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影評試影室’ Category

24
五月

影評快訊第363期

   Posted by: admin

照片

《流亡詩人聶魯達》

通俗中貫徹虛幻。

別一聽見是「詩人」就以為是文藝或悶藝片,這是一齣奇情電影。主角其實並不是聶魯達,而是其「作品」也可以說是那位警探Oscar。甫開始,已經是這位警探絮絮不休的旁白,他在說自己的故事。當然這個故事的始作俑者是魯達。

警探緝捕這位大詩人,是此戲骨幹。如果不熟悉當時智利的政治形勢,或魯達是何許人,不打緊,你大可當作是一齣警匪類型片來看,過程亦饒有趣味,加上拉丁風情的配樂,感官滿足。

但更有趣的卻是,導演其實是以「詩」一般的虛幻手法去處理整個片子。疑幻疑真又帶點荒誕,逃亡故事孰真孰假?是魯達撰寫的「作品」嗎?主角Oscar存在嗎?以Oscar的存在價值,投射出魯達的活著意義。

回甘才是真章。

陸凌綠

17
五月

影評快訊第362期

   Posted by: admin

《毒。誡》

一切都久違了。

久違了的劉國昌;久違了的陳文強;久違了的幾位明星、演員(客串);久違了的香港。

九龍城寨是香港一個重要印記,無論是政治上,人文風景上。這個三不管地帶,蘊藏了無數傳奇故事,「茅躉華」只是其中一個。基於監製就是傳奇人物本人,導演便落於一個尷尬位置了;應該是個人祟拜?古惑仔英雄化?福音電影?還是…?真有點迷失。現在出來的,更像一齣喜劇。

導演在手法上是有心與時並進的:首先是時序的不同穿插,確實,是活潑了故事和畫面。二、因為要重現九龍城寨,順理成章用上了電腦特技,先別說特技好壞,起碼有誠意,費心思。唯最令人迷惘的,是幾位主角的造型,到底劉國昌是真心想拍一齣喜劇嗎?那一頭假得可以的長髮,誇張的貼身恤衫與喇叭褲,完全就是周星馳式的搞笑。沒錯,當時的衣飾確是這樣,但可不可以假得認真點?以現在的化技巧,我總不相信會是「黃一飛」?而且只有幾位主角是「長毛飛」,其他配角一律當觀眾無到。港產片往往就是這般粗疏,也難怪,港星難度期(來來去去只那幾個),今天這組要演道友,明天那組要演富豪,哪來得有空替你留長髮、減肥?個個都是「肥屍大隻」的道友?搵食啫

這個人物之所以傳奇,全因其一百八十度的轉變,轉捩點是「信了神」,他為何會信神呢?當中有否經過掙扎?如戲中三言兩語就信了?但你又不想將其拍成福音電影,於是便省略了這重要一環,故事也因此被削弱。甚麼兄弟情、愛情、劈友…以往無數的古惑仔電影比比皆是。剩下的,就只有「久違了」。幸虧這些「飛機聲」、「綠寶」、「小流氓」、「慈雲山屋邨」豐富多姿、熱鬧有趣,在懷舊本土情緒底下,就原諒了那些慣性「粗疏」了。戲末的「磨刀霍霍」更是全片最精彩部份,挽救了迷失的劉國昌。

陸凌綠

《謎情日記》/ “The Sense of an Ending”

在戲院遇到老朋友,他笑問為什麽那麼久未在戲院遇到我。我說近來一直沒有什麽好戲吸引,看了幾部粗鄙對白的俗劇倒了胃口。

本片改編自英國作家朱利安•巴恩斯(Julian Barnes)的同名小說。其實故事本身並非新鮮,但是娓娓道來卻又是讓人欲罷不能。對白簡潔精闢優美,不得不讚歎英國文學的不同凡響!

全片內容幾乎就是主人公大把大把的回憶,但有趣的地方是每段的回憶給觀眾的都是一個不大相同的印象。作者其實是通過這一個個的回憶片段重新認識自己,因為我們記憶中的其實並非事實的全貌。當我們訴說自己的人生經歷,總會不由自主地修飾、掩飾部分細節。正如歷史一樣,我們其實永遠無法知道真相,因為當事人已經無法親身敘述,剩下的只是結果和旁人的猜測。結論不過是讓事件有個結束而已,與真相無關,所以我們熟讀歷史卻又不斷地犯下前人同樣的錯誤。作者的這個思維角度讓人有些不寒而慄。

作者朱利安畢業於牛津大學,曾參與《牛津英語辭典》的編纂工作,做過多年的文學編輯和評論家。2011年憑藉【The Sense of an Ending】贏得大獎,同年獲大衛•柯恩英國文學終身成就獎。他也是唯一一位同時獲得法國梅第奇獎和費米娜獎的作家,堪稱在法國最受歡迎的英國作家之一。

這不是一部商業性的類型片,但卻是非常精彩的一部作品,值得細細回味。影片中所有演員都演繹得精準自然,使整個影片故事的可信性毋庸置疑。導演當然功不可沒。

嘯朗

11
五月

影評快訊第361期

   Posted by: admin

《神劍亞瑟王》

懾人影像特技,無懈可擊

如果要滿足閣下官能,此片必選3D及全景聲,尤其聲效,震撼力無與倫比,配樂出色非常;激動人心的鼓樂,令節奏升溫。單看首幕巨象「踩場」已能感受其氣勢之磅礴,當然往下聲畫俱佳的場面更是目不暇給,絕不吝嗇。導演善用3D:如火屑飛灰(雖然許多影片皆有),凸顯了消弭殆盡的死亡氣氛,一些射箭、劍尖指向眼前等「指定動作」亦增加了打鬥的現場感。怪物與龐然巨獸也逼真神似,發揮駭人功能。

咦?以上似乎都是一些技術上的讚歎…。對,除此,還能說甚麼?一個老掉大牙的「石中神劍」故事(迪士尼的《石中神劍》The Sword in the Stone筆者最早接觸的King Arthur故事),還能有多少新意?以導演佳烈治的往績,無疑是賦予了「福爾摩斯」的新生命,唯這趟「亞瑟王」,倒不覺得有何新面貌,可能真的如遊戲機版本將「亞瑟王」變為女性會更有新意(對沒打機的我而言)。反而冷不防萬人迷突然出現(卻引來一陣訕笑);捨棄標緻臉孔(筆者真的認不出來,但一開腔…),立心進軍演技派。

至於說故事方式,導演重施故技,不停的回閃(Flashback)。這回真的是「閃」,將片段剪得支離破碎,每個鏡頭只有半秒至一秒,「閃」得老眼昏花的筆者頭暈,配以密集的對白,實在有點跟不上。其實這些技巧確實可增加畫面的活潑度;以往用在《神探福爾摩斯》上是用得其所的,始終是探案,難免「案件重演」但這次比上次用得多達三倍以上,就全無必要了。只是開首「從孩童至成人」的濃縮經歷值得讚賞,其他均可有可無。賣弄的技巧,只會讓有心看故事的觀眾感覺不是味兒。

陸凌綠

4
五月

影評快訊第360期

   Posted by: admin

《從前.現在.將來》

近期較有吸引力的影片當屬這部法語片了。片名其實是未來 L’avenir),但現在的譯名其實也不差,不僅僅是影片內容的確橫跨了三個時段,畢竟現在是由過去定的,而未來也是由現在決定的。

女主角伊莎貝雨蓓人到中年,遇到丈夫外遇,母親離世,兒女長大獨立,而自己又對曾經信服的價值觀思考產生了疑惑。一部反映女性中年危機的影片,但並沒有僅僅限制在狹隘的情感方面或是事業方面,而是從生活的各方面探討中年危機。

如何解決這一系列的危機與矛盾?我覺得導演給出了一個積極的換位思考空間,危機可以是個陷阱但也可以是個不可思議的機會:一個沒有束縛的自由自在的機會。問題在於擺脫過去,重塑現在,才能有新的未來。擺脫過去女主角做的乾脆俐落,但如何重塑現在?在我們閱讀的前人書中有可尋得的答案嗎?應該沒有!這時,導演給出了一隻又黑又老,送誰也沒人會要的貓,它應該就是女主角的化身。

唯有按照自己的本性去重塑現在,或許這才能期待得到一個真誠的未來。

嘯朗

《迷情花月》

以為是一般法式情愛,想不到有個出人意表的結局!

入場只因瑪莉安歌迪雅。整齣戲都是她個人表演,唯若年輕廿載,可能會更加適合。開始時是現在年齡的瑪莉安,不過接著就是回閃到從前了,她要演回一個十來二十歲的主角嘉碧。故事開端為了描述嘉碧的任性與反叛,她會勾引一個有婦之夫的教授,但看上去這位教授比瑪莉安更年輕,以一個「熟女」去勾引人夫,好像沒甚麼大不了…,因此投入感打了折扣。礙於瑪莉安的魅力,年齡雖不足信,也不會有太大反感,況且故事有點魔力,令我再投入看下去。

嘉碧與丈夫荷西是盲婚啞嫁(她是十個不情願,丈夫倒是對她有點情意),嘉碧明言不愛荷西,婚後也不願行房。說也奇怪,荷西是有型帥哥一名,並非又老又醜,也是一個老實人,對她亦很好,嘉碧總是不喜歡,總愛外求。也沒關係,愛情很難解釋,但她喜歡去愛的,並不是有甚麼特別原因,對軍官第一眼著迷似乎都只是外表。看著看著,以為是一個神經失常的花癡…,原來是一個真愛的故事。主角其實不是嘉碧,而是她的丈夫荷西。

導演相當聰明,故意不多描寫丈夫,因為一寫丈夫,觀眾就可能會同情丈夫,而對「不守婦道」的女主角反感,一反感,出乎意料的結局也會效果不彰。

結局,令我恍然大悟。愛一個人,你可以去得幾盡?不是一年,是十幾年,如果你有一個這樣不愛你的太太,你會怎樣?

陸凌綠

27
四月

影評快訊第359期

   Posted by: admin

《伊朗式遷居》

偵探懸疑的「伊朗式」,與以往系列略有不同。

英文片名叫The Salesman,其實即是戲中戲的舞台劇《推銷員之死》(Death of a Salesman) ,當然內容上以至主題,亦有少許相關;同樣都是闡述一種社會面貌和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影片出色之處,就是留白,讓人可以從多角度去理解、去思考。

今趟阿斯加法哈迪的手法有點不同。故事是一單「風化懸案」,當事人沒有報警,到底箇中發生甚麼事呢?為增加懸疑性與思考性,導演故意沒有明言一切,待觀眾去猜。過程中,觀眾會代入丈夫角色,想知道發生甚麼事?追尋、緝兇。到後來,峰迴路轉,觀眾又會跳出來擔當「判官」角色,去審判「對」與「錯」。如此格局,若是西方的荷里活片,可能只是不甚了了的一套類型片,但嵌入對「性」保守與嚴苛的回教國家,就變得有趣了。當妻子被襲,伊斯蘭教的丈夫會是甚麼心態?處理的方式又會是怎樣?片中人物包括學生、鄰居、友人又是否如我們普遍認知的穆斯林呢?故事牽涉「道德」、「倫理」,「對」與「錯」等價值判斷,作為外國人,我們的看法又是否一樣?導演憑此等問題,不單提供了廣闊的思考空間,更描畫出今天伊朗人的精神面貌,有意思。

陸凌綠

14
四月

影評快訊第358期

   Posted by: admin

《波士BB

意念具象化,失去想像空間。

別以為是戲中小孩阿TIM的幻想,而是實際有個穿西裝拿公事包的BB出現。如果高手一點,做到虛幻與實質模糊,讓觀眾自己去解讀,層次會更高;現在只流於堆砌、堆砌、再堆砌。

「哥哥難以接受新生弟弟;父母視子女為波士」。三言兩語說完的意念,難以支撐為長片,於是加了「管理層」這個概念。本來諷刺一下今天以商業掛帥社會也很不錯,奈何波士BB為何會選中這個家庭?原因就有點牽強了(只因其父母是寵物公司員工?只是打工仔,又不是甚麼高層…)。商業任務與倫理審判,融合得突兀奇怪;只為目的而目的;幸虧這個「目的」也算神來之筆:諷刺現代人選擇「養狗仔也不養人仔」;不過單薄的內容仍是要靠連串胡鬧動作去充撐。若論美術與視覺效果是相當可觀,尤其阿TIM的幻想畫面,有趣簡潔,繽紛奪目;許多3D場面也是久違了的「迎臉而來」,左閃右避的情趣回來了!

其實整個戲有點像之前同是BB動畫的《BB宅急便》,連「復仇」橋段也一樣。但筆者覺得BB宅急便》略勝一籌,起碼故事較為完整合理。不過復活節假期只求一家大小開開心心笑餐飽,這戲是可以勝任的。

陸凌綠

《一念無明》

獲多項金像獎的《一念無明》環繞鬱躁症患者余文樂從病因、病發、康復到受歧視,竟鉅細無遺地娓娓道來,重遇前度而胡亂點餐、興奮得不切實際要創業,如此仔細的鬱躁症病徵都能在三數畫面內交待。曾志偉一貫的機智靈巧反顯得與草根格格不入,余文樂進退有度,實應記一功。
何民傑
7
四月

影評快訊第357期

   Posted by: admin

《謝謝你,在世界角落中找到我》

淳、樸、感動。很值得珍惜與欣賞的手繪動畫。(下有嚴重劇透)

電影宣傳導演是宮崎駿愛徒片渕須直,如果你說像宮崎駿,我覺得更像高畑勳。那種純樸,很「和式」的手繪風格,有點像他之前的《輝耀姬物語》。高畑勳,令人想起相同背景的《再見螢火蟲》。其實一說到二次大戰,就是你要多煽情有多煽情。慶幸地,片渕須直並沒有朝這個方向,相反,是完全像障礙賽般避開了。

故事講述一個叫鈴的女孩,打從她七、八歲開始,到嫁人,至廣島原爆的遭遇。電影從1933年聖誕節開始,便每一段落都打出是何年何月,別以為只交代人物的成長,其實還有一個很重要的「功能性」,就是讓你知道,距離「原爆」還有多久!讓你心中埋下一個「計時炸彈」,會越看越緊張,擔心戲中人的命運。諷刺地,戲中人反而在這種吃沒一啖好吃,穿沒一件好穿,連畫一幅畫也被視為間諜要拉要鎖的環境裡「苦中作樂」。戲中不少情節都以「從容」去處理「沉重」;有一場,是不停地「警報」,鈴不斷地重複做著守則的動作,畫面幾可笑,但卻「無奈」得可以。由於鈴喜歡畫畫,所以片中加插不少藝術畫技法,波浪兔兔、梵谷的太陽…增添了無窮的幻想感覺;炮彈的轟炸變成了「一撻撻」的水彩;小外甥女被炸死變作黑白的「童畫」…。蓄意「避開」,就是以「輕」去處理「重」,使「無奈感」更加強烈。

導演以鈴從廣島嫁到吳市作呼應:她生於廣島,沒得選擇;沿海以採摘紫菜維生,沒得選擇;有天賦而不能成為畫家,沒得選擇;嫁到老遠,沒得選擇;嫁誰,沒得選擇…,一切都是沒得選擇,生於大戰時期的國民就是「沒得選擇」,姑勿論你是侵略者或是被侵略者,都是「受害者」!以這種「無奈感」去控訴戰爭,更揪心,更教人感動落淚。

陸凌綠

30
三月

影評快訊第356期

   Posted by: admin

《一念無明》

一言以蔽之,「真」。

常常說「真乜乜,真物物」。我們現在所欠缺的,就是「真」。很高興,此片監製很真誠;導演很真心;演員很逼真;觀眾很認真。

真沒想到這麼一齣有閱歷,散發著醇厚感情的戲,竟然是出自兩位(導演黃進,編劇陳楚珩)二十多歲的年輕人,令人折服。講述精神病人的電影從來不容易製作,而且多是驚慄片,認認真真去刻劃的,相信除了香港電台的戲劇外,這是第一趟。

影片講述余文樂飾的躁鬱症病患者阿東,出院後所受到的對待(包括相織的,不相識的)及與父親(曾志偉飾)的關係。戲不是平鋪直敍,有懸念,有佳章亦有佳句,張力十足。導演處理人物相當出色,由人物帶出事件;小至小孩頭頂上的一根針;大至社會各方(上中下階層兼顧)的目光,皆以最細膩的筆觸毫無保留地反映出來,呈現社會最真實最糟糕的一面。其中教會內弟兄姐妹的見證,「真」得叫人會心微笑,而診症室一段醫生與病人的對話,更是拍案叫絕!我們就是生活在一個這樣的社會,共鳴,十分重要。英文片名 Mad world 其實更貼切,瘋的是我們;瘋的是今天的社會。

新導演難得有一班實力派演員支持,少了他們必定大打折扣。余文樂將一個康復中的精神病人演得活靈活現;這樣的角色一不小心就會過火,現在余拿揑精準,不慍不火,我覺得是他從影以來最精彩的演出,甚至比曾志偉好。黃進早於金馬獎拿了最佳新導演,多希望余文樂也能在香港電影金像獎奪獎。

支持港產片,別無他想,進場吧香港人。

陸凌綠

24
三月

影評快訊第355期

   Posted by: admin

Power Rangers:戰龍覺醒》

廢青闖出新生路,霧霾絕望現彩虹。

原本是日本1992年的特攝片集《恐龍戰隊》,後來被美國買了版權拍成片集《新恐龍戰隊》(Power Rangers)。筆者只是N年前偶爾在電視看過,當時的感覺是:怎麼是成班超人出動的?因為之前通常都是單打獨鬥。印象中《恐龍戰隊》可能是最早的「超人組合」。

日本有一種傳統,就是「特攝片」教育。所有小朋友都是看特攝片長大的(包括以前的香港,也包括在下) 而特攝片往往只有一個主題:超人打怪獸。這是一種忠奸分明、伸張正義的道德教育,潛移默化著每一個小朋友(甚至成年人),我認為這種人格培養很重要;對國家,對民族皆是。人家成功,自有道理。

這趟Power Rangers,主角是一班廢青。由於是第一集,導演採取「重視這群年輕人」多於「超人打怪獸」的,幸甚幸甚。每個人物從如何被唾棄、被歧視到肩負重任,都交代清晰。「超人並不是一天練成的」,過程令他們學懂認識自己,了解他人,從「不能變身」死路一條,到懂得體諒和犧牲,達至成功。明顯是說教,但融於劇情中也不覺突兀老套。當中亦不乏風趣幽默,尤其黑人角色更是出眾。而「不同顏色」的政治正確也帶點嘲諷。頭鏡角度活潑多變,節奏明快富動感,最後的「超人打怪獸」特技也耀眼繽紛,彰顯團隊精神。

筆者從來都相信「人之初,性本惡」,但通過教育,我們的「惡」是會收起來的,奈何在這個「贏在射精前」的社會,功利早已掩蓋「教育」的本質。為甚麼會有黑心肉、地溝油、毒奶粉?因為他們連最基本的「對」與「錯」都不認識!

在這個禮崩樂壞的世代,嘗試去欣賞「超人打怪獸」吧。

陸凌綠

15
三月

影評快訊第354期

   Posted by: admin

《金剛:骷髏島》

奇觀式雜耍

馬戲團之所以歷久常新,皆因難得看到珍禽異獸雜耍弄堂。《金剛:骷髏島》將這戲法搬到銀幕,倘觀眾尚未眼球疲勞於虛擬肉搏,仍算滿足大眾奇觀欲求。戰爭和利益讓人瘋狂,人類與動物和諧相處,以至金剛與女主角感通等主題,在新《金剛》中都未有發揮,片末預示的九頭龍、巨獸更為奇觀式續集說白了。
何民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