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片

《想更認識你》(I Can Only Imagine)

給低成本電影的一點鼓舞。

若以700萬美元製作而票房可以有過千萬的話,算是奇蹟。以為是福音片,但其實也不是很「福音」。美國流行福音搖滾樂團「憐憫我 Mercy Me 」主音巴特米拉德真人真事改編,可視為個人奮鬥勵志片,也是一個「無仇不成父子」的故事。原來能將「仇」放下,你可能會有想不到的得著,當然箇中成功也必須有伯樂青睞。

雖然故事是老掉大牙的橋段,難得導演對人物有細膩的描寫,選角也認真,飾演巴特的J. Michael Finley跟真人有幾分相似,小時候的樣貌也貫徹,不會相距甚遠,不是太多導演會顧及這些細節。父子情亦恰到好處,沒有過份煽情;不平鋪直敍,且偶有懸念。整體徐疾有致,圓順流暢,能觸動人。

陸凌綠

22
五月

《想更認識你》

   Posted by: admin   in 香港影評人協會

相片

上帝的力量 曉龍

很多時候,我們身處在這高舉個人主義的社會內,都會對上帝的力量產生懷疑,會問:「既然上帝無所不能,為甚麼容許這麼多天災人禍在現今的世代裡發生?既然上帝能主宰一切,為何默許窮凶極惡之士做出傷天害理的事情?既然上帝無所不知,為甚麼准許那些充滿獸性的人在此世界內安然無恙地繼續生存?為何……?為何……?」可能我們已決志多年,參與不少基督徒的集體活動,但對上帝的作為仍然欠缺足夠的了解。因為我們大多只憑著人的智慧來思考祂的美意,對現實中複雜歪曲荒謬的世事百思不得其解,我們就像《想更認識你》內的巴特米勒(J.米高芬尼飾),從小遇上獸性狂暴的父親,母親說自己很愛巴特但卻離他而去,損害他對別人的信任,引致他懷疑上帝是否對他好。雖然他從小便決志信主,但從來不懂依靠上帝,遑論會在遇上困難時尋求祂的幫助,故他在遇上挫折時感到迷惘失落,甚至不知道怎樣面對自己,不懂得如何面對上帝。正值他玩美式足球受傷後轉而發展自己的歌唱事業,卻又遇上困難時,他只想孤立自己,逃避現實,情緒墮進低谷時卻徬徨無助,精神狀態跌至最低點時卻失落沮喪,直至他看見具獸性的父親因相信上帝而變得和藹可親後,他才重拾自己對上帝的信心,重新認識和了解上帝的話語,並重建自己與上帝之間的「親密」關係。

《想》的導演歐文兄弟運用軟性的手法拍攝此福音電影,以真人見證的內容感染觀眾,讓他們了解上帝的作為超越人類所想所求,亦使他們認識這個無所不能的上帝。這就像片中的父親以巴特米勒為自己的「洩氣工具」,當自己情緒失控時,便會對他打打罵罵,他亦對父親恨之入骨。其後父親信主後從「獅子」變為「綿羊」,他與父親之間的心病不會在一剎那間「煙消雲散」,但上帝叫他學習寬恕,他幾經艱辛才「戰勝」自己的心魔,以愛來包容接納他的父親,正如《聖經》內「我們愛,因為神先愛我們。」(約翰一書第四章19節),他作為一位基督徒,必須跟隨耶穌的腳蹤,像上帝一樣,愛自己身邊的每一個人。 《荒漠甘泉》(網上版)內有一段話,「只有主愛的激勵,叫我們的心不能不被融化……只有主復活的大能,叫我們裡面的人剛強起來—說我們所不能說的,作我們所不能作的,愛我們所不能愛的。」片中的他學會了如何愛人,在自己與父親的關係中實踐出來,這證明上帝真的能改變人心,讓舊人變為「新造的人」,原來討厭可惡的臉容亦變得親切可愛。因此,當我們埋怨上帝時,應該想想:自己是否真的認識上帝?自己是否對祂的作為深信不疑?自己是否低估了祂的能力?我們有埋怨祂的「權利」,因為我們只是一群與上帝有一大段「距離」的普通人。

《想》的英文片名是 “I can only imagine”,可以意譯為「我只可以想像」,證明人類的能力真的很有限,無人能知曉自己的命運,亦不能「透視」自己的未來。正如片中的巴特米勒,本來以為自己會以美式足球為終生事業,殊不知一次意外卻使自己轉行成為音樂人;他本來以為父親殘暴的個性不會產生絲毫的變化,殊不知父親轉信基督教而使其個性和生命產生一百八十度的變化。故我們身為普通人,其實無需獨立掌控自己的命運;凡事盡己所能,其他一切,便交給至高的上帝替我們管理吧!

照片

《死侍2(Deadpool 2)

新意不再,「三級一刀不剪」可能算是有點吸引吧。

甫開場就來個「香港」景,鬼佬眼中的華人黑幫始終享負盛名,最合給死侍殺個片甲不留;巨型的霓虹光管「死侍」招牌和那不知甚麼發音的廣東話,對我們而言,算是給足面子。

接下來就是有不死身的死侍「想死」。如果有看《復仇者聯盟3:無限之戰》都知道各路超級英雄的下場,死侍下場如何?且不劇透。但死侍的下場並非本集主題,主題是「懷他媽的舊」(影痴該會滿足)

來個《未來戰士》追殺細路已經舊得不能再舊,當中過程縱使刺激緊張、打鬥密集,但動作鏡頭混亂欠技巧,間接削弱了觀眾的投入情緒(我真覺得悶啊!)。雖然插科打諢、自嘲戲謔此起彼落,卻難掩故事之單薄。徵召「變種部隊」(X-FORCE) 的情節最有瞄頭,來個「死神來了」殺你一個措手不及,終爆笑。而「三級」的粗口、血腥暴力,以英雄片來說,這集已算「交足功課」;但若如死侍所言「要系列,長拍長有」,一直以此作風又能維持多久呢?

全片最精彩的反而是片尾彩蛋。賴恩尼諾斯Ryan Reynolds的「前世今生」盡在這幾分鐘內,笑得我人仰馬翻!

陸凌綠

16
五月

《聖鹿獵殺》

   Posted by: admin   in 香港影評人協會

相片

「預言者」的咒詛 曉龍

按常理,醫生應是理性主義者,對任何迷信思想和咒詛一律「免疫」,但當這些預言一一兌現時,醫生不得不相信這些預言,並在預言之內避免嚴重而無可挽救的結局。《聖鹿獵殺》內外科醫生史提夫(哥連法路飾)本來對病人馬田(Barry Keoghan飾)說出的預言「一笑置之」,怎知道這些預言逐一兌現。他的子女首先雙腳麻痺,跟著不吃不喝,然後眼睛流血,最後自然死亡。初時他以為馬田有精神問題,只用具實感的方式說出預言,其目的在於嚇怕他,對他手術失敗引致馬田的父親死亡而進行報復,預言不會成為事實,殊不知這些預言是對他一家的咒詛,所謂「作孽太深,報應不爽」,他為了避免自己的三位家人相繼死亡,必須殺死其中一個,「三個只能活兩個」,就是這個道理。因此,他相信馬田說出的預言,源於這些預言在不久的將來裡別具真實感,一般醫學難以解釋的雙腳麻痺和眼睛流血問題,使他在咒詛面前束手無策,無可奈何,更不可能對預言嗤之以鼻。

此外,片中史提夫的一家得悉預言後,其實「各懷鬼胎」,一方面不想自己成為受害者,另一方面想辦法找出家中「最佳的犧牲者」,以避免全家陷於崩潰。例如:他的妻子安娜(妮歌潔曼飾)說自己可以多生一個孩子,寧願犧牲兒女,都不願意犧牲自己;他特地前往學校詢問校長,究竟年齡較大的女兒還是較年輕的兒子更出色?源於「優者生存」的考慮,為了自己將來的利益著想,他必須在挑選生還者時進行慎重的選擇,其後校長在他「步步進逼」的追問下,勉為其難地告訴他真正的答案。這種自私的言語和低劣的行為反映醜陋的人性,表面上,片中的他與妻子兒女是一家人,但實際上「大難臨頭各自飛」,遇上困難時沒有想著如何解決問題,在報應突然而至時,他們各人只想著如何逃避責任,以還自己清白之身,安娜說出「他手術失誤導致病人死亡而招徠報應,與我何干?」這已證明各人只顧自己,即使需要死去的是自己的至親,自己仍然希望能逃離罪孽,無需因丈夫的錯而負上「無謂」的責任,無需因他行為上的缺失而「壯烈」地犧牲自己。

由此可見,片中「預言者」的咒詛「粉碎」史提夫的一家,關鍵在於其家庭團結性甚低。當兒女身體有毛病時,雖然他與安娜盡心盡力地照顧他們,但仍在預言一一兌現時輕易「放棄」他們,不會堅持到底,遑論會向命運「宣戰」。很明顯,導演尤格藍西莫用了不少篇幅讓全家人一個又一個輪流說出心底話,使觀眾容易理解他們每個人的思想感受和行為狀態,亦從中發現人性的陰暗面。片末其中一位家庭成員死亡後,其他人如常地出外吃飯,證明他們的「正常生活」不會因特殊事故而被干擾,更不會因突發事件而被破壞,在「狂風暴雨」過後,一切都會迅速地恢復正常。故《聖》作為一齣詭異的懸疑片,旨在反映人性的特質,其最大的價值不在於導演營造懸疑氣氛的功力,亦不在於劇本的起承轉合是否工整,而在於其描繪的人格特徵是否深刻,以及人與人之間的互動關係是否具啟發性。片中人心的清晰浮現,強化其不一樣的故事對生活真貌的指涉,亦深化其虛與實之間千絲萬縷的關係。

照片

《信念航行》(The Mercy)

別抱著看「勵志」電影的心態進場。(以下必須劇透)

首先,這是真人真事,「真人真事」有多戲劇性?有,都是編劇加鹽加醋,所以「悶」是正常的,其次,這是英國片,與荷里活片必有區別。

筆者並沒有看過這宗60年代的環球獨航大賽新聞,結果,一個我沒預期的結局。當你以為主角當奴克羅斯(哥連費夫飾)必會回來的對不起,是「死掉」(報道說並沒發現屍體但猜也是九死一生了)。一個這樣的故事,導演為何要拍呢?當大家都為一個勝利者歡呼時,那失敗者呢?「沒有人有興趣看最後歸航者的日誌」戲中如是說。

導演拍,一定有些話想說。那麼必須深刻描寫導致當奴克羅斯失敗的原因。首先,「為何他要參賽」?他的心理狀態如何?這其實對往後的劇情發展相當重要,很可惜,導演沒有細心描寫這方面。當奴克羅斯是一個沒經驗的參賽者,不是一個短途航程,是環行世界!沒有教練,沒經過訓練,就貿貿然去參賽?憑甚麼?就憑心口一個「勇」字? (最奇怪是沒參賽資格的嗎?) 戲中並沒交代他對比賽有多認識,也沒見他曾向相關人士討教。他有航海的基本知識,因為見他跟家人揚帆(小帆船)出海,也知道他會設計帆船及一些航海產品,僅此而已。就憑心口一個「勇」字,可以,但你必須描述這個「動力」有多大,大到連「家爺仔乸」也不顧,押上身家、性命、財產去參加比賽!為錢?不見得,看他的家當(八米厘影機)、職業,怎也算是一個中產;為「夢想」,那麼你必須花一點篇幅說明他有多大「夢想」成為一個航海家,而不是在開場時只專注了一個演講就「叮一聲」:「我都可以」就算。在以上一切解釋欠奉下,我只覺得他「無知」。

導演其實曾側寫是傳媒推他上「斷頭台」的,這種譴責本來不錯,但因為之前的鋪排不足,也在過程中有太多他對家人的「牽腸掛肚」和親密關係,就更顯得他此行之荒謬無稽與無知了,也極之不負責任,一走了之,由妻子來承擔一切(包括財困) 。這男人其實相當可恨,英文片名幾貼切:The Mercy,實則「搵鬼可憐!」

事到如今,導演似乎有「鞭屍」之嫌。

陸凌綠

9
五月

《信念航行》

   Posted by: admin   in 香港影評人協會

照片

謊言的代價 曉龍

《信念航行》的主人翁當奴克羅斯(哥連費夫飾)為了自己的事業,願意賠上一切,雖然缺乏足夠的航海經驗,但仍捨命一搏,參加英國泰晤士報舉辦的環行世界獨航大賽,由自己憑一人之力環遊世界。表面上,全片講述的是一個十分勵志的故事,他依靠與生俱來的自信,認為真實的自己得以征服大自然,戰勝自己一直以來的膽怯和懦弱,勇於挑戰自我,追逐夢想。不過,當他發覺自己航行的速度遠比理想中緩慢時,為了滿足家人和遠在英國的贊助商的期望,只好無時無刻地在遠洋廣播系統內編造故事,讓妻子和子女因傳媒對他的「成功」的讚賞而感到無上的光榮,亦讓傳媒在其他參賽者相繼退出時仍可報導他所捏造的「近況」,更讓他以謊言「麻醉」自己,繼而尋獲自我的滿足和快慰。故他出海的行為始於強大無比的追夢信念,卻毀於心理上「自我膨脹」的假言假行,中文片名內所謂的「信念」,其實止於他出海的一剎那,當他發覺自己的航行速度遠遠落後於其他參賽者時,這些「信念」已被動搖,甚至在謊言內被「毀於一旦」。

片中的當奴克羅斯是典型的英國人,愛冒險亦愛面子,當自己真正的能力與預期有一定的差距時,自己可依靠豐富的想像力,編造一個又一個精彩的故事,希望不會令家人失望,亦不會使自己顏面無存。不過,這種自欺欺人的做法,對別人的「傷害」不大,最多只令家人和傳媒對他有錯誤的期望,以為他真的能成為世界上航行速度最快的航海家,傳媒亦以為他是航海天才而大篇幅地報導他的航海行程;但其對自己的「傷害」卻帶來無從挽救的嚴重後果,他以一個謊言掩蓋另一謊言,引致自己在長時間內難以面對真實的自己,於243天的航行歷程中,他無需正面面對家人、朋友和傳媒,只需與自己相處,但這種單獨自處的時間越久,便越發覺真實的自己百孔千瘡,亦難以接受自己的謊言終將敗露的可預見的事實,故最後他選擇以「突然消失」的方式讓自己解脫,從個人心理角度分析,此結局並非無因。因此,不要以為謊言只會「傷害」別人,很多時候,這些言語「害人終害己」,此乃深陷於罪責內而無從躲避的嚴重後果,亦是創作人欲透過此故事表達的明顯訊息。

由此可見,《信》是一套反面教材。片中當奴克羅斯參賽的決定,美其名是為了挽救整個家庭面對的財政困境,欲讓家人獲取獎金以改善生活,實際上拋棄了家人和朋友,使他們因等待他回來而焦急如焚,只顧追逐個人夢想而罔顧別人的感受,是一種不負責任的行為。不過,如果從另一角度分析,可以把他的經歷視為一次「自我發現」的歷程,在大城市的生活裡,他經常忙這忙那,缺乏足夠的時間和空間認識和了解自己,世界性的獨航旅程正好讓他知道自己是一個怎樣的人,這就像每天他看著鏡子進行全面和深入的自我檢視,發覺真實中與認知內的自己有一點點「距離」,此「距離」有值得縮短的空間,故他應當在未來的時間內進行心理的調整,以使自己在真實中與認知內的形象更加「接近」。可惜最後他不能接受滿口謊言的自己,不知道返航後應怎樣面對家人、朋友和傳媒,只好讓自己的心靈獲得「釋放」,令自己永永遠遠地「在空氣中消失」。在無可奈何下,他可能已選擇了一條使自己內心最舒服和最妥貼的「出路」。

3
五月

《抱抱我的初戀》

   Posted by: admin   in 香港影評人協會

相片

做回自己的可貴 曉龍

不少人在成長的過程中,為了迎合社會的價值觀,都會作出妥協,可能是個性上的調節,或者是行為上的轉變,從青年步進成年階段,自己在不知不覺間進行了一百八十度的「改造」,改變後的自己已與原來的模樣千差萬別,所謂已更新的自己已與本來的面目相距「十萬八千里」。《抱抱我的初戀》內17歲的高中生西蒙(尼克羅賓森飾)生於傳統的美國家庭,在成長的過程中循規蹈矩,不敢越雷池半步,遑論會做一些違反家人期望,甚至粉碎社會規範的事情。故他異於主流的性取向,一直是其收藏於心底內的秘密,初時他刻意走主流路線,把這秘密密實地藏起來,以清新健康的陽光大男孩形象遮掩此秘密,讓他的同學深覺他與旁人無異,這種戴上「面具」而不敢面對自己的做法,使他外表顯得快樂但內心卻鬱鬱寡歡,好友知己沒有機會認識真真正正的他,直至他被迫公開自己的性取向,他才可坦然面對自己,釋懷地重新了解自己。因此,《抱》的創作人不把故事的焦點放在同性戀上,而把主題緊扣在他尋回自己,面對自己,做回自己的可貴;他在公開性取向後需要完成的「任務」,不是強迫自己走回主流的路線,亦不是堅持自我而把自己「無限放大」,而是具勇氣地面對自己,並想辦法去除自己心底內存在已久的鬱悶愁緒。

《抱》是一齣勵志電影,鼓勵年青人不要因害怕別人奇異的目光而收藏自己,應當鼓起勇氣,在自我的框框內集中精神解決自以為與常人不同的困難,不論最後膽敢「赤裸」地面對家人和朋友還是決定永遠戴上「面具」收藏自己,自己最低限度曾嘗試「擁抱」自我,享受正面面對自己的歡愉和快慰,使自己積壓已久的抑鬱情緒一掃而空。故害怕難以融入主流社會的年青觀眾看完《抱》後應該釋懷,因為片中的西蒙與自己「同病相憐」,本以為自己與眾不同便會遭受主流社會排斥貶抑,殊不知家人和朋友得悉他的秘密後,對他的抗拒不如想像中嚴重,旁人了解他的情況後,亦不會對他說三道四。因此,年青觀眾可能在獲得《抱》的鼓勵後,不再低調而單獨地面對自己,反而願意與家人和朋友分享自己的秘密,讓更多人「進入」自己的內心世界,其不敢面對自己而衍生的問題自然迎刃而解。

喜歡看像《抱》一樣的青春電影,在於這類電影能讓觀眾了解年青人的世界。很多時候,年青人羞於表達自己的內心感受,怕被視為「怪胎」,亦怕會被排斥,只好收藏自己,但隱藏的東西累積至極點時,便會「山洪暴發」,一發不可收拾;如成年人透過《抱》了解偏離主流的年青人的鬱悶愁緒,便可抓緊機會分擔他們精神上的痛苦,並幫助他們走出情緒的陰霾。無可否認,《抱》對複雜的現實世界進行大幅度的「簡化」,讓片中的西蒙公開自己的性取向後仍得以輕鬆自在地面對社會,但當他從銀幕走進現實後,一切便會變得沒那麼簡單,「解鎖」的過程亦變得繁複瑣碎,故《抱》沒有提供解決困難的金科玉律,只讓觀眾學懂如何正面樂觀地面對自己與別不同的特徵,無需掩飾,無需隱藏,只需多接納和了解自己,一切便會變得輕省自在。由此可見,《抱》的感性,在於創作人對異於主流的另類者的關懷和愛護,讓他們得以「安然無恙」地成為社會的一分子。

照片

《鎌倉物語》(Destiny: The Tale of Kamakura)

浪漫情真的古、靈、精、怪。

古:發思古之幽情。從內到外都滿是懷舊氣派,片中各人的思想、言行、品德皆是上世紀的優雅產物;幾對夫婦的情深義重均教人感動敬佩,是現代人難以想像的情操。

靈:死後的靈魂、靈體皆無處不在,死者雖死猶生,與人和睦共處之餘更可令生者反省自身。

精:精良、精心的美術、攝影、電腦特技、音樂等,令奇幻世界主題更超脫更悅目吸引。尤其黃泉路上的風景,甚有宮崎駿的況味。

怪:怪力亂神得來充滿童趣。用了暖色調的「妖夜市」雖詭異卻親切,絲毫不覺恐怖。青蛙男與貧窮神一段更帶出了人善良的一面。

因原著是推理偵探連載漫畫,開首時導演為交代人物、背景,難免有點東拉西扯,幸後來漸入佳境;在這麼包羅萬有的元素下劇本仍能抓緊寫「情」,總算完美演繹。

筆者看過後,真有衝動到鎌倉一遊。

陸凌綠

29
四月

《復仇者聯盟3:無限之戰》

   Posted by: admin   in 香港影評人協會

相片

商業元素共冶一爐的特技片 曉龍

《復仇者聯盟》電影系列到了第三集,依舊保留全球化的特質,跨時空的場景固然必不可少,而各路英雄雲集組成的多元部隊建立的宇宙村更反映創作人建構的虛幻國度沒有圍牆,亦沒有邊界,更沒有局限。在第三集內,黑豹(查特域克保斯曼飾)加入聯盟而成為團隊內其中一位重要成員,這表明此聯盟內能者居之,沒有種族的界限,只需對聯盟作出貢獻,有保護宇宙的心,便能成為聯盟的其中一員,可見第三集的創作人對膚色持開放的態度,可能是為了吸納黑人觀眾,亦可能是順應世界上種族平權的發展趨勢而作出讓步。在《復3》內,瓦干達延續其非洲高科技國度的特質,為聯盟作出強而有力的後援,特別是幻視(保羅班特尼飾)受傷後,需要依靠黑豹的妹妹為他醫治,這證明高科技的醫療設備能使聯盟成員獲得金錢以外最重要的援助,此亦是創作人十分重視瓦干達在片中的角色的主要原因。為了讓黑人安舒地觀賞此片至散場,片中美國隊長、鐵甲奇俠等人獲得黑豹的幫助,他在他們遇上危難時,奮不顧身地拯救他們,他有旁人難以想像的豐厚潛力,亦有旁人難以企及的強勁體能,不再是非洲的原始黑人,其定居處亦非貧窮落後的幽暗國度。故創作人為他塑造的黑人正面形象,明顯有討好黑人觀眾的強烈動機。

除了擴闊多種族市場的嘗試外,《復3》的英雄人物延續《雷神奇俠》電影系列的角色個性,對白別具生活感和幽默感,容易令觀眾捧腹大笑。不同人物之間「錯綜複雜」的關係,配合滑稽的說話,使他們同場出現而不會顯露過強的陽剛性,因為那些巧合性的「錯摸」笑料軟化了片中原有的緊張氣氛,亦為男性過重的剛硬本質增添「柔情」。英雄嚴肅之餘亦有輕鬆的另一面,這使他們活像「普通人」,擁有多角度的性格投射,亦具自然衍生的人性本質。故《復3》的英雄人物已經Down to Earth,不再是與觀眾相距「十萬八千里」的神話式傳奇人物,亦不再是高不可攀的幻想式英雄,而是具有優缺互見的性格特質的「特殊人物」,以及會像現實中的觀眾有七情六慾的「正常人」。

不過,如需令《復3》值回票價,其因片長關係而加價,讓觀眾付出較高票價而獲得相應的「回報」,在笑料以外,特技一定不可或缺。從《復》的第一至第三集,大規模的仿戰爭場面是其展現電腦特技的黃金機會,第三集依然保留這些宏大的場面,正邪對決而打至稀巴爛,廝殺鏡頭構成的暴力美學特點,使《復3》依然具有「風起雲湧」的氣勢。其模擬非洲森林的原始打鬥配合超級英雄高科技特殊技能的廣泛使用,令全片「新舊交接」,具有後現代的特色,是此片的獨有風格,亦是其別具吸引力之處。有人說《復3》的票房甚高,只因其亮麗的畫面所致,此看法未免過於表面,因為此片是開放意識、幽默對白與巨型特技的「合成品」,三者缺一不可;如只單方面地把焦點集中在視覺效果上,未免淺化和貶視了創作人精妙的心思,亦忽視了全片多元化及多層次的編排所衍生的吸引力。由此可見,雖然《復3》是商業市場內主流的娛樂片,但分析其全球票房的成功因素時,其實一點都不簡單。

相片

《復仇者聯盟3:無限之戰》(Avengers: Infinity War )

尋求劇情,滿足。尋求娛樂,十分滿足。尋求解脫,超級滿足。比想像中多!

筆者並非MARVEL粉絲,也沒有看過原著漫畫,這次只能以戲論戲。雖不是粉絲,慶幸每套都有看;不止《復》系列,而是所有成員都要看,否則一定跟不上。MARVELDC優勝,就是每個人物都會認真去拍一齣獨立片子介紹及鋪排,這對《復》片一、二、三(至無限) 非常重要,也起碼照顧我這些沒看漫畫的人。

這集當然承上啟下,又打到稀巴爛;打到上宇宙。一切官能刺激密集得無以復加,我不會再要求甚麼。風格也秉承了上集《雷神奇俠3:諸神黃》的搞笑(我是盛讚),不錯,可惜有些位置在情緒上卻不太恰當,造成瑕疵。別以為只是打、打、打,這集人物眾多,難得導演沒有忽略,千絲萬縷的關係皆有描述,尤其「歹角」魁隆Thanos。若他說的是真心話(他得到靈魂之石,沒有出賣自己的靈魂),我倒不覺得他是「歹」。他的任務是平衡宇宙,面臨資源危機,殺一半是唯一解決方法,於我,拍手稱慶。魁隆簡直是救世主,那麼,這群英雄又是甚麼?

「打著英雄反英雄」,相信是這集《復仇者聯盟3:無限之戰》的終極啟示。

陸凌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