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影評試影室’ Category

23
一月

影評快訊第485期

   Posted by: admin

《怪醫D老篤》(DOLITTLE)

眾生皆平等,人類,你明白嗎?

筆者小時候看過這卡通片集,最記得是醫生的高高禮帽造型。 “Doctor Dolittle” 本是一百年前的兒童文學作品,不同年代都有改編過「真人」電影。來到今天2020年,有電腦特技,當然就最適合再拍一次了。Dolittle是一個能跟動物「傾偈」(我覺得用這個詞彙最貼切) 的醫生;不是「對話」,不是「講話」,是沒有階級的「傾偈」!而當時的主題曲也是 “Talk to the animals”, 當大家能夠用語言溝通時,就會了解對方,不會有誤會,不會有敵意了。

影片熱鬧有趣,節奏明快,故事簡單,老幼咸宜。動作設計、劇情鋪排均好好地利用了不同動物的特點、所長;當我正狐疑何以用上笨重大塊頭的「北極熊」?(100年前仍未有全球暖化),原來有一段是利用了其擅泳與很好的氣力。還有「駝鳥」,變成D老篤的坐騎…有馬不騎?我猜,一來有趣,二來「駝鳥」跑起來可以等同一輛飛馳高速公路的汽車(告訴你,人類其實連一隻家貓也跑不過)。

片中動物各有「疾病」,需要D老篤的醫治;但其實許多都是「心病」,有諸內形諸外,所以「傾偈」很重要。D老篤自己也有「心病」,當然在尋尋覓覓的驚險過程中,大家都從對方中得到治療。

能夠與動物溝通是從「心」出發,你我皆可。很可惜自高自大、沒有謙卑之心的人類,到今天仍然會為了一己私慾,濫捕濫殺,任何瀕危物種,無一倖免。野味市場恐怖血腥,病毒入侵,請別怪罪動物,宿主不保(註),當然來襲人類。此刻看片,實在別有一番感受。

「善惡到頭終有報」,好好與大自然相處;好好與動物相處吧!這是你,人類,唯一的出路!

註:蝙蝠(戲中也有出現) 自古以來已經是許多病毒的宿主,這是生物的奇妙進化。大自然設計精妙,環環相扣,一旦被人類干擾,災難便來臨了。

陸凌綠

16
一月

影評快訊第484期

   Posted by: admin

《追擊黑水真相》(Dark Waters)

當你以為「伸張正義」在這個世代已被唾棄;但原來鍥而不捨的維權精神是永垂不朽的。

戲中維權律師 Rob從兒子襁褓中到變成少年人,足足花了十五年去打一單官司,為的只是兩個字「正義」。在爭取過程中你必須犧牲,可以大至家破人亡,你是否願意?當受害者不單是你的當事人,而是一個社區;一個省份;一個國家;甚至全世界,你是否願意?「任重道遠,捨身取義」就是這個電影的主題。

影片以抽絲剝繭,亦步亦趨的方式,將觀眾吸引得不能置身事外。其中一段,讀白與不同情境交錯吻合,剪接靈活又具逼力,省了冗長篇幅而達致效果,導演顯出功架。除了案件有清晰描寫外,主角與家庭的關係亦沒有忽略,令主題更見鞏固。有趣的是,由於是真人真事改編,「真人」確有在片中出現(留意片尾)。除此,細心留意,電影的質感也隨著戲中時代而轉變,由「菲林」到「數碼」非常配合。

戲中 Rob有一句對白,大意是:你對抗著的不是這個財團,而是這個制度。雞蛋與高牆,有強權無公理;以卵擊石從來都是輸多贏少。在一個算是有制度的國家,縱使花你十年、二十年的時間,姑且還有討回公道的機會,但在一個「制度只服務極權」的國家,相信你花上一生的時間(或許不用花,因為已經沒命),也沒得討回;得到的可能只是一句:公道?甚麼來的?吃得的嗎?還要猙獰地-哈哈哈!

幸好,最終看到Rob的回報,證明「公義」猶在。百多二百天裡,香港人也告訴了你:「伸張正義」是不惜付出任何代價的!

陸凌綠

9
一月

影評快訊第483期

   Posted by: admin

《1917:逆戰救兵》(1917)

實時身陷戰區的震撼。

科技先進,吸引不少導演挑戰「一鏡直落」,如《惡女》(韓國片)和類近的《原子殺姬》都是其中一段「一鏡直落」(動作殺人,難度也相當高);而廣為人談論的《屍殺片場》其戲中戲雖短,也算是全片「一鏡到尾」。但怎也不及《飛鳥俠》近兩小時的「一鏡到尾」,當時以前無古人之勢奪獎。今回《1917:逆戰救兵》更「變本加厲」,我的天,是戰爭片!挑戰無極限,無話可說。

要感受戰爭的恐怖與殘酷,莫過於將你「放進現場」,要你親身經歷一次!步步為營的穿越戰壕;屍橫遍野的慘不忍睹;敵人隨時出沒的驚心動魄…,這種種安排,都很適當地令影片達至目的,甚至超額完成。「一子錯,滿盤皆落索」,室內文戲猶可再來,費時有限;外景則有很多客觀條件難以控制,道具、佈景、機器、爆炸…,任何一個部門出錯,又從頭再來,難度之高可以想像。雖然一定有電腦幫忙,但戰爭片「實感」很重要,現在看來電腦特效應該不太多。一場黎明前爆炸閃光映照著整個廢墟畫面(註),實在美不勝收,令筆者讚嘆不已。

精密的盤算、不容有失的團隊配合,完全展現森曼達斯的超凡駕馭能力,奧斯卡的「最佳導演」和「最佳電影」勝券在握。

戰爭中盡顯人性,可以出賣、背叛、畏縮、放棄…。但戲中的兩位都是年輕人,有的是赤誠,可以以勇氣和義氣去完成一件不可能的任務。我們的年輕人何嘗不是?致敬。

註:由於拍攝場景都在郊外,拍攝地點基本上只是一片平地,劇組要由零開始創造場景。攝影師羅傑狄金斯要與製作設計丹尼斯加士拿(Dennis Gassner)通力合作,建構可隱藏攝影機的佈景,而看起來又要渾然天成。有一場天空佈滿閃光彈的戲,為了找出火花在空中要停留多久才能達到理想效果,丹尼斯加士拿製作了小鎮的模型,利用它來測試陰影的移動方向,及火花造成的光影變化,如何與主角的旅程交錯。加士拿形容:「一旦開始拍攝就沒有回頭路,但無數的問題會出現,打擊我們,但又可令我們再創造可能性。」(摘錄自電影資料)

陸凌綠

2
一月

影評快訊第482期

   Posted by: admin

《奇蹟火星夢》(MISSION MANGAL)

「將不可能變作可能」。當刻,我們都需要這個信念。

真人真事改編,沒有傳統的「歌精舞勁」(筆者有點失望),片長不到三個鐘(但仍有「中場休息」-字幕) 。上火星,談何容易?電影將「科學」通俗化,使大人小孩也易於理解,看得開心又鼓舞。相比《M巾英雄》,我覺得此片略勝;雖然都有些過於戲劇性的矯揉造作,但不比《M》多,較爽、趣。可能成本問題因陋就簡;比例上,開首「埋班」的人物描寫過於冗長,而戲肉的「火星計劃」工作則頗為簡單,一輪蒙太奇後瞬間已完成,準備升空;有頭重尾輕之感。畢竟彰顯「雜牌軍」以「有限成本」創造「無限奇蹟」的橋段總有看頭,而印度片關於太空科學的亦很少,接近全女班的科學家更是罕見(片末有真人原型。推崇女權是近年印度片甚或世界的新趨勢);本片除了「Bollywood」更有「Hollywood」的投資,所以拍得緊張、激勵人心、貼地,大眾受落已是交出成績。

新的一年,「正能量」和「希望」不會嫌多,此片絕對能夠滿足。

陸凌綠

19
十二月

影評快訊第481期

   Posted by: admin

《陽光兔仔兵》(Jojo Rabbit)

編、導、演、製作俱佳的精彩之作。

在這時勢看尤其痛心、淚崩…。希魔也有終結的一刻,猶太人都有重生的一天;我們呢?陰霾何時消散?又不禁悲從中來了!

納粹德國大戰時期,十歲孩童都要當兵;主角JOJO因為不忍殺死一隻兔仔而被嘲「兔仔兵」。這批「兔仔兵」從小就被洗腦,灌輸「猶太人是妖魔」,「人」不被視為「人」,八十年前的手段想不到今天仍在發生;還有「焚書坑儒」、「篤灰出賣」…怎麼是這麼遠那麼近?那麼熟悉的畫面?

電影好像陳述著JOJO的「覺醒」,實質是狠狠地鞭撻著暴君的罪行、戰爭的殘酷。更表揚著人性的「真善美」;壞人堆中也總有「好人」,相當「陽光」。片子風格獨特,從赤子之心出發,揉合不少虛幻的表達手法,令嘲諷意味更濃。演員出身的Taika Waitit才華橫溢,除身兼編劇、導演外,亦粉墨登場,但風采始終搶不了演JOJO的Roman Griffin Davis;小小年紀已能充分掌握角色的心理變化和層次,完全「上身」演出,著實令人讚嘆,奧斯卡提名絕對有望。整體演員的表現均屬水準之上。攝影優美、色調懷舊,加上動聽配樂,帶動著整個觀影情緒,各方面的出色配合,稱得上是一套完美的電影。

結局的「一腳踢」,是香港人的新年願望,完。

陸凌綠

5
十二月

影評快訊第480期

   Posted by: admin

《返校》(DETENTION)

如果,「恐怖」不在於感官…。

這是改編自一個電玩遊戲的電影。筆者沒玩過遊戲,只是看戲後翻閱概覽,感覺電影是十分忠於原著,只是比重上調整了一點。遊戲好像比較側重愛情線,電影則放重在「政治」的白色恐怖上;也貫徹「恐怖」這主題。

甫開場,已被嚇一跳!怎麼是「鬼片」?(筆者習慣故意不看任何資料進場,只知道此片被禁) 無論燈光 (當然大部分是電腦後期)、景、音效、人物造型均是恐怖片典型,尤其氣氛的營造十分出色,官能上已佔優勢。劇情更是刺中香港人要害,看得格外揪心。

剛奪金馬獎「最佳新導演」的徐漢強,技巧確實令人眼前一亮,以電玩解謎方式融合故事推展,將劇情和真相逐步呈現,「最佳改編劇本」實至名歸。導演手法嶄新且配合電玩精髓,吸引力特強,虛幻與現實互相交替,如夢似幻,亦真亦假;血腥、死亡畫面震撼,令人心寒。拖著鎖鏈的沉重步伐,原來是鬼差夜深挑燈抓人,「白色恐怖」被具像化得駭人驚心。

會學習;會比較;會思考,正是挑戰掌權者的厲害武器,故此要一律打壓、剝奪。學生的「讀書會」被禁只是象徵,學術自由沒了;言論自由沒了;人身自由都沒了。被抓,折磨虐打,嚴刑逼供;衍生互相猜忌、出賣、篤灰,安全感驟失,彌漫著「白色恐怖」。

「自由」本來就是你我天生擁有,不知從哪天開始,變成了「被施捨」?而一群視「被施捨」為理所當然的人,正主宰著你和我的生命、前途,這才是終極的恐怖。

銀幕上感官的恐怖,閉上眼睛就看不見了,現實中無限輪迴的「恐怖」又待何時消失呢?承戲中金句:活著,就有希望。致給:是他也是你和我。

陸凌綠

29
十一月

影評快訊第479期

   Posted by: admin

《魔雪奇緣2》(FROZEN 2 )

Be Water可以很美。

在這個檔期上映?不是聖誕?筆者不難猜到一二。猶記得《魔雪奇緣》在2013年上畫的時候,票房不是太突出的,反而是戲落畫後才紅起來;大街小巷幾乎每個小女孩皆不能落後於人地簇擁著其周邊產品,非常奇特;這現象至今天好像仍未消減。於是,續集來了,大家都會有一點期待。結果…。

本集利用了一些佛家的概念:「自然」、「因果」;戲中的「風」、「火」、「水」、「土」,有如佛家的「四大」,只是「地」變為「土」而已。那麼是否「四大皆空」?看來ELSA有這方面的潛質。故事關係著父母的「因」,也聚焦在姐姐的「果」上。這因果就交織在大自然的變化中,當然也得加點「人禍」,否則更悶出個鳥來。縱使歌曲(雖然悠揚悅耳,但始終難及一首唱到街知巷聞的”LET IT GO”)與畫面不斷堆砌,但仍難掩劇本之薄弱無力,尤幸有搶鏡萌爆的「火蜥蜴」和造型極美,鬃毛是流水的脫韁「水馬」增加了一點看頭。

「水」的變化比上一集多,有霧、雪花、水滴、冰和海嘯。雖然本集畫面不算太繽紛熱鬧,但美!

小白說:水是有記憶的。

Be Water,在這最壞的時候也是最好的時候,香港人絕不會忘記!

P.S.最後小白重生。(抱歉劇透)

陸凌綠

14
十一月

影評快訊第478期

   Posted by: admin

《極速傳奇:褔特決戰法拉利》(FORD V FERRARI )

車手的榮與哀。

其實是講述「福特」如何擠身「賽車」之列的一段插曲。當中主要描述車手兼修車技師Ken Miles(基斯頓比爾飾)如何令「福特」贏取法國的勒芒(Le Mans) 24小時耐力賽的真人真事。而麥迪文飾的Carroll Shelby是過氣車手也是促成此事的一個統籌和車隊教練。意大利的法拉利和車手只是閃現一陣子,不要以為是主角。影片兩個半小時,前三份一有點沉悶,三份二後漸入佳境,有戲味。

拍攝賽車場面往往是技術上的一大挑戰,鏡頭如何調度才顯出那種速度和刺激感要看導演功力,當然有電腦特技幫忙,以往很多難以想像的鏡頭、角度,高高低低、猛烈撞車、翻車、360度內翻等等現在都比較容易。但太依賴電腦又會顯得假,賽車實感很重要,所以現在看來真實的風馳電掣仍佔不少的,尤其運用很多主觀鏡,令閣下置身其中,實感更強。另外要顯示Ken的駕駛技術也相當重要,憑剪接及仔細的分鏡,將加速、減速、車身的控制等與人物渾然天成,配合劇情推進,更令人有車手上身的感覺。

片中告訴你要成為一個成功的車手,技術高超固然重要,但圓滑的交濟手腕更加重要。你要去面對一籃子的辦公室政治,「妥協」是你唯一的出路。但通常有才華的人都會有一種堅持,而這種「堅持」是必須的,那麼「妥協」就成為其絆腳石了。Ken「堅持」的開始與「妥協」的結束充滿戲劇性,也造就了一個車手的榮與哀。

陸凌綠

7
十一月

影評快訊第477期

   Posted by: admin

《催眠·裁決》(Guilt by Design)

除了催眠、裁決,其實還有綁架,三者合而為一,編劇攪盡腦汁沾《十二怒漢》的光總算順利過關。

以陪審團作主角的戲不多,1957年的《十二怒漢》(12 Angry Men)是經典中經典,單一場景已可以做到劇力萬鈞,引人入勝。本片當然不可同日而語,所以必須加鹽加醋(多元,海陸空皆有)才能吸引觀眾。影片分兩條線發展:文-催眠陪審團;武-追緝綁架兇徒。導演文武兼顧,堆砌的橋段偶有紕漏,也不失緊張驚心。雖然「催眠既野,筆者識條鐵」但題材有趣,用於陪審團身上別具寓意;尤其是今天的香港法庭。彰顯公義是法律的存在價值,而陪審團的設立正是表現「大公無私」的精神。「大公無私」受到催眠如何拆解?大家都很想知道。

如果被催眠的一群不願醒,相信連許立生(張家輝飾)這催眠大師也沒他奈何!

陸凌綠

1
十一月

影評快訊第476期

   Posted by: admin

《未來戰士:黑暗命運》(Terminator: Dark Fate)

追殺。講完。

如果只是「追殺」兩個字,似乎有辱了這個Terminator老品牌,那麼嘗試看多一點吧!

為甚麼要是「墨西哥人」?很明顯是「墨西哥圍牆」…。看見一:反種族主義。

為甚麼新舊「水銀人」變身扮的都是警察、軍人?看見二:他們都是最易被人信任的知法犯法者。

為甚麼機械人會生出良知甚至會老?看見三:小木偶變成人類。我思故我在。

為甚麼時空不斷轉變,仍然都是「機械人統治世界」?看見四:人類的自我價值偏低,永遠喜歡自己製造惶恐而活於惶恐之中。

為甚麼都是女人?這個沒眼睛都能看見。

如果,以上我都看不見的話,這只是一齣舊片(第一集)翻拍,而且是拍得更差的片子。「為何要追殺?」第一集,因為莎拉的身份。微妙關鍵在於保護者與莎拉發生的一段情和關係。「因果」非常完美,是一個優秀的劇本。但這集舊瓶舊酒,要殺的人丹妮,也正是將來的領袖丹妮,那麼厲軍在當時當刻幹掉不就行了嗎?何須大費周章來到「過去」追殺?厲軍那麼厲害,強化人算得了甚麼?如果丹妮是「強化人」的發明人又作別論。單是劇本已經可以令影片一敗塗地!

剩下來的就只有打到上天下海的動作和特技,及向第一集致敬的主角倆:滿臉皺紋的老嫗蓮達咸美頓和阿爺級的阿諾舒華辛力加,雖然兩老仍健壯好打,畢竟歲月催人,何必呢?

還好,有州長的自嘲搞笑仍不失《死侍》導演Tim Miller風格。

陸凌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