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
十月

《整容液》

   Posted by: admin   in 香港影評人協會

天馬行空的動畫創作 曉龍

別以為《整容液》只是一齣嘲諷整容風氣的平凡之作,導演趙慶薰別具創意的畫面設計,使全片成功運用動畫天馬行空的特質另創新猷,令同一系列內真人演出的作品被比下去。從女主角藝知購買整容液「剝皮」減肥開始,一塊又一塊表皮相繼剝落的鏡頭,已非真人特技的畫面可以相比,其後她讓這些液體滲透全身,身體各部分的肥肉像街市內塊狀的豬肉,其柔軟鬆弛的質感使人肉與豬肉的相似度甚高,這極具諷刺性。因為人類是萬物之靈,在這些液體產生的化學作用的影響下,我們的軀體竟與豬沒有太大的差異,這證明美麗的外貌和均衡的身形出現之前必須經過過度醜化的「洗滌」,美麗在醜陋裡孕育成長,這才突顯美背後腐朽敗壞的本質。因此,創作人把漫畫中虛構的畫面搬上銀幕,如要表現原著的精粹,必須用動畫的方式表達;否則,可能只呈現出其別樹一幟的「外殼」而忽略了其具深層意義的「五臟六腑」。故導演如今以動畫形式拍攝《整》,實屬獨具匠心的明智之舉。

所謂「身體髮膚,受之父母,不敢毀傷,孝之始也。」,藝知不小心而超時地使用整容液,使這些液體嚴重傷害自己的身體,她的父母不單沒有怪責她不孝,反而為了拯救她,用同一液體讓自己的皮脫落,並把皮張貼在她身上,以求讓她繼續生存下去。但她不但不知恩圖報,反而「走火入魔」,用盡所有辦法恢復昔日美麗的外表和健美的身軀,為求達到目的而不擇手段,最終「萬劫不復」。減肥的故事情節不算新穎,但整容液讓人皮脫落的橋段別具獨創性,倘若此畫面用CG特效呈現,可能會變得卡通化,亦過於虛假,如今動畫化的表達,能震撼地表現減肥能使人「上癮」,繼而沉迷,最後滅絕人性。她的「成魔之路」可能有點脫離現實,但動畫畢竟是虛構畫面的重現,故其超現實的鏡頭旨在表達整容整形的諷刺性,用極端誇張的手法表現減肥的禍害,雖然其與觀眾接觸的社會現實有一大段「距離」,但其充滿虛幻色彩的驚嚇性的確令他們感到恐懼,這其實已清晰地傳達整容過度會帶來難以想像的負面效果的明確訊息。因此,《整》作為一齣訊息主導的電影,創作人充分利用動畫天馬行空的特質,把上述訊息鮮明地呈現在他們眼前,並運用難得一見的恐怖畫面令其心靈產生前所未有的震盪。

不要誤會動畫只供小孩觀賞,在《整》出現之前,南韓電影界內拍攝的動畫的確以兒童為主要的目標觀眾群,讓當地觀眾誤以為動畫是小朋友的娛樂;在《整》出現之後,他們始發覺動畫可以有多種不同的類別,除了兒童動畫,還有成人動畫,且此類別不一定賣弄色情暴力,可以運用極端的手法諷刺當今流行的社會現狀。當南韓學生就讀小學時已獲父母安排去整容,南韓選美比賽中多位佳麗因整容以致彼此的樣貌極為相似,便可知道此流行現象已變成一種歪風,如不加以制止,後果不堪設想。由此可見,《整》的創作人用心良苦,透過電影道出單一價值觀所造成的變異人性,或許「一枚硬幣有兩面」,整容能使自己擁有美貌,重拾自信,但過度沉迷於整容卻會造成難以想像的反效果;當人性被歪曲而變得腐化時,一切平時不會出現的犯罪行為都會應運而生,《整》內「警世通言」的核心便在於此。

《花地瑪:玫瑰神蹟降臨》(Fatima)

當信念被衝擊,你會動搖嗎?

「花地瑪聖母三大預言」聞名世界,本片的焦點並非落在聖母或預言,而是落在三名見證牧童之一的十歲路濟亞(飾演的史蒂芬妮吉爾已十三歲,實在大了一點,對角色的發揮是有點妨礙)上。當三名分別七歲、八歲、十歲的小孩被聖母選中為「信差」時,預言未降臨,煩惱已先降臨了。被選中的原因可能是小孩的心沒成年人般蕪雜骯髒,於是,骯髒的成年人便因為「貪、嗔、痴」向他們施加各方壓力甚至暴力。或許你會問,為何聖母要慘害他們呢?這正是影片的主題。

因為觸及宗教,導演皆以虛幻手法表達很多場口,不單拓闊了觀眾的想像與思考,多變的影像亦令神秘感增加,更突顯了人物的複雜心情。

「信仰」是團結的力量,也是邪惡掌權者最害怕的武器。「要你收聲,你要更大聲」,大聲地一起禱告,神蹟會再次顯現。只要信。

陸凌綠

《新聞守護者》

人類的文明進步建基於什麼 ?                                Kepa

聽了編劇恩師的極力推薦之好電影,好在那裡是需要一看才知曉。在這之前是需要一點背景資料來引導,電影故事是說一位英國記者如何揭發1932年烏克蘭大饑荒。 這件史實是值得現今人類的深思。

不談政治,亦無黃藍綠各種顏色之見,只說《新聞守護者》為何正是時候,來得正好!看到一半為何會落淚,如何感同身受!為何歷史會不斷重演無限次?不是不知道歷史過程,而是自覺會比前任做得更好,用寶島話是「自我感覺良好」,曾經造就人類歷史中最大的饑荒、犧牲最多國民的人禍,大家都清楚明白,應該沒有一個正常人會想打破紀錄以遺臭萬年為目的,人類的文明進步是建基於什麼?肯定不是為一己私慾吧!這是電影帶給觀眾的深思。

《驚夢49天》短評 曉龍

結合台式『觀落陰』與西式催眠的跨文化電影,影片內李家豪(Lewis Liu飾)在夢境與現實之間糾纏不清,以為自己在現實世界內,其後發覺自己身在夢境中,於迷濛混亂之下,始發覺自己失憶背後暗藏著鮮為人知而籌備充足的「陰謀」。在「陰謀」被揭發之際,一切真相迎刃而解,有時候解釋得太清晰反而使其故事情節欠缺神秘感,遑論會有延續至影片散場後的驚嚇性。或許故事主線模糊不清,讓觀眾猜猜尋尋,會獲得「尋幽探秘」式的樂趣,而開放式結局是其中一個較佳的選擇。

《天能》 少翁

導演基斯杜化·路蘭的新電影《天能》最近引起大家熱烈討論。與一般特工片不同,路蘭在電影中引入了全新的世界觀—時光穿梭。男主角從一個恐怖襲擊開始,進入了一個莫名其妙的世界,透過機器穿梭至時空的不同位置。而導演就在時光倒流中加入了不少魔幻情節,比如事物倒映,或者同一個人在不同時空互相相遇。雖然這種天馬行空的設計令很多觀眾初次觀影的時候完全摸不著頭腦,但其實導演早已在開首就設定了各種線索來提醒大家。

路蘭最拿手的就是將簡單的故事重新切入新的視野。《天》時光倒流的新論述,可能會令它成為最經典的特工片。

14
十月

《麥路人》

   Posted by: admin   in 香港影評人協會

《麥路人》落幕前電影範例分析 Kepa

一部電影劇本如何叫做扎實很難講,但一部劇本如何叫做唔扎實可以參考《麥》,最致命的是戲中那有一位角色是逼於無奈要在24小時餐廳露宿?每一位角色的設定都是自討苦吃、都可以選擇過得更好,最簡單是「回家」,無戲攞戲來做!新導演白毛未至於高到這種藝術程度,要用反現實來突顯人活在現代社會的自身選擇,太富有得只可以自己在快餐店不回家吧!

香港變成悲情城市,不悲慘,最悲慘是電影造假!各位可以在晚上十點後,到24小時快餐店便知曉,有二樓的快餐店更能看到眾生相,如深水埗、元朗分店,道友、黑社會、弱勢社群,霸位、打架、黑吃黑都在上映。選題不選實,是喜劇包裝更好,將所有事反過來演,讓觀眾一笑置之更為實在。現在變成中產霸位體驗生活,是非常反感!阿Ron那麼有能力,幾百蚊買bitcoin都可以;萬子咁有貨,醫唔好都食好玩好,最後何必傻完又清醒自爆原因;現在國情,回鄉補地收地補償生活過得更好,深圳水圍曾經有位乞丐本身有樓收租但日日出外乞錢;不一一道出人物問題,在人物設計方面根本無做功課!

標題開得好是事實,以資深副導演當正,眾人羨慕演員落力的演出,亦是群星、演員的功力及人情牌幫了這片;《 麥 》讓人想起多年前杜琪峰導演的示範,一個不扎實的劇本,如何展示導演的功力及鏡頭世界觀,詳情請參閱杜sir《蝴蝶飛》EPK,如果看過《蝴》原劇本,便能比對成片看出功力。 《 麥 》可以作為一個劇本範例,展示演員如何做就了這片。

13
十月

《新聞守護者》

   Posted by: admin   in 香港影評人協會

「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這兩句話可以說是總結了《新聞守護者》的中心主旨。「朱門酒肉臭」講的就是電影的背景。在上世紀30年代,蘇聯的莫斯科充斥著官僚的貪腐,隱藏烏克蘭大飢荒的真相;而「路有凍死骨」就是故事的高潮所在,英國記者鍾斯離開了外交官的身份去到蘇聯訪問,原本打算訪問史太林,最後默默地揭發了數以百萬人死亡的烏克蘭大飢荒事件,改變了世界。

電影名符其實探討了新聞自由的重要性,兼顧正面和負面的探討。正面的當然就是在講男主角一開始就成功訪問了希特拉,向世界預示了世界大戰即將來臨。雖然最後幾經艱苦去到莫斯科都未能訪問史太林,但是他鍥而不捨的精神和敏銳的洞察力,就發現了蘇聯在繁華背後其實隱藏著不可告人的悲涼饑荒。

之所以說大飢荒是電影的高潮所在,就是導演運用克制的手法去描述事件,講述記者鍾斯擺脫蘇聯特工的監管,隻身逃至荒涼、冰雪遍佈的烏克蘭,令人驚訝的人吃人事件,被拋棄在路邊的孤兒,一幕幕慘劇伴隨著刺寒的氣溫呈現了出來。電影裡並沒有血淋淋的恐怖畫面,但最恐怖的反而是人性的冷漠。

而新聞自由的負面探討包括不少西方媒體都為當時蘇聯隱藏大飢荒的惡行憤懣不平。其中一位曾經獲得普立茲新聞獎的角色,華特杜蘭迪,就更加顯示出在新聞世界內,有人努力說真話,也有人很努力說假話。今日的互聯網世界,網上新聞充斥假新聞的文化,與電影裡描寫的故事有相似之處。人類度過了接近一百年,似乎仍未在尋找新聞真相的道路上走出多幾步。

電影最令人再三回味的就是穿插其中的隱藏角色。沒錯,就是撰寫《動物農莊》和《一九八四》小說的奧威爾,就是這個角色鼓勵了鍾斯在經歷了烏克蘭大飢荒之後,回到西方社會勇敢地站出來講出了真相。電影中講述他們兩位是好朋友,也是鍾斯的故事啟發了奧威爾去創造舉世名作《一》。在《一》中,奧威爾描寫了人們永遠都處於極權無處不在的電幕監視下的社會內。「big brothers is watching you」這句話隨處可見,象徵著極權統治及其對公民無處不在的監控,對烏托邦式的世界進行了強而有力的嘲諷。

少翁
10
十月

《逆權庄家》

   Posted by: admin   in 香港影評人協會

黑人艱辛的追夢歷程 曉龍

改編自真人真事的電影故事來源必須具有一定的傳奇性,能使普羅大眾對故事主人翁的經歷嘖嘖稱奇,這才可令他們留下深刻的印象,並真的可深入民心。雖然《逆權庄家》與荷里活其他大部分以黑人為主角的電影相似,同樣講述美國歷史中存之已久的種族歧視問題,但此影片觸及的收購銀行業務,內裡秘而不宣的內幕甚多,他們除了關注兩位男主角伯納德加勒特(安東尼麥奇飾)及祖莫里斯(森姆積遜飾)當時如何備受身旁的白人歧視外,還可藉著兩人的經歷了解1960 年代黑人在此行業內大展拳腳時所遇上的困難和挫折,以及其誤信白人拍檔馬修史坦納(尼古拉斯侯特飾)所付出的沉重代價。即使兩位黑人最後東山再起,仍然因坐「冤獄」而浪費了生命中寶貴的時光。片名所謂的「逆權」,其實有點言過其實,因為他們微小的權力和地位皆不足以抗衡當時白人主導的司法制度,在法律面前,史坦納為了脫罪而卸責,迫使他們承受所有罪行所帶來的嚴重後果,不論他們的事業有多成功,財富有多豐厚,依舊需接受白人主導下不公平的審判,依然需接受被冤枉而被迫坐牢的命運。因此,他們貴為美國歷史上前所未有的著名銀行家,卻仍然在白人主導的法庭內無能為力,理據充分的解釋,於事無補的辯護,皆顯得「弱不禁風」。

無可否認,影片內加勒特是一個夢想遠大的企業家,從小至大都不甘心成為白人的「附庸」,對當時黑人從事的傳統藍領工作皆嗤之以鼻,希望改變黑人被白人小覷的社會現象,在種族壓迫政策下出人頭地,從童年階段開始已努力地鑽研投資學,希望用知識改變命運,旁人笑他瘋癲笑他愚拙,他卻完全置諸不理,遑論其建立豐功偉業的心志會有絲毫的動搖。或許成功人士都需要有充足的自信、強勁的魄力和決心,才可抵禦人生中突然而來的「風風雨雨」。即使成功培訓藍領出身的白人史坦納為他與莫里斯在金融界的代表,期望較容易與商界的白人交涉,仍然「聰明反被聰明誤」,其身陷囹圄的命運不曾打倒其揚名立萬的決心,反而讓他們上了人生中寶貴的一課:不可輕信別人,在種族不平等的大前提下,人類的私心在危難面前主宰一切,不論之前彼此之間有多深厚的感情,依舊敵不過其保護個人利益的最崇高慾望。因此,所謂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對當時的黑人來說,此格言只在白人社會內存在,在黑人世界內根本從未出現!

由此可見,《逆》講述的故事在同一系列的電影中算是功敗垂成,最後黑人企業家已有萬貫家財,但這不代表其獲得同等份量的社會地位和權力;很多時候,事業方面的成功能換取別人對自己的尊重和欣賞,可惜根深蒂固的種族觀念卻不會在剎那間改變。這就像美國前總統奧巴馬首次以黑人身分獲取美國最高的政治權力和地位,但這不代表種族歧視問題從此獲得圓滿的解決,當白人特朗普成為總統後,美國歷史中常見的種族歧視案件又再次出現,這證明奧巴馬一人的成功能換取白人對他的尊重和欣賞,但白人心底裡瞧不起黑人的心態卻不曾出現翻天覆地的變化,歧視仍然存在,一切仍舊不變。不過,影片內加勒特及莫里斯為提升黑人地位所付出的努力,為爭取種族平權所作出的犧牲,即使到今時今日種族問題依然不曾有翻天覆地的變化,但最低限度他們在艱難的就業環境內創下黑人成為傑出銀行家的先河。

《新聞守護者》(Mr. Jones)

年輕就是可以很天真很傻;年輕就是可以有恃無恐;年輕就是可以義無反顧。這一切都是值得我們珍惜的。

真人真事改編。1933年年輕記者鍾斯「有恃無恐」地以為曾經訪問希特拉,就可以暢通無阻地去訪問史太林;這是「很天真很傻」的想法,但他「義無反顧」地去實行。

懷疑蘇共「假大空」,深入烏克蘭尋找真相。一連串的明查暗訪:「黃金糧倉」被瞬間掏空殆盡;普立茲獎報人助紂為虐;這邊廂權貴酒池肉林,夜夜笙歌;那邊廂饑荒處處,百姓餓死屍橫遍野,觸目驚心。導演使用冷暖色調造出強烈對比。劇情推展扣人心弦,運鏡靈巧有力,配合「採訪主題」不乏手搖鏡,令真實感增加。《動物農莊》的啟蒙更是畫龍點睛。

塗脂抹粉的假新聞;助紂為虐的諂媚攀附;秘密警察的監視搜捕;互相篤灰、分化、不信任…,這一切一切就是這麼熟悉,這麼有切身感受;因為八十多年後的今天,仍每天血淋淋地上演。

結尾字幕陳述令人黯然神傷。在此感激每一位「很天真很傻」的年輕人不畏強權,以生命揭破邪惡奸險真相,讓全世界警惕。筆者在此向所有勇敢正義的新聞工作者致敬。

陸凌綠

《聖荷西謀殺案》

標題黨也無補於事 Kepa

前一段時間,限聚令期間跟朋友吃飯,她說起非常想看《聖荷西謀殺案》,對香港電影也十分支持,故也十分關注此片。

電影上映,看看如何?看著看著,第一次看錶才9分多鐘,人物關係如何就沒法說,如果是懸疑片的開端,沒有外國電影那種懸念,抄都會吧,那是賣什麼?以為大神在後頭,第二次看錶是15分鐘,之後是20多分鐘,34分鐘,都在看什麼戲?? 如果是以前在旺角電影院,觀眾早已經割櫈離場!

到49分鐘才來一點戲,是什麼套路?全片片長不到1小時30分,過半了都在看什麼?

劇本是翁子光的,那就說說當年的《踏血尋梅》,江老闆已經投了,前期已完成準備開鏡,唯在宣發會議上,主管說片名沒有叫座力,一定需改為比較庸俗的片名,但導演不同意並堅持片名,結果江老闆改投開拍《寒戰》。 《踏》一停便是四年,才找到新投資者,最後在金像獎拿了六個獎項。這些獎對江老闆來說沒有實質的意義,事實上《踏》不及 《寒》賣座,商業正確。

這部《聖》,片名已經吸引了觀眾,如果我是導演,不會這樣拍,投資方為何投這片?翁子光劇本是主因吧。但選角錯到底, 不是佟大為演不好,而是他的戲路感覺比較富喜劇感,這電影的決策部門需要好好學習下。

《急先鋒》

老套舊爛 Kepa

小時候每逢過年,媽媽都會帶我去看賀歲片,從許冠傑的《最佳拍檔》到成龍大哥的賀歲片。今年疫情爆發前,六部賀歲片大片,少不了成龍的片,最後由《囧媽》神操作勝出。

《急先鋒》 上映了,正值國慶中秋雙節檔期,唯電影質量能否支撐檔期?一輪宣傳已經大打折扣,成龍在拍攝期間消失在水底45秒,不禁讓人想起《絕地逃亡》攝影師在颱風天拍攝溺斃之事,以此宣傳極為不智,未看已經打了八十大板。

一看 《急》 ,為何如此老套舊爛?成龍大哥拍片從來不缺資金,為何拍得如此爛片?要是在倫敦拍攝,早前的《英倫對決》早已經給觀眾一個印象,在這基礎上應該可以,但為何在YouTube上早已看過的視頻,抄襲在成龍電影裡就自己倒米,以前成龍電影的原創動作在那裡?再加上超爛的CG飛車鏡頭,實拍也沒有了!《急》讓觀眾入場看什麼?像美國的 CG飛車鏡頭還可以,為何用上不懂飛車或汽車物理的人去做 CG飛車鏡頭?一大敗筆,有錢拍攝都不會花,實在可惜。那一幫演員根本不是幫電影宣傳,一己私慾毀掉所有。

6
十月

《聖荷西謀殺案》

   Posted by: admin   in 香港影評人協會

在愛情和懸疑之間尋找平衡

愛情加上懸疑,本來是吸引眼球和票房的混合好題材,最成功的經典當然是大衛芬奇導演的《消失的愛人》,講述性格偏執的妻子自行失蹤,讓出軌的丈夫被懷疑成殺人犯。港產片《聖荷西謀殺案》改編自同名舞台劇,以愛情結合懸疑,故事講述由蔡卓妍飾演的女子Yanny為了逃避自己在香港的失敗戀情,前往美國探望多年不見的好友鄭秀文飾演的Ling姐。表面上,Ling與佟大為演的丈夫Tang在聖荷西過著彷彿平淡無憂的理想生活。實際上,就在短短數天的探訪中,Yanny意外地發現了這對夫婦背後鮮為人知的身分真相,而Yanny離開香港的理由也逐漸曝光。

懸疑故事要吸引觀眾,就要編劇精心的鋪排,今次《聖》由《踏血尋梅》的名導演翁子光執筆改篇,他善於娓娓道來複雜故事。但相信局限於原有劇本來自舞台劇框架,人物少、場景單一,劇味高潮都依靠演員的投入帶動,改編成電影就忽略了運用電影語言取鏡,以補充相對單薄的場面。

故事背景選擇美國,固然較容易開展發生在清靜小屋的殺人事件,當中穿插少量關於偷渡、移民婚姻等情節就太點到即止,沒有充分發揮中國人在異鄉流離失所的困頓失據。例如鄭秀文任職的婚姻介紹所,提及的婚配個案就顯得可有可無;有可能經典電影《秋天的童話》已深刻描寫中國人移民美國的壓抑和失落,《聖》反而有情節諷刺中國人在美國仍然在欺負中國人,聖荷西雖然是虛構的城市,但電影並沒有虛構中國人的劣根性。

蔡卓妍在戲中演的流浪少女較貼近她現實生活的性格,戲中的爆發點也不算多。男主角佟大為是國內一線型男小生,他在戲中的壓抑就火候不足,戲末的性格突變也欠缺鋪排。而全戲最吃重的鄭秀文徘徊在被害者和施害者之間,始終沒有讓觀眾體會她的苦況,還是她由始至終都在加害他人,電影結局也落得太所以然,欠缺了再三回味的空間。

《聖》嘗試在愛情和懸疑之間尋找平衡,算是港產片中的新嘗試。

少翁

2
十月

《可不可以,你也剛好喜歡我》

   Posted by: admin   in 香港影評人協會

「讓愛」很偉大? 曉龍

常說:「愛情是需要犧牲的。」但主動「讓愛」是否值得尊敬的犧牲?這種做法是否很偉大?《可不可以,你也剛好喜歡我》內田筱湘(陳妤飾)與李助豪(曹佑寧飾)本屬青梅竹馬,在日常生活中經常在一起,已被旁人視為不可分離的一對,但初時他竟只視她為知己好友,限於友情而未發展成愛情;不過,她有的是愛心和耐性,當他公開向她的好友宋依靜(林映唯飾)表白時,她不曾有怨言,遑論會憎恨他,反而她主動「讓愛」,在他與依靜有任何感情或相處問題時,她都樂意聆聽解答,彷彿她十分認同他與依靜是百分百匹配的一對。其後她按捺不住,終於不再隱藏,承認自己一直都愛他,之前只顧及依靜的感受,刻意假裝「放棄」這段感情;到了那時那刻,此兩女一男的關係完全曝光,她主動向旁人表示自己真的喜歡他,並覺得他是自己的理想情人。因此,在友情與愛情的矛盾和衝突中,初時她不自覺地選擇了友情,其後她希望自己對得住自己,不想自己後悔莫及,遂唯有犧牲友情而擁抱了自己的愛情。

《可》的其中一位編劇呂安弦以前曾擔任《比悲傷更悲傷的故事》的編劇,同樣講述宋媛媛(Cream)(陳意涵飾)與張哲凱(K)(劉以豪飾) 從高中開始相依為命,朝夕相對,然後愛上對方的故事。由於K患上遺傳性癌症,擔心不能讓Cream得以幸福地過活,成為她的負累,他遂隱藏了自己對她的愛,並主動「讓愛」,要求她結識男友,追尋下半生的幸福。或許愛到極致的一刻,便是「捨棄」,《可》的筱湘與《比》的K在自己最愛的人面前,在迫不得已下,同樣選擇「捨棄」,不是因為不愛,而是因為太愛對方,為對方的未來左思右想,覺得自己可能不是對方最適合的終生伴侶,改而替對方作出最佳的選擇。很難說這是感性掩蓋理性還是理性遮掩感性,因為為對方選擇摯愛是理性的決定,但此決定背後偉大的愛卻屬於感性,故「讓愛」的行為其實是理性與感性的交疊,對自己及對對方的衝擊不算小,所產生的源自內心的打擊不算不大;《可》的筱湘最後排除萬難,決心與助豪在一起,《比》的Cream最後服下藥物,與K共赴黃泉,這已證明「讓愛」只是戀愛的其中一個階段,其對原本徹底的真愛不曾產生絲毫的影響。因此,很多時候,「讓愛」可能很偉大,但需要犧牲的,除了自己,還有對方。

《可》從始至終都輕鬆愉快,即使筱湘「讓愛」時顯得略為憂鬱傷感,助豪撮合三對絕緣男女的過程仍然充滿趣味,容易令觀眾捧腹大笑;畢竟年青人的戀愛世界經常充滿著眾多的不可能性和不確定性,描寫此世界的電影有不少發揮的空間,現今不少台灣電影都循此方向發展,然後在此世界內加入嶄新的元素,可以是精神病患,亦可以是恐怖懸疑,更可以是推理兇案。之後上映的《怪胎》算是同一系列的另一變奏,在年青男女之間的戀愛生活內加入神經性強迫症的病徵,為此系列帶來新鮮感,並觸及病患與正常人的差異及病患康復後產生的變化等問題,男女主角林柏宏與謝欣穎賣力投入的演出,與曹佑寧及陳妤不惶多讓。由此可見,《可》與《怪》各有特色,同樣值得期待。

1
十月

祝大家中秋節快樂!

   Posted by: admin   in 香港影評人協會

30
九月

《末世綠洲》

   Posted by: admin   in 香港影評人協會

以世界末日為背景的電影近十年都如雨後春筍,尤其在電腦特技一日千里的情況下,末世可以發揮奇觀式的觀影效果。電影《末世綠洲》的故事框架其實與幾年前的《2012》相似,都是以一個家庭在面對世界末日時的最後倒數為故事大綱。

但今次有格鬥士謝拉畢拿領銜主演,但扮演的不再是肌肉型男,而是會動腦筋的結構工程師,並且被美國政府選中可以在末世中和家人到達格陵蘭避難所。電影描述的殘酷現實是在兩顆巨型彗星將會衝擊地球,政府只能夠篩選部分人口到達地底避難所,希望在末世衝擊之後,人類仍然有存活的可能。

當然從主角一家人被選中開始,就經歷多重轉折,包括主角的兒子還有糖尿病而中途被拒絕到達避難所,途中一家三口幾度被逼分離,更加是電影讓人緊張的地方。雖然情節有些許老土,但是在走難途中,描述各種各類的末世生態,有人不擇手段搶奪主角的兒子,希望換取進入避難所的機會,也有人選擇在末世之前開派對,逍遙自在。原本善良的男主角也因為要保住自己進入避難所的入場券而錯手殺人,在末世之中,是非對錯已經黑白模糊。

在末世當前,男主角反而修復了原本破裂的婚姻關係,或者這就是荷里活電影永恆的家庭價值。男主角在電影中也沒有扮演超級英雄,反而處處碰壁,過分相信別人而錯過與家人團聚的機會,這種平凡人經歷末世的體驗讓普通觀眾看得更加投入。

一般末世電影都有十分誇張的電腦特技效果,大部分在開場和尾場會有數十分鐘轟炸式特技場面,以往從冰天雪地到地震海嘯,總之要讓觀眾看得心驚膽跳。但這次《末》的電腦特技效果就顯得十分克制,刻意營造真實感覺,彗星的燧石墜落地球的畫面好像紀錄片中的真實大自然影像,完全不是一般電影的感覺,這種手法反而讓觀眾更加有投入感,也不會因為看得太多末世電影而生厭。

雖然片名強調末世之後的綠洲,但其實電影最終也沒有描述綠洲的美好,反而人類努力求生的意志能夠勝過宇宙隕石的撞擊。

少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