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四月 12th, 2019

《天逆反擊戰﹕地球起義》(Captive State)

為何要是「外星人」呢?

若果不是「外星人」,套戲會好很多。先是大前提錯誤:「外星人」能夠來到你的地球,智慧與科技一定比你高(起碼你仍未能去到人家星球),根本就「無得鬥」;而整套戲就是「人類革命份子如何去弒殺外星領導人」,完。假若此安排發生在今天社會內,講述革命義士如何去反極權主義、反建制、反一黨專政,我相信會更有看頭!怕得罪人,借外星人過橋?可以,但請漫畫化(可能那場「翻譯外星話」正是,真如星爺的笑片,看得我反白眼),否則欠缺說服力,更見弱智。

其實論緊張,是有的。從如何招兵馬;如何發暗號;如何聯繫革命組織;都造出緊張氣氛,而其中的「低科技」通訊,算是全片最有趣的地方。不知是否成本所限,以今時今日的電腦特技,看到那塊飛行巨石,還以為在看「粵語殘片」,嚇得我!因陋就簡,全片大部份都是「黑人黑夜捉烏鴉」,那些所謂外星人都是閃過面或局部,盡是無腦怪物以暴力取勝。為何要來地球搶資源呢?(地球還有資源嗎?我們正已耗用四個地球的資源)沒有細意刻劃。寫劇本最棹忌是沒用心寫好歹角,歹角不立體,好人如何善良或正義只流於表面。

其實Rupert Wyatt已拍出精彩的前作《猿人爭霸戰﹕猩凶革命》,何以要拍一齣比B片更B的戲來自毀名聲呢?

陸凌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