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一月 9th, 2018

9
一月

《荷里活爛片王》

   Posted by: admin    in 香港影評人協會

照片

別人笑他太瘋癲 曉龍

近年來,在香港年青人的群體中,有一問題十分流行,就是「為了夢想,究竟你可以去到幾盡?」,要為夢想去到最盡,真的殊不簡單,需要付出的代價亦甚大。《荷里活爛片王》內湯米·維索就是去到最盡的經典人物,他自編、自導、自演了一齣美國獨立愛情電影《瘟室》,此片的製作毫不專業,漏洞甚多,部分情節有始沒終,在連貫性方面的穿崩位屢見不鮮,除了湯米以外,幾乎沒有人看得懂此片,連有份參與演出的配角都承認此片是爛片之中的爛片,故它能引起觀眾和影評人的注意,就是因為它夠爛,且其爛的程度可以在荷里活史上「留名萬世」。導演占士法蘭高以湯米為例,從第三身的角度出發,講述他製作《瘟》的事蹟,他在拍攝過程中超時超支,但沒有放棄,最後完成全片,本是愛情片的《瘟》因故事情節荒謬而被恥笑,終成為一齣令觀眾瘋狂大笑的喜劇;導演把他的傳奇故事搬上銀幕,說明要在荷里活揚名立萬,不一定要靠過人的天份和才華,有時候,把一件事情做到最差劣,「奇形怪狀」的爛片反而會博得普羅大眾的「歡心」,甚至使自己「名垂千古」。

片中的湯米個性古怪,特立獨行,固執倔強,有藝術家的本質,且對別人諸多挑剔,曾多次無故更換《瘟》的製作人員,他「犯眾憎」的後果,導致其身邊人覺得他難以相處;為了使自己的行為合理化,他唯有拿希治閣拍攝《鳥》的過程為例,指希氏對演員欠佳,把他們先放在密封的空間內,然後釋放大量鳥籠中的鳥,以嚇怕他們,希望依靠他們激烈的反應營造片中的恐怖氣氛,他與希氏相似,同樣嘗試以「虐待」演員的方法,以達致影片的最佳效果。由此可見,他是一個瘋狂的藝術家,對自己的作品有一種近乎「變態」的執著,就是這份執著,使《瘟》成為爛片之中的「經典」作品;沒有發揮才華的機會,欠缺出人頭地的際遇,不要緊,要成為社會上最突出的「名人」,不一定需要有傑出而無人能及的成就,有時候,極端拙劣的作品都可能會引起普羅大眾的關注,甚至產生意想不到的極大迴響,同一道理,梁朝偉憑著傑出演技成為名人之餘,八両金亦可依靠其「奇特」演出而受傳媒甚至普羅大眾關注。

《荷》的導演在片中仿效安迪華荷複製金寶牌罐頭湯包裝的做法,把《瘟》內的鏡頭重拍一遍,然後把自己與湯米拍攝的鏡頭進行直接和赤裸的比較,可能旨在做一個後現代的視覺實驗,就是複製帶來的奇詭視覺效果及其在模仿過程中帶來的藝術性反思。湯米本是劇作家田納西·威廉斯的擁護者,他在《瘟》內情緒充沛的表演,就是受其影響,甚至當年《瘟》在進行宣傳時,廣告語把此片稱為「一部擁有田納西·威廉斯般熱情的電影」。因此,姑勿論《瘟》的藝術價值是否拙劣至極點,但最低限度是一位熱愛電影的影迷的創作,絕非無的放矢的無聊之作,如今《荷》的導演除了複製《瘟》的拍攝過程以大放笑彈外,還嘗試依靠此齣邪典電影(cult film)的話題性,製作以反面人物的反面故事為主軸的「勵志片」,鼓勵沒有才華能力欠佳的人無需灰心喪志,只需抓緊難得一見的「黃金機會」,自然可闖出屬於自己的另一片「新天新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