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談情,補補鑊》(The Trouble With You)

一齣非比尋常的愛情片。以有趣手法呈現錯綜複雜的感情。

「疚歉」原來都可以促成一種愛情,實在獨特少見;以喜鬧劇形式處理,並發生在率性浪漫的法國,就看得順眼了。

女主角因為丈夫的錯,試圖以「愛」去補償被寃枉入獄的男主角,過程意想不到,戲劇衝突多到不得了:兵與賊,多角關係的情人,真實與謊言……。其中穿插的幽默如報案室大叔殺人想自首的段落,著實叫人捧腹。而「睡前講故事」的貫穿,更具象化了女主角的心理變化,也不斷增強她去親近男主角的動機,使故事的脈絡更清晰,好一個別出心裁的設計。

畢竟歲月催人,佔戲不多的柯德莉塔圖明顯失色,反而不大為香港觀眾認識的男女主角皮奧馬邁與艾狄夏妮,他們的美貌與演技皆令筆者讚好。

陸凌綠

9
二月

《廉政風雲:煙幕》

   Posted by: admin   in 香港影評人協會

扭橋過度的成與敗 曉龍

觀眾未看《廉政風雲:煙幕》前,心底裡已預期這齣由麥兆輝執導的新作延續其作者風格,注重角色個性的描寫、懸疑佈局的設定和故事細節的捕捉。沒錯,《廉》的確具備此三種特點,片中香煙貿易集團賄賂海關案件的重要証人許植堯(張家輝飾)表面上膽怯怕事、簡單直接,實際上老謀深算、深藏不露,他的多元化個性在其與陳敬慈的冷靜對話上獲得含蓄內斂的描繪;廉政公署總調查主任陳氏(劉青雲飾)欠缺耐性,急於求成,較為衝動而「不擇手段」的個性在不按規章的處事方式上表露無遺;調查主任江雪兒(林嘉欣飾)不畏困難、積極進取,時常博取上位機會的個性在她願意單人匹馬赴澳洲遊說許氏回香港出庭作證一事上完全顯露。可見眾角色鮮明清晰的個性與其行為互相配合,證明全片的劇本一如既往地以人物為主,並以角色的思想與行動牽引著全片的起承轉合,這種從《無間道》電影系列以來的劇本特質依然具吸引力,但在故事發展至中後段時,角色個性的複雜性卻因扭橋過度而模糊不清,之前由角色帶動的懸疑佈局亦在一剎那間「化為灰燼」。

例如:影片一開始,許植堯在上法庭前神秘失蹤,本有不少可發揮的空間,其懸疑氣氛的營造亦深具吸引力,但沒多久廉署已得悉他的行蹤,江雪兒到澳洲與他見面時本應甚具針鋒相對的緊張感,但從江氏拿起一把小刀卻使他「心悅誠服」地讓她在沒有任何跨境搜查令的情況下「為所欲為」開始,她處於強勢而他處於弱勢,「強弱懸殊」的形勢使原來針鋒相對的刺激對壘「一掃而空」。其後陳敬慈不斷強調要「打大老虎」,本能增加真兇「千呼萬喚始出來」的懸疑性,但當一個又一個疑犯被證實不是「大老虎」,那位真正的「大老虎」竟親自出馬,「轟斃」一個又一個知道他是「大老虎」的人,藉此保障自己的安全。可見片中不少情節深具懸疑性的鋪排,讓觀眾對往後情節的發展引頸以待,可惜真相輕易的披露浪費了這些具懸疑性的佈局,先前的扭橋過程確實需要編劇煞費苦心地進行精心的設計,但所謂的「真相」卻使觀眾原來的期望徹底落空,遑論能為他們帶來驚喜。因此,雖然他們欽佩編導營造懸疑氣氛的功力,但畢竟此氣氛應為故事主線提供「適切的服務」,單單有懸疑感實在不足以令往後的故事情節順暢地發展,只會使觀眾的期望過高而引致其對此片「雷聲大,雨點小」的終極評價。

無可否認,《廉》的創作人在故事細節的捕捉上花了不少精力和時間,從不同持分者的角度呈現香港香煙貿易的實況,使創作人不至於「對牛彈琴」,亦讓觀眾看電影時不至於對故事情節一竅不通。很明顯,創作人在製作此片前蒐集了不少相關資料,以提高海關人員被香煙貿易商人賄賂的可信性,以及整個虛構故事曾在現實中出現的可能性。筆者不得不佩服創作人拍攝影片時的認真態度,不過,全片不足兩小時的典型賀歲片片長,實在不足以鉅細無遺地描述賄賂案件發生的「真實」過程,在影片中後段「大老虎」滅門及其被捕的高潮戲內,本應有更多相關細節的披露,但最後只以旁白輕輕帶過,其為了片長而作出的犧牲,使全片被評為「虎頭蛇尾」,這實在十分可惜!

《廉政風雲:煙幕》(INTEGRITY)

對號入座有感。

電影的懸念不錯,追看性很強。節奏的掌握與場面調度得宜,雖然動作戲不多,仍看得緊張。一如既往,資料搜集相當充足,令我這個金融股市盲也看得明白;原來洗黑錢與此等財技大有關係。片子本來可以拿一百分的,但壞在結局。何以如此馬虎、刻意扭橋呢?想了又想,這不是第一次,之前《無雙》出現同樣現象,於是我起疑了……

故事環繞著一宗私煙賄賂案件,當中涉及複雜的洗黑錢伎倆,言之鑿鑿。本來大家都期待陳敬慈(劉青雲飾)能否找出「大老虎」……,硃不知最後來個扭橋,不合理之餘更是搵戲來做。老實說,我看到真章是如何「洗黑錢」。私煙?如片名,「煙幕」而已。「黑錢」最大的來源是哪?主宰香港最孔武有力的「大老虎」是誰?很明顯片中不只一次說:「會死人㗎」。同樣,《無雙》講的是「偽鈔」,沒有硬後台做不了,硬後台是誰?真是一個「畫家」咁簡單?那麼,同樣扭個爛結局算了吧!再講,會死人㗎。

觀乎麥、莊以往編導的電影如《寒戰》、《竊聽風雲23》都頗敢言:指出官僚流弊、官商鄉黑勾結,旁敲側擊得來亦很有勇氣。若筆者以上推敲是真的話,那確是極之遺憾,「紅線」令人噤若寒蟬,將好端端的一個劇本扭出個爛結局,太可悲!

多希望這只是筆者為導演的不濟開脫。

陸凌綠

5
二月

《銃夢:戰鬥天使》

   Posted by: admin   in 香港影評人協會

比人類更具人性的生化人 曉龍

在2500年代的未來世界內,生化人無處不在,有些人的肢體缺損,只需保留頭部,依舊能繼續生存,甚至由人類變為生化人後體格更健碩,生命力更強勁,這便是《銃夢:戰鬥天使》的故事源頭。按常理,片中女主角艾莉達(羅莎·薩拉查飾)在機械醫師伊度(克里斯多夫·華茲飾)的協助下,由人類變為生化人,腦海一片空白,已差不多完全忘記自己以前的經歷,算是僅餘軀殼而欠缺「靈魂」的「人機複合體」,但其後她在很短時間內已重拾一點一滴的記憶,並尋回屬於過去的自己,其與生俱來的人性亦日漸鮮明地顯露出來。在當時混亂乖張、道德淪亡的世代裡,健康正面的人性已將近消失殆盡,邪惡勢力籠罩著整個世界,不再隨波逐流,要在黑暗荒誕的社會內保留溫順善良的人性本質,實在談何容易。曉高(基安·強森飾)與她初次接觸時便發覺她與別不同,其後較深入了解她後更發覺她雖然身為生化人,但卻比人類更具人性。可見《銃》不是一齣「沒頭沒腦」的動作片,曉高與她談戀愛之前,他不單被她的外表身手吸引,還被她的人性化特質觸動,這證明他「有腦有情」,飾演他與她的兩位演員皆需深情演繹角色的內心世界,絕不是在一般荷里活動作片內常見的「花瓶」。

片中艾莉達與曉高拍拖後,她曾揚言自己可把心臟交給他,讓他拿著這個心臟變賣,以換取大量金錢;這證明她對他有一種願意犧牲的愛,兩人的愛不限於表面化的甜言蜜語,亦不限於較深層的彼此關懷,而在於「大膽」和不計較的相處模式。《銃》的浪漫情懷,不在於過度修飾的對白,而在於直截了當的行為,她把仍在「跳動」的心臟拿出來讓他看,並叫他可隨時拿走她的心臟,這表明她與他的愛比她的生命更重要;倘若她犧牲自己的行為能化解他的燃眉之急,她便會覺得自己的生命「物有所值」,依舊自覺不枉此生,可能這就是愛的付出,亦是愛的代價,更是愛的魔力。全片最精彩之處,不在於她玩魔力球時表現的敏捷身手,與敵人打鬥時表現的強勁功夫,而在於她深具「有血有肉」的人性,這就像《大黃蜂》裡的黃色甲蟲車即使是百分百的機械,卻仍然有情有義。由此可見,高度現代化的大都市、美輪美奐的視覺效果雖然是全片的賣點,但全片描寫愛與情的細膩筆觸卻是其最能觸動觀眾心靈,最能讓他們留下深刻印象的劇情重點。

《銃》具有多元性的魅力,一方面以動作場面高速行進劇變的緊張感和刺激感、重金屬的強勁音樂招徠男性觀眾,滿足他們在日常生活中玩電子遊戲的視聽慾望;另一方面又以窩心感人的談情說愛畫面衍生的浪漫溫暖感覺招徠女性觀眾,滿足她們在日常生活中對愛情的憧憬和慾望。故全片的劇本明顯經多番琢磨而成,因為編劇在片中構思了不少感性深情的對白,例如:艾莉達向著曉高說出的「我願意為你做任何事」及「我會給你我的一切」等語句,容易讓年青觀眾在一剎那間進入愛情的幻想世界,體會願意犧牲的愛的無限量付出,以及其無私的偉大。因此,雖然《銃》可能會被詬病為過多的商業計算,但其成功之處正在於其撫摸觀眾脆弱心靈和滿足他們空虛內心的「優質規劃」和「精準計算」。

相片相片

兒童與成人的幻想世界 曉龍

《魔法保姆》與《你咪理,我愛你!》同樣是歌舞電影,但兩者的風格千差萬別,關鍵在於前者呈現兒童的幻想世界而後者呈現成人的想像空間。《魔》從小童的眼睛看世界,認為這世界有很多不同的可能性,魔法保姆瑪莉波萍絲(愛美莉賓飾)帶著Banks一家的孩童探索現實以外的未知空間,像數十年前的《夢城兔福星》,卡通與真人「同台演出」,虛與實的混雜,使此片在同一時間內交替混合地展示現實與想像,帶兒童觀眾進入天馬行空的虛構空間。常說兒童是最具想像力的年齡層,因為他們沒有包袱,沒有壓力,創造新事物時沒有任何拘束;《魔》內負責創作的成年人刻意運用美輪美奐的視覺效果,把兒童的想像世界毫無保留地搬上大銀幕,這部《魔》明顯比其前作《歡樂滿人間》好看,因為前作在1960年代上映,當時的視覺特效追不上兒童的幻想力,且特技較粗糙,沒法高度美化他們的想像空間,現時的《魔》已補救了此弊病,以近五十年來大幅度改善的視覺特效包裝整齣電影,讓他們看此片時倍覺其具有新鮮感,亦滿足了他們豐富幻想力所衍生的好奇心。

相反,《你》呈現的是成人在愛情方面的幻想世界,由於大部分成年人已向現實「低頭」,故他們已放棄天馬行空的想像思維,轉而從現實世界出發,在幻想國度內完成一些在現實中做不到的事情,或者偶然獲得一些在現實中得不到的東西。例如:年青宅男(白只飾)幻想自己有一天能找到終生伴侶,已婚婦人(鄭秀文飾)幻想自己能與丈夫脫離兒女的束縛而與丈夫同享二人世界,喪偶老人(胡楓飾)幻想自己能在晚年時找到第二春而消除孤單寂寞帶來的痛苦愁緒。可見不論青年、中年還是老年,對愛情都有一種屬於自己的憧憬,《你》沒有虛構的空間,只有從想像轉化為現實的歌舞場面,不同年齡人士對戀愛與婚姻有相異形式的想像,但這些想像容易被現實「蠶食」。例如:年青女子為了抓緊時間在職場內拼搏,竟放棄了愛情放棄了婚姻,究竟是社會影響了人還是人影響了社會?多年來她與男友累積的感情竟沒有隨著年月而加深,反倒在一剎那間因她的人生取向劇變而使這段感情歸於「零」。從愛情角度解構人與社會之間千絲萬縷的關係,相信這是導演 王祖藍創作《你》時聚焦的其中一個重點。

不過,《魔》的故事情節明顯比《你》更具連貫性,因為前者改編自P·L·卓華斯的小說系列《瑪麗·包萍》,本就有一個完整的故事,述說Banks一家陷入經濟危機,在現實中對迫在眉睫的難題百思不得其解,唯有相信凡事都有可能,即「船到橋頭自然直」,只有虛幻的想像空間才可為他們帶來一剎那的希望,一點一滴的安慰,片中正值經濟大衰退的1930年代的時代背景正好為此片提供豐厚的歷史故事根據;而後者改編自百老匯的音樂劇 “I Love You, You’re Perfect, Now Change!” ,由12個單元串連而成,對每一角色的經歷只有片段式的描述,欠缺一個愛情世界內值得深化的主題,與十多年前的英國電影《真的戀愛了》內用同一主題貫穿多段不同的故事有明顯的差異,可能編劇以簡單的主題為核心,眾角色的功能只為了替主題「服務」,但由於這主題欠缺具哲理性的思考空間,故此片情節難免顯得浮誇淺薄。因此,是否有一個值得深化的主題是影片成功與否的關鍵,亦是完整劇本未出現之前的創作核心。

相片

《魔法保姆》(Mary Poppins Returns)

舊瓶新酒。酒,仍是舊的醇。

注意,是Returns,重臨。不是翻拍,是續集。那麼,劇本是再創作了吧?但看下去,有九成相似。若再創作,以現今技術來說,應該可以更豐富、更魔幻。很可惜,導演執著老劇本,不敢任意妄為,結果現在我只看到虛有其表的連場歌舞,和空洞薄弱的劇情。

不錯,幾場歌舞確是頗有看頭,尤以霧中點燈工人一場,頗有氣勢;該是仿效舊有的「掃煙囪」(Chim Chimney) 吧。唯舊有的”Chim Chimney實在太經典,任何後來者只覺東施效顰。而另一場亦堪稱經典的就是「人和卡通跳舞」,落在今天,你只能以懷緬眼光觀看,已不會有任何驚喜。雖然花瓶上的2D動畫也畫得挺美、很有創意,但與上文下理的關係不大,生硬加插又冗長,就顯得突兀沉悶了。

然而,有些「詫異」是只有我等老餅才認識,見到「個心都離一離」(且不劇透),但新的觀眾又有甚麼驚喜呢?老實說,“Mary Poppins”如此經典,實不宜「翻拍」,舊的觀眾的「童年回憶」已烙印在他們心中,不會容易接受,新的觀眾又會嫌如此特技只屬小兒科,最壞還是那個糟糕的劇本,乏味得令人懨懨欲睡。

反而之前,講述原著作者的《大夢想家》“Saving Mr. Banks 更耐看感動。筆者也曾撰文()。若對“Mary Poppins”這故事有興趣的話,建議閣下觀賞此三部戲,可能感受會不同。

: 可參看本影評快訊第223

陸凌綠

27
一月

《家和萬事驚》

   Posted by: admin   in 香港影評人協會

相片

香港人的悲/喜? 曉龍

無可否認,其他地區的居民對香港人的日常生活有兩種極端的看法,第一種人認為香港人十分幸福,身處繁榮富裕的大都市內,交通四通八達,周邊環境舒適安逸;第二種人認為香港人十分悲慘,樓價長期高踞世界之首,需要買樓組織家庭,實在談何容易!2010年上映而由彭浩翔執導的《維多利亞壹號》已先說明香港高樓價帶來的禍害,甚至引致兇殺案的出現;2017年上映而由黃進執導的《一念無明》亦講述香港高樓價引致基層市民被迫住在狹小的劏房內,間接導致男主角患上精神病;2019年上映而由邱禮濤執導的《家和萬事驚》同樣談及香港高樓價使盧偉文(吳鎮宇飾)一家「透不過氣」,因為他拿了收入的一大部分供樓,父親(張達明飾)亦用清所有積蓄繳付樓價的首期,這導致他們需要節儉度日,妻子(袁詠儀飾)不能在假期內與朋友到海外旅遊,兒子(吳肇軒飾)不可購買最新型號的手機,女兒(蔡頌思飾)不可與同學到貴價餐廳吃飯,他們節省了大量金錢,只過著高樓價造成的艱苦生活。這證明香港人表面上衣著光鮮,生活安逸;實際上卻承受著高樓價所造成的巨大生活壓力,他們脾氣暴躁,精神恍惚,可能是大都市問題所造成的失常「常態」。

《家》內每次盧偉文一家家人產生衝突時,他們站近窗前看著些微的海景,全家人的心情在一剎那間平復,彼此的衝突更迎刃而解,似乎這一點點海景是化解衝突的竅門。不過,當那一點點海景被對面大廈天台的巨型廣告牌擋住後,他們彷彿遇上世界末日,彼此發生衝突後欠缺舒緩喘息的空間,這導致衝突無日無之,他們變得越來越暴躁,情緒精神失常的情況越趨普遍,海景被擋住三個月後,他們一家人彼此之間的關係已日漸惡劣,倘若盧氏再等下去,問題將一發不可收拾。故全片用了不少篇幅講述盧氏如何尋求政府部門協助,但不同部門的職員都說這不是自己的責任,他耗盡時間和精力,仍然找不到解決問題的辦法,最後不得不想辦法剷除廣告牌主人王小財(古天樂飾),可能這是合法途徑以外的唯一有效的辦法,亦是「斬草除根」的不二法門。由此可見,很多時候,香港人並非不想用合法手段解決所有問題,但當運用合法途徑而處處碰壁,耐性越來越有限,心情越來越焦急,時間越來越緊迫時,「斬草除根」已是唯一可在非常時期內運用的非常方法。

綜觀全片,盧偉文一家內每位家人似乎都患上躁狂症,可能因為《家》改編自張達明親自創作的舞台劇《亞DUM一家看海的日子》,舞台上誇張外露的演繹方法原封不動地應用在此片內,雖然有表演過度(overacting)之嫌,但可能這正是導演追求的「戲劇效果」。其實全片有明顯的定位不清問題,說其屬於社會諷刺電影,會嫌其諷刺的廣度和深度皆不足,只反映樓價高企的現實,並未詳述此現實帶來的連鎖問題,遑論會深入探討香港人普遍因此問題而須承受的心理壓力;說其屬於爆笑瘋狂喜劇,會嫌其不夠天馬行空,社會現實感過重,且演員肢體語言衍生的幽默感不足,這導致全片帶來的笑料質素有待改善。倘若創作人想得仔細深入一點,不只把焦點集中在海景問題,多「挖掘」盧家內不同年齡和處境的家人自身面對的問題,多思考和鋪排這些問題衍生的笑料,相信全片的整體效果會更佳。

照片

《美式禽獸》(American Animals)

手法具創意,盜寶過程有趣。

真人真故事(片中如是說),可惜敗在「真人露相」。

通常寶片(如果這是寶片)之所以吸引,就是看它如何成功寶。但當真實的當事人()都出現,那意味著甚麼呢?一是被抓坐牢,一是放棄;起碼没有逍遙法外也至少沒有死,否則不會坐定定地接受你訪問;那,即是寶失敗了!未開始已知結局的戲,會吸引你看嗎?除非你換個角度去拍。

導演其實試圖或企圖以另一個角度去看這件事,例如學生為何會這樣做呢?反叛?對社會不滿?又例如過程中「良知」與「無知」的鬥爭。奈何始終失卻焦點,最後又落回一貫盜寶片的窠臼,甚至變成老土說教。

然而,當中有些虛幻與真實互扣的手法仍是可取的,如車廂內戲中人與真身走在一起的調侃,又或不同的記憶與現實的落差,皆挺有趣。剪接和節奏掌握都發揮功效,總不失為一齣娛樂片。

畢竟,我覺得海報更吸引。

陸凌綠

19
一月

《異能仨》

   Posted by: admin   in 香港影評人協會

相片

請注意「我」的存在 曉龍

不少人不甘於平凡,希望能讓其他人知道自己的存在,從非凡智商至思裂人格再至不死身,《異能仨》內「玻璃先生」(森姆積遜飾)、凱文(占士麥艾禾飾)及大衛杜恩(布斯韋利士飾)擁有異能,但偏偏不被所謂「平凡正常」的社會接納,為了阻止「玻璃先生」破壞社會秩序、大衛杜恩執行私刑及凱文拐帶禁錮年青女子,他們皆被視為精神異常人士,被囚禁在精神病院內,政府以為這樣做便一了百了,並圓滿地解決所有問題,殊不知那些精神病院的「門」容易被「穿越」,這些「超級英雄」離開精神病院後需要再次被世人認同,攝影機拍攝的鏡頭內他們盡情發揮自己的異能,或許他們最渴望的心靈良藥,並非心理醫生給予的精神治療,亦非自己認同自己的才能,而是世人對他們的認可和接納。片中不乏大衛杜恩與凱文大打出手的畫面,表面上,他們一正一邪,「貓捉老鼠」,十分合理;實際上,他們殊途同歸,同樣為了滿足自己的私慾而進行大鬥法,在大衛杜恩心底內,警惡懲奸是一種手段,把自己伸張正義的慾望付諸實踐才是最終目的,在凱文心底內,禁錮別人是一種手段,把自己認為「不清潔」的人滅絕的慾望付諸實踐才是最終目的。故這些「超級英雄」似乎正在「粉碎」社會規範和制度,但其實他們只需要世人給予的一點點認同,他們已能心滿意足地離開世界。

此外,《異能仨》的英文片名是 “Glass”,恰巧與「玻璃先生」的英文名相似,其實片中整件事的始作俑者是「玻璃先生」,他憑著非凡的智慧,暗中操控凱文與大衛杜恩,讓他們在公眾場合施展異能,使世人知道政府對他們只採取禁制策略,除此以外,別無他法。全片末段展示不同的公眾場所播放他們「大顯身手」的片段,正告訴世人他們「真的存在」,不論政府如何遮掩他們,怎樣隱藏他們的行為,他們仍然是「有血有肉」的人,需要被尊重,需要被接納。因此,雖然這群「超級英雄」終有一天會消失,但他們在影像世界內獲得「保存」,或許漫畫裡的人物顯得虛假,其展露的異能誇張而難以置信,但當他們真的把這些異能實踐在現實世界內,世人便不可不相信其確實的存在,不可不深信其帶來的真情實感。由此可見,導演禮切沙也馬蘭在《異能仨》裡作出一個從《不死劫》和《思.裂》內獲得的簡單總結,就是:需要有廣闊的心胸,包容生心理異於常人的異能人。

從小至大,我們從不同的新聞媒體內都會獲得不少有特異功能的人的相關資訊,會驚訝於他們的特殊才能,亦好奇於他們的精神狀態。《異能仨》正好告訴我們:不要視這些異能人為奇人異士而「避之則吉」,反而應該嘗試與他們接觸,學習如何與他們溝通相處,並了解其成長和家庭背景怎樣使他們的心理失衡。這就像片中曾在《思》內僥倖獲凱文釋放的年青女子,她在《異》內再次出現,不似精神病院的職員整天想著如何安全地囚禁他在精神病院內,反而嘗試了解他,讓其「野獸」的傷害性人格不會再次出現,不會再次破壞社會秩序,做回正常人;她特地到漫畫店內搜尋一些與「野獸」行為相似的漫畫角色,嘗試了解他,探討他的成長背景與思裂人格之間千絲萬縷的關係。或者,有精神病的人最需要的,便是其他人認識他們時付出的愛心和關懷。

13
一月

《影》

   Posted by: admin   in 香港影評人協會

相片

是影子還是真身? 曉龍

古今中外,政要名人有自己的替身並不罕見,不論古時的君主還是現今的總統,為了保護自己,避免被敵方刺殺,都會找一個樣貌身材與自己近似的替身在危急關頭代自己出席公開場合,這位替身很多時候被視為真身,因為他們久經訓練,故模仿力極強,除非是其身旁朝夕共處的家人,否則,其相似度達80%的替身被悉破的可能性實在很低,《影》內代替沛國都督子虞(鄧超飾)的影子替身境州(鄧超飾)亦不例外。替身境州從小接受秘密訓練,以致其言行舉止都與子虞沒有甚麼差異,旁人都誤以為境州就是子虞,除非能細緻地觀察他軀體上的細微特質,否則,要分辨子虞與境州,真的談何容易!

政治從來都是複雜人性的「產物」,表面上,子虞為了沛國著想,不希望自己的國家被視為弱國,不贊同沛王沛良(鄭愷飾)求和的主張,希望從敵方手中奪回境州城,不想自己國家的聲威受損;實際上,子虞欲透過佔領境州一事建立自身的權力基礎,推翻沛王,然後自立為王。替身境州表面上對子虞恭恭敬敬,感謝當年他的家族拯救自己,願意成為他的影子以感恩圖報;實際上,替身境州深謀遠慮,終日欲謀朝篡位,自立為王,並享盡榮華富貴。由此可見,權力使人腐化,《影》說的是中國歷史上經常暗藏不露的權力鬥爭,貪愛權力的人性在權謀鬥爭中佔了上風,使自私的人格很多時候成為暴力行為的源頭,在個人利益至上而家國情感只是「美麗掩飾」的大前提下,宮廷內殘酷的殺戮鬥爭實在無可避免。

《影》的創作人採用水墨畫的風格處理全片的美術效果,其對故事情節內潛藏的人性特質的指涉,顯露其強烈的諷刺性。例如:全片在其故事行進過程中黑白相間,正象徵善與惡之間不平衡不規則的互滲,傳統上黑代表惡而白代表善,但在後現代的風格內黑白彼此混和,正象徵政治上善惡難分的悲慘處境。在全片的開首,小艾(孫儷飾)對著替身境州,不知道如何抉擇,應該扮作若無其事地接納他成為自己的「新丈夫」還是對此權謀鬥爭嗤之以鼻,選擇放棄而一走了之?應該對這個從影子變為真身的他恭恭敬敬還是對他「以假亂真」的詭詐陰謀鄙視貶抑?今趟導演張藝謀一反過往色彩斑斕的美術風格,反璞歸真,以黑白兩色諭示宮廷鬥爭內「狼子野心卻又糾纏難解」的複雜人性,其水墨畫風格與整體故事情節「互相輝映」,證明其對此獨特美術風格的選擇正確無誤。

利慾薰心從來都是醜陋人性的特質,在階級分化的中國古代社會內,無需運用「九牛二虎之力」,卻能從一介草民晉升至一國之君,這是多大的引誘!《影》內的境州抵受不住這種引誘,實在是人之常情,故全片的故事可信度甚高,關鍵在於中國歷史上謀朝篡位的事件屢見不鮮,以假亂真的「頂包」事件亦十分常見。片中源自朱蘇進的原創劇本《三國·荊州》的假設性改編正好指出當時宮廷內乖謬的「常態」,反映爾虞我詐的卑劣人格,對喜歡看電影的年青人而言,可加深他們對歷史「常態」的了解;其運用的水墨畫風格,亦可增加他們對中國傳統文化的認識。因此,《影》揉合了傳統與現代的藝術特質,讓舊有的黑白兩色風格與新派的電腦特效共冶一爐,其「混雜」的後現代特色正由此而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