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四月 5th, 2019

《非分熟女》(THE LADY IMPROPER)

「導演,到底你想講咩呀?」這是我看完此戲第一句想說的話。

滿懷疑竇,看得很不是味兒。先是主題,我猜導演是想說:「已婚仍是處女不是甚麼大不了,仍然可以活出自己的人生。」那為甚麼要拿「處女」來做文章呢?是否先存有歧視?主人翁小敏的「性障礙」應該是一種病(看來並不是她自己的取態),那為何會有這個病呢?戲中沒有詳述,只交代了她有潔癖;工作應該是婦科護士,經常要看到女性性器官(這下子我又難明了,不應該是男性性器官-望而生厭,繼而抗拒才對嗎?);還有母親早逝,與父親疏離(這點有關係嗎?不知道)。而與丈夫的關係則描述不多,其實這點才是最重要;到底他們有沒有真愛呢?是「性」先行?還是「愛」先行呢?從女性角度,多數都是有愛才有性。那到底小敏屬哪一種?沒有言明。但後來看到她好像對「性」很飢渴,「唔理好醜,但求就手」在網上隨便找個但求「破處」就是,「處女」對於她來說真是一個負擔嗎?這點我納悶了。好了,到後來那位(自以為)很型的廚師出現,雙方又不是認識太久(怎也及不上她青梅竹馬的丈夫吧),說時遲那時快,她便輕而易「舉」地進入狀態(男的輕而易「舉」我明白),藥到病除了,我又再一次納悶;那到底問題出在哪裡?是她的丈夫嗎?她與廚子有真愛?還是只求性?

為了豐富劇情,導演更刻意將「食」與「性」扯上關係,務求做到「食色性也」;吃梅菜扣肉能治療「性障礙」?納悶再起。

而以「鋼管舞」來表達尋求性的突破,只覺流於膚淺,加上林德信的出現,更是小學雞層次。

除此,很多細節也令我「黑人問號」,如小敏父年紀大失去味覺,那餸菜不是應該更鹹嗎?反而是淡?況且大廚煮慣煮熟,還要每次去試味?以我所知,自製辣椒油多數都是潮洲魚蛋、牛雜粉麵檔居多,因為絕配。茶餐廳?甚少。小敏父是師承五星級酒店中菜大廚嗎?為何要是酒店中菜?不是「高手在民間」嗎?又納悶了。

陸凌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