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四月 27th, 2019

27
四月

《孟買酒店》

   Posted by: admin    in 香港影評人協會

恐怖襲擊的震撼 曉龍

自從二十一世紀開始,世界各地的恐怖襲擊已日趨普遍,斯里蘭卡的恐襲並非單一的事件,早於2008年發生的印度孟買恐襲算是司空見慣。《孟買酒店》的創作人把當年恐襲的來龍去脈逐一呈現,讓全片的起承轉合與真實事件極為相似,聽說看此片是治療「集體創傷後遺症」的其中一種方法;別以為曾經歷災難者不再想那次災難,心靈便會自然地獲醫治,殊不知那次災難再次在他們的眼前出現,反而讓他們「親身接觸」災難,再次讓災難「震撼」其心靈深處,這卻使其身心靈獲得紓解,因為災難的影像只在他們的回憶中出現,所謂「過去已成為過去」(Bygones are bygones),明早起床時已是新的開始,那次災難只留在過去而不會影響現在。《孟》對當年同一事件的寫實化呈現,的確容易令曾經歷類似災難的觀眾心寒,片中的恐佈分子麻木不仁,彷彿被極端的伊斯蘭教義「洗腦」,拿著槍向陌生人隨便掃射,沒有任何憐憫之情,遑論會有同情之心。電影畢竟是電影,恐佈分子殘忍暴戾的形象是否有過度誇大和渲染之嫌,這實在不得而知,但片中恐佈分子荷槍實彈地進行襲擊的真相卻有明確的事實根據。故全片呈現的事實容易成為觀眾集體回憶的印記,實因其精細的佈局和細膩的劇情設計能勾起他們對過往慘痛經歷的所思所想,並讓他們趁機抹掉這些痛苦所留下的傷痕和「瘡疤」。

很多時候,恐怖襲擊的對象是旅遊人士,法國的恐怖分子在劇院內進行襲擊,被射殺的是外來的遊客,《孟》內亦有同樣的情況,死者都是到印度參觀的旅遊人士。為甚麼恐怖分子針對遊客而進行襲擊?究竟遊客與他們有何深仇大恨?事實上,他們與遊客素未謀面,彼此不曾交往,遑論會有「十冤九仇」,那麼,他們襲擊遊客是否因其嫉妒之心?他們可能認為遊客較他們富裕,有多餘的財富讓自己周遊列國,他們反而被迫留在國內,並活在水深火熱之中。故「仇富」可能是他們襲擊遊客的其中一個主因,這反映印度貧富懸殊的現況使他們接觸富裕的遊客時衍生「仇富」的情緒,因為片中在泰姬陵酒店內被挾持著的人質大多來自英國和美國,這些都是世界上數一數二的富裕國家,英美的到訪者不是遊客,便是商人。因此,片中他們殺人時叫著真主阿拉的名字,除了極端的伊斯蘭教長時間向他們進行「洗腦式」訓練外,他們的「仇富」情緒隨著其所見所聞而日益滋長,終引致不分差異的大規模仇殺的出現,可見極端情緒所造成的「爆炸性」後果,不可謂不嚴重。

不過,《孟》的創作人不單悲觀地指出恐怖分子極端思想所造成的嚴重後果,還樂觀地揭示在災難中求生的旅客顯露的人性光輝。例如:片中旅客大衛(艾米漢默飾)為了妻兒著想,竟不顧自己的生死,讓他們先逃出生天,其捨己為人的精神,反映了美國男性傳統的家庭價值在當今彎曲叛謬的潮流衝擊下,依舊屹立不倒,亦象徵其傳統觀念仍然在現今的世代裡「發光發熱」。很明顯,全片從西方人的視角出發,大多歐美人士都被塑造成有情有義的大好人,幸好南亞裔人士都不算被一面倒地抹黑,即使是恐怖分子,都有其個別原因引致其「殺人不眨眼」的麻木不仁個性。因此,片中究竟誰是「真正」的受害者?是殺手還是被殺者?從「心靈受創」的程度分析,這真的因人而異,真相更是不得而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