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香港影評人協會’ Category

21
四月

影評快訊第521期

   Posted by: admin

《毒水曝光》短評

尊尼特普突出的演繹

《毒水曝光》內尊尼特普飾演一位不畏強權而勇於為公義和真理打拼的記者,他的演繹方法與以往怪雞的演出截然不同,能精確地揣摩角色固執的個性及大膽的行為,他不一樣的身體語言證明其演技十分多元化,是他演藝生涯的一大突破!特別是他在片中被威脅但仍要堅持伸張正義的執著,與其以往飾演的藝術家堅持個人風格的偏執個性有異曲同工之妙。這證明他擅於扮演不同職業但個性相似的角色,具有多樣性的發揮,在累積多年的演戲經驗後仍可免於被定型,依然可為觀眾帶來前所未有的驚喜。

曉龍

《複製人徐福》

韓國商業片水平

說穿了,在複製人題材中,大家都看了不少。但在此加個永生為號,是在題材中的心思。在觀影過程中,筆者不禁想起2007年全程在香港拍攝的美國片《PUSH》,是筆者參與的第一部荷里活電影,用的都是香港製作團隊、有國際製作經驗,但能否製作出國際水平呢?

《複製人徐福》展現的是,韓國已經可以達至國際水平!從二千年《生死諜變》,那種韓國粗糙製作到現在的 《徐福》,背後韓國政府、電影業的努力,在電影上都看到,不用說《上流寄生族》,來得比香港江老闆那部Oscar純正。

說到2007年在香港拍的美國異能片,《徐福》做到了!那香港呢?還看《明日戰記》、《風林火山》,兩部不惜工本的香港電影!其實近幾年有跟某特效公司閒聊,為什麼還是用八十磅的道具衣來做電影賣點?演員有多辛苦之類的!不是穿件編碼瑜伽服便OK嗎?以筆者認知,不就是建模、配模及質感,三部曲?數以億計的製作,都以造實體道具為例,這是思維問題而非錢問題吧!

Kepa

《殺神Nobody》

有點期望

莫名的被海報及宣傳片吸引了,多少有些期望。

一個普通人在平凡生活裡,我十分認同這點,只因大家都覺得不應該如此平凡,一變奏之下,怎麼好像阿諾的電影、《殺神John Wick一二三》,然而當槍無用之際,卻竟成了此片的動作設計?

好想知道《殺神Nobody》片名與《John Wick》香港片名撞車是擦邊球抽水、還是唔好意思巧合呢?又一次證明香港電影宣發之落後,這些是不應該的!

在一個工業體制裡,看到的是如何複製Liam Neeson的《救援》系列中的大叔,覺得Bob Odenkirk下一部是什麼電影?

Kepa

18
四月

《二次人生》

   Posted by: admin

選擇決定命運 曉龍

人生只有一次,沒有第二次。《二次人生》內志行(胡子彤飾)身為地產經紀,雖然早已大學畢業,但工作能力欠佳,其實早應被解僱,幸好依靠公司內認識已久的好朋友,才能勉強地支撐下去;他從小至大備受母親照顧呵護,聽她臨終時的訓誨,只需平淡地過活,故他不思進取,亦找不到人生的方向。他以前的小學體育老師黃sir(譚耀文飾)與他重新遇上後,黃sir不斷鼓勵他,透過參加馬拉松尋找人生的意義,這讓他重拾自信,到了約三十歲時,仍然不會放棄自己,在自己的人生旅程上重新出發,彷彿活了第二次。《二》的創作人用輕鬆的手法講述他的人生,他的生命路程「有笑有淚」,雖然時間不斷流走,生命隨著每天的過去而縮短,但他依舊有「翻身」的機會,不會因短暫的停頓而埋沒了未來持續發展的機會,亦不會因小小的挫敗而抹煞了將來空前成功的機會,或許我們每一個人都像他,有選擇的機會,即使遇上前所未有的困難而感到失望無助,依然有抬起頭重新開始的機會,問題只在於我們是否甘心樂意而已。因此,生命沒有Take 2,但選擇卻不止於兩次。

影片內志行作出的每一次選擇,都可能改變了他的一生。他與黃sir一起參與馬拉松竟然與他跟地產公司客戶約見的日子和時間相撞,在那時那刻,究竟他會如何選擇?如果他選擇了前者,可以鞏固他與黃sir的師生情誼,他倆共同構建珍貴的回憶片段,即使將來老去,仍可回味當天發生的種種事情,百般滋味在心頭,當天那次馬拉松亦象徵他的人生重新開始。相反,如果他選擇了後者,他可成功地與客戶簽約,幫助公司發展業務,自己亦可重建事業,繼而飛黃騰達,並依靠豐厚的財富建立幸福的家庭。事實上,在他深思熟慮後,選擇了前者,因為前者比後者有更重大的意義,前者關乎情誼與生命,後者關乎金錢與事業,擁有前者後,隨時在不久的將來可擁有後者;相反,只擁有後者,卻放棄了前者,情誼不再延續,生命留下遺憾。「魚與熊掌不可兼得」,選擇決定命運,創作人用了少許柔鏡表達後者,正表示後者只是他的幻想,即使當天他與客戶簽約,其事業仍然不會平步青雲。因此,人生中有不少「蝴蝶效應」,一次決定,一個抉擇,可能會帶來翻天覆地的變化。

影片內志行作出的選擇,無論前者還是後者,表面上最終的結局都不會相距太遠,實際上「差之毫釐,謬之千里」。他選擇了前者後,由於他與黃sir深厚的情誼,當黃sir決定退休後,他繼承了其體育運動服裝店舖,不再做地產經紀,轉行做生意,之後與女朋友結婚,並建立美滿的家庭;倘若他選擇了後者,在短時間內賺取大量金錢,獲得同行的尊敬和愛戴,其後仍然與同一位女朋友結婚,並建立富裕的家庭。前者與後者最大的差異,在於前者帶來心靈上的滿足,即使物質條件不算太豐厚,仍然能舒心坦然而安穩地生活,後者帶來物質上的滿足,但心靈空虛,曠日持久,可能會覺得自己的生命缺乏意義,並後悔當初作出的選擇。由此可見,我們常說命運弄人,但其實每天我們作出的或大或小的選擇或多或少操控著命運,這就像影片中的他,應主動地作出抉擇,掌握每一個難能可貴的機會,並改變自己的生命,讓自己重新開始。

15
四月

影評快訊第520期

   Posted by: admin

《不日成婚》

莫名其妙

其實唔想寫,但太過莫名其妙,曾經有些電影人講過「唔需要拍好電影」,筆者大概理解拍一個億同五個億,到最後收益沒有成本效益增長。但又回到香港本土六百萬製作,還是拍這些垃圾,還能讓本地觀眾再入場支持所謂的香港電影?

作為救市十部疫情片之首,作為頭炮實在擔心之後九部,聽聞都開唔足十部,作為老闆有旗下藝人、有自己院線,開戲完全封蝕本門,那怕一部蝕拉上補下,但這些片為何還能開得成?香港真的無劇本?老闆不怕蝕,但都拍死個演員,小弟有數過戲中某位演員都拍了42部電影,筆者卻不曾記得任何一部片內某某出過鏡! 當年陳偉霆在香港如垃圾,但為何一回內地火紅不得了,是人本身還是經理人管理問題?

同樣,有資金開戲,小弟也做過兩小時內評估一個劇本的可拍性,那怕垃圾劇本,監製可以幫一把、選個合適導演也可以幫一把!也不會看到如此的《不日成婚》,倒不如看《金都》算喇!

Kepa

《被消失的公義》(THE COLLINI CASE)

「這是我們所相信的法律嗎?」Leinen說。真香港人感同身受。

開首就是一宗謀殺案(也就是片名THE COLLINI CASE)。殺人犯Collini自首,卻一直默不作聲,被委派的律師Leinen很想幫他…,查案的故事由此展開。懸念鋪排頗佳,人物關係也很有戲劇衝突,如Leinen與死者的關係;與其孫女的關係。電影的張力不錯,只是前半段敘述Leinen小時候與死者、家人的相處過於冗長;其實這只會讓人覺得他辭去工作更恰當,無助加強他為何要堅持幫Collini辯護下去;反而描寫一下是甚麼促使Leinen有這種維護正義的個性,會更有說服力。後半段戲味趨濃,節奏更緊湊,造出逼力。只是結局…,如果Collini早想如此了斷,何必自首被囚,搞一場大龍鳳?實在想不通。

縱然劇本有不足之處,但在這個霸權凌虐的世代,能以此題材為民發聲,道出「法律」真義,已經功德無量。「法律」旨在維護公義;當「法律」只用作維護政權,維護一群既得利益者,令公義不彰時,這就是「惡法」。面對「惡法」,我們仍需遵從嗎?我們仍需相信嗎?對不起,我選擇相信「違法達義」。

陸凌綠

《複製人徐福》(SEOBOK)

複製人的命運,注定是悲劇!

出生,就是等待死亡。因為有終結,所以對過程份外珍惜。沒有「死亡」的話,又會如何?生存的意義又是甚麼?本片嘗試探討這些人生哲理問題。別以為是荷里活的科幻類型片,其實更似多年前英國那齣《愛.別讓我走》(Never Let Me Go),文藝而哀傷。徐福是一個被利用為「取之不盡零件」的載體,有人類的情感和感官,卻不被視作人類,自己還知道的,多可悲。作為文藝科幻片,也得有些商業元素充撐,所以動作、火爆場面不可欠奉,而電腦特技以海邊的一場為佳,配合劇情,別具詩意。

要活得有價值,就是生命不能被人控制。徐福最終反抗了。

陸凌綠

《複製人徐福》短評

沒有獨立身分的尷尬

徐福(朴寶劍飾)欠缺獨立的身分,只是人類的實驗品,用以解決人類死亡的問題,在人類欠缺某種身體裡面的「養分」時,可立即從他體內抽取,人類懼怕死亡,這就像閔奇憲(孔劉飾)依靠他拯救自己,使自己仍然能夠繼續生存。《複製人徐福》的創作人明顯不滿足於拍攝一齣純粹賣弄特效的科幻片,安排他述說眾多關於生命大道理的對白,並質疑生存的意義,包括「人終有一死」、「為何人類會懼怕死亡?」,如果不嫌這些對白囉嗦冗長,不介意動作場面不夠刺激,不計較其與荷里活相距甚遠的視聽特效,此片仍然值得一看。

曉龍
10
四月

《晨曦將至》

   Posted by: admin

傳統父權對年青人的壓迫 曉龍

一直以來,日本都是重男輕女的社會,傳統父權對年青人的壓迫十分常見,《晨曦將至》內片倉光(蒔田彩珠飾) 年僅14歲而未婚懷孕,需要承受沉重的壓力,使自己的內心世界忐忑不安,壓力並非來自肚內的兒子,亦非男朋友,而是父權對她的壓迫。在她的家庭內,姐姐是成功女性的典範,勤力讀書、入讀名牌大學,父親期望她走上姐姐相同的道路,但她不需要這些名與利,只希望建立一個屬於自己的家庭,簡簡單單地生活下去。當她違背父親的期望時,由於父權至上,母親盲目地支持他,要求她放棄自己的兒子,在兒子剛剛出生後便把他交給領養機構,再由此機構交給一對不育的栗原夫婦(井浦新及永作博美飾)領養。她的父母不曾問她的意願,亦不過問她的感受,只按照自己的看法送走她的兒子,這種專橫而從不尊重她的父權迫使她離家出走,即使她出外艱苦地謀生過活,仍然安於貧苦,不願意返家,可能這就是她固執的個性所造成的追尋自由的意願,亦可能是她尊重自己而實踐自由意志的對抗行為。因此,《晨》探討的並非未婚懷孕問題本身,而是此問題反映的至高無上的父權。

當栗原夫婦領養了片倉光的兒子六年後,她想要回他,當時夫婦倆已視他為己出,初時當然萬般不願意,及後了解她身為他的親母的心情,而他們明白她非常掛念他,這實是人之常情,故他們容許她與他經常見面,且他們在他從小至大的成長過程中都沒有隱瞞她是他真正的母親的事實真相。故他與她見面相認,實屬自然;可能有不少觀眾懷疑她想取回他時曾提出若干金錢為交換的條件,她可能並非真的疼愛他,只因生活拮据而希望藉著此手段搾取金錢,雖然她的動機可能有不良的成分,但她愛他卻是不容置疑的事實。因為她欲再次看見六年後已成長的他,欲了解他的日常生活和成長過程,倘若她只視他為「陌生小孩」,她不可能表現這種異於常人的關顧之情,更不會流露不為人知的濃濃的愛。或許蒔田彩珠欲表現片倉光在原生家庭內長期受父權壓迫而造成的含蓄內斂個性,經常木無表情,內心卻又「波濤洶湧」,此外與內巨大的反差,正好體現角色在個性方面不由自主的缺陷,亦表現她在成長階段中「過度妥協」所造成的反效果。因此,《晨》探討父權對子女外在行為的沉重壓迫,突顯保守的傳統日本文化從古至今難以彌補的缺點。

由此可見,《晨》內片倉光從沒看見「晨曦」,未婚懷孕後被男朋友拋棄固然不幸,在父權深重的家庭內成長而備受壓迫亦不幸,她的兒子離開自己而被送至栗原夫婦的家庭更不幸。或許有些觀眾認為栗原夫婦養育她的兒子,可為他提供雙親的優質家庭教育,比她獨力養育他更佳,但她始終是他的親母,雙方有直屬的血緣關係,她與他的緊密聯繫實在與養父母難以相比。故兩夫婦得知她想要回自己的兒子後,對她萬分同情,亦不介意向他透露真相,其後他們願意與她共享自己對他六年以來的感情,這證明他們無私的愛能超越血緣的界限;即使他們並非他的親父母,仍舊與他建立無微不至的關係,她因得知他獲得厚厚的愛而深感安慰,期待已久的「晨曦」終會來臨,或許這就是片名「晨曦將至」的真諦。

7
四月

影評快訊第519期

   Posted by: admin

《爸爸可否不要老》(The Father)

原來大家都是安東尼。

舞台劇《父親》的作者Florian Zeller,首次執導電影,拍回自己的作品。一個非常精彩、了不起的劇本(註)就已經是先天條件,轉化為電影只是挑戰自己。筆者並沒有看過舞台劇,但就現在所見,也展現著舞台劇的「時空想像」優點。

碎片化的影像,要觀眾不斷去重組―到底哪個是現在?哪個是過去?我們就如患上老人痴呆(現稱失智症)的安東尼一樣,腦海裡都是零碎的記憶,分不清誰是女兒?誰是看護?設身處地代入角色,一定更深刻,這是個很徹底的手法;令我想起另一齣關於記憶的電影《凶心人》(Memento),同樣優秀。具象的場景與道具幫助了劇情鋪墊,巧妙剪接造出虛實的迷惑,鏡頭拉近了更突顯人物情緒,加上徐疾有致的配樂,電影感發揮出來了,Zeller這次挑戰無疑是成功的。

「父親」這個角色確是細膩寫實,道盡不少老人家的心理狀態:機能衰退失去活力,整天呆在家裡吃、拉、睡;失去存在價值,擔心自己被離棄,對家人不信任、怪責,久而久之就變得令人討厭,構成身邊人一股沉重的壓力。原來此等體會無分國界種族。

頂尖演技的安東尼鶴健士與不甘示弱的奧莉花高雯聯手,不管你是否失智症患者的家人,都會被這重鎚擊得撕心裂肺,涕淚縱橫。

P.S. 放心,多進戲院燒腦,不會變成「安東尼」。

註:榮獲法國戲劇界最高榮譽莫里哀戲劇獎「最佳劇本」。

陸凌綠

《哥斯拉大戰金剛》

給香港業界的反思

《哥》打正旗號在香港開片,估計並非在香港拍攝;只因太多前因後果,卻沒有想到片尾還是有某香港公司的名字,其實人家是拿個單反來拍個背景而已,說真的就拍個背景都是多餘,人家早已有素材。

想當年《變形金剛》來香港拍攝,派了12名會計師來監管香港每一個部門,到最後還是回了美國建了一條香港街拍完算了。某公司早已臭出國際,人家才派各部門一位會計師來監管! 前科是《全境擴散》派了Christa Vausbinder再次監管香港部分的製作,她上一部香港製作是《移動城市》,當然管不管到香港部分的開支,老美才會再派各部門一會計師來,外國製作會不會再來香港? 業界心中有數,背靠祖國市場,人家才來香港拍攝,做臭了讓全世界知道,人家不來也是理所當然。

值得一提的是,系統化工業化流程上,可以做到什麼? 選角部門可見一斑,Kaylee Hottle絕對是焦點!香港電影會唔會死?真是多餘,只因從來都是沒有工業化,山寨土炮製作能養活到行業嗎? 若有機會,再分析2000年後韓泰台電影業。

Kepa

《STAND BY ME 多啦A夢 2》短評

未來是現在的延續

不要以為童年時期老我的陋習延續至成年階段便會自然而然地改正過來,殊不知《STAND BY ME 多啦A夢 2》內仍然是小學生的大雄膽怯懦弱的個性,不願意面對現實的行為,會從現在延續至未來。他多次考試零分,為了逃避母親的斥責,把這些試卷放進抽屜內,這種逃避現實的態度延伸至未來,竟成為他逃婚的原因。一如所料,多啦A夢繼續使用其「拿手好戲」,運用時光機穿梭於過去、現在與未來,為了滿足生活在過去的嫲嫲的期望,生活在現在的他需要改變未來,使他與靜香能夠成功結婚,但未來的他的老我個性沒有太大的變化,導致他倆結婚前遇上種種波折,最後只好依靠現在的他改變未來的自己,才能成功完成「任務」。影片除了有大量笑位誘發觀眾哄堂大笑外,其對成長的詮釋亦值得我們細心思考「咀嚼」。

曉龍
3
四月

《浪跡天地》

   Posted by: admin

意識比內容更重要 曉龍

現代遊民浪族不是一群新鮮人,他們四處流浪,席地而居,以往大多在暫居之地找工作找食物,極像古代的游牧民族,現今的族民在露營車內居住,內裡有電力有食水,是他們的家,多年前一齣由史泰龍主演的電影內亦曾有大型貨車成為他的居所,現今《浪跡天地》內法倫(法蘭西絲·麥朵曼飾)同樣在房車內居住,即使以車廂為家是不合法的行為,仍然我行我素,樂於享受現代的「游牧」生活。影片一開始,已講述她的丈夫最近去世,她懷念著他,對他的思憶和掛念不會隨著他的死亡而消失,反而在獨自生活的過程中,每天每分每刻都擁抱著愛,不論工作維生還是處理日常生活的瑣碎事務,都想起他,與其說這種恆久的愛是一種負擔,不如說它是她繼續生存的動力,這就像數年前林嘉欣與石頭主演的台灣電影《百日告別》,人的肉體已不存在,但一種難以忘懷的愛和永不磨滅的掛念卻永遠長存。《浪》內她到亞馬遜公司擔任分揀中心臨時工,到惡地國家公園的雪松隘道營地擔任營地主理人,其後又到糖用甜菜處理廠工作,夾雜著她與別人交往閒聊的生活片段,看似鬆散的內容,其生活細節卻蘊藏著濃濃的愛,或許這就是導演趙婷的功力,讓觀眾見微知著,從她微細的身體語言體會她喪夫的感受及其言語難以表達的痛楚,並進入她無奈而深沉的內心世界。

導演身為在北京出生的中國人,卻對美國牧民的歷史瞭如指掌,這真的難能可貴。眾所周知,美國是一個移民社會,其西部牛仔的故事家喻戶曉,所謂的遷移,從美國歷史來看,本來就是當地居民的常態。《浪》以小看大,以法倫不斷遷移的個人歷史呼應著美國人四處流徙的傳統,老一輩美國人觀賞此片時,可能會感同身受,想著美國立國的過程,從流亡至定居,但其後因遇上全球金融海嘯後的經濟大衰退,被迫再次流徙,從原始至極盛,後來卻由盛世倒退至衰落,自然百般滋味在心頭。導演深入地了解普遍美國人由自大至自卑的心境,影片內雖然她隨遇而安,但只無奈地接受,沒有不憤,沒有埋怨,靜靜地坦然面對身邊的一切。或許她個人的心境正反映現時美國人的集體心理,明白自己的國家可能被超越受威脅,卻在百思不得其法下,順應著「自然定律」而見步行步,樂天知命地繼續生存下去。

可能有不少非美國觀眾認為《浪》沒啥特別,內容平凡,不了解其為何獲得不少影展評審的青睞,並得到國際性獎項;我們身處亞洲,可能對遠方的美洲事務毫不了解,但如果對美國前任總統特朗普管治的時期略知一二,便會明白現今美國人經歷的困境,與影片內的法倫有不少雷同之處。即使觀眾沒有喪偶的經歷,仍然會對她孤獨自處的生活有深刻的體會,因為美國在近幾年來得罪了不少久已與其建立外交關係的國家,並主動退出不少國際組織,國家的孤獨感容易使美國觀眾慨嘆自己已「孤立無援」,像她一樣,需要在遇上困難時獨力解決問題,幸好她的好友鮑勃(鮑勃·威爾斯飾)仍然願意聆聽她的心聲,讓她得以排解自己的寂寞愁緒。或許現今新任的美國總統拜登剛剛上場,需要重新與其他國家建立邦交,讓整個國家重回正軌,這就像她一瞥自己與丈夫共同工作過的工廠和一起生活過的家後,便重新上路,並延續自己的未來。

31
三月

影評快訊第518期

   Posted by: admin

《古魯家族2:霸器新時代》(THE CROODS: A NEW AGE)

又來「蠻荒與文明的衝突」?承前文《哥斯拉大戰金剛》,此片更明顯是對「文明」的反省…「反省」?未免言重了。在這個憂心忡忡的時刻,有一齣娛樂性極高的搞笑片,就好好去享受吧,別作賤自己!

話說「洞穴人」古魯家族遇上了「智人」高汁家族,繼而發生一連串衝突,並融入一個愛情故事,多姿多彩,百花齊放。

大陣容大製作,人與物都比上集多,不同古生物新奇有趣。畫面七彩繽紛,充滿動感,鏡頭調度靈巧活潑,展現了一種「放」的姿態。橋段也有許多新突破,如人物塑造:「婆婆的秘密」是你猜不到的,笑刺肚皮;另高汁女兒小曦,也不是「情敵」的常規設定。還有一些「暴力」尺度(插眼),在老少咸宜的動畫中實屬破格。當然還有女權至上的「霹靂絲打」,真箇殺你一個措手不及。

DreamWorks的動畫與迪士尼的套路確有區別,此片的「放」是迪士尼所難及的。變革「New Age」是時候了。

陸凌綠

《古魯家族2:霸器新時代》短評

我們是否古魯族人?

不要以為我們生活在今時今日的現代化社會內,比《古魯家族2》內古魯族人的生活方式先進很多,便有資格瞧不起他們,殊不知我們與他們很相似,遇上高汁的摩登族人時,都會萬分不願意地改變原有的生活形態,對新事物百般抗拒。當我們看見銀幕上的他們時,其實正在看自己,《古2》的創作人巧妙地以虛構的動畫人物諷刺部分樂於留在安舒區(comfort zone)的現代人,「借古諷今」地為我們提供一點點思考的空間。當我們在觀影的過程中享受優質的視聽效果之餘,亦可想想自己作出改變的可能性。

曉龍

《STAND BY ME 多啦A夢2》(STAND BY ME DORAEMON 2)

回憶,沒了就是沒了。

從「兒童樂園」的叮噹,到今天的多啦A夢,五十年了,滿載了香港人多少回憶?筆者是看叮噹長大的,今次也是看粵語版,可惜保全叔的「叮噹配音」不再,只能在回憶中。

「回憶」是本片主題,最有趣的一件關鍵法寶也是與記憶有關。大雄這回穿梭了過去與未來,見到已故的嫲嫲並償了其心願;看到自己出生而了解父母的期望…,從中省悟人生,重拾自信,面對自己的將來。當然都是一貫多啦A夢出盡「法寶」的故事,只是大雄身分與時空關係的多變,需要燒一點腦。而3D畫面最出色是表現了未來城市的科幻感。

「過去」造就了「現在」;沒有「現在」,就沒有「未來」。「明天」如何,還看「昨天」。所以「回憶」很重要,必須保留,保留不住,便銘記於心,包括「叮噹變成多啦A夢」,在有生之年告訴下一代。

陸凌綠

28
三月

《複身犯》

   Posted by: admin

道德與科學的衝突 曉龍

在未來世界內,把不同死者的意識植入死囚的腦袋內,雖然他已經是植物人,但被上傳這些意識後,竟可活動自如,甚至在被警方調查幼童綁架案時進行盤問的過程中,他可轉換腦袋,協助警員尋找真兇,即使這種做法非常不人道,這仍然是警方找不到其他辦法後唯一可行的處理手法,此道德與科學的衝突,便是《複身犯》的核心話題。事實上,世界上的懸案大多源自已死亡的真兇,警方找不到尋兇的線索,甚至欠缺任何緝兇的證據,這導致案發過程成為一個複雜的謎團,只找存活的人進行調查根本毫無效用,故依靠死者的意識以錄取口供可能是查案的唯一辦法。運用此科學的方法查案,明顯侵犯了陳光軒(楊祐寧飾)的人權,因為此植入意識的方法使他不由自主地轉換腦袋,五名死去的嫌疑犯就像上了他身的「鬼魂」,相繼地「使用」他的肉體,向警方逐一透露幼童綁架案的真相;警方在未經他同意的情況下利用他的腦袋查案,明顯罔顧尊重人權的道德觀念,遑論曾理會他的個人價值。

近二十年來,講述複製人的電影已十分普遍,《複》內男主角算是另類的「複製人」;本來他已是睡在病床上而不懂動彈的植物人,但經過實驗的「改造」後竟可「重生」,這實在匪夷所思,亦是醫學科技不斷進步帶來的卓越成果,為植物人提供另一繼續生存的機會。姑勿論此成果是否合情合理,最低限度能為他延續生活,即使此生活不屬於自己,可能已失去存在意義,家人和朋友看見他,仍然會心感安慰,雖然此實驗違反傳統的道德原則,但他們看見活生生的人類,不論其言語和行為有何「翻天覆地」的變化,仍然比看見病床上不得動彈的活死人佳。故他們可能願意接受完全不同的他,重新與他接觸,像接觸陌生人一樣重新與他相處,但警方只利用他的腦袋和肉體查案,罔顧他自己和身邊人的感受,這卻使他們難以接受。由此可見,道德與科學的衝突源於人性、人權與人情的考量,要在這三者之間取得適度的平衡,實在不簡單,亦不容易。

另一方面,《複》比數年前的荷里活電影《思裂》更複雜,故事情節更耐人尋味,在於前者的男主角被植入的是活人的腦意識,有自己獨特的歷史,有個人特殊的經歷和遭遇,與後者的男主角患上精神病而片面地表現相異的人格特質截然不同。前者的楊祐寧需要表現活人因其經歷而衍生的言語行為和情感狀態,具有普通人個性的立體感,並有與別不同的獨特人格;後者的詹姆斯·麥艾維只需表現存在於自己腦海裡的不同個性,在演出時分門別類地展現每種人格的特殊性,已算是交足功課,無需顧及其背景和歷史,因為他們都不是真正在世界上存在的人類。因此,楊氏需要「扮演」不同性別和年齡的人,在演出時需要演繹五名車禍罹難者生前的內心感受,雖然在「扮演」中年大叔和年青女子時偶有不到位的情況,但相信他已盡力而為;而詹姆斯演繹的多種人格,其實只需捉摸其外露的行為特質,運用誇張的身體語言,沒有需要「進入」其內心世界,已能給予觀眾刻骨銘心的印象。故《複》內男主角的角色設定前所未有,反映其創作人的創意十足,值得讚賞。

26
三月

影評快訊第517期

   Posted by: admin

《哥斯拉大戰金剛》( Godzilla  vs.  Kong)

香港成為戰場,Bravo!

不知何解看到香港被打到稀巴爛,會感到莫名興奮,超開心,想鼓掌!可能真的覺得這個已逝的香港,很應該被好好送上一程。巨獸大戰選在甚麼「國際金融中心」簡直神寓言;看見獅子銀行被打得「爛溶溶」,禁不住從心裡笑出來。

影片題旨是「蠻荒與文明的衝突」,無獨有偶,同期上映的另一齣動畫《古魯家族2:霸器新時代》也是以此為題。當然《哥》片的「文明」是指人類與科技的入侵,況且「哥斯拉」本來就有反核的寓意。也許末日將至,人類覺得摒棄科技文明,反璞歸真,才能謀求一點生機吧。

當然看此片也不是在乎甚麼大道理,目的都是看兩隻巨獸「互片」,最終是三隻,有賺。其實金剛並不單與哥斯拉對戰,也有與其他飛龍猛獸激烈厮殺,喜歡官能刺激的觀眾一定能滿足離場。特技與打鬥確實超級精彩;打鬥場面分鏡之多是出乎我意料,鏡頭也交代得仔細清楚,絕不含糊取巧。影像與聲效一流,是高水準的製作,不看IMAX是你的損失。

東方之珠被毀於一旦,最後來個左膠大愛:蠻荒與文明「共融」… Come on別要我吐。

陸凌綠

《哥斯拉大戰金剛》短評

人類的重要性

本來以為此系列電影的新意欠奉,仍然是老調重彈,殊不知創作人仍能屢創新猷,刻意提升人類在此片中的重要性,甚至使其成為哥斯拉與金剛從敵人變為朋友的轉捩點,此意料之外的安排,為同類電影揭開人類、動物與怪物的關係新的一頁。畢竟此類電影以視覺特效為賣點,而劇本較空洞的內容不足掛齒,哥斯拉與金剛龐大的對戰場面仍然能帶來常見的官能刺激,在香港境內大動干戈的鏡頭更對身為香港人的我們產生前所未有的震撼!

曉龍

21
三月

《人潮洶湧》

   Posted by: admin

平凡與不平凡的你我他 曉龍

在日常生活中,我們身為平凡人,或多或少都會在成長過程中學懂「做戲」,為免得罪別人,亦避免使別人不喜歡自己,我們都會戴上一副別人很熟悉的「面具」,久而久之,我們已完全忘記了自己的真面目,遑論會恢復昔日曾經擁有的真性情。《人潮洶湧》內周全(劉德華飾)身為一個兩面派,一方面討好買兇殺人的江湖人士,另一方面又要保護刺殺的目標,遂「扮演」頂級殺手,又穿上不同的服飾,假扮不同行業的人士,其主要目的只為了在不為人知的灰色地帶內生存,經常鋪排虛假的殺人場面,既要欺騙江湖人士,又要騙倒刺殺的目標,其難度不低;惟陳小萌(肖央飾)只是失意的跑龍套演員,看見周氏貌似已晉身上流社會的成功人士,心生妒忌,趁著他滑下暈倒,竟自願與他交換身分,並享受榮華富貴。《人》的故事情節便從他倆交換身分開始,由於周氏失憶,他真的以為自己是落魄的小演員,但由於他有多年的「演戲」經驗,且他凡事盡心盡力,其演技很快便獲得導演的垂青,紅透半邊天的機會實屬指日可待。這說明他雖然不是真正的演員,但他假裝殺人的工作已長期磨練他的演技,讓他在真正做戲時可以有自然的演出,這就像日常生活中的我們,即使不曾進入演藝界,仍然或多或少能依靠戴上「面具」後的生活體驗,表現別人不曾學會而只有自己才會懂得的「演技」。

發明家愛迪生曾說:「天才等於百分之一的靈感和百分之九十九的汗水。」影片內陳小萌在獲得周全的身分後,雖然需要代替周氏假裝殺人,但不曾放棄演藝事業,還在周氏的書房內看書鑽研演技,可惜他仍然不脫懶惰和半途而廢的本質,每本書只看了最前面十多二十頁便放棄,與周氏堅持看完整本書的學習態度完全不同。這證明周氏成功與他失敗的源頭,在於前者花盡心力堅持至最後,而後者卻得過且過而不願意付出時間和心力;美國電視劇〈后翼棄兵〉的女主角同樣從早至晚每天最少用八小時鑽研西洋象棋,才成為國際上的頂級棋手。由此可見,源於天分的靈感固然重要,但後天鍥而不捨地消耗的汗水亦不可或缺,這就像周氏為了假裝殺人而專業地閱讀探討演技的書籍,在多年的努力後,終能在交換身分後於真正的演戲過程中大派用場;而他獲得不少跑龍套的機會,卻不懂得珍惜,只想著如何令自己不勞而獲。因此,其實每一個人都可以學懂「做戲」,關鍵只在於我們會否以周氏為榜樣,花盡心力看書鑽研演技而已。

《人》與命運的題旨有密切的關係。周全在影片內曾說過自己很幸運地在人潮洶湧中遇上李想(萬茜飾),並愛上她;命運真的很奇妙,倘若他不是失憶,亦非與陳小萌交換身分,根本沒有機會認識她,遑論會成為她的男朋友。雖然他恢復記憶後不再是失憶時單純善良的他,她卻仍然愛他,這段情節有點不合情理,亦違反了她鍾情於純情耿直男子的愛情觀,但命運安排她與他相遇,既然她對他已產生了感情,她亦只好延續這段或淺或深的愛情。或許平凡人不是百分百理性的動物,當一段感情開展後,她不容易因某些事情而產生改變,可能這就是平凡女性先天的感性特質,亦源於其願意遵從命運安排的服從性。因此,其實每個人都在平凡與不平凡之間,惟懂得在自己平凡的特質中掌握不平凡的命運,才可擁有不平凡的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