其實那刻不應該笑的),擦鞋擦得太著跡了罷?不管怎樣,只要你甘於被這華麗的外表騙過去,這仍是一套挺爽的「偵探懸疑」片!

陸凌綠

21
二月

影評快訊第487期

   Posted by: admin

《超音鼠大電影》(SONIC THE HEDGEHOG)

這年頭,集體回憶對我們是多麼的重要。

超音鼠原來已30年,世嘉遊戲機年代見證了我們的黃金時代。見到超音鼠現身大銀幕,竟有莫名興奮。

遊戲機或漫畫角色變成真實與活人演戲的電影不勝枚舉,很久以前有加菲貓,較近期的有彼得兔、柏靈頓熊……比卡超(對不起,是寶可夢)較為類似,也是電玩。拍超音鼠其實有點難,其特殊本領只有「快」,以「快」來玩出各式花樣並不容易;佼佼者有《變種特攻:未來同盟戰》(X-Men:days of future past)中的Quciksilver,那段廚房一戰堪稱經典,現在超音鼠在酒吧內又玩一次,就變得了無新意了;而那個「時空環」跟奇異博士的又一樣,就更加失分。撇開創意,其實大部分熱鬧場面、動作設計、幽默細節均見心思;畢竟占基利的度身訂造演出,及占士馬史頓(還是叫他鐳射眼較好)與空氣做戲亦非常配合,他倆都可以為影片挽回一點分數。

然而,半齣「公路電影」也加了點分。路途上,歷險與友誼互相構築,當中不乏動人之處;一張「願望清單」點題,更帶出反省。最後,給一百分的還是超音鼠的一句怒吼:這裡是我的家,要走的是你!

這年頭,我們都許下很多新年願望和生日願望,同樣的內容,看來逐漸實現……(喜)。

陸凌綠

13
二月

影評快訊第486期

   Posted by: admin

《猛禽暴隊:解瘋小丑女》(Birds of Prey: Harley Quinn)

沒有靠山,你甚麼都不是!(係呀,係話緊你呀,「特衰小丑女」!)

一集《小丑》(Joker) 贏盡讚譽,當然Joaquin Phoenix居功至偉,今次輪到「佢條女」,成績又如何?

話說哈蕾狂娃Harley Quinn(被)分手,頓時失去靠山,以往積下的怨恨和仇家多不勝數,紛紛尋仇,此為「經」;各路人馬搶奪寶物,是為「緯」;交織出來的篇幅未免有點堆砌,但過程總算熱鬧富娛樂性,動作打鬥尤其出色,差點以為在看港產片(見導演名字Cathy Yan,可能是華裔,翻看資料果然沒錯,名閻羽茜,曾在港工作。可能深受港產片影響吧!)。鑑於故事單薄,導演在時序上弄了點花巧…,本想錦上添花,奈何花多眼亂!

上集《自殺特攻:超能暴隊》頻打「喪屍」促成一齣爛片,靠小丑女單天保至尊;Margot Robbie彈出,本集擔正主角也非常賣力,唯人物描寫始終流於表面,可能導演較愛誇張的漫畫感,缺少了細膩的內心表達。《小丑女》絕難與《小丑》匹敵。幸女導演仍能掌握「女人大晒」的世界標題,「自立自強」不致徒具外殼。

至於那個十惡不赦的「特衰小丑女」,下場只有一個:棄如敝屣,死無全屍!

陸凌綠

23
一月

影評快訊第485期

   Posted by: admin

《怪醫D老篤》(DOLITTLE)

眾生皆平等,人類,你明白嗎?

筆者小時候看過這卡通片集,最記得是醫生的高高禮帽造型。 “Doctor Dolittle” 本是一百年前的兒童文學作品,不同年代都有改編過「真人」電影。來到今天2020年,有電腦特技,當然就最適合再拍一次了。Dolittle是一個能跟動物「傾偈」(我覺得用這個詞彙最貼切) 的醫生;不是「對話」,不是「講話」,是沒有階級的「傾偈」!而當時的主題曲也是 “Talk to the animals”, 當大家能夠用語言溝通時,就會了解對方,不會有誤會,不會有敵意了。

影片熱鬧有趣,節奏明快,故事簡單,老幼咸宜。動作設計、劇情鋪排均好好地利用了不同動物的特點、所長;當我正狐疑何以用上笨重大塊頭的「北極熊」?(100年前仍未有全球暖化),原來有一段是利用了其擅泳與很好的氣力。還有「駝鳥」,變成D老篤的坐騎…有馬不騎?我猜,一來有趣,二來「駝鳥」跑起來可以等同一輛飛馳高速公路的汽車(告訴你,人類其實連一隻家貓也跑不過)。

片中動物各有「疾病」,需要D老篤的醫治;但其實許多都是「心病」,有諸內形諸外,所以「傾偈」很重要。D老篤自己也有「心病」,當然在尋尋覓覓的驚險過程中,大家都從對方中得到治療。

能夠與動物溝通是從「心」出發,你我皆可。很可惜自高自大、沒有謙卑之心的人類,到今天仍然會為了一己私慾,濫捕濫殺,任何瀕危物種,無一倖免。野味市場恐怖血腥,病毒入侵,請別怪罪動物,宿主不保(註),當然來襲人類。此刻看片,實在別有一番感受。

「善惡到頭終有報」,好好與大自然相處;好好與動物相處吧!這是你,人類,唯一的出路!

註:蝙蝠(戲中也有出現) 自古以來已經是許多病毒的宿主,這是生物的奇妙進化。大自然設計精妙,環環相扣,一旦被人類干擾,災難便來臨了。

陸凌綠

16
一月

影評快訊第484期

   Posted by: admin

《追擊黑水真相》(Dark Waters)

當你以為「伸張正義」在這個世代已被唾棄;但原來鍥而不捨的維權精神是永垂不朽的。

戲中維權律師 Rob從兒子襁褓中到變成少年人,足足花了十五年去打一單官司,為的只是兩個字「正義」。在爭取過程中你必須犧牲,可以大至家破人亡,你是否願意?當受害者不單是你的當事人,而是一個社區;一個省份;一個國家;甚至全世界,你是否願意?「任重道遠,捨身取義」就是這個電影的主題。

影片以抽絲剝繭,亦步亦趨的方式,將觀眾吸引得不能置身事外。其中一段,讀白與不同情境交錯吻合,剪接靈活又具逼力,省了冗長篇幅而達致效果,導演顯出功架。除了案件有清晰描寫外,主角與家庭的關係亦沒有忽略,令主題更見鞏固。有趣的是,由於是真人真事改編,「真人」確有在片中出現(留意片尾)。除此,細心留意,電影的質感也隨著戲中時代而轉變,由「菲林」到「數碼」非常配合。

戲中 Rob有一句對白,大意是:你對抗著的不是這個財團,而是這個制度。雞蛋與高牆,有強權無公理;以卵擊石從來都是輸多贏少。在一個算是有制度的國家,縱使花你十年、二十年的時間,姑且還有討回公道的機會,但在一個「制度只服務極權」的國家,相信你花上一生的時間(或許不用花,因為已經沒命),也沒得討回;得到的可能只是一句:公道?甚麼來的?吃得的嗎?還要猙獰地-哈哈哈!

幸好,最終看到Rob的回報,證明「公義」猶在。百多二百天裡,香港人也告訴了你:「伸張正義」是不惜付出任何代價的!

陸凌綠

9
一月

影評快訊第483期

   Posted by: admin

《1917:逆戰救兵》(1917)

實時身陷戰區的震撼。

科技先進,吸引不少導演挑戰「一鏡直落」,如《惡女》(韓國片)和類近的《原子殺姬》都是其中一段「一鏡直落」(動作殺人,難度也相當高);而廣為人談論的《屍殺片場》其戲中戲雖短,也算是全片「一鏡到尾」。但怎也不及《飛鳥俠》近兩小時的「一鏡到尾」,當時以前無古人之勢奪獎。今回《1917:逆戰救兵》更「變本加厲」,我的天,是戰爭片!挑戰無極限,無話可說。

要感受戰爭的恐怖與殘酷,莫過於將你「放進現場」,要你親身經歷一次!步步為營的穿越戰壕;屍橫遍野的慘不忍睹;敵人隨時出沒的驚心動魄…,這種種安排,都很適當地令影片達至目的,甚至超額完成。「一子錯,滿盤皆落索」,室內文戲猶可再來,費時有限;外景則有很多客觀條件難以控制,道具、佈景、機器、爆炸…,任何一個部門出錯,又從頭再來,難度之高可以想像。雖然一定有電腦幫忙,但戰爭片「實感」很重要,現在看來電腦特效應該不太多。一場黎明前爆炸閃光映照著整個廢墟畫面(註),實在美不勝收,令筆者讚嘆不已。

精密的盤算、不容有失的團隊配合,完全展現森曼達斯的超凡駕馭能力,奧斯卡的「最佳導演」和「最佳電影」勝券在握。

戰爭中盡顯人性,可以出賣、背叛、畏縮、放棄…。但戲中的兩位都是年輕人,有的是赤誠,可以以勇氣和義氣去完成一件不可能的任務。我們的年輕人何嘗不是?致敬。

註:由於拍攝場景都在郊外,拍攝地點基本上只是一片平地,劇組要由零開始創造場景。攝影師羅傑狄金斯要與製作設計丹尼斯加士拿(Dennis Gassner)通力合作,建構可隱藏攝影機的佈景,而看起來又要渾然天成。有一場天空佈滿閃光彈的戲,為了找出火花在空中要停留多久才能達到理想效果,丹尼斯加士拿製作了小鎮的模型,利用它來測試陰影的移動方向,及火花造成的光影變化,如何與主角的旅程交錯。加士拿形容:「一旦開始拍攝就沒有回頭路,但無數的問題會出現,打擊我們,但又可令我們再創造可能性。」(摘錄自電影資料)

陸凌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