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馬寶莉:新世代》My Little Pony: A New Generation

愛與友誼贏盡一切

《小馬寶莉:新世代》身為兒童動畫,當然會宣揚愛與友誼。地上小馬、飛馬與獨角馬彼此的關係受破壞後,三者對對方皆心存疑懼,這就像地球上不同種族之間「非我族類,其心必異」的心態,以為「河水不犯井水」,一切問題便會迎刃而解,殊不知團結就是力量,要解決問題,必須衷誠合作,彼此包容,任何罕見的瑰寶都比不上愛與友誼。《小》闡述了此眾人皆知的道理,但「知易行難」,身為成年人的我們,生活在現今複雜的國際社會內,要實踐《小》教導我們的道理,實在談何容易!唯有向新一代灌輸愛與友誼無比珍貴的正確價值觀,才可鼓勵他們不再歧視一些與自己不同的人,向別人付出多一點愛,有更廣闊的胸襟接納異類,並與他們培養深厚的友情,以建立和諧的社會。或許未來大同世界的出現,就是愛與友誼一點一滴累積而成的結晶。

曉龍

教小朋友必須:羊是羊,鹿是鹿,馬是馬。

片中的小馬分為:地上小馬、飛馬和獨角獸。因為謊言與恐懼,控制了小馬的行為和思想,三族小馬感情撕裂,友誼不再,連魔法也失去了!幸得唯一的地上小馬晴晴還腦筋清醒,懂得去尋根究底,找出真相。

看童話故事,必須領會箇中真諦。新世代的小朋友都很聰明,只要還懂得思考,也看到「謊言造假」的恐怖;令大家「恐懼」的原因。大家四分五裂,力量就會削弱,唯有團結一致,力量才會回來!片中小馬不用「從而」又「從而」也能把故事說好。

畫面繽紛,色彩亮麗,節奏明快,緊貼潮流。各小馬個性與造型標緻可愛,招牌鬃毛多變「髮」,加上歌精舞勁,正是大人看得有希望,小孩看得心花放。

今天能一家大小走進戲院,享受90分鐘正能量的機會原來已經買少見少。小羊,小鹿,小馬都值得我們珍惜。

要相信自己所相信的,魔法定會重現!

後記:粵語配音版的歌曲與配音悅耳鏗鏘,慶幸不是明星配音,配音員始終專業,只可惜片尾沒有聲演名單。

陸凌綠

22
九月

《#PTGF出租女友》

   Posted by: admin   in 香港影評人協會

用錢買回來的「愛」? 曉龍

PTGF的全寫是Part-Time Girlfriend,有部分男性可能樣貌欠佳、個性難相處或者較被動亦不容易表達自己,但又有強烈的感情渴求,遂打算花錢「購買」女朋友,商業市場內生意人看準此需求,亦在網上為他們提供選擇,讓他們進行「配對」,並滿足其有女朋友後可在其他同性好友面前炫耀的慾望。《#PTGF出租女友》講述這種非常態的供求關係,王家俊(趙善恆飾)受到被初戀女友欺騙的沉重打擊後,看見好友阿良(岑珈其飾)帶來新女朋友,家俊覺得阿良與女友的關係不太尋常,遂發現他用錢購買她對他的「愛」,在仔細調查下,發覺PTGF是一門騙人的生意,後來決定以「考試一百分」的名義廣結女友,成為網上紅人,亦成為不少宅男羨慕甚至妒忌的對象。不過,後來家俊喝醉後意外地在網上公開了三千多張PTGF照片,使他成為眾矢之的,需要避走異國以免卻生命危險。

這段情節正好說明香港是一個典型的商業社會,任何事情彷彿都與錢有關,可以用錢解決任何問題。即使宅男難以找到女朋友,仍然可以用「購買」的方式粉碎障礙,無需擔憂,更無需焦慮;可惜一門本來供求平衡的生意卻被騙徒乘虛而入,任何一位條件欠佳的女生透過P圖都可以成為美女,她們竟可藉著此機會賺取快錢,騙徒本來已犯法,理應受到懲罰,但揭露真相者反而成為備受大眾鞭撻的「罪人」,因為他完全杜絕了不少高中女生賺快錢的門路,亦嚴重損害了相關的既得利益者的豐厚利潤。《#PTGF》寫實地反映現今香港的年青人的感情世界,但亦闡述了感情與商業拉上關係所帶來的後果。

家俊覺得自己找到真愛,她是女學生芷純(鄧月平飾),起初他購買了她提供的女友服務,在相處過程中,他發覺自己與她十分投契,在數句對話及幾次飯聚後,他倆已愛上對方,並已成為真實的男女朋友,甚而發展同居的關係。可能《#PTGF》的故事情節改編自網絡小說,亦可能因片長受到限制,他倆的感情發展速度太快,從假愛變真愛的演變過程有點匪夷所思,即使以真人真事為基礎,編劇仍然應多點描寫他倆的相處過程,幾段閒話家常的情節決定了他們對彼此的真愛,會否過度兒戲?他是已出來工作若干年的成年人,在短時間內與她發展真感情,除了他以往受騙被傷害而在感情方面變得不理智外,實在難以解釋他這麼信任她的理由。因此,編劇宜用更多篇幅刻劃他倆的關係從假變真的過程,如今只輕描淡寫他們在日常生活的溝通,並「蜻蜓點水」地講述他倆一拍即合的情侶關係,實在難以令觀眾信服他們成功發展的「真愛」。

很明顯,新晉導演鄭峰嵐顧此失彼,本來欲拍攝具話題性的社會寫實電影,但礙於PTGF的題材較複雜,涉及乖謬的社會現象及現今香港年青男女的內心世界,卻又想描寫男女主角的真感情,在難以顧及兩方面的情節下「進退失據」。可能導演只集中敘述其中一方面,焦點清晰,其整體成績會更佳,因為現時片長只有一百多分鐘,不少東亞的愛情片只集中敘述一段愛情故事都耗用了差不多兩小時,如今導演「貪心」地兼顧兩方面,未能圓滿地交足功課,實屬正常。由此可見,《#PTGF》是導演的第一齣作品,尚有一些需要改進的空間,下次不再這樣「貪心」,整體成績應當會有一點點的進步。

《凶靈祭》

揉合兩地文化的泛亞洲電影

當以為在看一部超恐怖的電影時,倒不如說是看一部因果電影。泛亞洲電影的共通語言,在陳可辛《三更》系列早已有先見之明,20年後如今亞洲各地已見此效應,慶幸此片能在港上映,望已落後多年的港產電影從業反思何去何從。

一部電影串連亞洲,是值得借鏡!當泰國鬼片變成韓國彊屍片、將韓式彊屍片軟文化出口至世界各地是正路;從電影業來看,早前MM2的《男兒王》串合閩南語文化及跨性別類型片,串連亞洲市場的思路完全可行。如今《凶》串聯也是類型片的出路,不禁想起當年港片如何一統東南亞市場?

如今本土電影業成為島民心態、固步自封,倒不如看看世界正在發生什麼事?《凶》的鬼屋,可參考泰國北碧府第一鬼屋的故事,這是融合當地文化的第一步,筆者常常想在九龍城拍泰國故事了;外國人也到,找來Nicole Kidman在尖沙咀拍韓國街的故事!這實在值得業界深思!

Kepa

《沙丘瀚戰》(DUNE)

沙漠版的星球大戰

《沙丘瀚戰》作為荷里活的史詩式大製作,其用廣角鏡拍攝的廣袤浩瀚的大沙漠及場面宏大的戰爭場面,的確別具視聽的震撼力;「蜻蜓機」兩翼拍打的精緻鏡頭,加上蒸餾衣別樹一格的設計,確實能滿足來自世界各地的觀眾的獵奇心態。唯其劇本內容改編自法蘭克·赫伯特的1965年英文同名科幻小說《沙丘》,劇情大多圍繞不同家族及星球之間的鬥爭,看過《星球大戰》電影系列的觀眾都會覺得其老生常談。即使整個故事在沙漠裡發生,與《星》的宇宙場景千差萬別,仍然不難勾起觀眾過往觀影時相關的回憶,珠玉在前,《沙》難免被比下去。幸好《沙》滲進關於人性的哲學元素,探討人類如何戰勝恐懼,比《星》的層次更高,亦更有深度,在科幻動作片的類型中進行了嶄新的嘗試。

曉龍

拍出浩瀚感,聲畫優越。

但凡史詩式鉅著要化成電影,必定吃力不…討好不討好其實看導演功力與天時地利人和。1984年大衛連治的DUNE《星際奇兵》「仆直」,皆因當時流行《星球大戰》等通俗文化星際科幻片,突然來個雨果獎的DUNE,受眾會感到害怕不接受。況且重要死因是:妄想將一本如此複雜的小說(牽涉政治、宗教、哲學…,甚至生態環境),濃縮在兩個多小時表達出來,還要讓人明白(你不能假設所有觀眾都看過原著小說)。不妨說,這片子是筆者的少年夢魘,至今好些鏡頭都使我難忘、懼怕不安。大衛連治是有功力的,拍出很強的壓逼感,可惜大眾不接受其太風格化的特質。

那麼事隔37年,丹尼斯維爾諾夫會否重蹈覆轍呢?不會,觀眾會進化的。看畢,影片成不了我的夢魘,反而著迷於其聲與畫。此片必須看IMAX,導演拍出了「沙丘」的浩瀚,美術、攝影、燈光、全屬一流製作,藝術性高,富有原著的文學氣派;配上中東色彩的音樂,那種澎湃超然充斥著整個巨幕,偶爾你甚至要瞇起眼睛,因為有風沙來襲(一笑)!那麼故事又如何?以我這個沒看過原著的觀眾來說,大概都瞭解其脈絡,只是描述人物的背景略嫌未夠,例如母親Jesssica是何方神聖?是間諜?因何成為Duke Leto的夫人?我對她倒更有興趣。人物與人物之間的感情也是浮光掠影,家族與帝王的鬥爭也片面不詳,總之被利用、被剷除就是了。前半段節奏較慢,中後段較為可觀。特技以「蜻蜓機」最為亮眼,兩對翅膀高速振動十足蜻蜓模樣。主角「沙蟲」可能見慣亦尋常,震撼感一般。我反而更喜歡《風之谷》裡的王蟲(據聞《風之谷》都是受DUNE啟發創作)。

當然史詩式的故事豈能一集盡錄?開始時已註明:Part One。但據聞續集仍未開拍,希望有Part Two吧。

題外話,見到張震(飾岳醫生)忽然來一句普通話,Paul也回應一句;為何現在的荷里活片事無大小都要有幾句普通話呢?也未免太著跡地取悅某個市場吧。

陸凌綠

《絕路狂逃》(Escape From Mogadishu)

像極「阿富汗」。

1991年貪污腐敗的非洲國家索馬里,發生政變,戰火一觸即發。兵慌馬亂,各國大使館紛紛撒離,駐當地南、北韓大使因加入聯合國事宜身處其中。兩小時驚心動魄的「走路」就是想像中前陣子的阿富汗。

前小半段鋪陳南、北韓大使的敵對關係互相角力,帶點喜劇感,饒有趣味。接著戰事爆發,情節急轉直下;北韓一伙人先投靠南韓大使館,後來兩伙人有共同目標,從敵對變為互相依靠。導演從事件出發,兩者的心理狀態隨事件演變,處理圓順有戲味。而南、北始終是一家的「欲言又止」又教人動容。

「走路」戲肉當然是最精彩,尤其「自製裝甲車」讓人哭笑不得,一輪飛車追逐緊張刺激;槍林彈雨,逼真無瑕。實景拍攝的真實感很強,機器、鏡頭調度的難度相應提高,製作水準媲美荷里活。演員當然也是戲中靈魂,除了大家認識的韓國演員外,值得一讚的其實是大家不認識的非洲演員,不論大人小孩,都很會演戲;那三位拿著AK-47的小孩自然投入,令人難忘。就算眾臨記都渾身有戲,絕不欺場。

陸凌綠

11
九月

《看不見的愛》

   Posted by: admin   in 香港影評人協會

全不計較的付出 曉龍

在結婚典禮的那一刻,男女新人必定會承諾照顧對方一生一世,永不分離,但願意毫不計較地為對方付出一切的情侶究竟有多少?這真的無從得知,《看不見的愛》裡的愛實在十分罕見。影片內明日香(吉高由里子飾)由於交通意外而失去雙親和失明,但在日常生活中早已走出悲慘過去的陰霾,經常保持微笑,樂觀愉快地生活,擔任電話的客服人員,能力有限,不能為男友壘(橫濱流星飾)付出太多,幸好她開朗的個性感染了他,使他在出獄後沉寂多時而願意再次走上擂台打拳;很明顯,她為他付出了愛和關懷。他得悉她意外失明多年後有機會康復而重見光明,不惜一切籌錢讓她接受手術,在沒有其他選擇下,唯有再次打黑市拳,即使有生命危險,他仍然甘心為她付出一切;很明顯,他為她付出了自己的所有。因此,雖然他只是平凡人,但他為她的付出卻毫不平凡,不論我們覺得他是否偉大,都會認同他是一個願意為愛付出自己的勇者,有時候,擂台上他與對手拳來拳往的勇氣比不上他內心為她無條件的付出的激情澎湃的勇氣,因為前者只為了自己取得勝利和榮譽,後者卻為了摯愛終生的幸福著想。故《看》裡的愛之所以看不見,不在於她是一位失明人士,而在於他發自內心地為她付出的所有的愛。

《看》裡他不願意讓她看見自己為她付出的愛。當她獲得他繳付的手術費用而使她的雙眼治癒後,她卻發覺他突然「失蹤」,或許他不願意讓重見光明的她重新認識自己,或許他打黑市拳得罪了黑幫人士而不想連累她,這種全不計較的愛難以用理性的數學/科學「計算」,只能以感性的內心和情感衡量。常說:「男性不懂表達愛,只會以行動來表達對異性的愛。」很明顯,他屬於行動派,在影片裡經常保持沉默,如非必要,他都不會向她說出綿綿情話,或許這就是充滿陽剛氣的男性的含蓄的愛,不多說話而顯得「冷漠」,卻以行動說明了一切。當她的上司強行跟她回家而欲性侵犯她,上司的行為被他阻止,從他幫助她開始,便注定了他是她的「保護天使」,當她遇上危險時,他會毫不猶豫地拯救她,他不會期望她作出甚麼回報,亦不會寄望她為自己付出甚麼代價,只希望她安穩愉快地過著正常的生活。因為愛是無私、偉大的,愛的胸襟像大海一樣廣闊,沒有邊際,更沒有界限。

另一方面,日本殘疾人士的福祉是《看》的創作人的關注點。她差點被上司污辱之際,獲得他的拯救,此「英雄救美」的情節本來值得慶賀,但事後她向他表明上司被他狂打驅趕可能會令她失去工作,然後她向他抱怨失明人士很難找到工作。為甚麼在日本此文明的國家內她需要「犧牲」自己的身體以換取工作的機會?為何她不會獲得福利部給予的慷慨援助而需要為自己的生計憂心?她的遭遇提醒當地政府應多關注殘疾人士的福祉,提供多些讓他們提升技能的機會,以免他們被迫為了生計而犧牲自己,失去尊嚴,遑論能建立健康的自我形象。由此可見,《看》不是一齣純粹的愛情片,它反映了殘疾人士艱苦的生存環境,並揭示了他們悲慘的命運,在殘奧剛剛結束的今天,此片顯得別具意義,其價值亦不限於愛情的題旨,可延伸至極具爭議性的社會議題。

《911算命律師》

有意義的題旨挽救不了拙劣的導技。

老實說,911賠償事件的戲劇性有多少?還要是當事律師的回憶錄,可以改編的空間有多少?影片一開始花了不少唇舌去講范伯格律師(米高基頓飾)的工作與身份,冗長沉悶;繼而911事件發生了,又花一段篇幅去講他為何去接這工作;若是為人物描寫,在「序」時的教學講堂上那三分鐘已足夠,毋須三十分鐘。其實觀眾沒興趣知道他為何要接或不接,反正他就是負責律師。

題旨是「人命」的價值。人命並非一個數字,也不能以一個公式去計算。事件是理性與人情的角力,律師如何處理?如何轉變才是真章。可惜到史丹利飾的禾夫出場,建議甚麼「修正基金」,也不見有很大的衝擊,而禾夫為何那麼具影響力?沒有具體說明。至於難屬的經歷也是蜻蜓點水式,一兩個個案的陳述,就足以令范伯格作出轉變?其實他按專業方式去處理並沒有錯,那一點令他頓悟呢?後來改變處理手法,事件仍然膠著,直至最後突然間:解決了!吓?作為觀眾的我真是摸不著頭腦。那個所謂「修正基金」的內容到底是甚麼?就是兩句「尊重」?而身為關鍵人物的禾夫如何斡旋?突然令那麼多人轉軚?實質過程並沒展現出來。史丹利的戲份少之又少。整套戲的起承轉合完全失衡。沒交代重要的情節或鏡頭,而有些鏡頭卻是很多餘,如范伯格放狗,狗仔逃掉了……讓我還擔心小狗,原來全無關係,下一場仍看見小狗。

提出「人命的價值」其實很重要,可是二十年後的今天,全球死於疫症的四百多萬仍然是一堆數字(每天仍在遞增)!追本溯源?真實報告?要求賠償?可能長此下去的都只會是問號。

陸凌綠

《911算命律師》短評

人命何價?

談及911事件後的賠償問題,評核的標準可謂眾說紛紜。從人權的角度看,眾人皆平等,每個人獲得的賠償金額應完全相同;從經濟學的角度看,每位死者的職業不同,對國民生產總值的貢獻當然有很大的差異,故不同死者的賠償金額應有難以想像的差距;從社會學的角度看,每位死者的階級及社會地位不同,因應等級的高低所獲得的賠償金額自然千差萬別。因此,《911算命律師》內專研賠償調解的律師范伯格(米高基頓飾)陷於感性與理性之爭,從感性的角度出發,他聽過不少死者生前的故事,對他們的遭遇萬分同情,認為每個人都應獲得巨額的賠償,應從人權的角度考慮;不過,從理性的角度出發,他理應從經濟學/社會學的角度看待問題,以死者離開世界的機會成本釐定賠償的金額。米高基頓演活這種深層次的矛盾,使「人命何價」的題旨得以充分體現,並讓觀眾反思平等及人權的可貴。

曉龍

5
九月

《尚氣與十環幫傳奇》

   Posted by: admin   in 香港影評人協會

深情的動作電影 曉龍

不論觀眾是否喜歡劉思慕,都不能否認《尚氣與十環幫傳奇》是一齣深情的動作電影,徐文武(梁朝偉飾)與映麗(陳法拉飾)的一段愛情故事,姑勿論真人的年齡相距多少,他倆以出色的演技演繹「生死相隨」的浪漫情侶。她的柔與他的剛,正是中國文化中陰與陽的配合,使他的戾氣減少,並發覺自己陽剛氣的另一相反面向,當他與她在一起時,她對他的情「融化」了他,故他變得溫柔且重情重義,而她亦享受一子一女的美滿家庭帶來的幸福。《尚》超越了之前的Marvel電影,在於其加添了生活化的愛情元素,在打打殺殺之餘,演慣文藝片的梁朝偉賦予角色罕見的深度,因為他不是窮凶極惡的壞蛋,只是源於對已去世的她的長時間掛念而成為盲目地做壞事的惡人,他的本性不壞,他從善變惡,只是際遇使然。因此,他向著徐尚氣(劉思慕飾)及徐夏靈(張夢兒飾)發惡的一剎那,眉宇間仍流露一絲絲源自原始人性的同情和憐憫,他的心底內慈父與惡父之間的矛盾,在其呈現的深情的內心世界裡表露無遺,所謂見微知著,精粹便在於此。

另一方面,由美國導演德斯汀·丹尼爾·克雷頓拍攝的中式動作場面確實別具一格,除了劉思慕的功夫有一定的可觀性外,摩天大樓的竹棚對戰亦緊張刺激,其精巧的動作設計相信是導演參考八九十年代港產功夫片的成果,亞洲觀眾可以懷舊,歐美觀眾亦會看得賞心悅目。此外,映麗的太極功夫以柔制剛,雖然不一定每次都能擊敗對手,但她的動作充滿美感,徹底表現中國道家文化的陰柔美,其後尚氣模仿她的動作,牽制父親文武的猛烈攻擊,那些對打場面實在精彩。加上文武使用的十環,其實都是中國功夫的其中一種門派,多年前周星馳執導的《功夫》同樣有一相似的角色。如果觀眾期望能觀賞五花八門而集大成的中國功夫,《尚》必定不會令大家失望,甚至超越我們的期望和想像,把功夫的運用提升至哲學性的形而上的層次,其對傳統中國思想及意識形態的探索,亦能充分滿足外國觀眾對中國文化的好奇心,並加深他們對其傳統思想的了解。

不過,從視覺特效來說,《尚》明顯只是B至C級的荷里活電影,飛龍的動畫稍為簡陋,視覺效果欠缺美感,甚至比不上近年國內的電視劇,筆者在IMAX影院內看著巨幕,其粗淺的畫功及簡單的動作確實使追求視覺享受的觀眾失望。且尚氣與父親對打的場面本是影片的高潮,但其毫不眩目的視覺效果被之前的Marvel電影系列比下去,或許投資者對《尚》的信心不足,不願意投放大量金錢在電腦效果上,以免亞洲票房欠佳而虧本。《尚》作為Marvel電影系列的其中一員,與一直強調視覺特效的《復仇者聯盟》系列大相逕庭,難免令沉醉於電競比賽的年青觀眾小覷此Marvel電影的分支,然後不願意繼續追看其續集,甚至停止觀賞針對亞洲市場的Marvel電影。因此,《尚》的創作人必須解決此問題,改善影片的視聽效果,讓其中西結合的特色得以在美輪美奐的特效中展現出來,這亦可吸納喜愛中國文化以外長年埋首電玩的年輕人,擴闊觀眾的年齡層,並滿足不同愛好的觀眾,讓他們獲得心中所需,最後成為別樹一幟的跨類型電影。

《尚氣與十環幫傳奇》(SHANG-CHI AND THE LEGEND OF THE TEN RINGS )

原來是「愛情故事」,Oh my God!

再Oh my God是,劉思慕的樣貌…;更Oh my God是,他是梁朝偉(飾滿大人)與陳法拉(飾映麗)的兒子!當楊紫瓊(飾映南)對尚氣說:「你真的長得很像你娘!」隨即引來哄堂大笑!與某人「撞樣」不是劉思慕的錯,錯在選角(據聞是他自薦,也該有把關吧?)。作為愛情故事,選梁朝偉來演這個情聖本來也挺合的(如果年輕廿載),現在要他與年輕貌美的法拉演一場落花飛絮的浪漫邂逅,著實令人有點雞皮疙瘩。筆者從來都以貌取人,尤其「愛情故事」。莫非這不是「愛情故事」?

那麼,以寓言故事來看吧。劉思慕的「撞樣」是故意的,因為要進佔強國市場,需要捧出一個中華代表,可惜事與願違,今天「偶像崇拜」是禁忌,如意算盤似乎打不響…。不,一定有更深層次;1996年硬闖大羅所為何事?「留種」。目的是鋪今天的捲土重來,以暴力殲滅信守神明的外族;藉口打開山洞放出「疑似蝙蝠的物體」,四周肆虐,滅絕世界。糟糕,一發不可收拾,與外國勢力合作,共同擊退惡魔再算。最後當然是黑幫事業繼續,只是揸fit人換了性別,父權瓦解又如何?還不是誰大誰惡誰正確!欲知後事如何?唯有寄望投奔西方的尚氣。

論動作打鬥,是頗有看頭的,其中一場「竹棚」追殺,盡顯我們的優秀國粹,百多層的摩天大樓也可以是竹棚搭建,洋人眼中絕學。另外闖入大羅的竹陣也殺氣騰騰,係威係勢。其實利用「竹」也點出了戲中的武學精髓:你硬來,我就「卸」;以柔制剛,借力打力。如「竹」的柔韌,隨風順勢,不易折斷。配樂也值得一讚,中西樂器夾雜,融和悅耳,鼓聲節奏激動澎湃,有推波助瀾之功。

中西融合其實是最優秀的,我們的香港曾經是。

陸凌綠

《復仇殺姬》短評

情節交待不清

《復仇殺姬》內Maggie Q雖然已屆中年,但依舊賣力演出,她的武打鏡頭不遜色於二十多歲的年青演員,其演出文戲時搔首弄姿的媚態亦別具個人風格。米高基頓雖然老態畢現,但身手依然靈活,與她較量時盡顯功架。唯他倆忽爾如膠似漆,忽爾水火不容,關係從不穩定,兩人是敵還是友實在是一大謎團,這本為演員提供偌大的發揮空間,可惜故事情節交待不清,令他們的演出「模稜兩可」,還使觀眾對他亦正亦邪的形象摸不著頭腦,遑論會對他倆相關的突發事件產生深刻的投入感。

曉龍

28
八月

《醫官同謀》

   Posted by: admin   in 香港影評人協會

貪腐「殺人」 曉龍

原來貪腐不單是金錢的事,還會「殺人」。《醫官同謀》裡在羅馬尼亞「集體」夜總會內發生的一場大火,不要以為只有烈火及濃煙會殺人,殊不知傷者被送往醫院後即使僅約百分之十的皮膚被燒傷,仍然會被細菌感染而死亡,箇中原因,當然與醫院的消毒液被嚴重稀釋有關,而稀釋的原因當然與醫務人員及政府官員的貪腐行為有密切的關係。很多時候,問題的表面容易化解,但內裡百孔千瘡的人事和體制問題卻環環相扣,解決了一個部門的問題,另一些部門的問題依舊存在;化解了一個危機,另一些危機接踵而來。故《醫》的創作人指出的問題不容易解決,所謂「剪不斷理還亂」,問題的精粹便在於此。

《醫》作為一齣紀錄片,從縱向及橫向兩種不同的角度揭示貪腐問題的本質。從縱向角度來看,此片追蹤傷者在大火中受傷、心靈受創,至抵達醫院後以為看見康復的希望,怎知道病情卻反而越來越嚴重,最後即使勉強掙扎求存,依然「苟延殘喘」,並對整個醫療制度失去信心。從橫向角度來看,此片描述大火事件披露的貪腐問題如何引起媒體及普羅大眾的關注,新聞媒體秉持伸張正義的原則,揭示此問題如何禍國殃民,並報導真相,讓普羅大眾知悉整件事的來龍去脈,從而製造輿論,觸發大規模的示威,給予政府官員沉重的壓力,推動衛生部門人事及制度的改革。因此,本片的珍貴價值在於其從不同角度看待問題,讓觀眾從多種面向透視整件事的方方面面。

如果一般觀眾沒有被燒傷的經歷,不容易了解影片中羅馬尼亞傷者的悲慘狀況。本片以一位年青的女傷者為例,以她無奈抑鬱的愁緒,講述她痛苦的過去,以及如今她學習如何運用機械手以重過正常生活的經歷。不要以為醫官貪腐只是國家的財政問題,原來病人進入醫院後,身體本已十分虛弱,遇上充滿著細菌的惡劣衛生環境,容易導致康復期減慢,甚至因細菌感染而奄奄一息。她是生還者之中的幸運兒,攝影師替她拍攝的一輯照片,在展覽期間確令觀者動容,因為我們不會覺得她很美,每當看見她已失去多年的肢體時,即使對她的堅持和勇氣致以萬二分敬意,仍然會惋惜她的美貌不能與殘缺的軀體配合,並想像她漂亮的臉龐與完整身軀天衣無縫的配合,然後慨嘆殘酷的現實,繼而痛恨貪腐的可怕。因此,《醫》的創作人列舉她的實例,當我們得悉她的真實遭遇時,確實「震懾人心」。

另一方面,《醫》的英文片名Collective正好表明貪腐問題是集體而非個人的事。不要以為羅馬尼亞位處東歐,那裡發生的爆炸事件事不關己,其實每一地區都可能會有貪腐問題,幸好當地仍然有新聞自由,可以讓普羅大眾透過不同媒體洞悉真相,亦可了解事件的核心,不會視大火後在醫院內發生的種種事情為簡單的醫療事故,並讓政府官員卸責,懂得把問題歸咎於整個制度及相關的政府官員。影片內原有的衛生部長下台後,新任部長立即大刀闊斧地推行醫療改革,避免類似事件再次發生,這證明大火不是傷者及醫院職員個人的事,而是關乎每一個人的醫療福祉的集體事件。由此可見,《醫》的中英文片名各具特色,前者指向承擔重責的主要人員,後者指向爆炸事件及其衍生的各種問題的本質,同樣別具社會意義。

《鱷魚君最後的100天》(The Crocodile that Lived for 100 days)

對死亡的處之泰然。

日本人對「死亡」一向毫不忌諱。原本是漫畫的《100天後就會死的鱷魚》被改編成為本片。「漫畫」網上連載,每次更新有幾十萬個「讚」,相當受歡迎。但變成這齣動畫時,我會問:吸引力何在?是「載體」的問題;漫畫之所以受歡迎,在乎其「意念」:四格漫畫,連載100天,每天均會寫著鱷魚君「離死亡尚有多少天」,讀者每天為鱷魚君的生命倒數;其實是頗殘忍的一回事。每天看著他的日常,三個月裡不知不覺間你就成為了他的朋友(因為你有代入感),眼睜睜地看著一個朋友步向死亡,多難受。但日本人是豁然的。

變成電影後,你只會看著一條鱷魚的日常:追追女孩、打打機、跟好朋友吃吃拉麵,然後有一天不知何故地死去,63分鐘,完。當然你也會意會到友誼的珍貴;「活在當下」的重要性;還有點傷感,然後就沒有然後了,比起三個月的「相處」是截然不同的。而為了要成為長片,還加了「青蛙」這角色,在100天後出現,是無必要的「續貂」,只有違和感。再談畫功,「漫畫」時,公仔再醜你也只會稱它「拙樸純真」,童稚有趣。但變成動畫,以一個優秀的動畫王國來說,此等畫功…,對不起,我實在不敢恭維。當然你可以說它忠於原著的「拙樸」,但在有競爭的今天,故事平平無奇,公仔又奇醜簡陋,作為觀眾的你會怎樣選擇?

若非「鱷魚君」忠粉,又非ERROR死忠,唯一進場的原因,是好奇。我承認。

陸凌綠

《爸爸,對不起》短評

溫情洋溢的父子情

在香港觀賞越南電影的機會不多,要透過電影了解當地的家族文化及風土人情,實在談何容易!《爸爸,對不起》除了帶我們觀賞越南的街頭景緻外,還讓我們知道當地人濃厚的人情味和家庭觀念。影片內即使巴桑的弟弟烏特奎經常闖禍,醉酒鬧事,負債累累,巴桑依然一聲不響地為他償還賭債;即使巴桑的親戚說話尖酸刻薄,對巴桑的閒言閒語不留情面,巴桑依舊視他們為自己「摯愛」的原生家庭家人,他們遇上任何問題時,他都會兩脇插刀,施予援手。他的兒子溫看不過眼,認為親戚對他欠佳,他對他們實在太好,這對他不公平!溫作為新一代,主張以眼還眼,瞧不起他們總在他身上獲取小便宜,這導致他與溫的代溝問題日趨嚴重。事實上,他愛溫,溫亦愛他,兩代的衝突終在他的身體日漸衰殘而溫願意捐贈器官給他的一剎那間冰釋前嫌。所謂有危亦有機,他遇上生命危險之時卻碰上化解代溝問題的大好時機,溫情洋溢的父子情正是《爸》跨越國界的最大亮點。

曉龍

21
八月

《汪汪隊立大功大電影》

   Posted by: admin   in 香港影評人協會

創意與想像力 曉龍

常說「創意是舊元素的新組合」(《當創意遇見創意》),《汪汪隊立大功大電影》的創作人以懂得說話的小狗及具領導能力的小男孩萊德組成汪汪隊,駕駛多種不同類型的車輛,以保護冒險市市民,小狗、男孩與汽車都是舊元素,但三者合併組成一支海陸空兼備的新隊伍,竟成為一種與別不同的新元素,或許這就是創意的本質。當創作人運用豐富的想像力,小狗懂得用人類的語言與男孩溝通,讓牠們與生俱來的忠誠個性發揮功效,便能夠組成救援隊;當冒險市市民遇上危難時,牠們像消防員一樣,拯救想像世界中的人類。想像力並非完全天馬行空,影片中的小狗其實是現實中的人類,當動畫內人類換成小狗,顛覆了兩者既有的角色,現實中人類經常拯救小狗的情景逆轉為小狗拯救人類,或許「反叛」是創意衍生的一大源頭,當我們像創作人一樣把世界上不同物種的既有角色進行前所未有的「大兜亂」,創意與隨之而來的新鮮感便自然而生。因此,創意源自想像力,想像力源自顛覆,把人類的語言、行為和能力放在小狗身上,與現實相反的幻想世界便在一剎那間出現在觀眾眼前。

另一方面,筆者相信《汪》內韓丁納市長的原型人物是當年德國的希特拉,從韓丁納自動當選開始,他便有賄選的嫌疑,這與當年希特拉被懷疑買選票的情況十分相似,其後他正式當選市長後進行廣泛及大規模的自我宣傳,放煙花慶祝的高調舉動,其營造「偶像崇拜」的行為與希特拉不遑多讓。這證明創意很多時候並非憑空捏造,想像力亦非無中生有,所謂「萬丈高樓由地起」,創作人需要運用固有的知識對他的角色進行精心的設計,不吸收「養分」不可能有輸出,遑論會有驚世駭俗的精品。不過,《汪》始終是一齣兒童動畫片,現實中的希特拉十分暴力,屠殺大量猶太人,創作人需要刪減他暴力的行為,但又要解釋冒險市市況大亂,市民危在旦夕的情況從他而生,唯有以多種意外的出現作為他們陷於危難的因由,這亦為汪汪隊需要出動提供絕佳的理由。因此,影片內他慶祝自己成功當選市長而舉行的放煙花活動不小心釀成意外,讓汪汪隊出動拯救市民,既秉承服務市民的宗旨,亦免除過往英雄式「以暴易暴」的手段可能教壞小朋友的弊病,更可使成年觀眾藉著影片教導兒女「助人為快樂之本」的道理。

《汪》內阿奇多年前是冒險市裡的流浪犬,萊德在街頭發現牠,遂收留和訓練牠,使牠成為汪汪隊的主力,但牠再次進入此城市內執行任務時,卻勾起其曾被遺棄的慘痛回憶,使牠屢次失手,並犯下嚴重的錯誤。但萊德沒有因而怪責牠,反而鼓勵牠要尋求團隊的協助,忘記過去,最後在回憶「消失」後牠始能恢復正常狀態執行任務;牠像不少現實中的人類,失敗後心底裡保存了挫折的慘痛回憶,造成沉重的心理陰影,久久揮之不去,難以克服困難,遑論能在失敗之處重新站起來。影片創作人運用「擬人法」,視牠為某些用盡精力克服心理陰影的人類,把牠的心靈質素提升至人類的高度,可見動畫中「擬人法」能使角色有偌大的發揮空間,不單把人類的言語和行為放在牠的一舉一動上,還讓牠擁有人類的內心世界。或許我們欲擴闊創作的空間,必須把其他物種的特質放在原來不相配的角色上,這樣才可發揮我們的想像力,並逐步建構不一樣的幻想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