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宅急便》

錯過了就是錯過了。(以下「他」也代表「她」)

他懂站起來學行的一刻,你在哪?開會。他會叫第一聲爸(或媽)的一刻你在哪?工作。眨眼間他大學畢業了!他結婚了!BB期的日子有限,他最萌、最可愛的時候你都錯過了。

以反人類的筆者來説,最憎就是人類BB,但本片的動畫BB,竟連筆者都逗樂了。一笑泯恩仇。「鸛鳥送子」是自古以來的傳説,來到今天當然有所變化,姑且不劇透,總之在送遞途中波折重重。雖然都有堆堆砌砌,但總算熱鬧有趣,最過癮莫過於「變形金剛」狼brother,笑刺肚皮。作為假期一家大小的娛樂也很不錯,尤其初為人父母者,會看得更有共鳴。

要一讚的是:筆者看的是粵語配音版,配音相當出色,因為用回專業的配音員,比用五音不全、滿口懶音的「明星」好得多。許多密集的表情動作要配合生鬼的語調才能突顯人物的個性特徵,只有專業的配音員才能勝任。其實許多動畫為求噱頭吸引,都找來明星配音,實在是「倒米」,配得好的少,不好的多,直接令影片的質量大打折扣。

陸凌綠

25
九月

《億萬喵星人》

   Posted by: admin   in 香港影評人協會

家庭與事業的平衡 曉龍

社會上的成功人士往往專注於自己事業的發展而忽略家庭,當身為父親和丈夫的一家之主長時間在外工作,對女兒和妻子的大部分事情皆置諸不理,他的事業可能蒸蒸日上,家財萬貫,但他是否能獲得真正的快樂?現金不少人認為物質比家庭重要,因為物質可帶來榮譽感和成就感,讓自己在社會上受「尊重」,擁有高不可攀的地位,但這種外在的虛榮感能否長時間延續下去?會否曇花一現?當自己在一剎那間失去備受尊崇的工作,原來景仰自己的身邊人紛紛離開自己,虛偽的人性表露無遺,最後剩下來的,只有孤獨和寂寞的自己。不過,身邊人雖然會逐一離開,但家人無論在任何情況下,始終會留在自己的身邊,這就是家人比那些因勢利導的身邊人具有更珍貴的價值,更值得珍惜的主要原因。這就像《億萬喵星人》內億萬富翁白湯(奇雲史柏斯飾)在落難的一剎那,公司同事欲謀取其位高權重的高層職位,但妻子和女兒沒有嫌棄他,在他昏迷時依舊陪伴在側,對他不離不棄,藉此消解他的孤獨感和寂寞感,並為他帶來家庭溫暖和快樂。

片中白湯遇上意外後變成一隻貓,與其說是一種咒詛,不如說是一種祝福。因為他在身為人類時沒有花足夠時間陪伴妻子和女兒,使她們失望,特別在她們最重要的日子(例如:生日),他仍惦掛著工作,沒有抽空陪伴她們,他變為女兒最喜愛的動物,正好讓他有更多機會與女兒溝通,多了解她的生活,多關心她的內心世界。雖然他身為貓而與她有語言隔閡,但他運用身體語言,仍可與她有緊密的接觸,他與她玩耍時,亦可知道她的喜好和心靈需要,故從與她相處的角度而言,做貓一年可能比做人十年更佳。因此,他有機會成為貓,可使他有更多與她相處的時間,成為她的「好朋友」,可免卻代溝,亦可避免家庭與事業兩難兼顧的時間衝突。當他身為人類的「真身」臥在病床上不能活動時,女兒和妻子對他的情況萬分擔憂,他以貓的形象出現,可為她們帶來滿足和慰藉。縱使貓不可能代替人,但貓的存在,可使她們忘卻世間的思慮,走進較單純簡單的動物世界,暫時享受與貓相處所帶來的滿足、快慰和舒暢。

《億》重複荷里活電影的方程式,片末再次出現家庭電影內常見的大團圓結局。白湯恢復人類的真身後,在時間分配方面做出一百八十度的改變,他仍舊專注於自己的工作,但不會沉迷,每天他都會花一些時間陪伴妻子和女兒,享受天倫之樂,盡量在事業和家庭兩方面取得適度的平衡。所謂「經一事,長一智」,他的人生觀和價值觀在一次意外後產生翻天覆地的變化,與其說是他覺悟前非所造成的良性效果,不如說是他變為貓後對妻子和女兒的愛瞬間增長所帶來的正面影響。當身為觀眾的我們嘲笑他變貓之前「變態」的工作狂行為,對他忽視女兒生日而感到可惜時,我們又會否在現實生活中不斷重複他的行為?當我們加班超時工作至凌晨一兩點時,會否想起自己消耗了大量時間發展事業,卻完全忽略了家人欲讓自己陪伴在他們身邊的需要?當我們在周末假期內仍惦掛著自己的工作,會否想起自己不能維持家庭與事業的平衡,算是時間分配的不當,甚至是做人的價值觀產生嚴重問題的先兆?筆者提出以上問題,希望身為香港人的我們在工作之餘,仍懂得重視自己的家庭生活。

《球王比利》

爽、勁、美 。非球迷也看得興奮!

爽:鏡頭靈巧,許多閃回畫面以平行剪接交代,爽快、清晰,也做出對比。

勁:腳法凌厲,充分表現巴西「戰格」球技。左右「插花」,將球扭來扭去,逢人過人,直搗黄龍,是比利矚目出眾之處。

美:運動片或傳記片的攝影也可以這般美屬少數。採光與鏡頭調度都用心講究,焦距、景深皆有變化。

開首童年踢波的一場先聲奪人,配合巴西樂曲,盡現南美波的原始魅力!而「戰格」(Ginga)的追本尋源故事也令非球迷的我恍然大悟,更了解南美波獨特可愛之處。

飾演比利首要條件相信一定是球技了得。相比下,童年比利是較勝一籌的,先是外形討好俊朗,球技與演技都出色。少年的比利雖然球技不弱,但外形與演技就…;總覺得,這是真人真事,就算找不到相像的,也不應比原本的醜(對不起,筆者較苛刻。比利雖稱不上是美男子,也不至於這個模樣)吧?況且有一個俊美的童年,怎會到少年時全不相像?這點令原本頗為完美的影片沾上瑕疵。幸虧「忠於自己」的主題夠突出,總算瑕不掩瑜。

「忠於自己」是做人做事必備信念,也是步往成功的不二法門。香港人共勉之。

陸凌綠

17
九月

《BJ單身日記:生得啦BABY》

   Posted by: admin   in 香港影評人協會

擇偶的難度 曉龍

一個女人,特別是年過四十的女性,要選擇結婚對象,實在談何容易。一位成熟穩重,有內涵,說話內容具深度,懂得與自己分享內心感受,亦知道如何持家,怎樣為自己著想,即使保守世故,亦欠缺幽默感,外形不算吸引,但可成為得體大方的丈夫和父親,對已過中年的女性而言,此類型的男性具有非一般的魅力,在《BJ單身日記:生得啦BABY》內可以MARK(哥連費夫飾)為代表。另一位年青有為,有活力,說話內容具「誘惑性」,懂得使自己開心,亦知道如何令自己變得更「年青」,即使不可靠,亦欠缺穩重的外形,但可成為未來兒子的好伙伴,對渴望「永遠青春」的女性而言,此類型的男性具有一定的市場,在《BJ》內以JACK(柏德烈丹斯飾)為代表。如果你是片中的BJ(雲妮絲穎嘉飾),你會如何選擇?你會選擇成熟穩重還是年青活潑的對象?對你來說,「事業型」還是「享樂型」男性較具吸引力?

不少人都有「選擇困難症」,特別在選擇結婚對象時,總會猶豫不決、忐忑不安,甚至偶爾心神恍惚,片中的BJ亦不例外。她看著同齡的女士,有丈夫有孩子有家庭,生活美滿,自己卻「一無所獲」,除了事業上有少許成就外,沒有身邊人的照顧,頓覺空虛寂寞,每晚看著鏡子時,總覺得自己的人生十分失敗,身為觀眾的你,如果有類似BJ的狀況,可能都會有類似的感覺。不過,《BJ》的創作人為BJ找到一條建立自己家庭的新出路,當她發覺自己懷孕時,認為自己不可不漠視生命,必須找到孩子的親生父親,以求為孩子建立一個完整的家庭。為孩子著想,在她自己對「親生父親是誰?」的問題茫無頭緒之際,她只好先後向MARKJACK暗示,他們之間的其中一人是孩子的親生父親,但他們卻誤解了她說話內容的含意,以為自己一定是孩子的親生父親。片中繼而出現一系列的誤會和錯摸,具有濃烈的生活化的實感,因為觀眾不論是男性還是女性,很大機會都會有一些與片中情節相似的親身經歷,如能把這些經歷投射在BJ身上,必定會引起觀眾的共鳴,甚至使他們捧腹大笑。因此,《BJ》的成功之處,在於其對現實生活的準確投射,以及其對中年觀眾的感情生活和心理狀態的透徹反映。故片中出現的生活化情節是其取得成功的必要元素。

假如觀眾與片中BJ的經歷相似,一定會感到徬徨無助,不知所措,甚至持著悲觀的想法,與孩子一起消極地過活。但BJ偏偏不認命,不服輸,除了主動接觸兩位可能是孩子父親的MARKJACK外,還積極地準備建立另一個新的家庭,開展另一段嶄新的人生旅程。BJ堅強而不放棄的人生態度,堪稱現今事業型女性的典範,因為她在同一時間內,需要面對多方面的壓力,包括自己任職的電視台新聞部節目風格的革新,快要成為母親所需承擔的責任,尋找孩子親生父親的困難,以及選擇結婚對象的煩惱。不少人不及BJ堅強,容易在壓力下選擇放棄;但BJ堅毅不屈的精神,可使她成為現今事業型女性的榜樣,憑著不屈不撓的精神,應付上述難以逃避的壓力,雖然偶爾灰心沮喪,但仍然勇敢地活下去。全片創作人運用「嬉笑諷刺」的手法講述BJ的經歷,觀眾在捧腹大笑之餘,應能對影片表達的訊息心領神會,並佩服BJ解決難題的勇氣和決心。

《薩利機長:迫降奇蹟》

編、導、演俱佳,湧現正能量。

真人真事改編,故事非常簡單,就是飛機被迫降於河道上的災難,但沒「死人塌樓」()。没「死人塌樓」的災難片如何拍得好看?且看八旬有六的大導奇連依士活!首先方向聰明,並不單一述說這趟歷險,而是作多方面描寫。機長的心理狀態-編劇不惜工本加入少年及青年時的一飛行經歷以鞏固其背景及態度行為傳媒的追訪與群眾的立場至飛行事故的聽證會,均百花齊放,詳盡細緻。導演以不順序的技巧,吸引大家去看這宗事故,令本來簡單的内容顯得豐富精彩。當然,高潮戲「迫降」也絕不鬆懈;真實,不誇張,但看得你手心冒汗。「老正」的我,最後的機長感言,like爆。

至於演員,湯漢斯比真機長(完場時有出現)更像機長不足為奇,重要是連副機長Aaron Eckhart都會演戲(以往似花瓶多點),這真拜導演眼光了。其他選角也獨到,如空姐,只出一兩場大家可能沒留意,兩位都是年紀較大的姨姨而不是年輕「索」空姐,這是切合事實,具豐富經驗的她們無不成就了這次奇蹟。

只是一剎那(薩利的判斷),就能引伸出近百分鐘的精彩好戲,著實不易。雖說沒「死人塌樓」,也有喪命當場-為鳥兒哀悼。(難怪飛機引擎真要漆上大眼睛)

註:有塌樓,但非事實…(不劇透了)

陸凌綠

11
九月

《幸運是我》

   Posted by: admin   in 香港影評人協會

真正的幸運是甚麼? 曉龍

近年來,香港人對不少事情都會看不過眼,對弱者被欺凌感到不滿,對公義未能彰顯感到不憤,亦對社會不公平感到失望,甚至對公眾人物人身安全受到威脅感到無奈。很明顯,香港人覺得自己十分不幸,年青一代因經濟不穩而難以找到自己喜歡的工作,成年人因樓價過高而難以買樓,老年人因儲蓄不足以致生活不受保障。不過,大家是否曾經想過:究竟真正的幸運是甚麼?倘若我們享受豐足的物質生活,但心靈未能獲得滿足,我們又是否快樂?會否覺得自己十分幸運?現今新的一代窮其一生尋覓自己的所愛,可能認為自己能實現夢想,這已算是非常幸運;當他們找到理想工作,又期望自己有更佳的事業發展機會;當他們獲得這些機會後,又希望自己能找到終身伴侶,建立美滿的家庭。人類是貪心的動物,在一剎那間享受的幸運,當遇上困難和挫折時,就會突然覺得自己十分不幸,故人類很多時候覺得自己不幸的時間往往比自覺幸運的時間長,認為自己人生有缺陷的時間往往比自覺人生美滿的時間多。《幸運是我》內患上老人痴呆症的芬姨(惠英紅飾)與阿旭(陳家樂飾)雖然毫無血緣關係,但卻願意「相依為命」,你認為他們的人生是幸運還是不幸?

所謂「塞翁失馬,焉知非福?」,本來片中的芬姨一個人生活,需要自己照顧自己,卻不幸患上老人痴呆症,對她來說,是一種不幸;但她遇上阿旭,幸運地尋回家人陪伴左右的那種感覺,兩人建立了現今社會內罕見的擬親屬關係。我們在現實生活中遇上困難或挫折時,往往會對自己的遭遇心生埋怨,向命運之神怒哮:為何我會遇上此惡運?為甚麼我的人生這麼不幸?但我們在感到絕望時,命運之神往往會為我們開啟一道難得一見的幸運之門,讓我們找到機會,尋獲希望,不會灰心喪志,更不會墮進黑暗無光的無底深淵,這就像片中的芬姨,本來她已對自己的人生感到無奈,加上其老人痴呆的「不治之症」,理應感到絕望,但她幸運地遇上阿旭,他雖然不是一等一的好人,甚至具有普遍年青人欠缺耐性、脾氣暴躁等缺點,但他有同情心,亦有人情味和同理心,體諒她的處境,知道她無依無靠,願意無條件地照顧她,這種人性的光輝使她深受感動,視他為一生中最佳的朋友,亦是最親近的「兒子」,讓她有繼續生存下去的動力,自覺獲得命運之神的眷顧。

人與人的關係往往十分微妙,原本阿旭只是芬姨擁有的唐樓單位的其中一名租客,兩人只有契約關係,無需理會對方的生活,遑論需要兼顧對方的感受。但兩人的相遇,卻象徵著他們在未來的日子內,會有千絲萬縷,亦可以是「剪不斷,理還亂」的關係。表面上,他們無需接觸對方,更無必要互相照顧;實際上,他們在對方身上尋獲家庭的感覺,他的親生父親不理會他,母親亦已去世,他成為不折不扣的「孤兒」,但他在她身上找到自己需要的「母愛」,同一道理,她孤單一人,欠缺親人對她的愛,使她感到寂寞難耐,但在他身上找到自己需要的「兒子的愛」。由此可見,他們兩人的幸運,在於雙方的心靈獲得滿足,不論他們擁有多少財富,有多豐裕的物質生活,都難以代替家人帶來的家庭溫暖,以及家人對他們深厚的愛和關懷。

《六弄咖啡館》

以為掛懷舊的招牌必勝?(下有劇透)

宣傳海報搬出《那些年》、《我的少女時代》暗示與其齊名云云。看過戲後,心裡暗忖:不是吧?雖然筆者也覺得《那些年》不是太優秀,但總算有話題;個人較喜歡《我的少女時代》,起碼能呈現出當時的人與事。但這一齣,焉能相提並論?

導演是新人,技巧我不去計較。先說故事,是老套得叫人驚訝,又是那些校園初戀、你追我逐、考試作弊…等等。人物,又是一個成績優異,一個懶散怯懦,男主角身旁永遠有個軍師損友,女主角永遠傾慕帥學長這些典型到不能再典型的設定,懷舊也不用懷到那麼舊吧?真是早在三十多年前的《荳牙夢》、《喝采》、《IQ成熟時》等青春校園劇()已經是這模樣。大橋老套不要緊,細節弄得好看也會是好戲,但很遺憾,連細節也無甚特別:如無厘頭學魔術、又無厘頭突然對咖啡有硏究,沒前因後果,沒鋪排。想以一個甚麼「距離」作主題,卻又是片面牽強:八號風球狂風暴雨午夜寵物店仍不關門?男主角緊急要到台北看女友,卻要硬拉生病中的老友相陪,為何不是自己去?原來要安排他當電單車司機。漏夜風雨交加從高雄趕至台北足有三百多公里,汽車也要開五個多小時,看來電單車與病友果真「引擎」無敵。為求戲劇效果,能感動就好(會嗎?生病的不是他,駕電單車的又不是他),否則只會是罔顧邏輯,生搬硬套,堆砌了事。而「探討」的所謂「距離」不過是一些老生常談。

到最後來一招「誤導觀眾」,但這個「原來不是他」根本無關重要。別以為可以模仿日本《愛的成人式》那樣嘩然,完全是天淵之別;雖然大半部都是同樣老套,但人家老套得來有原因。

不能不說還有那個扭腰挺下體的動作,若是年少輕狂做出來鬧著玩,尚可接受,但完場時你要五十歲(戲中角色應該是三十多歲)的「中坑」不斷地(是不斷地)做那個動作我的天呀,實在受不了!真要讚一下戴立忍那種專業精神。其實值得一讚的只有演員,顏卓靈是香港人,演這個台灣小妮子卻入形入格,有層次。另外演小綠的董子健(原來是中國大陸演員) 都演得不錯。

據聞這戲是人氣暢銷小說改編,導演也即是作者藤井樹(連筆名也抄襲,唉)。假若電影是依足原著的話,那可想而知現今的讀者水平。

陸凌綠

4
九月

《走音歌后》

   Posted by: admin   in 香港影評人協會

不以成敗論英雄 曉龍

曾幾何時,香港是一個以分數/獎牌衡量個人是否成功的「唯一標準」,在此價值觀下,每個人都追求最高的分數/最多的獎牌,個人的喜惡愛憎反而被放在其次。例如:父母多只顧著在親友面前炫耀子女取得甚麼級別的鋼琴資格,絕少談及他們對彈琴的鍾愛程度;在討論學業成績時,父母亦多喜愛炫耀子女獲得多少分數,或者將會入讀那一間名牌小//大學,絕少談及他們對讀書的鍾愛程度。久而久之,我們只問結果而不問過程,只計較得失而不理會個人的喜惡。這造成社會上只有極少數被視為成功,大部分都是失敗者。不過,近期中國奧運選手林丹、傅園慧和蘇炳添首次以「不是奧運金牌運動員」的身分獲邀來香港,這證明以前只以成敗論英雄的價值觀到了今時今日,可能會有少許的改變。荷里活電影《走音歌后》同樣以「不以成敗論英雄」的理念出發,不論女主角金芳華(梅麗史翠普飾)唱歌走音的情況有多嚴重,其節奏錯亂的怪聲有多頻繁,有多少聽眾批評她的歌藝的閒言閒語,她仍舊是一位「成功人士」,因為她比不少音樂家更熱愛音樂,比不少歌唱家更熱愛唱歌。

不少觀眾可能認為:金氏的伴侶兼經理人貝嘉雅(曉格蘭特飾)為了保護她的自我形象,當她開大型演唱會時,他不惜一切地買通演唱會聽眾的行為十分虛偽,因為他吩咐他們無論聽到美妙歌聲還是走音的差劣歌藝,都需要「不顧一切」地熱烈拍掌。不過,這些掌聲雖然顯得虛偽,但最低限度可以給她鼓勵和支持,讓她繼續唱下去,擁有充足的自信,以及健康的自我形象。事實上,在同一時間內,有部分演唱會聽眾真心替她鼓掌,因為他們認為她喜愛唱歌,即使她五音不全,仍舊堅持發展自己的興趣,從歌藝的角度分析,她是一個徹底失敗的歌唱家;不過,從個人興趣的角度分析,她有機會以「矢志不渝」的正面態度對待個人的喜好,是一種罕見的幸運,能擁抱自己的興趣而堅持到底,此堅毅不屈的精神亦值得聽眾致以萬二分的尊重和讚賞。觀眾可以說貝氏對金氏的愛盲目而不智,因為他不可能買通所有人,「騙局」終有徹底敗露的一天,但她在得知部分聽眾對其歌藝有激烈的批評後,仍然堅持在台上演唱,這種堅持到底的決心和勇氣,實非常人所及。因此,《走》的創作人藉著此片宣揚「不以成敗論英雄」的另類價值觀,認為一個人能實踐所愛是一件多麼幸福多麼偉大的事情,不論實現夢想的結果如何,這個人終會獲得滿足和喜樂,會自覺不枉此生,在實踐所愛以後,別人的目光、意見和評價,其實都可一一拋諸腦後。

相反,假如一個人取得甚高的成就,已獲取數之不盡的獎項,但原來自己不喜愛那種樂器/運動,只會覺得自己每天只「無聊」地消耗時間,甚至浪費青春,可能頓覺人生苦悶,亦不能找到生命的真正價值。由此可見,父母應讓自己的子女選擇感興趣的樂器/運動,而非根據父母的個人喜好或者俗世的標準替子女作出選擇,子女的人生屬於他們自己,而非他們的父母。因此,把時間和精力獻給自己的最愛是一件最快樂的事,人人皆懂此道理,但知易行難,筆者相信這亦是《走》的編劇改編真人真事,導演決定開拍此片的主要原因。

《極限挑機》

真實的人類竟被困在虛擬的囚室,點子不錯,但發揮有限。(下有劇透)

當你吃、喝、拉、睡視線都離不開屏幕的話,相信你已被電腦全面操控,被困起來了。網上貼這貼那,都是始於喜歡炫耀心態;這陣子一窩蜂地捉精靈,無不是想炫耀一番(like)。本片“Nerve”遊戲,就是看中這群「羊」的心理,玩家(player) 能在網上炫耀本領又能賺錢,而選做觀眾(Watcher) 花生友就在旁煽風點火,將快樂建築於別人「痛苦」身上。正所謂「吃得鹹魚抵得渴」「一個願打一個願捱」,只­要不犯法,他怎樣玩(筆者極討厭那些所謂「挑戰極限」玩意的,你「死」是自取,發生事故要人勞師動眾冒險去救你,是極度自私的行為),沒他奈何。影片當然要去到「極致」才「好看」。

以戲論戲,拍攝手法、展現形式:剪接快,分鏡多,再加上不少電腦特效或主觀鏡,都貼近年輕人口味,包裝上算是有點看頭;但結構上、人物個性、劇情發展等,就老土得可以了。女主角永遠是乖乖女,女配角是辣妹,身邊有個觀音兵,跟著來個「華Dee」式的電單車浪漫,連串動作場面,最後還搬出「羅密歐與茱麗葉」的假死,繼而「花生友」只是按個“sign out”「功成身退」就了事 (抱歉劇透)。未免太天真太傻了吧?其實當中提及的被「囚」,是相當值得發揮的。甚至「被剝奪身份」、危及家人;那種種的恐怖,是現在這齣「一級片」所不能展現。

陸凌綠

28
八月

《屍殺列車》與《極限挑機》

   Posted by: admin   in 香港影評人協會

被動與主動的冒險歷程 曉龍

在人生旅程中,我們很多時候都需要「冒險」,這不一定是生死攸關的嘗試,亦不一定是非活即亡的抉擇,可能只是對事業有較重大影響的「對決」,或者是對人生轉捩點有關鍵性作用的判斷。在讀書時候,從小學升上中學時選校,從中學升上大學時選科,大專畢業後選擇工作,無時無刻,我們都被動地開展「冒險」的歷程,因為我們作出每項選擇的背後,都需要付出代價,但此代價是否沉重,則屬見仁見智。不過,有時候,在自覺沉悶的人生中,有些人會尋求偶一為之的「冒險」體驗,例如玩笨豬跳,如稍一不慎,只會「自取滅亡」,可能追求刺激是部分人與生俱來的本性,為自己平凡的生命增添姿彩,雖然不能在歷史上留名,但最低限度曾經做過最少一件驚天動地的事;其對別人的影響不一定很大,但最少能增強個人的自信心,並改善自我形象。《屍殺列車》與《極限挑機》分別是被動與主動的冒險歷程的絕佳例子,前者的男主角被迫面對喪屍,為了個人和女兒性命的安危,不得不「冒險」以解除喪屍的威脅;後者的男主角卻自願地參加「挑機王」的網上遊戲,為了尋求一剎那的刺激,不得不「冒險」以獲取過關斬將的快感和成功感。

《屍》不是一齣平平無奇的喪屍片,其對人性的指涉,可為觀眾提供廣闊的思考空間。例如:片中基金經理(孔劉飾)在火車車廂內看見喪屍時,他急於與女兒一起逃命,為了自己和女兒的安危,避免他們兩人被喪屍病菌感染,在危急關頭,於陌生人面前,只好關上大門。雖然他被評為自私自利,但筆者認為他的行為情有可原,因為人在緊急時刻,保存自己的性命其實比拯救別人更重要,如果他讓那些可能已經被喪屍病菌感染的陌生人進來,與他們在同一卡車廂內,他們可能會被感染,最後只會「集體滅亡」。相反,倘若他們阻止陌生人進來,最少能保存自己和女兒的性命,被喪屍病菌感染的人數會減少,「集體滅亡」的可能性亦會較低。因此,在被迫「冒險」的過程中,為了自救而犧牲他人,背後有多種不同的原因,很難表面化地就行為本身判斷其自私與否,宜就此行為背後的動機和因由以對那個人作出公正的評價。由此可見,全片對人性的探討,值得觀眾對其開展較具深度的思考。

《極》從另一角度折射人類熱愛「冒險」的性格特質,其對人性的嘲諷,同樣值得觀眾深思。片中VeeIan對「挑機王」的網上遊戲玩上癮,願意為了個人的滿足感而作出「犧牲」,甚至甘願尋求刺激而犧牲自己的性命。這種刺激除了可換取金錢外,還能使參加者瞬間在網絡內成為名人,享受別人對其歡呼喝采的虛榮感和滿足感。自願性的「冒險」往往能使平凡人在一夜間變為眾人皆知的「尊貴人物」,參加此「冒險」歷程時,無需付出大量精力和時間,只需具有比常人更大的勇氣,以及不惜一切的決心和意志,便能有機會取得成功。故「挑機王」對渴望成為名人的年青網民的「引誘」不可謂不大。因此,電影大多以人為本,不論影片屬於喪屍動作還是網絡遊戲類型,同樣以探討人性為主,雖然故事內容純屬虛構,但其對人性的描繪,仍然值得曾經「冒險」的普通觀眾深思,並欣賞其折射人性光采與醜態所運用的電影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