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十月, 2021

23
十月

《失靈腦朋友》

   Posted by: admin    in 香港影評人協會

別具個性的「腦友」 曉龍

在日新月異的高科技時代,《失靈腦朋友》裡的小朋友已不再用智能手機,改而依靠多功能的「B寶」提供多樣化的服務,它可以代步,可以上網,可以播片,可以播音樂,可以幫助主人與朋友聯繫…,是他們的最佳朋友。他們每一位都有一個它,幾乎成為必須品,但男主角巴尼家境貧困,家人耗盡私己錢卻只能買最原始最簡陋的Ron,它沒有任何裝飾,亦沒有任何裝置,每次呼叫巴尼時都叫錯了名字,因為它的系統內沒有B字頭的文字資料,這本來使他十分尷尬,甚至不想把它帶回校,其後發覺它並沒有道德及安全的設定,這使它有獨特的個性,與其他「B寶」完全不同,他對它十分好奇,開始願意接受它,帶它回校後,同學都對它的舉止非常詫異,甚至欣賞它「鶴立雞群」的行為。例如:當他向它埋怨自己沒有朋友時,它竟找來一群與他興趣相近的校外人士到校陪伴他;它的主意和行為有歪常理,難以估計,故引起他身邊的同學的注意。因此,「腦友」無需美輪美奐,亦無需有特異功能,只需有自己的個性,能幫助主人解決問題,已是小朋友的最佳夥伴。

別以為小朋友的思想簡單,但其日常生活受到自身家庭及所處社會的影響,很容易擁有較複雜較世俗的價值觀,正如《失》內初時巴尼感到自卑,源於他沒有「B寶」,但當時這類機械人已普及化,其他同學已各有一個,這使他心底裡自覺比不上朋輩,當同學在小休時與自己的「B寶」及其他同學玩得興高采烈時,他只獨自躲在一旁,害怕與他們直接接觸,因為擔心自己與他們沒有共通的話題。這種注重朋輩關係的心態本來就是青春期的其中一項特徵,他剛剛踏入青春期,有上述心態實屬必然;其後他的爸爸及嫲嫲知悉此事,為了滿足他及幫助他建立自我形象,願意四出找尋渠道購買平價「B寶」。這種建基於物質的價值觀本來是成人世界的事,但小朋友受他們及周邊媒體的影響,耳濡目染地把此觀念植根於自己的腦海裡,這使小朋友追求更佳的物質生活,反而失去了既有的一點點童真。現今高小至高中的學生沉迷於智能手機的短片及遊戲,與影片內小朋友沉迷於與「B寶」玩樂相似;後者比前者佳,因為後者可幫助他們結識新朋友及擴闊他們的社交圈子,而前者卻很大可能使他們越來越孤獨。因此,在科技至上的新時代裡,小朋友彼此進行面對面的溝通,一起合作,一起創造的機會已大大減少,遑論能透過交往建立單純的友誼。

不過,現今的小朋友從小便接觸資訊科技,對電腦的認識及了解必定比成年人佳,這就像《失》內眾多高小學生能靈活地控制屬於自己的「B寶」,向它發出有效的指令,並順暢地與它溝通。這對他們長大後從事智能科技的相關工作十分有利,因為他們在日常生活中與機械人有密切的接觸,了解它的程式設計和運用方式,可以為他們創造智能產品提供靈感,亦可為他們編寫電腦程式奠定穩固的基礎。況且《失》內他們不單與它們溝通,亦會與身邊的同學閒聊,似乎它們的存在未能影響他們在人際關係方面的發展,反而為他們製造一個共同的話題,面對陌生的同學時都不會「啞口無言」。由此可見,「B寶」與智能手機相似,在日常生活中的使用利弊互見,關鍵只在於自己能否正確和健康地使用它們。

《失靈腦朋友》RON’S GONE WRONG

互聯網世代的反省。(有少許劇透)

片中世界每個小朋友都擁有一個B-bort(機械人),方便他們上網、學習、社交等等,其實等於今天每人手上的智能電話。主角的一個B-bort (RON)與別不同,是次貨,卻有「人」性,還有「溫度」;戲中沒有明言RON在夜裡發出的「光芒」是甚麼?但我意識到那是「體溫」。最後,在「雲」海中能找到他也是靠這獨一無二的「光芒」。

今天,你我他的電腦上有成千上萬的friends,都是無血、無肉、無體溫的;沒有握手,沒有擁抱,沒有親吻。而RON的出現正好打破常規,他不是只有”0”和”1”的機械人,接收、學習的是具象和手寫字,不是冷冰冰的程式。互聯網無遠弗屆,我們無時無刻依賴著網絡生存,分分秒秒注視著自己的「追隨者」、瀏覽次數,Add朋友成為例行公事,衣食住行皆網上進行,並喜歡公諸於世,沒人「關注」或「已讀不回」就會整天忐忑不安,空虛寂寞。在無形的約束和控制下衍生這種人生態度,正正就是既得利益者的終極目標。商賈巨擘操控著「大數據」能獲取厚利,也容易發展政商勾結,淪為政治工具。避免變成他們的囊中物,自省是時候了。

其實影片可能更適合大人看,小朋友未必明白箇中意義。如B-bort總裁的一張名牌電腦CEO臉孔,就極盡諷刺之能事,是片中歹角。對白繁多也令人勞累,幸好有配音版,B-bort的鬼馬也令小朋友笑得開心。

最後B-bort捨身取義,是我們在「大數據」時代的冀望;有「體溫」的接觸,無監控,無約束,自由自在地與時並進,才是我們嚮往的電腦世界。

陸凌綠

《我的英雄學院劇場版:世界英雄任務》短評

普通人都可以是英雄

不要以為自己是普通人就不可以成為英雄,《我的英雄學院劇場版:世界英雄任務》的男主角其貌不揚,戰鬥力不算最強,有時做事會較烏龍,面對可以把對方的攻擊反彈的敵人,依然毫不畏懼,勇於挑戰其極限,這種打不死的態度,可能就是他唯一與別不同之處,亦是他唯一比別人優勝的地方。大部分的年青觀眾都是普通人,或許只有這種普通的英雄才能給予他們希望,讓他們有努力地奮鬥的理由,亦能賦予他們繼續有意義地生活下去的能耐。

曉龍

16
十月

《最後絕鬥》

   Posted by: admin    in 香港影評人協會

勇者無懼 曉龍

與其說《最後絕鬥》內騎士Jean(麥迪文飾)與Jacques(阿當戴華飾)是勇者,不如說Jean的妻子瑪格麗特(祖迪高瑪飾)才配得上勇者之名。因為Jean與Jacques在戰場上出生入死,從體力及打鬥能力來說,他倆都是強者,但她於一人獨留家中之時被Jacques強姦,在十四世紀的保守時代裡,她敢於透露真相,勇於揭露Jacques的惡行,希望她的案件放在法庭內審理,當時與她同住的奶奶曾勸諭她放棄,由於奶奶年青時都有類似的經歷,但當時默不作聲,遂要求她同樣以沉默的態度對待此慘痛的經歷。不過,她一口拒絕了奶奶的要求,並繼續把她的案件公諸於世,希望引起當時大眾的關注,知悉女性普遍遭受的凌辱。在審訊過程中,她看盡了人性的黑暗,她身邊的好友不信任她,認為她曾稱讚Jacques英俊,即表明她對他有一點點愛意,她被他強姦時有半自願的性質,故他不應被入罪。因此,她勇於對抗當時重男輕女的社會風氣,堅稱自己所述的是事實真相,回應Jean的相關提問時堅定地講述自己的遭遇,在法庭上於眾人面前述說事件發生的經過,不受奶奶及身邊友人的意見所左右,毫不猶豫地控告Jacques。上述分析證明她是勇者,並且是當時女權運動的先驅。

《最》的編劇用「羅生門」的方法講述整個故事,分別從Jean、Jacques及瑪格麗特三個不同的角度述說其在同一時段裡的經歷。從Jean的角度看,他醉心於自己的事業,努力地養妻及母,在外忠於國家,回家後關顧她們,是積極進取的好男人,但他與妻子結婚多年而仍未有兒子,是他最大的遺憾,亦使他覺得她未盡妻子的全責。從Jacques的角度看,他深得伯爵(賓艾佛力飾)賞識,他倆甚而稱兄道弟,以致他的事業如日方中,但他愛上Jean的妻子,在沒有辦法得到她的情況下,唯有到她的家強姦她,這不是「罪」,而是愛。從瑪格麗特的角度看,她結婚後盡心盡力地照顧家庭,平時與好姊妹一起,待Jean回家後服侍他,雖然她未曾誕下兒子,但她已全力履行妻子的責任,其後她獨留在家時被Jacques強姦,她已盡力掙脫他但不成功,此意外之所以會發生,實源於她的奶奶與僕人全部外出,獨留她一人在家所致。因此,不同的角度衍生同一事件的相異版本,當時科學鑑證落後,只有人證而沒有其他證據時,唯有依靠上帝(當時指「命運」)解決,即Jean與Jacques的決鬥,戰敗者即被上帝視為罪犯,其屍體會被倒吊示眾。這種在法庭上各執一詞的情況不算罕見,但當時只偏好以暴力解決問題,而非蒐集更多證據查明事實真相,即使影片的中文字幕表明她所述的是最接近事實真相的版本,且從表面證供來說,她所說的話最接近事實,國王仍然堅持要以決鬥的方式解決問題;根據歷史記載,當時西方社會內冤案頻生,實非偶然。

幸好十四世紀至今,西方的司法制度有顯著的改善,現今講求證據(包括人證和物證),科學方面亦有長足的進步,上述古代的強姦案已無需依靠決鬥解決,即使在「查無可查」的情況下,生物技術的科學鑑證依然可協助《最》的法庭判斷Jacques有罪,無需勞師動眾地進行一場渲染暴力的格鬥。影片最後瑪格麗特懷孕生子亦無需迷信地以Jacques為強姦犯的理由而斷定他不是她兒子的父親,只需用DNA驗證便可以。由此可見,司法及科學的現代化為法庭的審判帶來便利和文明,《最》的故事情節已是「過時的歷史」,以格鬥的方式解決問題已成為絕響。

《最後絕鬥》THE LAST DUEL

真人真事《羅生門》。

並不是甚麼史詩式戰爭片,而是一套值得現世代深思的電影。背景是十四世紀,一宗入屋強姦案。由於不能劇透,筆者只能說自己的判斷︰受害人瑪格烈特說的是真話。

在那個世紀,女人的貞操最重要,姑勿論如何大膽;如何工於心計都不會將自己的名聲押上,甚至傳遍整國。「被姦」當時被視為羞恥之事,只會啞忍,不會揚聲,若被丈夫知道,會被視為不貞,被殺的機會很大,因女人只是丈夫的附屬品或財產,丈夫有權拋棄或毀滅。若不是真相,瑪格烈特何必說出來,對自己毫無益處。其實她很勇敢。《羅生門》沒有真相,但這案的真相顯而易見。

電影以三個人的「真話」作三個章節,讓觀眾自行判斷。但戲中人的判決卻交給上帝,以決鬥作為結案陳詞,戰死的一方就是說假話,多荒謬!影片看似客觀陳述,其實有很強的批判性,尤其在女權上。到今天廿一世紀仍然有不敢張揚的性侵案發生(否則不會有 Me too 事件),到底世界有沒有進步過?

影片前半段鋪陳兩個男人的過節,不知就裏的觀眾可能會覺得沉悶,但中段強姦案發生,就知道因由了,戲味愈發濃郁,恩怨情仇影響著事件真相,各人的陳詞耐人尋味。

至最後一場決鬥更精彩絕倫,懾人的張力與逼力直扣心弦。分鏡準繩精細,勝敗每分每秒在變化,觀眾屏息靜氣地看,然後又血脈沸騰,緊張得手心冒汗。金像導演烈尼史葛掌握氣氛節奏從不失準。

唯一令筆者不滿的是選角,如車保羅樣貌的Adam Driver在戲中被稱為「英俊」,這「英俊」更是嚴重到會死人的,不是吧?

P. S. 兩劍加一個問吊黑影的電影海報,簡潔有力,值得一讚!

陸凌綠

《毒魔:血戰大屠殺》Venom: Let There Be Carnage

鍾愛毒魔的與別不同。

上一集被千夫所指—爛,筆者倒真心不覺得差。可能是原來版本部份被剪去,令劇情有所缺失或人物不似預期,但由於沒看過原著漫畫,於我並無不妥,仍然覺得很好看、很有趣。

沒錯,是有趣。看見毒魔笑瞇瞇的樣子挺可愛的。以「搞笑」的形象來建構一個暗黑英雄,在眾英雄片中確是少見。毒魔與其他英雄不同,因為他是寄生;要寫他和宿主艾迪歡喜冤家的關係,我相信這是最有效的處理。而兩者決裂也是本集的經線,緯線是歹角的誕生。

CG畫面,動作打鬥見慣亦尋常,反而歹角卡沙迪的「童年陰影」以線條卡通來表達,簡潔可喜。「尖嘯」這人物設計也起著巧妙的作用,可以製造衝突,同時化解危機,最後的場景與事件互動,看出編劇下了點工夫。

看膩背負沉重的英雄,來個搞笑可愛的毒魔,何其輕鬆暢快!連小孩都看得開心。(我看的一場確是有小朋友,也聽見笑聲)

期望下集有同樣是小孩喜歡的蜘蛛俠出現。

陸凌綠

《永遠比那些笨蛋年輕》

成長的苦澀

日本的電影創作人一向擅長以淡淡的哀愁述說年輕人的成長故事,《永遠比那些笨蛋年輕》亦不例外,堀貝(佐久間由衣飾)剛剛大學畢業後已找到兒童社工一職,本應可喜可賀,但當她了解好友豬乃木(奈緒飾)悲慘的過去後,頓感憂愁,又得知另一朋友遇上意外、但其實自殺的真相,以及部分兒童受到欺凌的案件後,她始得悉自己身旁充滿著暴力,亦知道死亡並非離自己這麼遠。或許普通人的成長過程與她沒有太大的差異,佐久間由衣平凡的外貌及說話時平淡的語調,可能在觀眾的心底裡不留下一點點痕跡,但卻能指涉一般人的日常遭遇及生活。即使我們並非身處日本,仍然會對她的經歷產生共鳴,並有強烈的代入感,因為我們曾經擁有類似她的成長歷程,很久以前已經大學畢業的中年及老年觀眾可以尋回昔日的回憶,正在攻讀大學課程的年青觀眾亦可以擁抱青春的一點一滴,仍未升讀大學的少年觀眾更可以展望未來的成長和生活。因此,《永》很「普通」,卻別具韻味,值得一看。

曉龍

9
十月

《午夜天鵝》

   Posted by: admin    in 香港影評人協會

偉大的「母愛」 曉龍

作為跨性別人士,《午夜天鵝》裡的凪沙(草彅剛飾)依靠人妖秀中的表演維持生活,勉強跳著天鵝湖,在生活捉襟見肘下,他收留了親戚的女兒一果(服部樹咲飾),視養育她為一份兼職,沒有想過需要如何照顧她,更不曾思考怎樣愛護她。初時由於他倆性格不合,鮮有交流,她對他沒有好感,即使覺得他的女性化打扮十分奇怪,仍然默不作聲,只用較奇異的目光看著他,不曾與他溝通,遑論會問他想成為女性的原因。其後他發覺她在家暴的陰影下,只懂得以暴力解決問題,當同學取笑她的「母親」時,她不懂回應,只用力地把桌子擲過去傷害同學,這雖然為他增添不少麻煩,但亦促使他開始關心她,並關注她在日常生活中的一舉一動。這段情節是他倆發展真感情的開始,導演處理此開端時節奏明快,即使對他開始關心她的舉動欠缺足夠的鋪排,除了他同情她遇上家暴的遭遇外,根本沒有其他相關的情節鋪排他對她的關注,如果說他發覺他們的共通點(他們都是只能靠自己活下去的人)後,便開始留意她,他理應在最開始的時候已關心她,而非在她傷害同學之後。

到了影片的中段,一果經過芭蕾舞教室時模仿那裡的學員的舞姿,被舞蹈老師發現後,想收她為學生,但礙於她缺乏足夠的金錢,初時想過放棄學習芭蕾舞的念頭,但其後在教室的老師及同學的幫助下,她獲得鼓勵,亦不想埋沒自己的天分,在凪沙的額外資助下,她堅持下去。事實上,他與她不曾經歷甚麼重大的事件,他竟願意轉換工作,回復男兒身,放棄表演工作,擔任倉務員以賺取更多的金錢資助她繼續學習芭蕾舞,這段情節同樣欠缺鋪排,她純粹是別人的女兒,為何他願意作出重大犧牲改變自己以幫助她達成夢想?為何他覺得自己與她合不來但他卻仍然願意幫助她?幸好草彅剛十分賣力和投入地演出,即使觀眾對他與她成功建立較密切的關係的緣由難以信服,他們依舊被他對她偉大的「母愛」所觸動,仍然被他對她仿真度甚高的「母女情」所感染,為他倆的經歷而落淚。從影片的情節分析,他「男身女心」的特質本來已使他遺世獨立,自出生開始已受到旁人閒言閒語的欺凌,其後還需要照顧她,關心她的內心世界,支持她追尋夢想,如果沒有比常人高的情緒智商,根本不可能完成上述艱鉅的「任務」,可見他的經歷實在惹人憐憫。因此,即使《午》在情節鋪排上備受質疑,演員演出和角色設計仍然成功補救了情節編排的缺失,這使整齣影片仍有一定的可觀之處。

在影片的最後,當凪沙的親戚發覺他是跨性別人士的真相後,一果的親母接回她,使他倆分開,但他依舊默默地支持她發展自己的夢想;至她高中畢業後再次探望他,看見他臥病在床,奄奄一息,由於她與他已在短時間內建立深厚的感情,她飲水思源,協助他達成夢想,帶他到海邊,重拾他童年時游泳喜歡穿上女性泳衣的回憶,其後她告訴他自己已成功入讀外地著名的舞蹈學校,繼續向著芭蕾舞蹈家的夢想進發,他樂不可支,卻在一剎那間步向死亡。這段情節的鋪排最充足,因為草彅剛感情豐富的演出已把他與她的關係昇華至跟現實十分接近的「母女情」,以致他在臨終之前與快要離開日本的她珍惜相見的機會,並向對方吐露自己的心底話的情節顯得合情合理。由此可見,草彅剛是全片的靈魂,如果失去了他賦予角色生命的能耐,凪沙的魅力便會大不如前,影片的感染力會被嚴重削弱,其整體的吸引力自然大減。

《007:生死有時》No Time To Die

喜見占士邦終極命運。(下有嚴重劇透)

本來《新鐵金剛:智破天凶城》大突破將「鐵金剛」變回「血肉之軀」,令我大為感動,殊不知接著的《007:鬼影帝國》又回復固有占士邦片套路。來到這集《007:生死有時》相信是萬眾期待了,一來Daniel Craig已經說過演畢此集就真的不再演了(之前一集都如是說),二來占士邦身世發展至此,也該來一個終結。

此集劇情較為複雜,除了占士邦的私人恩怨外,病毒、生化武器也是貼題的主角,道盡當今世界的可恥,在在言之有物。當然一連串的飛車、打鬥、爆炸、秘密武器等一應俱全,以往邦片有的皆有,毫無冷場,邦迷定必滿足。

「占士邦」一直以來都是一個「傳說」;是神級間諜;是打不死的。生性風流,全部女人都是一夜情,沒有一個可以真正埋身。因為作為一個一流間諜是不能「留情」的,一有「情」,這「情」就是「威脅」。本來都以為上集的瑪德琳史旺只是一夜情對象,怎料來真的?占士邦竟然還有妻有女?大鑊!當「神」變成「人」的時候,「死」就是其「必定終結」,否則戲是演不下去的。「家人」永遠是最好的「要脅」,當間諜怎可能有家人?變了「人」的占士邦最後竟如楊過中「情花毒」(不能碰他最深愛的妻、女,因毒藥有其DNA),沒有解藥…….。看到這裡,我只能夠說一句「死得好」!

P.S. :彩蛋應該是「007」吧…….。NO James Bond please!

陸凌綠

2
十月

《007:生死有時》

   Posted by: admin    in 香港影評人協會

生存與生活的差異 曉龍

在《007:生死有時》的末段,詹姆士·龐德(丹尼爾·克雷格飾)昔日的伙伴及上司向他致敬,說他用盡了生命中的每一秒,這是他努力地生活的「人證」。倘若在人生的最後階段,我們都會像他一樣,獲得相識的身邊人確認我們已盡力地過活,沒有浪費人生中的一分一秒,這是一件多麼美好的事!《007》的導演凱瑞·福永在同類型的電影系列裡作出了一次罕見的突破,用開放式的結局結束整部電影,龐德中了毒,留在孤島內,導彈射進來,他會否因此而受重傷?會否就此失去性命?影片沒有交代,亦沒有任何線索證明他會繼續生存還是已終結了自己的生命,因為他的屍體仍未被發現。最後他沒有逃離孤島,不僅因為他受傷,還因為他中毒後返回大城市裡人口密集之處,很容易令旁人染毒,對他們的生命造成威脅。他很偉大,在於其用盡辦法把薩芬(雷米·馬利克飾)的恐怖式襲擊帶來的傷害減至最低,想盡辦法把其對地球及人類的影響減至最弱;在現實生活中,大部分人都沒有機會成為像龐德的英雄,但每天我們只營營役役地過活,是否想過如何體現生命的價值,怎樣實踐人生的意義?或許《007》提醒了身為觀眾的我們生存與生活有莫大的差異,如何減低前者的成分而提升後者的含量,這真的是一門值得探究的學問。

在影片內,龐德曾有迷茫的時刻,當他的行蹤被發現後,他竟質疑其摯愛瑪德琳·史旺博士(蕾雅·瑟杜飾)曾否向敵方洩露自己的行蹤;可能他是間諜,都會懷疑身邊人是否間諜,即使她與他朝夕共處,他依舊會懷疑她是叛徒。間諜特工的訓練使他學會不應相信任何人,在他懷疑自己被背叛後,唯有與她分開,跟著他到郊區過著平淡恬靜的生活,那時候的他在特工上司及同事眼中,屬於失蹤人口,因為他們對他的行蹤遍尋不獲。事實上,那時候的他放棄了自己的理想,只安穩地「度假」,表面上愉快地生活,實際上完全埋沒了自己的天賦本錢,從本質上來看,他正在生存,卻非實實在在地生活。《007》提醒我們,活在世上,應好好發揮自己的才能,不要小看自己,亦不要埋沒自己,更不要浪費自己。後來他再次出山,我們都會為他歡呼喝采,因為這是真正的他,而非之前樂天知命卻虛假的他。因此,這齣電影有廣闊的詮釋空間,值得我們細心思考、品味甚而「咀嚼」,導演把《007》提升至罕見的深度,對筆者來說,實屬意外。

沒錯,在現實中我們會像影片中的龐德一樣,會有失落的一刻,會垂頭喪氣,會想過放棄自己,這是人之常情。我們在遇上難關、經歷挫折後,會否像他一樣「失蹤避世」,這是個人的選擇;不過,其後我們能否再次投入於自己的事業中,這是自身情緒智商的巨大考驗,與年齡無關,關鍵在於我們是否有充足的自信和魄力。他從「高峰」墮下,不至於「粉身碎骨」,及後竟可再次爬起來,支持的力量顯然源自舊日的上司和戰友,雖然有另一位黑人女特工已拿走了他007的編號,但當他再次投入特工職務後,她願意把此編號歸還給他,證明她都承認007是最適合他的編號,不可改變,更不可取締。因此,在每個人「東山再起」之時,自己身邊的朋友及同事給予的支持和認同十分重要,如果失去了他們,我們便會流於「單打獨鬥」,孤身上路亦使我們難以真真正正地生活,遑論能再次攀上事業的高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