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田家!》

一家團聚的可貴

眾所周知,日本人重視家庭,傳統上對自己的原生家庭有濃厚的感情,但在近十多年來,由於他們深受西方文化的影響,加上子女長大後在外發展自己的事業,已不再與父母同住,導致一家團聚的機會少之又少,但看見別人妻離子散後,始發覺自己與家人一起的日子最珍貴。《淺田家!》的故事改編自真人真事,同樣講述淺田政志(二宮和也飾)長大後以一家人扮演不同行業的人士拍攝全家福,諧趣幽默,亦充滿家庭溫暖,其後在外當攝影師,為其他家庭拍攝全家的合照,但依舊掛念自己替家人拍照的日子,最後返回老家替家人再次拍攝家庭照。此片討論攝影的本質,並非在於照片美不美,而在於其承載的感情是否深厚;雖然淺田家中沒有頂級的俊男美女,但其家庭照依舊具有崇高的價值,因為它們蘊藏著溫馨歡笑的回憶片段。正如當年311東日本大地震後流離失所的居民依舊努力尋找昔日的家庭照,就是為了找回舊日與家人共處的刻骨銘心的回憶,它不可被忽略,亦不能被遺忘,更不可被磨滅。

曉龍

《一級指控》The Attorney

別以「公義」命題去掩飾一個漏洞百出的劇本。

「我不是律師,但我嘗試去做福爾摩斯」(模仿戲中類近對白);為何電影拍好三年,今天才獲放映?答案是因為片中涉及的「兩項」人物已失去利用價值,無關痛癢。還有一點很重要,這合拍片的其中一個價值觀竟與老闆完全接軌,沒理由不放行吧?(請留意,片中支票出現的次數與作用。)

且說漏洞:首先兇手怎會躺在死者身邊不省人事?殺人之後仍不願離開現場,繼續酩酊大醉,束手就擒?辯方律師卻沒提出過這麼大的疑點。好了,之後的所謂證人酒保,他的證供產生甚麼作用?只說出疑兇「冇癮地離開」;既然離開了,就更加不會跟死者扯上關係。還有另一重要證人Cat,有證物在手卻不願意即時交出,還進行勒索,辯方律師知道,仍不報警?接著光天化日,大街大巷上演撞車、殺人、搶劫,行兇者並沒有蒙臉,車上還有警員,警方完全不會跟進?(這建基於三年前的香港而論)。還有不勝枚舉的犯駁、疏漏、兒戲……,算,都當看不見了,但其中一點真的令我作嘔。

片中雷大狀最後那番義正詞嚴的說話,甚麼「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下一代需要一個公平公正的社會……」,我想問,何謂公平、公正?雷以「插贓嫁禍」竄改證物,令死者父親郭世榮相信「真相」然後用「錢」收買重要證人趙警官 (這也奇怪,戲中從沒交代他如何得知趙警官是幫兇);過程中雷還給予控方律師JOE支票,以方便辦案。這切切實實就是「妨礙司法公正」!如果控方不是富商,沒錢收買證人,真相是否就石沉大海?主題振振有詞地說著甚麼雞蛋高牆,政商勾結等不公義之事,實質卻宣揚「有錢」好辦事。宣傳還寫著「法中見義,無懼威權」,多噁心。

P.S. 當法援都被「完善」的今天,也許這是一個完美的劇本,只是在下不懂欣賞吧。

陸凌綠

辛苦了演員懷念智叔

這是《一級指控》,香港電影到底發生什麼事?法庭戲本身難拍,這劇本難寫,但不是用一招人格分裂,就把所有角色、演員的內心價值完全強姦一次,叫演員如何演繹?

戲中所有演員,那有戲不好的?都非常好戲!特別懐念廖啟智先生,作為遺作之一,珍貴在於此。人物本身個性、價值觀,不會一下子改變,要是一下子改變,請展示因由,是否合情合理?看見近年香港新導演的通病,無戲扮有戲!一場吵鬧沒有因由,就吵起來,這叫戲嗎?有錢人的權貴世界,不懂;不了解就不要拍!

騙觀眾有多難?被騙完一兩次就不入電影院看香港電影而已。

Kepa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星期二, 十月 26th, 2021 at 21:25 and is filed under (新)影評快訊, 影評試影室, 香港影評人協會.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Responses are currently closed, but you can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Comments are closed at this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