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
六月

《爸爸是壞蛋冠軍》

   Posted by: admin   in 香港影評人協會

小孩看世界 曉龍

小孩與成人看世界的角度千差萬別,前者思想單純、單一和直接,每件事非黑即白,忠的相反是奸,正的相反是邪,沒有轉圜餘地,亦沒有讓步空間,更沒有灰色地帶;後者思想複雜、多元和靈活,每件事黑白並存,忠與奸及正與邪只是具相對性的用詞,在兩種極端之間的灰色地帶隨處可見。故《爸爸是壞蛋冠軍》內唸幼稚園的兒子祥太 (寺田心飾)看見摔角手「假面蟑螂」用盡矛招與另一參賽者對打,便自然而然地認為他是壞蛋,因為公平和公義的傳統道德價值在整個日本社會內已根深蒂固,他違反比賽規則,用盡各種違規手段,暗示他不尊重上述傳統的價值;雖然其後祥太知悉他扮演壞蛋只為了提高比賽的娛樂性,增加比賽的吸引力,但祥太仍然瞧不起他的行為,因為他找自己的另一拍檔蒼蠅一起對付對手,這種做法確實嚴重破壞比賽的公平性,對仍然深受日本傳統道德價值薰陶的祥太而言,此情況實在難以接受。因此,當身為小童的祥太在摔角比賽現場知悉他是自己的父親(棚橋弘至飾)時,仿如晴天霹靂,心理上實在難以接受他的角色和身分,遑論能坦白在同學面前直認他是自己的父親。

很多時候,處於幼稚園階段的小孩難以分辨真假,容易以為電視劇/電影中的壞蛋是真正的壞人,不了解這些角色由真人扮出來,角色的個性和行為可以與其真人完全相反,不論真人是好或壞,都可以扮演壞蛋。多元思維的匱乏,使小孩容易對身邊人產生誤解,這就像《爸》內祥太本來與爸爸大村孝志的關係甚佳,但當祥太得知爸爸是「假面蟑螂」後,對他的態度產生一百八十度的轉變,以為他是一個「十惡不赦」而喜歡欺凌別人的壞蛋,不知道摔角比賽只是一場「戲」,而他只是戲中的奸角。不過,當他的一位熱情的女粉絲告訴祥太:他原本是一位著名的摔角手,因受膝傷影響而銷聲匿跡,其後復出時為了能「繼續生存」,只好成為「假面蟑螂」。這種延續個人對摔角的熱愛的情操的確能感動祥太,讓祥太知道他樂於追尋自己的理想,為了自己的興趣而堅持到底,至片末他重新成為以前的大村孝志,重拾昔日的光輝,這正正是他在祥太面前樹立的最佳榜樣。

小孩活像一塊海綿,不單容易受旁人影響,亦容易聽從旁人的意見而改變自己。本來祥太的同學對「假面蟑螂」的行為嗤之以鼻,使祥太不得不說謊,在同學面前認了另一正派摔角手為自己的父親,但當父親的頭號粉絲在祥太面前出現時,祥太受她影響,對他改觀,不再只視他為壞蛋,反而視他為難得一見的摔角英雄。由此可見,成人多以為小孩少不更事,由於小孩思想簡單,成人向他們多作解釋是浪費時間之舉,殊不知片中的祥太與她和他溝通後,了解摔角比賽的商業化特質,知道他與自己一樣,為了自己的目標而拼搏,不會因一時的挫折而放棄。這種百折不撓的精神,撇除他扮演的「假面蟑螂」的行為有多可惡,都依然值得尊敬;其忠於理想的熱情,撇除他的角色不擇手段地致勝的卑鄙和無恥,都依然值得佩服。雖然他直至片末仍舊未能取得冠軍,但他在祥太的心底裡,身分崇高,地位超然,亦已是毋庸置疑的百分百「冠軍」。

PET PET當家2(The Secret Life of Pets 2)

「今日係一個重要日子,你一係選擇逃避,一係就勇往直前!」這是電影最後一句說話。

本來此片只是勉強合格,但因為這句說話,我給9.9(10分滿分), 0.1分是「公平性」。看畢踏出戲院正是一百萬人上街抗爭的當天「一個重要日子」,「勇往直前」的正是我們。

此集主要講述小狗阿麥,終於克服怯懦,勇敢向前,做個真正當家。影片大部份都是堆堆砌砌,無甚關連,連串動作驚險刺激,鬧鬧笑笑就是,內容不及上集好看。

卡通片多數是給小孩看,教育意義很重要。「無畏無懼,勇往直前」是不可多得的處世態度。我們香港的孩子,我們未來的當家,也是選擇了「無畏無懼,勇往直前」!為了愛香港這個家,哪怕是流淚、流血。你們是香港人的光榮,僅此致敬!致敬!致敬!

全世界都會看到,誰是誰非?自有公論。

陸凌綠

8
六月

《以恩寵之名》

   Posted by: admin   in 香港影評人協會

良好見證的重要性 曉龍

一直以來,天主教神父性侵案不算罕見,每幾年便有一宗突發而驚為天人的案件出現,初時忠心和虔誠的信徒覺得這只是謠言,但隨著相關而越來越多的證據「浮出水面」,當事人不得不承認自己曾做了錯事,並向受害者認罪。很多時候,案件發生後至其水落石出之日相距十多二十年,因為身為兒童的受害者礙於自身家庭的宗教背景和當時的社會風氣,大多都三緘其口,徹底隱瞞其被性侵一事,這導致表面上好好先生的神父得以在犯罪後「逃之夭夭」。要拿出勇氣來說出事實真相確實不容易,《以恩寵之名》說出了受害者在濃烈的宗教氛圍下承受的沉重心理壓力,以為這些創傷會隨著時間的過去而消逝,殊不知創傷只會「歷久常新」,至青少年甚至成人階段仍然深深地刻印在心底裡,久久不能忘記。已長大成人的受害者,在同病相憐的伙伴陪同下,終鼓起勇氣揭發當年神父性侵自己的殘酷事實,這使不同媒體譁然,亦讓宗教狂熱分子大感失望沮喪。《以》雖然不是一齣紀錄片,但創作人以平實的手法進行創作,對媒體內類似的事件偶有所指,可引起關注此類事件的觀眾深入的反思。

此外,《以》的導演法蘭索瓦奧桑一向以奇詭怪異的獨特創作風格見稱,今趟因應嚴肅的題材而大大收斂其走偏鋒的個性,以平實的攝影和順敘、倒敘與插敘的流暢剪接訴說一個具強烈新聞性和真實感的故事。此片證明導演創作的靈活性很高,懂得因應故事內容和情節特質調較自己的風格,亦懂得調控演員的表演,過往在他的作者電影內演員浮誇外露的演出在此片中不再出現,不論受害者、他們的家人還是神父,都以含蓄內斂的演出表現角色的個性、心理掙扎及其面對困境時的即時反應。例如:大部分被性侵的受害者皆怕事,對自己的經歷羞於啟齒,不願意多說童年時的不愉快經歷,這群演員說出當年真相時吞吞吐吐,忽爾連續地說話,忽爾不自然地停頓,以含蓄的演出表現沉鬱隱藏的心理掙扎,他們說出真相能使罪犯被繩之於法,但卻令自己的私隱公諸於世;不說出真相卻令自己的創傷埋藏於心底內而久久不能釋懷,罪犯能繼續以好好先生的正面形象「包裝」可能已呈現病態的猥褻兒童心理。因此,導演擅於調教演員的演出,讓他們的表演配合影片的風格,不會為了突顯創作者的個人風格而對影片故事特質置諸不理,此靈活有度的創作技巧,證明導演有足夠能力駕馭不同類型和風格的電影創作。

另一方面,從影像「返回」現實,不論任何宗教,當神職人員犯法時,雖然他們可能已認罪悔改,但他們的偏差行為無可避免地對此宗教的固有形象造成或多或少的傷害。例如:《以》內神父的性侵事件陸續被揭發後,不少從小至大的忠心信徒開始離棄天主教,認為他們只是「人面獸心」的敗類,繼而不再參與任何聖堂/教會聚會。由此可見,作為宗教的事奉人員,必須謹言慎行,嚴以律己,在日常生活中做出良好的見證;否則,他們的壞榜樣不單使自己蒙羞,亦會對整個宗教造成嚴重的傷害,因為非信徒的不知情者會誤以為每位神父都是性侵兒童的罪犯,對此宗教嗤之以鼻,其原有的形象便會被毀於一旦,後果不堪設想。

《以恩寵之名》(By the Grace of God)

激動人心。鍥而不捨,不畏強權和傳統勢力,爭取公義的精神值得頌揚。

導演法蘭索瓦奧桑(人稱O先生),一向以鬼才見稱,選擇題材富爭議性,手法亦獨特;但這次《以》片相當平實,完全看不出其風格。

真人真事改編。每每涉及宗教人物都會顧忌多,不易拍,欣賞導演夠膽量。片子以幾個被性侵的當事人說出真相開始,亦步亦趨,戲劇性不弱;尤其對神父(被告) 的描寫,真令你哭笑不得,「奈佢唔何」。

對白雖多,但影像與節奏配合,顯出張力;觀眾會為一個又一個的受害人能挺身站出來而鼓掌。

敢於發聲,是我們的社會責任,也是為維護下一代利益的應有行為。被人按著來強姦,你怎樣都應該奮力反抗,不會是享受吧?在仍有機會的當兒,站出來吧,朋友!

陸凌綠

2
六月

《華氏11/9》

   Posted by: admin   in 香港影評人協會

最美好還是最敗壞的國度? 曉龍

曾幾何時,不少中國內地的年輕人對美國趨之若鶩,認為此國家擁有全球最優質的居住環境,講求階級、性別和種族平等,讓任何人都獲得最佳的事業發展機會。不過,自從特朗普獲選為美國總統後,上述一切都頓成泡影,因為美國身為全球最先進的國家,竟然有鉛水問題,落後國家有此問題不太奇怪,但先進國家竟對此問題視而不見,還偽造數據,說當地的兒童體內含鉛量沒有超標,水質潔淨程度符合國家安全標準,一連串的謊話被揭發,《華氏11/9》的導演米高摩亞以身犯險,深入調查事件,讓民眾不再被偏幫美國政府的官方媒體蒙蔽,不再以為總統說出事實真相。沒錯,《華》在今時今日出現,有其反映美國醜態的重大意義;當一眾白宮官員皆盡全力地遮掩真相時,此片竟大膽而證據確鑿地道出當今美國人必須面對的問題,其一針見血地力陳時弊的勇敢態度,與一些只在茶餘飯後針砭時弊的閃縮態度比較,當然前者比後者更具影響力,亦更能讓觀眾了解不同社會問題的來龍去脈,並有機會一窺事件的全貌。

此外,美國的槍械問題一直受國際關注,校園槍擊事件亦時有所聞,但總統偏偏不願意改變現行的槍械管制法例,使此問題沒有獲得解決的可能性。米高摩亞曾在《美國黐GUN檔案》內抨擊美國的槍械管制法例,今趟在《華》內再下一城,繼續以總統為批評的對象,展示學生本身及其家人和朋友如何在槍擊事件中喪失摯愛,及其對社會風氣的嚴重影響。全片聲畫俱備的「大聲疾呼」,讓國內外人士開始懷疑現今的美國是否仍然擁有優質的居住環境;事實上,連最基本的安全問題都難以解決,很難想像此地是否仍然適合愛好和平的人類居住。《華》是一齣紀錄片,其述說的社會問題皆真實地在現實生活中出現,當資本主義的拜金傾向使總統為了利益而放棄管制槍械,漠視校園槍擊事件的持續爆發時,身為觀眾的我們應否想想:資本主義一面倒地以金錢解決問題,沒錯,金錢能使不少問題迎刃而解;但當人類對金錢貪得無厭時,他們又會否墮進資本主義的「巢穴」,對金錢的無止境追求,引發更多社會問題的出現?《華》毫無保留地呈現資本主義的腐化狀態,希望能引發更多關於此意識形態的反思,其用心良苦的善意,實在值得一讚。

另一方面,現今的總統有嚴重的階級、性別和種族主義問題,作出任何決策時,只維護上流社會人士的利益,對低下階層的生活狀態置諸不理;且多次公開出言侮辱女性和黑人,使他們的聲音備受壓抑。可惜議會內的中年人大多數是現今總統管治下的既得利益者,傾向支持他推行的任何政策,這促使《華》內一群高中生雖然不能投票,但可推舉比他們年齡稍大而提倡自由和平等的民間年青抗爭分子進入議會,把贊成以外的其他意見帶進政府的權力核心,從而改變總統像希特拉一樣專橫跋扈的管治心態,使其權力受到或多或少的限制。幸好美國仍然有民主的政治和自由開放的社會制度,總統不會像皇帝一樣獨裁專政,民眾可自由地發表個人的政見;否則,批評和嘲諷總統的言論和文字會被禁制,像《華》此類揭發社會真相的紀錄片根本無從上映。

《萬誘金錢》(MONEY)

一面很好的鏡子。貪、嗔、痴,「貪」始終排第一位。

金融海嘯後,懂得反省的人有幾多呢?容易賺的錢,背後隱藏的代價永遠無法估計,片中主人翁作了一個「完美」演繹。

筆者是金融股票盲,對片中財技完全一知半解,縱使對很多金融財技上的東西不明不白,但也被吸引,看得緊張入神。在配樂、節奏、剪接、導演各方面均以動態處理,配合劇情產生一股張力,令你很想知道主角的最終下場。情節鋪排循序漸進,一個初出茅廬的小伙子,如何被金錢誘惑至泥足深陷。雖然柳俊烈其貌不揚,但演技出眾;內心層次的轉變交足戲。前輩劉智泰亦不遑多讓,將這個外表看似從容淡定實則暗藏殺機的「壞了的人」演得令人心寒。

「錢」是不是最重要呢?老生常談不願多說,到你發現的時候,已經太遲了。然而地球資源被蠶蝕殆盡的今天,追逐GDP權力核心的人依然故我,樂此不疲;消費主義,經濟掛帥充斥頭腦,為了「錢」,可以不擇手段,肆意破壞,將全球生物推向死亡。儘管如此,《萬誘金錢》這類鏡子依然難能可貴;起碼你看的時候你的良心都會有一點點被挖掘。

陸凌綠

26
五月

《索爆高低戀》

   Posted by: admin   in 香港影評人協會

南柯一夢? 曉龍

片名所指的高低戀明顯指涉國務卿夏樂菲與記者發范斯基階級、身分與地位之間的差異,在現今的社會内,置身美國,理應尊重每個人選擇戀愛對象的自由,畢竟擇偶乃隨心所欲,和一個真正喜歡的人在一起,與不喜歡但門當戶對的人相愛作比較,如非被迫,不少人會毫不猶豫地選擇前者。因為千金難買真愛,片中的她與他兩小無猜,識於微時,多年來的感情已根深蒂固,即使她的事業心甚重,擔任國務卿之餘,還想創先河,成為第一位美國女總統,仍然有一般女性對愛情的基本需要,故她在他身上找到心靈的安慰,他不單是她的傾訴對象,亦是她事業上的得力助手。由於他擅長撰寫演講稿,獲她聘任為私人撰稿專員乃合情合理,她得以多次化解政治危機,改善個人納悶的固有形象,源於她信任他,讓他為自己的演講稿增添幾分趣味,提升她說話的可聼性;而他個性固執,經常堅持自己的主張,做事欠圓滑,恰巧她能容忍他與別不同的個性特質,讓他發揮所長。因此,他與她能成為情侶,實因兩人互補不足,既可在事業上並肩作戰,亦可成為彼此的心靈夥伴,雖然他們的配搭有點匪夷所思,但說他們的配合乃南柯一夢,這種説法卻有點言過其實。

如果我們以世俗的眼光看他們之間的愛情,必定會覺得他們的經歷只是一次遙不可及的夢,不會認為他們之間的親密關係會在現實生活中出現,而階級、身分與地位確實是選擇對象的明顯障礙,當她與他出外時,她身為公衆人物,與卑微的他的「高低配」,確實會被他人指指點點。惟她不理會輿論的批評,堅持自己的抉擇,所謂守得雲開見月明,最後與有情人(他)終成眷屬,此貌似完美的結局,表面上「輕而易舉」,實際上不論他或她,都必須衝破世俗的障礙,才可以實現此「遙遠」的夢想。沒錯,全片的創作人把他們的高低戀處理得太簡單,她除了需忍受坊間的流言蜚語外,她與他的親密關係竟廣泛地為群衆接納,一切來得太自然,亦太輕易。政治是黑暗的,創作人對她的政敵的描繪不算過於負面,但她選擇他的最終決定,無可避免地成為政敵向她進行人身攻擊的借口;不過,全片在此點上着墨不多,從「不離地」的角度分析,此片的故事情節肯定有脫離現實之嫌。因此,他與她在一起,被視爲癡人說夢,確實有一定的理由。

另一方面,她從小至大提倡環保,重視保育,認爲保護大自然才能令整個世界有美好的將來,其貫徹始終的個性,與她選擇他的堅持,雖然屬於不同的範疇,但都同出一轍。由於她做每件事時都堅持心中所思所想,一旦認爲對的事,便會堅守原則,勇往直前,並把旁人的目光放在一旁;在鼓吹自由的社會内,旁人對每件事皆衆説紛紜,且他們的説話有不少矛盾之處,如要接納每個人的意見,根本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故她選擇聆聽卻不服從,願意聆聽支持和反對保育的聲音,願意聆聽支持和反對她與他在一起的聲音,但卻在每件事上堅持自己的見解,把自己認同的做法執行至底。由此可見,她對保育的堅持反映她是一個有主見的人,而她選擇他的決定亦同樣與她原有的個性不相違背,對角色貫徹始終的個性的描繪,是全片劇本最成功之處。

《索爆高低戀》(Long Shot)

污穢政治中突顯純潔真愛。

男低女高的戀愛一向充滿戲劇性,本片除此主調外,最難得的是藉此諷刺政壇一番。從來女性在美國政圈都難奪有利位置,更何況選總統(國務卿尚可)?這個是女神查理絲花朗又作別話。愛情片要靚仔靚女,選總統何嘗不是?走出來要討人喜歡很重要。男主角是夫洛根,其實他外形不差,只是被鬍子遮蓋俊臉而已,高度也跟查理絲相約,當然要配合角色就不能太靚仔了。

找對了人,還需劇本耍家;此片最優勝的設定是男女主角識於「兒」時,一來發展感情不會突兀,二來是點睛-「赤子之心」;他們的愛情如是,選總統的理念如是。美國是世界高碳排放量第二的國家,「環保」這議題幾乎是不可能的任務,因為你會得罪大財團、大企業,既得利益者一定不會放過你,要排除萬難,必須初衷不變。「林海蜂」變成「林蜂」,最後只得「蜂」,問你怎辦?(字幕應記一功,笑刺肚皮。)

以嬉皮笑臉包裝,實則棉裡藏針,尤其嘲諷現任總統電視出身的背景;加拿大總理唇紅齒白超帥;民調的可靠性等等,皆給刺個正著。而查理絲花朗突破高貴走喜劇路線也通過測試,不失影后資格。

陸凌綠

19
五月

《殺神John Wick 3》

   Posted by: admin   in 香港影評人協會

快、狠、準 曉龍

《小李飛刀》內寫到:「小李飛刀,例無虛發,只出一刀,無人能擋,只因天下武功無堅不摧,唯快不破。」《殺神John Wick 3》內John Wick(奇洛李維斯飾)用飛刀殺人,比子彈還快,別以為敵人拿起槍便能致勝,沒錯,表面上,槍比刀的殺傷力更強;實際上,所謂「快刀斬亂麻」,快刀可以比亂槍產生更大的殺傷力。片中John能以寡敵眾,在對手趕不及開槍前,已把他/他們殺死,其出手速度之高,算是無人能及,故快是致勝的關鍵。《殺3》延續西方暴力美學的特色,John殺人時附帶著強勁的節奏和速度感,其致敵人於死地的過程仿如「跳舞」,殺得爽快,正如打機時過了一關又一關,衝破障礙帶來的快感,與其在虛擬世界內「過關斬將」帶來的成功感,讓觀眾尋獲快帶來的興奮感。全片的漫畫感十分強烈,從畫筆至影像的速度,讓John殺人的過程顯得超現實,因為他手起刀落的速度超越常人,其反應亦比常人快,以致他活像漫畫人物,與現實中的真人有一點點「距離」。因此,高速的動作是全片在商業市場內的一大賣點。

此外,狠是John殺人的另一特質,他殺人前從不思考,毫不猶豫,於一剎那間在敵人來不及給予任何反應前,他乾脆俐落地擊倒對方。正如1990年代的《危險人物》,把人與人之間的暴力推向極致,《殺3》雖然沒有太多像《危》內血花四濺的場面,但其狠心殺人的鏡頭都經過精心的設計。例如:被插眼、被插頭而死的敵人都有很多不同的死狀,他們的死特別具美感,其暴力行為的動態由於不太常見,故顯得「卡通化」。觀眾看此片時笑聲不斷,可能源於片中殺人的狠違反了人類行為的常態,他殺人的動作特別「有型有款」,顯得有歪常理,故動作場面背後的荒謬感特別容易令觀眾發笑。因此,他木無表情、心狠手辣的殺人行為,在他身為殺手而不會對任何人投放感情的大前提下,其與常人不同的冷漠感為觀眾帶來超現實的感覺,他在殺人過程中舉手投足的藝術美,亦衍生荒誕絕倫的虛無感。因此,雖然《殺3》的故事在現實場景中出現,但其極端暴力的殺人畫面在現實中罕見,他「毫無感情」的身體語言,更使全片混雜著不少虛幻異象的超現實元素。

最後,無論開槍還是用刀,即使是世間一等一的高手,都會有一點點的誤差,但《殺3》的John殺人時的準繩度甚高,幾乎不曾失手。他每次用刀時皆能擊中對手的要害,令對手即時死亡,沒有多費一點點時間和精力,都能使其難以向他還擊。他準確地連續擊倒多位對手後,他們多人在同一時間內伏在地上的「經典」場面,證明他一出手必定準確地擊中敵人的要害,令他們不可能再次起來對他造成任何「干擾」。由此可見,快、狠、準是John致勝的關鍵,他進進出出的場景以暗綠與鮮紅作明顯的對比,這與他「超現實」的刀法互相配合,顯現此片創作人獨特的作者風格。在電腦特技輔助下拍攝的動作鏡頭,蘊藏著一種脫離現實的虛,恰巧與美國大城市的夜景的實互接,使其成為虛實並重的「多元化」影片;片中狗的象徵意義,同樣使全片蘊藏著動作片罕見的哲學意味,讓觀眾藉著此片多思考虛無與荒誕在生命中的存在價值,以及人與狗之間相依相附的「親密關係」。

《殺神John Wick 3(John Wick 3: Parabellum)

殺得很有氣派!

喜歡看一、二集的觀眾看第三集一定感到興,同樣由頭殺到落尾,但刺激度超越前作。本集「殺」的設計五花八門,是你想像不到、大開眼界的;例如聰明地用了動物。又例如,以往殘忍的殺戮未必能一鏡直落(因為要化妝配合),現在有電腦特技,多殘忍也絕不手軟,想得出做得到。技術上真的有目眩感覺,美術、佈景、光影變化、拍攝全部具水準,聲效與剪接也一流;尤其動作片,多一秒和少一秒都差天共地,導演在這方面確是展現真功夫。至於拳腳方面的真功夫也目不暇給,不期然令我想起我們引以為傲的港產動作片;片中不乏亞裔演員,個個都比林鄭更打得,但全被不懂「真功夫」的奇洛李維斯KO ,多得的都是一眾龍虎武師的被打反應,讚!當然奇洛也許多親身上陣,一把年紀仍落力非常。

雖然影片以打鬥作賣點,但其實「情」早在首集埋下;主角追求的只是「單一和純粹」-對妻子的愛、對愛犬的愛,完。「單一和純粹」在今天看來是「傻子」的行為,脫離現實的,所以本集更見超現實和漫畫化,偶爾還加點黑色幽默。筆者之所以進場,就是被預告片吸引-連串殺戮配上一首歌曲The Impossible Dream (The Quest),翻查此歌原來是源自1965年的《唐吉訶德》(Don Quijote de la Mancha)改編的音樂劇《夢幻騎士》(Man of La Mancha)。唐吉訶德不就是那個「傻子」?

在今天充斥陰謀、虛妄,恃勢凌人的年代,這種最原始的「單一和純粹」(初衷) 變得重要,叫人珍惜。就因為「不切實際」被困進監牢?戲中金句:If you want peace, prepare for war「要和平,先準備開戰」。很煽惑啊我喜歡。

陸凌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