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四月 6th, 2019

6
四月

《淪落人》

   Posted by: admin    in 香港影評人協會

同行相伴的知音人 曉龍

《淪落人》的片名源自白居易撰寫的《琵琶行 》內「同是天涯淪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識」的詩句,片中昌榮(黃秋生飾)由於工傷意外導致半身不遂,需要坐輪椅;菲律賓女傭(姬素·孔尚治飾) 為了維持生計,被迫捨棄當攝影師的理想,離鄉別井,到昌榮的家內任職家務助理。表面上,兩人的情況雖然大為不同,但他們同樣是失意者,同樣面對人生中重大的挫折,同樣在困境中掙扎求存。初時菲傭對此新工作毫不熟悉,經常闖禍,昌榮稍有怨言,甚至曾想過要另找有經驗的菲傭代替她,不過,其後他發覺她有可愛的另一面,在了解她的出生和家庭背景後,開始體諒她,懂得設身處地地替她想想,為她思考其未來的事業發展。即使他知道她無奈地來港當家務助理,這只是她暫時的工作而非長遠的事業,他仍願意無私地扶助她,每次她因生計問題而欲放棄理想時,他都會鼓勵她堅持下去,甚至替她報名攝影比賽,原有的主僕關係已發展為仿似父女之間的擬親屬關係。他與她從初時高與低的階級關係演變為平等的同行者,他願意放下身段認識她,協助她在攝影師的事業發展歷程上勇敢前行,可能這就是「同是天涯淪落人」所衍生的相知相伴的憐憫體諒之情,讓他在無法實現理想之時,卻深深盼望身為同行者的她能脫離困境,「展翅高飛」,勇敢地向著自己的目標進發。

事實上,片中昌榮半身不遂,需要菲傭服侍他,照顧他的起居飲食;但她因不能實現理想而感到失意沮喪,反需要他給予她的安慰。很明顯,他倆互相依賴,很難說得清誰依靠誰,在片中的數個鏡頭內,她站在他輪椅的座位的後面,一方面他需要她,另一方面她亦需要他,因為電動輪椅的車輪幫助她向前走。可見一段感情的出現和發展需要雙方的磨合和協調,這種主僕/父女情在萌芽之際,本來的發展因雙方互不了解而不算太順暢,其後相知相重而衍生的相濡以沫之情,表明他倆同處困境時願意互相幫助,這證明人是有感情的動物,不論如何難以接受此眼前人,都會「日久生情」,最後建立一種「兩相難忘」的深刻關係。片末他看著她時,她準備離開香港,去異地開展新生活,發展新事業,他眼神流露的依依不捨之情,足見他與她的感情如何深刻,關係如何深厚。相信香港電影金像獎的評審會否把影帝寶座送給黃秋生,他在此場的表演是其最關鍵的因素。

此外,創作源自生活,《淪》的導演及編劇陳小娟承認自己創作此片的靈感來自她對日常生活的觀察。很多時候,普羅大眾都以為創作源自天馬行空的想像力,殊不知生活中看見聽見的種種事情都可以成為創作的泉源,能否開展自己的創作,關鍵只在於自己能否在微細的生活小節上融合眾人的經歷而創作一個全新的故事。沒錯,每個人的經歷都很平凡,但當創作人把眾多經歷串連在一起時,原來的平凡便會變為不平凡,故《淪》內昌榮的經歷可能是現實中眾人的「合成」,菲傭的特質可能是現實中眾家傭的「結合」。不過,片中的她純樸踏實,個性魯鈍,與現實中不少打扮時尚的菲傭千差萬別,可能這就是她樸素的形象隨之而來的善解人意的個性,明顯是創作人刻意的「設計」;否則,她便顯得不太可愛,亦難以獲得他的關懷和「喜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