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一月, 2018

30
一月

《忘形水》

   Posted by: admin    in 香港影評人協會

照片

寂寞難耐的慰藉 曉龍

基本上,每個人都是獨立的個體,即使多麼喜愛群體生活,仍有一些獨處的時候,故寂寞難耐的感覺實屬無可避免,如何排解這些感覺所帶來的不安和難受?有人選擇在網上與人接觸,亦有人選擇多結識朋友,更有人選擇建立屬於自己的家庭。不過,對不懂說話而難以與外界溝通的傷殘人士而言,擁有孤單的感覺而其內心感受不被別人了解,似乎是必然出現卻無法解決的問題。《忘形水》內清潔女工綺麗莎(莎莉賀堅絲飾)在高度設防研究所中工作,看見了一隻類似人魚的奇怪生物,她把自己的經歷投射在牠身上,認為牠與自己同病相憐,同樣是社會中的弱勢社群,她被上級欺壓,牠同樣被迫成為非人道實驗的試驗品。雖然她不可能與牠溝通,但兩者似乎「心靈相通」,可破除言語的阻隔,粉碎精神的障礙,成為一對不被世俗認同的「戀人」。與其說她精神恍惚而愛上怪異生物,不如說她藉著與牠談戀愛以排解寂寞難耐的感覺,尋求心理上的慰藉,找到自身生命的價值,確認自己繼續生存的意義。

人總需要尋找寄託,以令自己在世界上獲得「存在」的感覺。《忘》內清潔女工綺麗莎日出而作,日入而息,過著單調、沉悶且刻板乏味的生活,很多時候覺得自己的存在可有可無,甚至否定自己的存在價值,尋求一點刺激,可使她的日常生活出現意想不到的「漣漪」,讓她可以為自己的生活增添「色彩」,過著比以往更有意義的人生。與其說她拯救奇怪生物的舉動源於人道的考慮,不如說她情之所至,不希望生物學家解剖牠以進行科學實驗而永遠失去牠,只希望把牠擁抱入懷,使原來寂寞難耐的感覺「煙消雲散」,自己的生命亦終可以獲得依靠,並享受愛情帶來的滋潤和甜蜜。片中與她最熟絡的同事是一位黑人女清潔工,與她同樣是冷戰時代裡被忽視的一群,除了與她一起,即使已有自己的家庭,仍然孤單過活,因為她不能與自己的丈夫進行正常的溝通,亦不能找到可與自己傾心吐意的知己。表面上,片中綺麗莎、黑人女清潔工與奇怪生物的經歷有不少差異,屬於三種不同類型的人;實際上,他們同樣是社會上的「低等生物」,不被重視,不受尊重,遑論會被接納。故三者同是「天涯淪落人」,他們走在一起,實非偶然。

《忘》的導演吉拿域戴拖路以拍攝奇幻電影聞名,此片的奇幻主題只是其故事情節的幌子,用以吸引觀眾入場觀賞此片,但其實導演想說的是人的內心世界。不論那個人表面上多麼堅強,甚至多麼強悍,仍然會有軟弱的另一面,渴望得到愛,以填滿本來空虛無助的心靈。這就像片中類似人魚的奇怪生物,會吃人類的手指,甚至會吃掉活生生的貓,但仍然需要綺麗莎施予的愛,讓自己不再因被視作實驗品慘被魚肉而對未來絕望,反而因愛上她而找到繼續生存的盼望。由此可見,片中的奇怪生物其實可被視為一個與別不同的人,不被旁人接納,備受社會排斥,只好與其擁有相似遭遇的人組成一對,最低限度可避免消極的顧影自憐,亦可免卻寂寞難耐帶來的「煩擾」。所謂「有情人終成眷屬」,這是觀眾對愛情電影的正常期望,不知道他們對她與牠之間的「畸戀」又是否會有同樣的期望?

27
一月

《移動迷宮:死亡解藥》

   Posted by: admin    in 香港影評人協會

相片

救自己與救別人的矛盾點 曉龍

在後現代社會內,人類對未來世界充滿著各式各樣的想像,忽爾樂觀,忽爾悲觀,時而美好,時而悲慘,《移動迷宮:死亡解藥》的創作人「製造」了一個充滿疫症的末日世界,那時候人類對未來已沒有希望,因為他們無時無刻都會被細菌感染,輕則勉強「偷生」,重則「即時死亡」。在此世界內,人人自危,科學家研發醫治人類的解藥,需要拿取有免疫能力的人類的血素,本來就無可厚非,但其罔顧道德,虐待被拿去進行實驗的目標人物,以拯救其他「更重要」的人物,這就違反人道,甚至被指為「喪心病狂」。一群與這些科學家進行劇烈「鬥爭」的年青人以湯瑪士(戴倫奧拜恩飾)為首,欲拯救所有被非法地拿去做實驗的「試驗品」,這些「試驗品」在實驗室內不被視為人類,只被視為一些國家資產,此源於他們唯一的生存價值在於其能成為「白老鼠」,除此以外,根本沒有另一些具珍貴價值的元素。片中未來世界真的很恐怖,其恐怖之處不單單在於疫症的蔓延,還在於人性的黑暗面竟然可以去得那麼盡,對人類的尊重程度可以到達此前所未有的新低點。

片中年青人向這群腐敗的科學家「宣戰」,不恥他們低劣的非道德行為,這本是人之常情;不過,從另一角度分析,不拿可免疫的人類進行研究,又如何可研發對付龐大疫症的解藥?倘若拿其他動物進行研究,牠們的身體結構與人類不同,其研究結果又能否應用在人類的身軀上?當年青人滿腔熱血地與他們對抗時,曾否想過上述問題?能否想出拿人類做實驗以外的方法來研發疫症的解藥?可免疫的年青人實際上正面對兩難的處境,要麼保護自己免被虐待,疫症解藥無從研發,但看著周遭的人因染上疫症而逐一死亡;要麼願意接受「虐待式」的研究,自己受苦,但可使周遭染上疫症的人獲得醫治,「犧牲一人以救萬人」。此救自己與救別人的矛盾點不容易獲得解決,而此矛盾點在片末亦「無疾而終」,可能這根本沒有兩全其美的解決辦法,或者一人的大量付出以換取「天真式」的世界和平實屬必然。

或許《移》是一齣超現實的影片,放在現實環境內,很多事情根本不可能發生,遑論會造成片末的「六國大封相」。其實此片的遊戲感甚重,倘若年青觀眾跟著主角們不斷過關斬將,尋求持續性而停不了的官能刺激,此片仍舊能滿足他們的需求。且此片創作人嘗試把末日疫症的話題與「打機模式」共冶一爐,讓觀眾進入未來的想像空間,設想自己在危急關頭如何在千鈞一髮之際順利脫險,假想自己是片中的湯瑪士,衝破前面一重又一重的關卡,最後悲慘地「客死他鄉」還是幸福地「守得雲開見月明」?這種從片首至片末貫徹始終的懸念,能緊扣觀眾的注意力,並引起他們繼續觀賞下去的興趣。或許全片最大的賣點在於其勾起他們好奇心的能耐,故事情節是否順暢,角色行為是否符合邏輯,人物關係是否已有交代,在迷宮的奇幻意境內「打機式」的獨特包裝設計,加上三集電影慣性戲癮的強烈慾望的驅使下,上述的情節、行為與關係已變得一點都不重要。不論全片的結局精彩突出,或者草草完場,他們仍舊願意花時間和精力滿足自己的視聽慾望,並圓滿地完成此一完整的觀影習慣而不留下一點一滴的遺憾。

照片

《縮水人間》

如果「幻想」可改變世界,多好。

一個絕妙的意念!為了解決人口爆炸、糧食短缺、住屋短缺、資源短缺、垃圾膨脹、污染加劇、碳排放爆表,將人類縮小是最佳、最人道的解決方法。這方案尤其適合香港,閣下縮小後,劏房都變豪宅。戲中主角也是基於有更好的生活環境而選擇縮小。(香港觀眾更有投入感)

故事前半段是十分像真地描述這個「縮水計劃」,從發明到實行到普及,實況得很。我們以獵奇的眼光去看,相當有趣,但這些「有趣」如何支撐整套戲呢?充實的故事是必須的。從開首妻子「臨陣退縮」接下來該如何發展?就得看編劇的方向了。講夫妻決裂後又重修舊好的倫理愛情片?抑或這「縮水」計劃背後有個陰謀的間諜片?抑或大人國與小人國的歷險片?抑或批判資本主義、享樂主義的社會片呢?當然你可以「以上皆是」,但看官會無所適從。現在我便有此感覺。

當劇情去到主角保羅開始「墮落」,我正在猜想如何發展下去?導演安排一輪迷幻影像(持續良久),好像告訴我他如主角般迷失,已經無以為繼了。然後,來一個你想像不到的大轉折,而這個轉折與之前的人物、劇情皆沒直接關係,就像是上下兩齣戲一樣。其實下半齣是頗好看的,好看在這位越南女演員周洪的精彩演出,轉移了她才是主角。周洪自然流露的演技,活脫脫就是這名被迫害的越南難民陳玉蘭。(剛知道沒被提名奧斯卡最佳女配角,實有點失望。)

保羅與玉蘭一段經歷後,兜回「環保」主題了,卻又似有還無地對環保分子揄一番最後保羅選擇繼續幫助弱勢社群,以一個自我感覺良好的救贖作結。導演,你到底想表達甚麼呢?

比起他的前作《繼承大丈夫》,這套確是失色的。我只覺得導演(兼編劇)縱有一個好意念,但劇本不太周全,就變得蕪雜失去焦點了;若抓緊主題,連貫位置寫得好一點,也不難成為一套值得提名的好電影。

陸凌綠

21
一月

《藍天白雲》

   Posted by: admin    in 香港影評人協會

相片

以紀錄片的方式拍攝的劇情片 曉龍

紀錄片導演張經緯拍攝的第一部劇情片《藍天白雲》以一貫的紀錄片手法呈現一宗女兒弒親案的真面目,全片從第三身出發,以旁觀者的角度觀察事件的來龍去脈,折射香港現時社會問題所帶來的禍害,亦反映政府政策不善所帶來的惡果。片中中學生Connie (梁雍婷飾)打算殺死父母,源於她不愉快的家庭生活,父母與她缺乏溝通,引致她不了解父母,他們亦不了解她,代溝問題隨之而生,加上她患上心漏病,經常怨天尤人,覺得他們虧欠了她,甚至在學校內因朋友不多,只好與另一較「女性化」而被同學取笑的男同學在一起,她與他同樣是社會中的弱者,遂希望幹一番「大事」,藉著「驚天地」的大膽行為以證明自己仍然有生存的價值,借著有歪倫常的集體行動以證明自己並非眾人眼中的弱者。當片中的重案組女探員Angela(鄧麗欣飾)告訴Connie她的父母已死去時,她不曾假裝傷心,反而直認不諱地說出自己是真正的殺人兇手,這使Angela萬分驚訝,甚至懷疑她情緒不穩而胡亂說話,但其後當她娓娓道出其殺人的細節和過程時,Angela才對她的說話深信不疑。這證明表面上貌似「正常」學生的她其實長久以來有潛藏的心理問題,當她異常的行為尚未明顯出現時,學校內的師長和社工對她潛在問題的警覺性不高,這些問題像滾雪球一樣長年累月地積累成日趨嚴重的社會問題,最後一發不可收拾。

另一方面,片中Angela剛剛結婚,需要時間適應與丈夫Tony(李任燊飾)一起的夫妻生活,且已懷孕,需要準備迎接新生命,在同一時間內,她又需要應付查案工作的沉重壓力,在工餘時間內還要照顧患有老人癡呆症的父親(黃樹棠飾),這使她身心俱疲,生活和工作兩方面的壓力使她透不過氣。很明顯,她的情況及其遇上的問題反映政府對新婚和懷孕婦女在適應新生活方面的支援不足,政府一方面鼓勵市民生育,另一方面卻欠缺其照顧這些婦女的配套設施,引致她們「孤立無援」,加上香港人口老化現象日趨普遍,政府針對老人病患的醫療政策明顯未能滿足普羅大眾的需求,這導致中年婦人在上一代與新一代之間的狹縫內「掙扎求存」,沒有透氣的機會,遑論會有逃避的可能。當她越來越了解Connie的個人和家庭問題時,她慢慢已不再怪責Connie,從愕然變為諒解,從責備變為同情,並對Connie產生憐憫之心。或許香港女性從青少年至成年階段需要承受十分沉重的壓力,在政府對其欠缺足夠幫助和支援下,她們在行為方面出現有違常理的「大爆發」,像Connie弒親,Angela對著父親大發脾氣,已是一種值得憐憫和不足為奇的極端性後果。

此外,導演刻意以靜觀的態度呈現片中改編自真人真事的駭人事件,他對Connie與Angela的行為沒有強烈的批判,亦不曾對她們的遭遇和命運予以同情,只客觀地呈現片中的「現實」,這些「現實」當中的一部分雖然由他虛構出來,但「現實」所反映的社會問題卻真實得可怕,與觀眾在香港的日常生活緊緊相連,他們觀賞此片時對其指涉生活的深刻投射毛骨悚然,彷彿Connie及Angela就是自己身邊的少年和成年女性。片中那種赤裸的現實感容易引起他們對政府相關政策的反思,對制定青少年教育、女性權益和老人福利政策的政府官員而言,此片實在值得一看。

照片

《廣告牌殺人事件》

世事如棋。(下有少許劇透)

很「高安兄弟」的一套戲。見到法蘭絲麥杜曼 (Frances McDormand) 更以為是,殊不知並不是;反而有點像希治閣(拍攝手法)的《堅離地死人劫案》,這才是高安兄弟編劇、(佐治古尼導演),可惜太老套通俗,新意欠奉。

馬田麥當奴 (Martin McDonagh) 是後起之秀,秉承高安的黑色風格,甚至有過之而無不及,前作《癲狗喪七》Seven Psychopaths就是(筆者較喜歡這套)。而這回的《廣告牌殺人事件》我覺得是較溫和收斂,喪玩不足。無疑編劇花了不少心思,往往劇情的發展是你猜不著的,起承轉合非一般公式,迷人之處亦在此。尤其到「轉」的位置,你怎也猜不到警長一招「回馬槍」,使整個棋局起了巨大變化。當中涉獵的善與惡、對與錯、寬恕與仇恨、道德與原始個性的諸般角力,皆誘發思考。而近期荷里活片例必出現的「種族主義」(明顯是衝著特朗普而來) 亦發揮了最佳效益。然而有些地方流於犯駁,如:廣告牌負責人被「笨警」打得頭破血流兼掟落街,新到任黑人警長親眼目睹,竟不立即起訴嚴重傷人罪或謀殺還押監房,只是將他革職就算,未免太過兒戲吧?讓他夜裡自動回警署取信更說不通一來警署不是廿四小時服務的嗎?夜間不辦公?二來熊熊烈火雖然聽不見(戴著耳機)、看不見(讀信),但熱力高溫總察覺到吧!真的要燒到埋身才發覺?這些細節沒適當解釋就顯然是粗疏了

縱有不足,也絕不影響演員的精湛演出,法蘭絲麥杜曼與森洛維奪小金人在望。配樂更是出色,節奏隨戲的輕重緩急配合得宜,帶動了整個戲的情緒,超讚。

陸凌綠

16
一月

《廣告牌殺人事件》

   Posted by: admin    in 香港影評人協會

照片

冰山一角的案例 曉龍

在世界上不同地區內,有不少案件由於各種相異的原因,警方可能已出盡全力,動用大量人力資源,依靠各種現存的線索,仍找不到真兇,或者案件涉及權貴人士的重大利益,警方根本不願意找出真兇,遑論案件會水落石出。《廣告牌殺人事件》內米德烈太太(法蘭絲麥杜曼飾)的女兒不幸被殺,但等了七個月後,警方仍查不出案件的真相,米氏遷怒於警方,買下三塊廣告牌,怪責警方處事不當,並把責任歸咎於威路比警長(活地夏里遜飾),認為他未曾盡忠職守,在此案中有失職的情況。在香港以至歐美各地,向現行的執法機關作出挑戰是眾所周知的尋常事,對這些機構的能力有所懷疑亦是人之常情,這些挑戰和懷疑是否合情合理,真的見仁見智。

從受害者家屬的角度分析,他們當然希望警方用盡所有精力查案,因為人命關天,生命可貴,受害者是他們的至親,源於親情的考量,他們必然會脅迫警方查出案件的真相,故米德烈向警方的「怒吼」實屬情有可原。從警方的角度分析,他們已用盡人力物力查案,但案件沒有半點進展,真相仍然是百分百的謎團,他們可能覺得自己已做到最好,雖然對受害者家屬予以萬二分的同情,但仍會對家屬吹毛求疵的要求嗤之以鼻,這就像威路比警長說自己已盡力而為,卻依舊找不到真兇,實在萬分無奈,雖然願意幫助米氏,但仍對她關於案件追查的請求顯露其不耐煩之處。從政府官員的角度分析,查案應按本子辦事,由於政府的資源有限,當其對兇殺案的調查超過半年,案件的相關線索嚴重不足,成功查找真兇的機會率頗低時,警方把資源改而用在其他案件內,雖然此乃靈活運用資源之舉,但卻容易被米氏批評為辦事手法功利而缺乏人性人情。《廣》的故事情節徘徊在受害者家屬、警方與政府官員三者從自身的角度考慮事情而衍生的利益衝突內,這些衝突在世界上不同地區內都很大可能會出現,故各地的觀眾看此片時都會會心微笑,並發覺片中的對白有深刻的諷刺性,即使身處遠離美國的香港,把片中事件與現實生活中發生的事情作一對照,就會發現片中事件只是現實中冰山一角的案例,因案情沒有進展而被擱置的懸案肯定為數不少。

片中威路比警長臨終時寫了一封信給他的副手狄克森警官(森洛維飾),說成為一位出色的幹探的必要條件不是能力,不是品格,而是愛。沒錯,愛能成為幹探努力查案的原動力,片中提及的兇殺案,如幹探欠缺與生俱來源於人性本質的愛,根本不可能盡全力查案,因為米德烈的女兒與自己非親非故,自己因工作關係,基於道義上的責任,才會查找殺害她的真兇,倘若長期尋兇而沒有些微的進展,自然會有怠惰之心,此源於破案的成功率實在太低。愛是賦予人力量的最重要元素,沒有愛,人會失去工作的動力,生活的樂趣和生存的意義,因為愛能驅使一個人馬不停蹄地工作,幹探愛受害者,愛受害者的家屬,才會想盡辦法尋找所有可能會尋獲真兇的線索;因為愛自己的家人,威路比才會找到生活的樂趣,懂得享受閒暇生活的一點一滴;因為愛自己的上司威路比,狄克森為了他的聲譽被上述兇殺案所損而不值,遂決定用盡全力缉兇,尋獲生存的意義。由此可見,愛是世界上非常珍貴的人性價值,亦是作為一個人的力量來源,更是每個人人生最重要的意義泉源。

14
一月

《以青春的名義》

   Posted by: admin    in 香港影評人協會

相片《以青春的名義》是創意香港資助的第二屆“首部劇情片計畫”下的電影作品。第一次讀她的劇本,那晦澀的起點“薛定諤貓”(Schrödinger’s Cat)著實令人吃驚。嚴格意義上這其實並不是一部愛情影片,也不全是講青春的影片,而是頗具創意的另類影片。

故事中的人物都很特別,男主角張子行家中有一個經常喝得醉醺醺的年邁老爸張福偉。他一直固執地等待著離開了他們兩父子的妻子再次回家;一天,張子行在學校泳池救起了一個女人。這個叫葉若美的女人竟然成為了他的班主任。無意間張子行獲知了這個女人的丈夫有外遇一事;張子行把從小三那兒學回來的舞蹈又添油加醋的教給他的班主任…。

這部影片最特別的地方在於大量使用電影語言蒙太奇,不僅豐富還很含蓄有趣。影片裡學校的泳池和男主角家中的魚缸就是一對隱喻。男主角把從泳池裡撈起的那隻高跟鞋直接扔進了自己的魚缸,儘管若美多次家訪張子行家中,張子行卻沒有絲毫歸還那隻高跟鞋的意思,只想繼續佔有。而若美亦並不在意,她全副注意都在那個教跳舞的小三李菁身上。雖然充滿敵意卻又不敢正面對質,只好通過張子行借學跳舞去了解打探對方。雖然張子行不斷醜化從李菁處學來的舞蹈,但若美依然發覺李菁的魅力不是她能夠挑戰的。子行和若美的關係就像養在學校泳池的一條魚,從看不見身影的小魚漸漸變成一條巨鯨。

“薛丁格的貓”這個實驗的精髓在於說明結果其實是人為意識參與的結果。若美想知道丈夫和第三者李菁的最終結果會是什麽;子行通過不停的打電話給母親想介入其中,另一頭傳來的空號聲告知這不可能。他所能得到的只是一個結果:那就是母親不再會回來了,她甚至連看他一眼的欲望都沒有。也許生活裡我們都會有機會遇到這樣的一個或多個的盒子放在面前,我們除了只能接受這個或喜或悲的結果,根本無法去追究這其中的過程和原因,且於事無補。正如張子行的父親,得知妻子的消息後急急忙忙地出外尋找,但過了沒多久,他又回到家過他日常的生活,就像什麽事也沒發生一樣。

因此設定,我們看到影片中各人扮演的角色基本上皆頗為成功。子行的表現若更加好奇些、嘉玲的角色若能更加失魂落魄些就更完美了。泳池和魚缸的畫面在節奏上放緩些,顏色再接近些,更易讓觀眾明白彼此間的關聯。加插一個子行與父親、小三、班主任分別跳舞的並列畫面也許能更添寓意。

小浪

照片

《恐襲解碼》

簡單問題複雜化。

所謂的「解碼」就是解讀恐怖分子信差的一個口訊,而這口訊只是「進行」或「不進行」恐襲。於是為求緊張刺激兼要耍得觀眾頭昏轉向,便搞了一場大龍鳳出來。其實「壞人」的目的很簡單,就是要「發動恐襲」。那麼最初擄劫信差的時候,乾脆調包,然後傳達「假口訊」就是了,何須大費周章?

最奇怪的就是為何要用一個信差去傳達口訊?雙方直接對話不就成嗎?精神領袖與狂熱子不是相距很遠,就算很遠,以今天科技怎也可以聯絡上吧!怕被勾線?信差就不會被殺?而這個信差又是對方不認識和素未謀面的,也沒有任何信物;但,此等犯駁,你要看到尾才會發問,因為編劇耍了許多花樣,令你腦筋疲於轉動無暇探究原委。

近期連番參演動作片的露美慧柏絲單天保至尊,由頭帶到落尾,奧蘭度布林和米高德格拉斯只屬客串。看來她逃不掉被確立為荷里活打女了(據聞她自己不想)。其實戲的理念不錯,只是被一塌糊塗的劇本搞垮了。「誰是真正恐怖分子?」,是好是歹也誘發思考的。

陸凌綠

9
一月

《荷里活爛片王》

   Posted by: admin    in 香港影評人協會

照片

別人笑他太瘋癲 曉龍

近年來,在香港年青人的群體中,有一問題十分流行,就是「為了夢想,究竟你可以去到幾盡?」,要為夢想去到最盡,真的殊不簡單,需要付出的代價亦甚大。《荷里活爛片王》內湯米·維索就是去到最盡的經典人物,他自編、自導、自演了一齣美國獨立愛情電影《瘟室》,此片的製作毫不專業,漏洞甚多,部分情節有始沒終,在連貫性方面的穿崩位屢見不鮮,除了湯米以外,幾乎沒有人看得懂此片,連有份參與演出的配角都承認此片是爛片之中的爛片,故它能引起觀眾和影評人的注意,就是因為它夠爛,且其爛的程度可以在荷里活史上「留名萬世」。導演占士法蘭高以湯米為例,從第三身的角度出發,講述他製作《瘟》的事蹟,他在拍攝過程中超時超支,但沒有放棄,最後完成全片,本是愛情片的《瘟》因故事情節荒謬而被恥笑,終成為一齣令觀眾瘋狂大笑的喜劇;導演把他的傳奇故事搬上銀幕,說明要在荷里活揚名立萬,不一定要靠過人的天份和才華,有時候,把一件事情做到最差劣,「奇形怪狀」的爛片反而會博得普羅大眾的「歡心」,甚至使自己「名垂千古」。

片中的湯米個性古怪,特立獨行,固執倔強,有藝術家的本質,且對別人諸多挑剔,曾多次無故更換《瘟》的製作人員,他「犯眾憎」的後果,導致其身邊人覺得他難以相處;為了使自己的行為合理化,他唯有拿希治閣拍攝《鳥》的過程為例,指希氏對演員欠佳,把他們先放在密封的空間內,然後釋放大量鳥籠中的鳥,以嚇怕他們,希望依靠他們激烈的反應營造片中的恐怖氣氛,他與希氏相似,同樣嘗試以「虐待」演員的方法,以達致影片的最佳效果。由此可見,他是一個瘋狂的藝術家,對自己的作品有一種近乎「變態」的執著,就是這份執著,使《瘟》成為爛片之中的「經典」作品;沒有發揮才華的機會,欠缺出人頭地的際遇,不要緊,要成為社會上最突出的「名人」,不一定需要有傑出而無人能及的成就,有時候,極端拙劣的作品都可能會引起普羅大眾的關注,甚至產生意想不到的極大迴響,同一道理,梁朝偉憑著傑出演技成為名人之餘,八両金亦可依靠其「奇特」演出而受傳媒甚至普羅大眾關注。

《荷》的導演在片中仿效安迪華荷複製金寶牌罐頭湯包裝的做法,把《瘟》內的鏡頭重拍一遍,然後把自己與湯米拍攝的鏡頭進行直接和赤裸的比較,可能旨在做一個後現代的視覺實驗,就是複製帶來的奇詭視覺效果及其在模仿過程中帶來的藝術性反思。湯米本是劇作家田納西·威廉斯的擁護者,他在《瘟》內情緒充沛的表演,就是受其影響,甚至當年《瘟》在進行宣傳時,廣告語把此片稱為「一部擁有田納西·威廉斯般熱情的電影」。因此,姑勿論《瘟》的藝術價值是否拙劣至極點,但最低限度是一位熱愛電影的影迷的創作,絕非無的放矢的無聊之作,如今《荷》的導演除了複製《瘟》的拍攝過程以大放笑彈外,還嘗試依靠此齣邪典電影(cult film)的話題性,製作以反面人物的反面故事為主軸的「勵志片」,鼓勵沒有才華能力欠佳的人無需灰心喪志,只需抓緊難得一見的「黃金機會」,自然可闖出屬於自己的另一片「新天新地」。

4
一月

《黑暗對峙》

   Posted by: admin    in 香港影評人協會

照片

領導者艱難的抉擇 曉龍

作為一位領導者,作出一個事關重大的決定時,順得哥情失嫂意幾乎是必然的後果。事實上,整個社會內有眾多充滿著不同利益矛盾和衝突的持分者,要滿足他們個別的需求,可以被認為比「登天」還要難;要成為具智慧的領導者,最多只能滿足大部分持分者關於國家安全的需求,如要為他們個別的利益著想,根本是「天方夜譚」。因此,《黑暗對峙》內溫斯頓邱吉爾在當時的英國首相面對極大的反對聲音時走馬上任,當時倫敦被希特拉狂轟猛炸,英國處於差點被滅國的境地,邱吉爾在危急存亡之秋成為首相,作出每一個決定時皆步步為營,因為每一錯誤的決定都會帶來嚴重而難以挽救的弊病,而這些決定很大可能帶來兩種極端性的後果:一種是舉國歡騰,讚賞首相英明的正面效用;另一種是舉國愁雲,譴責首相懦弱的反面評價。由此可見,片中的他可謂「一步一驚心」,像捉棋一樣,每走錯一步,都會產生難以估計的「蝴蝶效應」,對其在歷史上名聲遠播,或者惡名昭彰,產生十分重要以至關鍵性的作用。

別以為片中的邱吉爾(加利奧文飾)身體語言誇張,舉止粗豪,貌似戇直笨拙,傻頭傻腦,只是英國政壇的「橡皮圖章」,沒有靈活的頭腦,對國際政治沒有多大的貢獻;殊不知他常把自己的才能隱藏起來,所說的每一句話,所做的每一舉動,以至其所作的每一決定,都帶有不為人知的弦外之音。即使旁人觀察他的行為,聆聽他的言語,如對國際政治的認識不深,仍然可能不了解,甚至誤解他言行的內蘊及其相關的深層意義。加利仔細捉摸邱氏深邃難測的內心世界,以立體化而具層次的演技表現此歷史人物的睿智,在危急關頭仍舊保持冷靜和鎮定,於關鍵時刻仍具「紳士風度」,以最精密的頭腦審時度勢,從而作出對當時國家的處境和國際政治形勢最有利的決定,亦可以此決定使自己在歷史長河內名垂千古。要在混亂的政局內保持清晰的思考,在加利對邱氏充滿智慧的公開演講的深入揣摩中,可以仔細地表現出來,這就像棋手在貌似無望的棋局內依靠個人智慧,在千鈞一髮之際順利脫離險境,於重重障礙的險境中突圍而出,這實在大快人心!

片中的邱吉爾是一個十分有主見的領導者,當英軍在二次大戰期間被德軍打得落花流水之際,他不但沒有跟隨大多數政客的意見,向希特拉尋求和平協議,反而堅持英軍不可投降,必須奮戰到底。因為希氏是一隻「大老虎」,對著羊群必定凶神惡煞,倘若英軍尋求和平,這就像「送羊入虎口」,必死無疑;相反,如果英軍死守抵抗,戰至最後仍然不願意放棄,希氏拿他們沒辦法,這使他們仍有一線生機。故當時的他比其他政客看得深、看得遠,不單沒有因輿論壓力而消極地尋求和平,反而因被強烈攻擊而「越戰越強」,這全因他深入了解希氏的個性為人,知道其欺負弱者的性格本質,如自己甘願成為弱者,只會墮進萬劫不復的「煉獄」內;況且希氏不會滿足於其與英國的一紙和平協定,且他不會願意長期信守承諾,即使他們短暫妥協,成功換取一剎那的和平,但基於他的「狼子野心」,德國必定會再次派兵攻打英國,長遠而論,一紙和平協定肯定於事無補。由此可見,他可能不是一位最出色的政治家,但肯定是一位對時局看得最透徹的決策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