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四月, 2019

27
四月

《孟買酒店》

   Posted by: admin    in 香港影評人協會

恐怖襲擊的震撼 曉龍

自從二十一世紀開始,世界各地的恐怖襲擊已日趨普遍,斯里蘭卡的恐襲並非單一的事件,早於2008年發生的印度孟買恐襲算是司空見慣。《孟買酒店》的創作人把當年恐襲的來龍去脈逐一呈現,讓全片的起承轉合與真實事件極為相似,聽說看此片是治療「集體創傷後遺症」的其中一種方法;別以為曾經歷災難者不再想那次災難,心靈便會自然地獲醫治,殊不知那次災難再次在他們的眼前出現,反而讓他們「親身接觸」災難,再次讓災難「震撼」其心靈深處,這卻使其身心靈獲得紓解,因為災難的影像只在他們的回憶中出現,所謂「過去已成為過去」(Bygones are bygones),明早起床時已是新的開始,那次災難只留在過去而不會影響現在。《孟》對當年同一事件的寫實化呈現,的確容易令曾經歷類似災難的觀眾心寒,片中的恐佈分子麻木不仁,彷彿被極端的伊斯蘭教義「洗腦」,拿著槍向陌生人隨便掃射,沒有任何憐憫之情,遑論會有同情之心。電影畢竟是電影,恐佈分子殘忍暴戾的形象是否有過度誇大和渲染之嫌,這實在不得而知,但片中恐佈分子荷槍實彈地進行襲擊的真相卻有明確的事實根據。故全片呈現的事實容易成為觀眾集體回憶的印記,實因其精細的佈局和細膩的劇情設計能勾起他們對過往慘痛經歷的所思所想,並讓他們趁機抹掉這些痛苦所留下的傷痕和「瘡疤」。

很多時候,恐怖襲擊的對象是旅遊人士,法國的恐怖分子在劇院內進行襲擊,被射殺的是外來的遊客,《孟》內亦有同樣的情況,死者都是到印度參觀的旅遊人士。為甚麼恐怖分子針對遊客而進行襲擊?究竟遊客與他們有何深仇大恨?事實上,他們與遊客素未謀面,彼此不曾交往,遑論會有「十冤九仇」,那麼,他們襲擊遊客是否因其嫉妒之心?他們可能認為遊客較他們富裕,有多餘的財富讓自己周遊列國,他們反而被迫留在國內,並活在水深火熱之中。故「仇富」可能是他們襲擊遊客的其中一個主因,這反映印度貧富懸殊的現況使他們接觸富裕的遊客時衍生「仇富」的情緒,因為片中在泰姬陵酒店內被挾持著的人質大多來自英國和美國,這些都是世界上數一數二的富裕國家,英美的到訪者不是遊客,便是商人。因此,片中他們殺人時叫著真主阿拉的名字,除了極端的伊斯蘭教長時間向他們進行「洗腦式」訓練外,他們的「仇富」情緒隨著其所見所聞而日益滋長,終引致不分差異的大規模仇殺的出現,可見極端情緒所造成的「爆炸性」後果,不可謂不嚴重。

不過,《孟》的創作人不單悲觀地指出恐怖分子極端思想所造成的嚴重後果,還樂觀地揭示在災難中求生的旅客顯露的人性光輝。例如:片中旅客大衛(艾米漢默飾)為了妻兒著想,竟不顧自己的生死,讓他們先逃出生天,其捨己為人的精神,反映了美國男性傳統的家庭價值在當今彎曲叛謬的潮流衝擊下,依舊屹立不倒,亦象徵其傳統觀念仍然在現今的世代裡「發光發熱」。很明顯,全片從西方人的視角出發,大多歐美人士都被塑造成有情有義的大好人,幸好南亞裔人士都不算被一面倒地抹黑,即使是恐怖分子,都有其個別原因引致其「殺人不眨眼」的麻木不仁個性。因此,片中究竟誰是「真正」的受害者?是殺手還是被殺者?從「心靈受創」的程度分析,這真的因人而異,真相更是不得而知。

《復仇者聯盟4: 終局之戰》(AVENGERS: ENDGAME)

這是最「凡人」的一集

上一集已經是反英雄(我激讚),這集簡直是反漫畫。漫畫中人竟否定我們現實中的科幻經典,戲謔至此,我不懂反應。由於「劇透」是死罪,故只能輕談淺說,著眼亮點就完事了。

本集文戲很多,情感刻劃也是最深刻的,每個角色都有「重溫」或你需要去重溫,否則前因後果會接不上,尤其鷹眼與黑寡婦;我真的看到Scarlett Johansson在不需要太多演技的英雄片中展露演技。聯盟中所剩下的英雄最勁那個算是「雷神」(因為他是神),但此集很聰明,將他置放於一個特殊境況;相當有趣亦超可愛,我也真的看到Chris Hemsworth的演技日益猛進,其戲路實在可以很廣。

點亮是,以後明星再也不用減肥或增磅去達到角色要求,因為高矮肥瘦老嫩都可以用兩個字去完成-「電腦」,而尾場空前絕後的「大晒冷」,我也只能用一個字去完成-「服」。

DC,你懂得反應嗎?

陸凌綠

18
四月

《女皇哥基大冒險》

   Posted by: admin    in 香港影評人協會

成人世界的縮影? 曉龍

原以為看《女皇哥基大冒險》時會在一剎那間進入天真無邪的兒童世界,享受純樸爛漫的國度帶來的歡愉和喜樂,殊不知全片充滿著成人世界的影子;原以為狗與人不同,不懂爾虞我詐,不懂「爭權奪位」,遑論會狗眼看人低,殊不知片中的狗與人幾近毫無差異,貪名好利,為了自身利益,不惜背信棄義,把朋友推入「火海」。很明顯,此片的創作人從成年人的角度進行創作,把皇室哥基歷斯的朋友塑造成愛名愛利的小狗,由於渴望成為皇室內最大權勢最高地位的狗,表面上對牠有情有義,是其知心好友,實際上希望搶奪牠的權勢和地位,取代牠而成為皇室最大的得寵者。根據筆者估計,觀賞此片的觀眾以小學生為主,如果部分中學生對哥基情有獨鍾,都可能成為其目標觀眾;可惜此片暴露了成人世界的醜惡,當有些人「技不如人」時,便會不擇手段地致自己於死地,甚至使自己「永遠消失」。幸好片末「有情飲水飽」的結局,讓觀眾了解位高權重者不一定活得快樂,與最愛的人/狗活在一起,才是一生中最大的快樂。因此,《女》似乎讓即將步進成人世界的年青人有足夠的心理準備,自己身旁的「好兄弟」不一定是對自己最好的人,當他受到個人利益的巨大誘惑時,不單置自己於不顧,還會不惜一切地「毀滅」自己;幸好好人終會有好報,或許此片的創作人想年輕觀眾了解:名和利不能為自己帶來最大的幸福,反而自己與身邊最愛的人在一起,會為自己帶來「最高層次」的快樂。

片中歷斯被好友陷害後,被迫流落倫敦街頭,與新相識的「豬朋狗友」為伍,當異性知道牠是皇室犬後,便愛上牠;姑勿論這隻異性喜歡牠本身還是牠原有的尊貴身分和地位,「世俗化」的情節安排確實只從成人的視角進行思考,雖然有減少了童真之嫌,但可告訴年輕觀眾,自身的身分和地位對異性有一定的吸引力,但很多時候當對方對自己未有充足的了解時,自己的品格和行為才至為重要。故牠流落街頭時已散發著非一般的魅力,其高尚的狗格先奪得異性的歡心,加上其原屬於皇室的身分和地位使牠「錦上添花」,成為那隻異性的摯愛。因此,片中愛上牠的異性可能被視為「攀附名門」,是眾女生欲尋「金龜」之舉,但無可否認,牠樂觀活潑、胸襟廣闊的個性,確實使其大受異性歡迎,可見品格是男性能否吸引女性的核心元素,無論有多崇高的身分和地位,只要像牠一樣待人以誠,在面對困難/挫折時有較高的情緒智商,樂天知命,就必定會在人際關係內取得成功。

片中歷斯因一次「意外」從上往下流,本應垂頭喪氣,怨天尤人,但牠用積極的態度面對困境,在流落街頭時依舊「笑面迎人」,可能這就是此片創作人對年輕觀眾的期盼:不要只著眼於面前的潦倒困境,懂得樂觀地想方設法擺脫困境,才是迎接未來的最佳辦法。年輕觀眾看見牠時就像看見自己身旁思想豁達的好友,與其說觀眾應向牠學習,不如說他們應向好友吸取積極樂觀的正能量,以「抵銷」自己不自覺地抱持的消極悲觀的負能量。當全球年輕人的自殺率依舊高企時,《女》正提供一股俗流中罕見的清泉,讓觀眾在牠身上找到一點點希望和「驚喜」。

《孟買酒店》(Hotel Mumbai)

緊張的氣氛和節奏讓人心驚肉跳;恐怖分子的暴行令人咬牙切齒。(下有劇透)

真人真事誘發改編。事發於2008年,筆者當時沒太留意這新聞,原來是這麼恐怖!

雖然故事平鋪直敘,但緊張氣氛從頭至尾沒有鬆懈,製作又十分認真,槍林彈雨畫面非常逼真,所以觀眾的投入感可謂百分百,看得目不轉睛,喘不過氣。也因為要「緊張」,挺多不合理的情節便出現了:例如開首酒店的中門大開;之前車站已發生恐襲,不遠的街上亦發生那麼嚴重的亂槍掃射,電視廣泛報道,就算職員不知道,甚麼政要也會入住的大酒店,保安方面也不會那麼輕率吧?又例如:那夫婦倆,丈夫千辛萬苦回到房間(回去已有點牽強,但為了襁褓兒子還說得通),明知外面佈滿槍手,有何必要硬要帶同兒子及保姆(疑似,沒交代過) 離開呢?利用「嬰孩會哭」來製造緊張是好招數,但明知「嬰孩會哭」仍作此安排就相當荒謬了。諸如此類,凡此種種其實稍作修飾給多點解釋使其合理化,就會更圓滿了。

幸虧導演泡製緊張之餘,對該批少年追隨者亦有恰當描寫;不忘告訴大家,他們也是被利用的一群,同是可悲的受害者。

陸凌綠

14
四月

《我的五步男朋友》

   Posted by: admin    in 香港影評人協會

互相扶持的病患者 曉龍

進場看《我的五步男朋友》前,筆者收到一包紙巾,可能電影發行公司的公關認為看此片的觀眾會感動落淚,遂有需要用紙巾抹眼淚;事實上,此片感人與否,屬見仁見智。片中的Stella雖然只有17歲,但患上「囊腫纖維化病」,倘若與其他病人有近距離(少於五步)的接觸,他們患上的病便會日趨嚴重,輕則感染其他病菌,重則染上危疾以致死亡。因此,他們身旁的護士經常警告他們:必須與其他病患者保持五步或以上的距離,否則,後果不堪設想!片中每位病人住在一個獨立房間內,過著孤獨的生活,除了讓自己的家人探望他/她外,只可運用手機與其他病友「接觸」,不論喜歡與否,自己都別無選擇,Stella亦不例外。不過,片中的病人大多只有十多歲,處於青春期階段,渴望主動認識男/女朋友實屬正常,Stella對患上類似疾病的Will心生情愫,兩人離開醫院出外逛逛時都不敢「越雷池半步」,始終保持著五步的距離,除了在危急關頭無可避免地有近距離接觸外,基本上他們都是守規矩的年青人。其實每位病人被安置在一個獨立房間內,就像囚禁在「監獄」內,既沒有足夠的活動空間,亦失去充足的個人自由,即使是成年人都難以接受,何況他們只是血氣方剛的年青人。故Stella與Will喜歡越規破禁地離開醫院出外活動,實屬人之常情。

通常此類「絕症」電影都會以病人死亡的悲劇結局告終,但《我》的創作人偏偏不依循此傳統的套路,片中只有一位男病人在病房內突然死亡,他是Stella的好友,這使她十分傷心,亦難以接受此事實,而其後當她與Will深陷險境時,觀眾可能以為他們同樣以死亡告終,創作人偏偏安排他倆奇蹟地脫離險境,之後仍能繼續勇敢地生存下去。以充滿希望的樂觀式結局結束全片,使觀眾耳目一新,因為這是他們的意料之外,很多局外人都認為片中的病人只能消極地等待時間一秒一秒地過去,只慢慢地迎接死亡的來臨;但偏偏她能成功換肺,找到新的希望,亦能在完成手術後重獲新生,片末她已無需借助氧氣機協助呼吸,證明她已幾近完全康復,亦能過著與一般人無異的正常生活。全片給予觀眾希望,凡事沒有不可能,只要你願意嘗試,不論任何事情,都會有完全實踐的可能,這就像片中的她,當她以為自己完全沒有生存的盼望時,她竟在「一剎那」間成為前所未有的「新人」。

片中除了Stella與Will一起相處的甜蜜浪漫外,他倆同病相憐,是互相扶持的病患者。當她墮進水內有生命危險時,他毫不猶豫地抱起她,並替她進行人工呼吸拯救她,這種「捨身為人」的深厚感情,是真正的愛的深刻體現,亦是真摯的情的具體實踐。片末她剛完成換肺手術後身體較虛弱,本來患上傳染病的他不單沒有勉強地留在她的身旁,反而只運用手機與她聯繫,這證明他與她已建立了其他人難以取締的真感情,因為他為了她的健康著想,不讓自己的病菌感染她,竟願意放棄自己親近她所帶來的滿足喜樂,以她的好處為大前提,只保留自己與她的「遠程接觸」。由此可見,愛一個人,不會只想及自己的好處,在顧念自己以外,必定會想及對方,願意犧牲自己以讓對方獲得最大的好處,這才是最真實和最偉大的愛。

《天逆反擊戰﹕地球起義》(Captive State)

為何要是「外星人」呢?

若果不是「外星人」,套戲會好很多。先是大前提錯誤:「外星人」能夠來到你的地球,智慧與科技一定比你高(起碼你仍未能去到人家星球),根本就「無得鬥」;而整套戲就是「人類革命份子如何去弒殺外星領導人」,完。假若此安排發生在今天社會內,講述革命義士如何去反極權主義、反建制、反一黨專政,我相信會更有看頭!怕得罪人,借外星人過橋?可以,但請漫畫化(可能那場「翻譯外星話」正是,真如星爺的笑片,看得我反白眼),否則欠缺說服力,更見弱智。

其實論緊張,是有的。從如何招兵馬;如何發暗號;如何聯繫革命組織;都造出緊張氣氛,而其中的「低科技」通訊,算是全片最有趣的地方。不知是否成本所限,以今時今日的電腦特技,看到那塊飛行巨石,還以為在看「粵語殘片」,嚇得我!因陋就簡,全片大部份都是「黑人黑夜捉烏鴉」,那些所謂外星人都是閃過面或局部,盡是無腦怪物以暴力取勝。為何要來地球搶資源呢?(地球還有資源嗎?我們正已耗用四個地球的資源)沒有細意刻劃。寫劇本最棹忌是沒用心寫好歹角,歹角不立體,好人如何善良或正義只流於表面。

其實Rupert Wyatt已拍出精彩的前作《猿人爭霸戰﹕猩凶革命》,何以要拍一齣比B片更B的戲來自毀名聲呢?

陸凌綠

6
四月

《淪落人》

   Posted by: admin    in 香港影評人協會

同行相伴的知音人 曉龍

《淪落人》的片名源自白居易撰寫的《琵琶行 》內「同是天涯淪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識」的詩句,片中昌榮(黃秋生飾)由於工傷意外導致半身不遂,需要坐輪椅;菲律賓女傭(姬素·孔尚治飾) 為了維持生計,被迫捨棄當攝影師的理想,離鄉別井,到昌榮的家內任職家務助理。表面上,兩人的情況雖然大為不同,但他們同樣是失意者,同樣面對人生中重大的挫折,同樣在困境中掙扎求存。初時菲傭對此新工作毫不熟悉,經常闖禍,昌榮稍有怨言,甚至曾想過要另找有經驗的菲傭代替她,不過,其後他發覺她有可愛的另一面,在了解她的出生和家庭背景後,開始體諒她,懂得設身處地地替她想想,為她思考其未來的事業發展。即使他知道她無奈地來港當家務助理,這只是她暫時的工作而非長遠的事業,他仍願意無私地扶助她,每次她因生計問題而欲放棄理想時,他都會鼓勵她堅持下去,甚至替她報名攝影比賽,原有的主僕關係已發展為仿似父女之間的擬親屬關係。他與她從初時高與低的階級關係演變為平等的同行者,他願意放下身段認識她,協助她在攝影師的事業發展歷程上勇敢前行,可能這就是「同是天涯淪落人」所衍生的相知相伴的憐憫體諒之情,讓他在無法實現理想之時,卻深深盼望身為同行者的她能脫離困境,「展翅高飛」,勇敢地向著自己的目標進發。

事實上,片中昌榮半身不遂,需要菲傭服侍他,照顧他的起居飲食;但她因不能實現理想而感到失意沮喪,反需要他給予她的安慰。很明顯,他倆互相依賴,很難說得清誰依靠誰,在片中的數個鏡頭內,她站在他輪椅的座位的後面,一方面他需要她,另一方面她亦需要他,因為電動輪椅的車輪幫助她向前走。可見一段感情的出現和發展需要雙方的磨合和協調,這種主僕/父女情在萌芽之際,本來的發展因雙方互不了解而不算太順暢,其後相知相重而衍生的相濡以沫之情,表明他倆同處困境時願意互相幫助,這證明人是有感情的動物,不論如何難以接受此眼前人,都會「日久生情」,最後建立一種「兩相難忘」的深刻關係。片末他看著她時,她準備離開香港,去異地開展新生活,發展新事業,他眼神流露的依依不捨之情,足見他與她的感情如何深刻,關係如何深厚。相信香港電影金像獎的評審會否把影帝寶座送給黃秋生,他在此場的表演是其最關鍵的因素。

此外,創作源自生活,《淪》的導演及編劇陳小娟承認自己創作此片的靈感來自她對日常生活的觀察。很多時候,普羅大眾都以為創作源自天馬行空的想像力,殊不知生活中看見聽見的種種事情都可以成為創作的泉源,能否開展自己的創作,關鍵只在於自己能否在微細的生活小節上融合眾人的經歷而創作一個全新的故事。沒錯,每個人的經歷都很平凡,但當創作人把眾多經歷串連在一起時,原來的平凡便會變為不平凡,故《淪》內昌榮的經歷可能是現實中眾人的「合成」,菲傭的特質可能是現實中眾家傭的「結合」。不過,片中的她純樸踏實,個性魯鈍,與現實中不少打扮時尚的菲傭千差萬別,可能這就是她樸素的形象隨之而來的善解人意的個性,明顯是創作人刻意的「設計」;否則,她便顯得不太可愛,亦難以獲得他的關懷和「喜愛」。

《非分熟女》(THE LADY IMPROPER)

「導演,到底你想講咩呀?」這是我看完此戲第一句想說的話。

滿懷疑竇,看得很不是味兒。先是主題,我猜導演是想說:「已婚仍是處女不是甚麼大不了,仍然可以活出自己的人生。」那為甚麼要拿「處女」來做文章呢?是否先存有歧視?主人翁小敏的「性障礙」應該是一種病(看來並不是她自己的取態),那為何會有這個病呢?戲中沒有詳述,只交代了她有潔癖;工作應該是婦科護士,經常要看到女性性器官(這下子我又難明了,不應該是男性性器官-望而生厭,繼而抗拒才對嗎?);還有母親早逝,與父親疏離(這點有關係嗎?不知道)。而與丈夫的關係則描述不多,其實這點才是最重要;到底他們有沒有真愛呢?是「性」先行?還是「愛」先行呢?從女性角度,多數都是有愛才有性。那到底小敏屬哪一種?沒有言明。但後來看到她好像對「性」很飢渴,「唔理好醜,但求就手」在網上隨便找個但求「破處」就是,「處女」對於她來說真是一個負擔嗎?這點我納悶了。好了,到後來那位(自以為)很型的廚師出現,雙方又不是認識太久(怎也及不上她青梅竹馬的丈夫吧),說時遲那時快,她便輕而易「舉」地進入狀態(男的輕而易「舉」我明白),藥到病除了,我又再一次納悶;那到底問題出在哪裡?是她的丈夫嗎?她與廚子有真愛?還是只求性?

為了豐富劇情,導演更刻意將「食」與「性」扯上關係,務求做到「食色性也」;吃梅菜扣肉能治療「性障礙」?納悶再起。

而以「鋼管舞」來表達尋求性的突破,只覺流於膚淺,加上林德信的出現,更是小學雞層次。

除此,很多細節也令我「黑人問號」,如小敏父年紀大失去味覺,那餸菜不是應該更鹹嗎?反而是淡?況且大廚煮慣煮熟,還要每次去試味?以我所知,自製辣椒油多數都是潮洲魚蛋、牛雜粉麵檔居多,因為絕配。茶餐廳?甚少。小敏父是師承五星級酒店中菜大廚嗎?為何要是酒店中菜?不是「高手在民間」嗎?又納悶了。

陸凌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