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
一月

《廣告牌殺人事件》

   Posted by: admin   in 香港影評人協會

照片

冰山一角的案例 曉龍

在世界上不同地區內,有不少案件由於各種相異的原因,警方可能已出盡全力,動用大量人力資源,依靠各種現存的線索,仍找不到真兇,或者案件涉及權貴人士的重大利益,警方根本不願意找出真兇,遑論案件會水落石出。《廣告牌殺人事件》內米德烈太太(法蘭絲麥杜曼飾)的女兒不幸被殺,但等了七個月後,警方仍查不出案件的真相,米氏遷怒於警方,買下三塊廣告牌,怪責警方處事不當,並把責任歸咎於威路比警長(活地夏里遜飾),認為他未曾盡忠職守,在此案中有失職的情況。在香港以至歐美各地,向現行的執法機關作出挑戰是眾所周知的尋常事,對這些機構的能力有所懷疑亦是人之常情,這些挑戰和懷疑是否合情合理,真的見仁見智。

從受害者家屬的角度分析,他們當然希望警方用盡所有精力查案,因為人命關天,生命可貴,受害者是他們的至親,源於親情的考量,他們必然會脅迫警方查出案件的真相,故米德烈向警方的「怒吼」實屬情有可原。從警方的角度分析,他們已用盡人力物力查案,但案件沒有半點進展,真相仍然是百分百的謎團,他們可能覺得自己已做到最好,雖然對受害者家屬予以萬二分的同情,但仍會對家屬吹毛求疵的要求嗤之以鼻,這就像威路比警長說自己已盡力而為,卻依舊找不到真兇,實在萬分無奈,雖然願意幫助米氏,但仍對她關於案件追查的請求顯露其不耐煩之處。從政府官員的角度分析,查案應按本子辦事,由於政府的資源有限,當其對兇殺案的調查超過半年,案件的相關線索嚴重不足,成功查找真兇的機會率頗低時,警方把資源改而用在其他案件內,雖然此乃靈活運用資源之舉,但卻容易被米氏批評為辦事手法功利而缺乏人性人情。《廣》的故事情節徘徊在受害者家屬、警方與政府官員三者從自身的角度考慮事情而衍生的利益衝突內,這些衝突在世界上不同地區內都很大可能會出現,故各地的觀眾看此片時都會會心微笑,並發覺片中的對白有深刻的諷刺性,即使身處遠離美國的香港,把片中事件與現實生活中發生的事情作一對照,就會發現片中事件只是現實中冰山一角的案例,因案情沒有進展而被擱置的懸案肯定為數不少。

片中威路比警長臨終時寫了一封信給他的副手狄克森警官(森洛維飾),說成為一位出色的幹探的必要條件不是能力,不是品格,而是愛。沒錯,愛能成為幹探努力查案的原動力,片中提及的兇殺案,如幹探欠缺與生俱來源於人性本質的愛,根本不可能盡全力查案,因為米德烈的女兒與自己非親非故,自己因工作關係,基於道義上的責任,才會查找殺害她的真兇,倘若長期尋兇而沒有些微的進展,自然會有怠惰之心,此源於破案的成功率實在太低。愛是賦予人力量的最重要元素,沒有愛,人會失去工作的動力,生活的樂趣和生存的意義,因為愛能驅使一個人馬不停蹄地工作,幹探愛受害者,愛受害者的家屬,才會想盡辦法尋找所有可能會尋獲真兇的線索;因為愛自己的家人,威路比才會找到生活的樂趣,懂得享受閒暇生活的一點一滴;因為愛自己的上司威路比,狄克森為了他的聲譽被上述兇殺案所損而不值,遂決定用盡全力缉兇,尋獲生存的意義。由此可見,愛是世界上非常珍貴的人性價值,亦是作為一個人的力量來源,更是每個人人生最重要的意義泉源。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星期二, 一月 16th, 2018 at 10:43 and is filed under 香港影評人協會.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Responses are currently closed, but you can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Comments are closed at this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