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
十月

《最後絕鬥》

   Posted by: admin   in 香港影評人協會

勇者無懼 曉龍

與其說《最後絕鬥》內騎士Jean(麥迪文飾)與Jacques(阿當戴華飾)是勇者,不如說Jean的妻子瑪格麗特(祖迪高瑪飾)才配得上勇者之名。因為Jean與Jacques在戰場上出生入死,從體力及打鬥能力來說,他倆都是強者,但她於一人獨留家中之時被Jacques強姦,在十四世紀的保守時代裡,她敢於透露真相,勇於揭露Jacques的惡行,希望她的案件放在法庭內審理,當時與她同住的奶奶曾勸諭她放棄,由於奶奶年青時都有類似的經歷,但當時默不作聲,遂要求她同樣以沉默的態度對待此慘痛的經歷。不過,她一口拒絕了奶奶的要求,並繼續把她的案件公諸於世,希望引起當時大眾的關注,知悉女性普遍遭受的凌辱。在審訊過程中,她看盡了人性的黑暗,她身邊的好友不信任她,認為她曾稱讚Jacques英俊,即表明她對他有一點點愛意,她被他強姦時有半自願的性質,故他不應被入罪。因此,她勇於對抗當時重男輕女的社會風氣,堅稱自己所述的是事實真相,回應Jean的相關提問時堅定地講述自己的遭遇,在法庭上於眾人面前述說事件發生的經過,不受奶奶及身邊友人的意見所左右,毫不猶豫地控告Jacques。上述分析證明她是勇者,並且是當時女權運動的先驅。

《最》的編劇用「羅生門」的方法講述整個故事,分別從Jean、Jacques及瑪格麗特三個不同的角度述說其在同一時段裡的經歷。從Jean的角度看,他醉心於自己的事業,努力地養妻及母,在外忠於國家,回家後關顧她們,是積極進取的好男人,但他與妻子結婚多年而仍未有兒子,是他最大的遺憾,亦使他覺得她未盡妻子的全責。從Jacques的角度看,他深得伯爵(賓艾佛力飾)賞識,他倆甚而稱兄道弟,以致他的事業如日方中,但他愛上Jean的妻子,在沒有辦法得到她的情況下,唯有到她的家強姦她,這不是「罪」,而是愛。從瑪格麗特的角度看,她結婚後盡心盡力地照顧家庭,平時與好姊妹一起,待Jean回家後服侍他,雖然她未曾誕下兒子,但她已全力履行妻子的責任,其後她獨留在家時被Jacques強姦,她已盡力掙脫他但不成功,此意外之所以會發生,實源於她的奶奶與僕人全部外出,獨留她一人在家所致。因此,不同的角度衍生同一事件的相異版本,當時科學鑑證落後,只有人證而沒有其他證據時,唯有依靠上帝(當時指「命運」)解決,即Jean與Jacques的決鬥,戰敗者即被上帝視為罪犯,其屍體會被倒吊示眾。這種在法庭上各執一詞的情況不算罕見,但當時只偏好以暴力解決問題,而非蒐集更多證據查明事實真相,即使影片的中文字幕表明她所述的是最接近事實真相的版本,且從表面證供來說,她所說的話最接近事實,國王仍然堅持要以決鬥的方式解決問題;根據歷史記載,當時西方社會內冤案頻生,實非偶然。

幸好十四世紀至今,西方的司法制度有顯著的改善,現今講求證據(包括人證和物證),科學方面亦有長足的進步,上述古代的強姦案已無需依靠決鬥解決,即使在「查無可查」的情況下,生物技術的科學鑑證依然可協助《最》的法庭判斷Jacques有罪,無需勞師動眾地進行一場渲染暴力的格鬥。影片最後瑪格麗特懷孕生子亦無需迷信地以Jacques為強姦犯的理由而斷定他不是她兒子的父親,只需用DNA驗證便可以。由此可見,司法及科學的現代化為法庭的審判帶來便利和文明,《最》的故事情節已是「過時的歷史」,以格鬥的方式解決問題已成為絕響。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星期六, 十月 16th, 2021 at 11:35 and is filed under 香港影評人協會.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Responses are currently closed, but you can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Comments are closed at this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