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
十月

《失靈腦朋友》

   Posted by: admin   in 香港影評人協會

別具個性的「腦友」 曉龍

在日新月異的高科技時代,《失靈腦朋友》裡的小朋友已不再用智能手機,改而依靠多功能的「B寶」提供多樣化的服務,它可以代步,可以上網,可以播片,可以播音樂,可以幫助主人與朋友聯繫…,是他們的最佳朋友。他們每一位都有一個它,幾乎成為必須品,但男主角巴尼家境貧困,家人耗盡私己錢卻只能買最原始最簡陋的Ron,它沒有任何裝飾,亦沒有任何裝置,每次呼叫巴尼時都叫錯了名字,因為它的系統內沒有B字頭的文字資料,這本來使他十分尷尬,甚至不想把它帶回校,其後發覺它並沒有道德及安全的設定,這使它有獨特的個性,與其他「B寶」完全不同,他對它十分好奇,開始願意接受它,帶它回校後,同學都對它的舉止非常詫異,甚至欣賞它「鶴立雞群」的行為。例如:當他向它埋怨自己沒有朋友時,它竟找來一群與他興趣相近的校外人士到校陪伴他;它的主意和行為有歪常理,難以估計,故引起他身邊的同學的注意。因此,「腦友」無需美輪美奐,亦無需有特異功能,只需有自己的個性,能幫助主人解決問題,已是小朋友的最佳夥伴。

別以為小朋友的思想簡單,但其日常生活受到自身家庭及所處社會的影響,很容易擁有較複雜較世俗的價值觀,正如《失》內初時巴尼感到自卑,源於他沒有「B寶」,但當時這類機械人已普及化,其他同學已各有一個,這使他心底裡自覺比不上朋輩,當同學在小休時與自己的「B寶」及其他同學玩得興高采烈時,他只獨自躲在一旁,害怕與他們直接接觸,因為擔心自己與他們沒有共通的話題。這種注重朋輩關係的心態本來就是青春期的其中一項特徵,他剛剛踏入青春期,有上述心態實屬必然;其後他的爸爸及嫲嫲知悉此事,為了滿足他及幫助他建立自我形象,願意四出找尋渠道購買平價「B寶」。這種建基於物質的價值觀本來是成人世界的事,但小朋友受他們及周邊媒體的影響,耳濡目染地把此觀念植根於自己的腦海裡,這使小朋友追求更佳的物質生活,反而失去了既有的一點點童真。現今高小至高中的學生沉迷於智能手機的短片及遊戲,與影片內小朋友沉迷於與「B寶」玩樂相似;後者比前者佳,因為後者可幫助他們結識新朋友及擴闊他們的社交圈子,而前者卻很大可能使他們越來越孤獨。因此,在科技至上的新時代裡,小朋友彼此進行面對面的溝通,一起合作,一起創造的機會已大大減少,遑論能透過交往建立單純的友誼。

不過,現今的小朋友從小便接觸資訊科技,對電腦的認識及了解必定比成年人佳,這就像《失》內眾多高小學生能靈活地控制屬於自己的「B寶」,向它發出有效的指令,並順暢地與它溝通。這對他們長大後從事智能科技的相關工作十分有利,因為他們在日常生活中與機械人有密切的接觸,了解它的程式設計和運用方式,可以為他們創造智能產品提供靈感,亦可為他們編寫電腦程式奠定穩固的基礎。況且《失》內他們不單與它們溝通,亦會與身邊的同學閒聊,似乎它們的存在未能影響他們在人際關係方面的發展,反而為他們製造一個共同的話題,面對陌生的同學時都不會「啞口無言」。由此可見,「B寶」與智能手機相似,在日常生活中的使用利弊互見,關鍵只在於自己能否正確和健康地使用它們。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星期六, 十月 23rd, 2021 at 13:17 and is filed under 香港影評人協會.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Responses are currently closed, but you can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Comments are closed at this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