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四月 14th, 2019

14
四月

《我的五步男朋友》

   Posted by: admin    in 香港影評人協會

互相扶持的病患者 曉龍

進場看《我的五步男朋友》前,筆者收到一包紙巾,可能電影發行公司的公關認為看此片的觀眾會感動落淚,遂有需要用紙巾抹眼淚;事實上,此片感人與否,屬見仁見智。片中的Stella雖然只有17歲,但患上「囊腫纖維化病」,倘若與其他病人有近距離(少於五步)的接觸,他們患上的病便會日趨嚴重,輕則感染其他病菌,重則染上危疾以致死亡。因此,他們身旁的護士經常警告他們:必須與其他病患者保持五步或以上的距離,否則,後果不堪設想!片中每位病人住在一個獨立房間內,過著孤獨的生活,除了讓自己的家人探望他/她外,只可運用手機與其他病友「接觸」,不論喜歡與否,自己都別無選擇,Stella亦不例外。不過,片中的病人大多只有十多歲,處於青春期階段,渴望主動認識男/女朋友實屬正常,Stella對患上類似疾病的Will心生情愫,兩人離開醫院出外逛逛時都不敢「越雷池半步」,始終保持著五步的距離,除了在危急關頭無可避免地有近距離接觸外,基本上他們都是守規矩的年青人。其實每位病人被安置在一個獨立房間內,就像囚禁在「監獄」內,既沒有足夠的活動空間,亦失去充足的個人自由,即使是成年人都難以接受,何況他們只是血氣方剛的年青人。故Stella與Will喜歡越規破禁地離開醫院出外活動,實屬人之常情。

通常此類「絕症」電影都會以病人死亡的悲劇結局告終,但《我》的創作人偏偏不依循此傳統的套路,片中只有一位男病人在病房內突然死亡,他是Stella的好友,這使她十分傷心,亦難以接受此事實,而其後當她與Will深陷險境時,觀眾可能以為他們同樣以死亡告終,創作人偏偏安排他倆奇蹟地脫離險境,之後仍能繼續勇敢地生存下去。以充滿希望的樂觀式結局結束全片,使觀眾耳目一新,因為這是他們的意料之外,很多局外人都認為片中的病人只能消極地等待時間一秒一秒地過去,只慢慢地迎接死亡的來臨;但偏偏她能成功換肺,找到新的希望,亦能在完成手術後重獲新生,片末她已無需借助氧氣機協助呼吸,證明她已幾近完全康復,亦能過著與一般人無異的正常生活。全片給予觀眾希望,凡事沒有不可能,只要你願意嘗試,不論任何事情,都會有完全實踐的可能,這就像片中的她,當她以為自己完全沒有生存的盼望時,她竟在「一剎那」間成為前所未有的「新人」。

片中除了Stella與Will一起相處的甜蜜浪漫外,他倆同病相憐,是互相扶持的病患者。當她墮進水內有生命危險時,他毫不猶豫地抱起她,並替她進行人工呼吸拯救她,這種「捨身為人」的深厚感情,是真正的愛的深刻體現,亦是真摯的情的具體實踐。片末她剛完成換肺手術後身體較虛弱,本來患上傳染病的他不單沒有勉強地留在她的身旁,反而只運用手機與她聯繫,這證明他與她已建立了其他人難以取締的真感情,因為他為了她的健康著想,不讓自己的病菌感染她,竟願意放棄自己親近她所帶來的滿足喜樂,以她的好處為大前提,只保留自己與她的「遠程接觸」。由此可見,愛一個人,不會只想及自己的好處,在顧念自己以外,必定會想及對方,願意犧牲自己以讓對方獲得最大的好處,這才是最真實和最偉大的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