照片

《兄弟班》(House of the rising sons)

老餅得來仍活力十足。土產樂隊見證著香港的黃金歲月。

是老香港的話,無人不識「溫拿樂隊」;從出道到竄紅,再分道揚鑣,後來又重聚,是鮮有的一隊長壽樂隊。戲集中描寫他們如何遭家人反對,不惜反目也要夾Band的少年時代。老實說,這段早期夾Band的日子,知道的人不多,我也只知道當初樂隊叫Loosers,有阿叻陳百祥的份兒。如此這般,吸引力就有了。

別以為講述「溫拿」就會是阿倫與阿B當主角,這次阿健才是主角,原來最初由阿健和阿強自band,接著跟了大佬阿力(即阿叻)…。但凡演繹名人,必先關注其「相似度」,今次不是別人操刀,而是久違了的陳友;自己隊友,會選那些人來演呢?現在看來,不知是有心抑或無意,最靚仔的是阿健(陳家樂飾),阿強也由頗帥的林耀聲飾演,反而阿倫與阿B的「靚仔」名不符實。這就吊詭了,戲中談及樂隊分開的原因,很大程度是因為兩位主音「靚仔」,每每看到這裡就覺得很好笑。然而,角色也有不錯之選,飾演阿友的這位新人吳鶴謙,我覺得是他們當中演得最好的一個,不單打鼓表現超水準,演技也有層次,比陳家樂還好。陳友選飾演「自己」的,當然眼光獨到。飾演阿力的王梓軒雖然與阿叻沒半分相像,但勝在夠自然,沒有刻意模仿卻流露神髓,聰明演繹。

因為真人真事,大家都對大部份事蹟瞭如指掌,不加鹽加醋確會悶死人,所以導演選擇走漫畫路線;誇張演繹與有點超現實的美術佈景,再加點搞笑,看起來也挺順眼,鏡頭調度亦顯出活力。這是樂隊的自傳,兩場炫耀音樂實力的戲蠻精彩,遠勝太多無謂的「劈友」場面,若能在取捨方面做好一點,會更相得益彰。

「溫拿」憑廣東歌紅遍東南亞甚至歐美,讓更多人認識香港;支持廣東話、支持廣東歌、支持港產片的話,是時候進一下戲院去捧捧場。

陸凌綠

19
七月

《超人特工隊2》

   Posted by: admin   in 香港影評人協會

相片

對超級英雄的愛與恨 曉龍

倘若在現實社會內真的出現超級英雄,你會有甚麼反應?慶幸他們能救人救世還是埋怨他們把事情弄得越亂越糟?恭賀他們擊敗惡勢力還是貶抑他們做事多此一舉?讚賞他們維持社會秩序還是引起邪惡軸心空群而出破壞社會秩序?《超人特工隊2》內超能先生和彈弓女俠與其他超級英雄一樣,面對十分尷尬的處境,要麼保護了市民的生命和財產卻犧牲了法治精神,要麼遵守法治而犧牲了市民的安全和社會的穩定,初時為了避免警方面對兩難局面(因超級英雄的不法行為而逮捕他們,但卻使普羅大眾為他們伸張正義的行為卻無辜被捕而感到失望;不逮捕他們卻於理不合,亦違反了法治的原則),故他們只好隱姓埋名,收藏異能,做回不折不扣的普通人。彈弓女俠曾認為超能先生與自己都應該「收山」,因為他們「好心做壞事」,以為救了人會獲得嘉許,反而被警方責怪,由於自己的「無知」和「魯莽」,竟把原來簡單的事情弄得更複雜更麻煩。因此,片初警方以至社會大眾對超級英雄恨多於愛,埋怨多於讚賞,實屬人之常情。

不過,如果情況一變,超級英雄合法化成為事實,超能先生與彈弓女俠便能名正言順地出動,並心安理得地為警方撲滅罪行,不單使他們在普羅大眾心底裡的形象獲得改善,還可讓「英雄有用武之地」,超能先生亦無需「安分守己」地重操故業,埋沒自己的才能,只成為一個平平無奇的保險經紀。片中的商家要求彈弓女俠成為超級英雄界的人氣KOL,爭取超級英雄合法化,從謀利的角度看,對商人和超級英雄皆百利而無一害,不單提升了前者獲取大量利潤的可能性,還增加了後者發展事業的機會。超能先生多次披露自己救人救世的宏願,享受成為受景仰的超級英雄帶來的滿足感和光榮感,對從事其他行業的萬般抗拒,正好反映他是一個有理想亦有正義感的大好人,而他在太太彈弓女俠出外工作期間,留在家中擔當「家庭主夫」,正好讓他體會「做人阿媽甚艱難」的道理,過往他以為自己出外打拼才是超級英雄應當完成的工作,殊不知現在他初嘗照顧兒女的艱辛後,才了解家庭主婦雖然長時間留在家內,但可能需完成比出外打拼更重要的「任務」,並成為更刻苦耐勞的另類「超級英雄」。因此,本片雖然是一齣動畫電影,但創作人憑著其對現實社會的指涉,除了使觀眾嘻哈大笑外,還可引起他們對假設性的超級英雄和真實性的「家庭主夫」現象進行更仔細更深入的思考。

作為一齣合家歡的動畫電影,《超2》內小麗生活裡關於男女關係的青春期困擾,小衝的小朋友世界裡毫無機心的活潑和天真,加上BB積積的嬰兒期裡不知天高地厚的貪玩和搗蛋,皆使大部分擁有完整家庭的觀眾產生共鳴。除了畫工了得,彼思動畫的創作人擅長於製造多姿多采的幻想世界,但又不會過於「離地」,在虛幻空間內加入一些具高度現實感的社會和家庭現象,讓觀眾欣賞其天馬行空的創意之餘,亦在片中找到自己的「角色」,並享受虛與實交替互接所帶來的新鮮感,繼而「縮短」了自己與此片故事情節之間的「距離」,更可發揮個人的聯想力,想像超級英雄在現實社會中出現可能帶來的影響,以及其衍生的問題;或者,對超級英雄的愛與恨,正由此而生。

15
七月

《兄弟班》

   Posted by: admin   in 香港影評人協會

相片

真真假假的集體回憶? 曉龍

僅看《兄弟班》的預告片,已知道全片的導演陳友講述他與其餘幾位「溫拿兄弟」的成長故事,觀眾當然期望此故事真確無誤,但這群「兄弟」目前仍然在生,且部分故事情節涉及個人私隱,要百分百真實,實在談何容易!不過,如果觀眾的要求不高,僅看全片的大環境大框架,便知道此片創作人有追求真實的意圖,至於細節部分,對全片的「善意改編」,大可一笑置之。例如:對於片中各人的家庭背景,焦點放在阿健的父親(任達華飾)是裁縫,不准許阿健玩音樂,覺得玩音樂不切實際,這種七十年代裡上一代要求下一代跟隨社會主流發展自己的事業,不容許下一代追求個人理想的守舊心態,顯得十分真實,因為阿健的父親是當時「老土」一代的典型,而「老土」一代為數者眾,能勾起現今四十多至六十多歲的觀眾對上一代的集體回憶。但九十年代的粵語歌曲突然出現在片中七八十年代的故事內,有點時空錯置的味道,可能是為了讓這首歌曲的歌詞內容配合全片故事情節的發展,拼貼了不同時代而犧牲了真實性,倘若觀眾不追求時代與流行文化配搭的真實性,大可在聆聽上述歌曲時忘掉七十年代流行文化的特色,繼續追看劇情的發展。因此,全片的劇情與其相關的流行文化標記有真亦有假,此後現代的拼貼風格突顯了創作人所追求的,不是真正的真實,而是其心底裡浪漫和理想化的「現實」。

此外,全片最真實的,就是講述幾位「溫拿兄弟」如何從寂寂無名的窮小子搖身一變而成為眾所週知的大明星,現今的九十後和千禧後的年青觀眾可能覺得他們的奮鬥史顯得虛假,但恰巧這是「溫拿兄弟」最真實的歷史記錄。七十年代資源有限,但機會處處,要在娛樂圈內名成利就當然不容易,但能抓緊上位的黃金機會,要成名並非不可能。「溫拿兄弟」本是要好的鄰舍,當時「親近」的鄰里關係造就了他們組成一支樂隊的緊密合作,亦有助他們進行持續性的音樂創作。對於九十後和千禧後的年青觀眾「各家自掃門前雪」的疏離鄰里關係,認為溫拿樂隊的組成顯得匪夷所思,甚至覺其成名過程虛假,但當時親近的鄰里關係直至其後步向成功卻是當時香港社會史內最真實的一面。因此,新一代的觀眾質疑片中情節是否真實,這段情節反而是全片創作人對舊日香港最真實的反映,或許這種真與假的「差距」正是七十年代與二千年代成長的觀眾出現「代溝」問題的最明顯源頭。

不過,這種「代溝」問題並非沒有辦法解決,全片著重的是兄弟情,即使九十後千禧後的觀眾覺得故事情節不真實,基於其自身與朋友相處的生活體驗,仍然能了解擬兄弟關係內手足之情不會隨著時代變化而產生轉變的「長壽」特質。正如片中溫拿樂隊的〈千載不變〉的歌詞所述,「原來世界怎麼變,友好的心不損;潮流混亂也不亂,大家始終勸勉;原來你我不相見,傳來問候更暖;心中至真至誠,綿綿千載此心不變;彼此有真友情,綿綿千載此心不變。」新一代的觀眾不認識七十年代的流行文化不要緊,不了解舊日的鄰里關係亦無傷大雅,最重要是能體會知己之情的寶貴,不會因時代和社會的變化而轉變,亦不會因一段時間不見而消減,反而彼此的關係隨著世界的變化而日益親近,其相濡以沫之情亦隨著時光的消逝而日趨深厚。

14
七月

曉龍的新書發佈會圓滿結束

   Posted by: admin   in 香港影評人協會

相片

相片

8
七月

《蟻俠2:黃蜂女現身》

   Posted by: admin   in 香港影評人協會

相片

親情的可貴 曉龍

Marvel漫畫改編的超級英雄電影罕有地著重親情的描寫,並彰顯親情的可貴,《蟻俠2:黃蜂女現身》應是當中的表表者。片中「蟻俠」史葛朗(保羅活特飾)努力成為超級英雄的同一時間內,必須兼顧父親的角色,多花時間和精力在外救人救世之餘,亦必須多關顧女兒,陪伴她,使自己成為她成長過程中的一點一滴。故他必須在超級英雄與父親兩個角色之間取得適度的平衡,這才可使整個世界得益,自己亦不會留下遺憾。同一道理,皮漢克博士(米高德格拉斯飾) 及其女兒(伊雲祖蓮莉莉飾)十多二十年來努力進行量子空間的科學研究,主要的目的是為了拯救其墮進量子空間而未能逃離險境的妻子兼母親,這種進行長時間研究的恆心和毅力,是其著重親情的表現,因為皮漢克重視自己與妻子數十年的深厚感情,女兒亦重視自己與母親之間「親密」的關係,故重新拾回親情成為其完成科學研究的動力。因此,親情在全片故事主線內扮演重要的角色,相信這是不少觀眾對此系列電影始料不及的劇情編排。

此外,不少父親都希望自己的女兒對自己的行事為人感到自豪,「蟻俠」史葛朗亦不例外。他的女兒經常對他拯救世界的傑出行為引以為傲,覺得他是自己追隨的榜樣,甚而在長大後想成為他的助手。雖然他因稍稍觸犯美國法律而被軟禁在家內,但他仍然是女兒學習的對象,使他因女兒的言行而沾沾自喜。這種下一代追隨上一代的傳統價值觀,嵌入於《蟻俠2》這種標榜高科技的後現代荷里活電影內,證明創作人嘗試進行一種新與舊的拼貼,或許在這傳統價值將近消失殆盡的現代化美國社會內,創作人仍希望傳統觀念獲得應有的重視,因發展高科技而徹底遺忘用以建立整個社會的傳統價值,使每個人只成為有血有肉但無情無義的「機械人」,直接令舊有的家庭倫理崩潰,這實在十分可惜。因此,創作人在全片的「潛意識」內重啟傳統價值的大門,讓觀眾享受科技高速發展帶來的豐碩成果之餘,重新審視自己的家庭關係,並重新了解家庭在自己的人生中不可或缺的重要角色。

另一方面,全片用了少量鏡頭呈現皮漢克與妻子重遇後與女兒一家三口團聚時共享天倫之樂的畫面,這是Marvel漫畫改編的超級英雄電影內罕見的家庭戲/文戲。創作人製作這些鏡頭,可讓觀眾透過電影重拾一家團聚後共享親情的可貴。親情是原始社會內「與生俱來」的瑰寶,但隨著科技的迅速發展,此瑰寶卻因時光的流逝日漸「消失」,現今社會內父母與子女的溝通時間越來越短,接觸機會越來越少,遑論會有更多增進了解的機會。《蟻俠2》重新把「親情的經營」放進超級英雄及著名科學家的日程內,說明不論自己的成就有多高,能力有多大,對親情的渴求從不會因外在繁瑣的事務而不斷減少,反而隨著年齡的增長而日益增加。由此可見,《蟻俠2》除了以變大縮小的畫面招徠觀眾外,還重新把親情帶進此類著重創新科技的漫畫電影內,讓觀眾了解家庭倫理關係不會隨著社會的變化而被「矮化」,反而因社會的轉變而顯得日益重要,因為家庭是整個社會的核心,亦是每個人的人生得以繼續向前邁進的動力來源。

相片

《水底行走的人》(I’ve got the blues)

盡顯藝術家的率性,不論是被拍攝者或拍攝者,火花四濺。

紀錄片要拍得不沉悶絕非易事,若以人物為中心,那麼這個人物必定很有特質、很值得你去告訴大眾。這趟陳安琪選擇了黃仁逵。我最初認識「黃仁逵」只是「美術指導」,後來才知道他是一個「畫家」(片中他說不是)

其實影片最有趣的地方並不是給你知道黃仁逵多少,而是你會知道陳安琪多少。黄不愧是鬼才,一矢中的,道出了陳安琪要拍他的原因。也許陳導演渴望的「率性」都投射在黄仁逵身上;從主角不願被駕馭到針鋒相對,都觸發了導演如潑墨般的隨意與放浪,繪畫了一幅意想不到的作品。

當然單看阿逵都已經精彩百出;畫作、音樂、人生觀、價值觀、與家人關係、政治看法皆令你目不暇給。尤其「政治」,在這個自我審查得瘋了的年代,陳安琪還可以這般不作掩飾,毫無避忌地肆意展現,為她的勇氣鼓掌!

真與誠是千載難逢,就是他們或我們的「有今生無來世」。拍紀綠片難,特別珍惜每一個願意去拍或被拍的人。

陸凌綠

30
六月

《小偷家族》

   Posted by: admin   in 香港影評人協會

相片

渴望擁有自己的家 曉龍

不論中國人或日本人,都渴望擁有自己的家,《小偷家族》內不同成員亦不例外。片中窮爸爸 (Lily Franky飾)與太太信代 (安藤櫻飾)不能生育,但希望有自己的兒女,遂相繼收留了兒子 (城檜吏飾)和女兒(佐佐木光結飾),並與婆婆(樹木希林飾)共住。表面上,片中各人沒有直接的血緣關係,但他們彼此之間的關係比真正的家人還要好,正如窮爸爸在沙灘上說出的其中一句話:我們的關係比真實的家庭更加密切,這正好說明擬親屬關係有時候比真正的血緣關係更加具有不可取締的存在價值,亦表明人際關係的好與壞未必會與血緣產生直接的關聯。故《小》容易令觀眾感動,在於其重拾家的重要性,使這個傳統家庭觀念已差不多徹底崩壞的新時代裡,觀眾仍然懂得愛惜自己的家人,依舊珍惜自己與家人共聚的時刻,繼續重視自己與家人相處的愉悅日子。因此,片中各家族成員「拉雜成軍」地建立一個家,即使這個家不道德不合法,部分家人心底裡貪圖小便宜,部分甚至各懷鬼胎,他們彼此之間的互動,依然充滿著相濡以沫的深刻情懷,相對於現實世界的冷酷無情,觀眾對他們之間隨著時間累積而衍生的深厚情感定必萬分羨慕。

顧名思義,《小偷家族》的片名明確表示片中的家人靠偷竊為業,窮爸爸教兒女在小店內偷東西,本來很不道德;但導演運用了靜態的場面調度,從第三者的角度展示他們身為社會中的最底層掙扎求存的殘酷「事實」,蘊藏披露社會醜態之意,使原有偷竊的不道德行為值得同情,他們的悲慘遭遇亦值得憐憫。片中的家庭成員不會因金錢的壓力而經常自怨自艾,反而依靠偷竊艱苦謀生,更不申報親人離世,以繼續騙取政府養老金,其行事為人不受道德束縛,安於現狀,自得其樂。當然全片不可能宣揚錯誤的道德價值而教壞觀眾,至全片的中後段,窮爸爸與太太被控告拐帶兒童,她最後被判坐牢,這是合乎常理的結局,亦有教化世人的功效。但導演偏偏有情有義,依靠對窮爸爸的內心世界深情描寫的鏡頭,使他與太太和兒女分開而依依不捨的感覺具有更強的感染力,亦令他即使不能成為兒女真實的終生爸爸,仍然能成為他倆心底裡有愛有關懷的臨時爸爸。因此,《小》雖然有道德正確的劇情安排,但卻沒有進行道德方面的強烈批判,反而對社會上的最底層充滿著人文式的關懷和厚愛。作為具有豐富人文色彩的本土導演,是枝裕和算是交足功課。

《小》把焦點集中於人與人之間的小情小趣,沒有豪華的大家族風貌,亦沒有複雜的人脈規模,只有樸素的小家庭特色,以及簡單的人際關係。導演是枝裕和把觀眾帶回原始電影以人為本的敘事空間,嘗試改變主流商業片觀眾只著重視聽享受的慣性期望,並以簡潔的故事「喚醒」他們,讓他們重新以故事內容為觀影的焦點。在美國以至日本漫畫化電影大行其道的今天,導演依然具勇氣地透過《小》提醒觀眾,讓他們重新重視自己原原本本的家,相對片中「東拼西湊」、由雜牌軍組成的一個「虛擬」的家,他們的原生家庭顯得更完整、更可愛,亦更珍貴。由此可見,在當今「娛樂就是一切」的大環境裡,別具文化意義的《小》的出現,仿如俗世中的一股清泉,具有難得一見的存在價值。

照片

《遇上世界上另一個你》(Colors of Wind)

點子不錯,可惜不懂留白。

故事令人想起《死亡魔法》The Prestige(筆者至愛之一)。「替身」(或雙生兒) 在「魔術」當中十分重要,藉此發揮是很不錯的想法。前半段是相當吸引的,以為平行時空加魔幻,殊不知後面作出詳細解畫,浪漫沒了,只流於俗套。(結尾在水底見到「真相」的一場不是吧?)其實畫公仔不必畫出腸,百合與亞矢的關係毋須言明,待觀眾自己去思索不更加有趣?我會更喜歡虛幻表達手法。

男主角古川雄輝很有魔術師的氣質,惟太過娘娘腔和「青靚白淨」(日本興這種BL類型),就算粘了鬍子也像小孩扮大人,毫無半點鬚眉氣概,與女主角談情說愛總覺礙眼,很難投入。

靚人靚景加這個「撲朔迷離」故事本應很煞食,無奈導演難脫韓式囉嗦,抹煞了一場「耐人尋味」的風景。

陸凌綠

24
六月

《日出前讓戀愛開始》

   Posted by: admin   in 香港影評人協會

相片

殘酷的限時戀愛 曉龍

每一對在熱戀中的情侶都會沉醉在相聚的時光內,珍惜共處的一分一秒,享受相見的一點一滴,在相聚數小時後,男女雙方可能仍然眷戀著之前共處的浪漫時刻,依舊懷念著之前相見的深入交流,當他們分開而各自返家時,仍舊對對方依依不捨,依然掛念對方的一言一行、一顰一笑。《日出前讓戀愛開始》內患上罕見皮膚癌XP的凱蒂 (貝娜霍恩 飾)與查理 (柏德烈舒華辛力加飾)承受著殘酷的限時戀愛所帶來的沉重壓力,因為她的皮膚不能被陽光照射;否則,她的皮膚癌XP會在一剎那間變得越來越嚴重,會造成生命危險,後果不堪設想。因此,她與他拍拖,只能在晚上外出,於天亮前返家。在此後現代社會內,相識輕易,談戀愛容易,分手亦簡單,這導致現今的年青人以至中年人都不懂得珍惜愛情,或許《日》內的限時戀愛能時常提醒觀眾珍惜愛情的重要性,當我們以為一段愛情「來得易,去得快」時,很可能已忽視愛情的珍貴價值,誤以為愛情像買東西那麼簡單,當「黃金時間」過去後,我們便讓其自然消逝,不懂懷緬,遑論會懂得珍惜。

《日》真正觸動人心的地方,不在於凱蒂與查理拍拖時光的浪漫情懷,亦不在於美人與美景的精彩配搭,而在於他倆不放棄對方的堅毅個性,以及其願意為對方付出的犧牲精神。當他得知她患上皮膚癌XP時,他不單沒有放棄她,反而願意多花時間和精力搜尋此病症的相關資料,讓他可以更深入地了解她的遭遇和難處,如果他功利一點,必定會想著自己與她不可能有美好的將來,繼而迅速放棄了此段經營不久的愛情。故他是著重感情的大好人,亦在愛情世界內別具良心,可能她唱的歌曾治癒他的心靈,他與她發展親密關係,在外表和言行互相吸引以外,還為了報恩,並在她身上獲得更高層次的「醫治」。另一方面,她曾想過放棄這段感情,因為她不願意連累他,但其後他對這段關係的堅持感動了她,使她反而願意為了滿足他而犧牲自己,在大白天時觀賞他參加比賽的過程,可能在戀愛面前,死亡已毫不可怕,正如此片海報上「黑夜裡孤單過一生,不如,陽光中痛快愛一場」的語句。因此,愛情能戰勝一切,以此片的故事為例,此話所言非虛。

此外,《日》內凱蒂於白天在自己的房間裡獨處時形單隻影帶來的孤單感覺,與其後她與查理在拍拖的過程中充滿著滿足和快慰的愉悅感覺,兩者形成強烈的對比。前者沉默抑鬱,欠缺與人分享的空間,遑論會獲得別人給予認同帶來的安慰和滿足;後者笑容滿臉,享受著與人分享的喜樂,亦因獲得他的認同而滿心歡愉。由此可見,人類在可能的範圍內,為了自己的心理健康著想,理應找一個願意聆聽自己分享的同路人,不論那人是否自己的情人,如能與自己進行較深入的溝通交流,總能帶來前所未有的喜樂。雖然她因與他共處而縮短了自己的壽命,但她不曾因此而懊悔,反而認為較短而獲得愛情滋潤後充滿著喜樂的生命比較長而感到孤單寂寞後充滿著哀愁的人生具有更深厚的存在意義,亦具有更崇高的珍貴價值。故此片提醒我們:在同伴仍然健在與自己分享生命中的種種經歷時,理應抓緊時光,珍惜眼前人;否則,當這段時光消逝後,自己便會後悔莫及,甚至終生遺憾。

照片

《快樂終結》(Happy End)

以技巧道出千言萬語。

只看開首的「無言描述」已足夠說出小主角的背景、性格和遭遇。一個很精準的設計。導演米高漢尼卡還運用了不同技巧,如長鏡、一鏡直落、畫外音等等,增加了真實性和壓逼感;一場工地崩塌和小倉鼠猝死,就是那麼的赤裸裸,血肉模糊的呈現在你眼前,殘酷得令人心驚肉跳。這,就是真實世界。

亮眼點是童星芳婷哈莊Fantine Harduin那種細緻的演繹,成熟得叫人詫異,小美人前途無可限量。其他角色(包括動物、BB、路人甲)皆演繹出色,就連出鏡不足一分鐘(估計)的小三都頗為觸目;導演細膩,功不可沒。

一幕就是一塊拼圖,你必須小心留意。對白、環境、動作皆有蛛絲馬跡,最後你就能拼出圖畫,窺看全貌了!煞是有趣。

一個比「麻煩家族」更「麻煩」的「麻煩家族」;無巧不成話,《嫲煩家族3》也在此檔期內上映。而兩位導演都是七、八十多歲的老人家了,難得有此魄力;拍出那麼看破世情的電影。「看破」歸「看破」,老馬依然有火。

陸凌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