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比煞》Morbius

Marvel總是衝著DC來玩?

正當那邊廂蝙蝠俠回歸為「人」,這邊廂竟來個真的蝙蝠俠…不,不是「俠」,是暗黑英雄、反派,叫魔比煞。話說這個魔比煞(Morbius)是蝙蝠DNA與人DNA結合而成的怪物,特點有如《吸血新世紀》的殭屍,有超能力。(最搞鬼蝙蝠俠是羅拔柏迪臣主演)

主角 Morbius先天有罕病、殘缺,但智商高,有成就,更成為拯救生命的醫生。何以會變成壞人呢?這是描寫反派的最重點。作為暗黑英雄的第一集,完全交代不到,反而加了一個與他缺陷相同的角色Milo,我不知原著有沒有?但這角色基本上是多餘的,志在對比出Morbius的善良?抑或在乎一場動作廝殺?先旨聲明,筆者沒看過原著漫畫,只以戲論戲。戲中Milo不介意變成吸血鬼去殺人,開宗明義「我就是一個壞人」,如何令他變成這樣?同樣沒交代。你要說兄弟情嗎?沒有。兩個無血無肉的歹角,如何能令故事吸引呢?況且歹角的誕生一個就夠,重複多一個幹啥?

且不說故事,說這「蝙蝠混合物」吧,人家已有一個蝙蝠俠,你又來多一個真蝙蝠變種有何新意?蝙蝠群飛的壯觀場面早已司空見慣,那種「暗黑」在多集中已變本加厲,你還能夠玩出甚麼新花樣?蝙蝠的技能在片中CG也了無新意,吸血鬼的橋段更是玩殘玩爛,《吸血新世紀》都已拍幾集了!

謝勒力圖是有才有貌的,其實他演小丑不差,當時只是時不予我。過檔演魔比煞竟又敗在劇本;如何由一個救人的醫生變為一隻嗜血的魔鬼,而當中又不乏善良,內心之複雜如果寫得好,我相信他是能演得來的,平白浪費了一個好演員。

不怕劇透,最尾彩蛋也諷剌,來個元祖蝙蝠俠米高基頓,原來他是「禿鷲」之前在《蜘蛛俠:強勢回歸》已出現過(差點忘記)。總的來說,我喜歡《毒魔》多一點,起碼搞笑!

陸凌綠

《青面修羅》:最後一根稻草

星光熠熠的《青》,看似徐克電影但質量不像;何許人能牽動眾星?正是另一位港大導,壓貨多年,院線無望、串流出貨下讓觀眾見面。合拍片最風光的時代,用當紅的演員、建最大的場景、用真材實料的道具,拍完算是幸運,資金鏈未斷裂再算後期,一台美麗的戲棚如此建成,亦無可厚非。何人會想它回收問題?這種船本人都接不少二灘,如某港導收了約談費、編劇費、最後唔拍,投資方找上小弟接手,製作費由一億二變成三千五,當中包含改劇本費,一接手那幾百萬的劇本,肯定出自幾位助理之手,倒不如自己重寫!財到光棍手,食到盡彷彿是行規,但行業如何持續下去呢? 這個問題,我問過我很多大導老師。

《青》院線大片製作,出來質感如網大,最後網大收場;正如某導演說市場不需要好電影,那導演照樣拍不停,但知道他演員費都沒有結清。這是健康的行業生態? 風光幾年建下的戲棚、壓下的貨,什麼老闆都會死!也許某些老闆依靠低成本製作來週轉保持發展,唯製作人思維不改,本港行業難以重生。正如王家衛對徐克說,好似佢哋咁拍戲,只剩他們倆!深思背後的意思吧。

Kepa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星期三, 五月 18th, 2022 at 18:50 and is filed under (新)影評快訊, 影評試影室, 香港影評人協會.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Responses are currently closed, but you can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Comments are closed at this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