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十一月, 2022

29
十一月

影評快訊第590期

   Posted by: admin    in (新)影評快訊, 影評試影室, 香港影評人協會

《分貝恐襲》(Decibel)

「分貝炸彈」意念新鮮有趣,吸引力不俗。(以下有少許劇透)

基本上是將兩個故事拼湊為一個故事;而這兩個故事其實自己好好發展已經很好看,不明何以硬要拼在一起?(可能製作費太多吧…)

第一個故事是軍事潛艇副官因一宗魚雷追擊事故引致全艇一半士兵死亡。第二個故事是炸彈狂徒恐怖襲擊。而兩者的連繫是「復仇」。

先撇開故事,娛樂性是滿分的,爆炸、追逐、動作兼而有之,毫無冷場。非線性的故事鋪排令戲劇性和張力增強,亦提高了觀眾的好奇心追看下去。題目標榜的「分貝炸彈」當然是最有趣:遇到噪音、高音倒數時計就會加快;橋段類似《無聲絕境》,以此作官能刺激通常無往而不利。而幾場爆炸都逼真震撼,導演以交替剪接營造緊張氣氛,效果加倍。魚雷追擊潛艇一場絕不苟且,大製作格局,有姿勢有實際。

說回故事,其實潛艇事故與炸彈復仇的關係委實不大,即是說:是不是潛艇死人,狂徒都可以用炸彈來復仇,那為何要是潛艇?況且那是私人恩怨,犯不著廣佈炸彈濫殺無辜。最後的所謂「黑幕」也只是得過且過交代,與公眾的譁然成反比,那何須搞一場大龍鳳?犯駁位不少,當然又是搵戲來做。這些劇本上的不足,可能是兩個戲種勉強綑綁而致。

然而,箇中的「抉擇」主題,總算有點啟發;當你要二選一的時候,可能答案還有「三」!先不要絕望。

陸凌綠

《五腥級盛宴》(The Menu)

電影題材有趣,吸引你進場;菜式擺盤精美,誘發你食慾。我作為觀眾或食客要求只有一個:「好睇又好食」。但這 MENU …

以一個場景來完成,屬低成本製作,要成功只能靠劇本。影片走荒誕黑色幽默路線,本來將人物變成菜單是頗有趣的構思,演變成兇案亦吸引,可惜殺人大廚乃至其追隨者的心理背景均缺乏描寫,殺人動機變得薄弱牽強,劇本不濟,一個賴夫費恩斯豈能單天保至尊?筆者看著手錶,過了近一小時仍然在介紹美不勝收的菜式…;當然影片明顯是嘲諷只吃裝修、吃環境、吃擺盤,往往吃不飽肚華而不實,走火入魔的飲食文化。不消三十分鐘已能表達的諷刺內容,卻用上大量漂亮優雅的美術來填充,與此等菜式無異。其中食客的片言隻語也推展不了甚麼劇情。反而筆者覺得將造菜理念發展為「邪教」,還能吸納追隨者作幫兇這點,更耐人尋味,更具諷刺性。被囚食客本有反抗逃生機會,卻噤若寒蟬,坐以待斃;原來都有「痛腳」被握(與現實太相似了),那麼無勇無謀,又真的罪該萬死。

最後的甜品「燒棉花糖」最引筆者垂涎。果然「一鑊熟」是最美味的!

陸凌綠

具諷刺性,但欠深刻

沒錯,扭橋是「製造」新鮮感的不二法門,《五腥級盛宴》亦不例外,把一次名人飯局轉化為凶殺案,充滿著懸疑感,本來令觀眾滿心期待,以為編劇會精心地扭橋,為我們帶來意料之外的驚喜,殊不知整齣戲「雷聲大,雨點小」,空有盛宴的浩瀚聲勢,卻欠缺細節的鋪排和描寫。

例如:《五》內星級廚神Julian Slowik(賴夫費恩斯飾)想藉著這次盛宴殺死所有仇人,宴會的鋪排華麗精美,餐廳的規模宏大,食物亦別具特色,其美不勝收的畫面確實為我們帶來一剎那的「驚豔」;但每道菜的份量甚少,片末Margot(安雅泰萊采兒飾)直接告訴他自己吃不飽,需要多吃一個芝士漢堡,正諷刺盛宴的食物設計精美卻「不切實際」,諷刺他只注重食物的外觀和味道,卻遺忘了其果腹的基本功能。

不過,《五》每次只用幾句對白交待Julian與每一位食客的積怨,他與電影紅星的瓜葛只限於其主演的電影對他的影響,但他卻堅決要致紅星於死地,片中的紅星無辜受害,我們亦難以深入了解紅星被殺的箇中因由。細節的重要性,正在於其增強情節的可信度,上述細節的「缺席」,使他殺人的合理性被大打折扣,遑論會增加我們對其情節發展的投入感。

由此可見,《五》的主線情節獨特,但欠缺了微細枝節的支撐,導致其可觀性只限於表面上每道菜式別緻的特色和美感,未能直接聯繫盛宴、復仇與「一鑊熟」的關係,更不能圓滿地解釋Julian要借此盛宴為名,以「血洗」自己厭惡的名人的主要原因。

曉龍

《五腥級盛宴》:橋段沒有驚世駭俗但這”MENU”韻味深長

背景資料:當不了解劇本內容的可行性時,先了解某國的傳銷集團如何做到洗腦六親不認的技術手法、NLP、FBI的催眠禁術等等。仲唔明只可以講最Low的柬埔寨事件。

筆者先說明不穿橋,觀影過後韻味深長,要多看幾次,喜歡非常!如蔡瀾狠評”我媽家姐”(Omakase)係笨蛋一樣,《五》對現今Fine Dining係有好大意見,筆者十分認同:從對法國餐的基本認知係比客人品味而非飽肚;到中學老師用中指沾糞便後放入口品嚐,再請其中一位學生出來試試,學生照做後,老師問學生什麼味道?學生說屎味還是好味呢?老師話無味!老師再示範用中指沾屎,再用食指放入自己口品嚐,這種絕版教育就是《五》主旨。

不要問筆者是否那學生,不論你是誰誰誰走進《五》的餐廳,煮到埋嚟就話好食?那怕是à la carte量身定做,每人身上都有屎的中指,平常人前人後只用食指!Fine Dining的食指,背後沾了什麼東西的中指,只有各人自知,仲唔明呀?咁睇返《飯戲攻心》《明日戰記》簡單啲,唔知中指還是食指,只知已經成為香港本土電影史頭兩部好味作品。

題外話,《五》的營銷推送,筆者常說香港落後世界4-5年以上,如羊毛出自狗身上,豬來埋單?香港各Fine Dining餐廳即出《五》片中各道菜速銷,筆者第一時間買單,唔需做結拜小弟咁低手!2016年筆者比香港某些電影人笑罵,什麼前酒吧後電影工作室?他覺得筆者只想開酒吧。今年在曼谷終於找到案例,筆者遇到BAZ,王家衛監製One For The Road,BAZ將OFTR變成實體店;賣電影裡面十杯酒,天天爆滿,估計兩酒吧一咖啡廳三個月利潤夠開戲。別人笑我舔中指,我笑他人看不穿,當以為王家衛將《擺渡人》移民到泰國之際,大家都慢了20年,忘了《三更》的華僑。

PS: 萬萬沒想到,隨筆一寫《王帝新衣》影評理論,一出版第二日就被抄;這中指食指論點,要抄請指明出處。

Kepa

27
十一月

《奇異大世界》

   Posted by: admin    in 香港影評人協會

「自我中心」的局限

西方社會重視個人主義,推崇個人的權利和自由,沒錯,這是每一個人生而平等的「個體福利」,但卻令家人蒙受「損失」。例如:《奇異大世界》內依格在年青時本來與兒子一起去探險,其後卻出現了意見分歧,結果他獨自一人繼續喜愛的旅程,與兒子分開了二十多年。實踐個人的權利和自由是好事,過於極端時卻換來反效果,正如他的兒子歷奇在成長過程中欠缺了父親的陪伴,且怪責他「拋妻棄子」地成就自己的冒險旅程的舉動,覺得他太自我中心,對他的探險事業有或多或少的厭惡,遂決定長大後務農種蘋果,這除了源於歷奇不喜歡探險的個性外,還在於歷奇重視家庭的責任感。因為歷奇覺得他應該平衡家庭與事業兩方面的發展,不應為了發展自己的事業而犧牲家庭,不論事業有多重要,都應該顧及自己的家庭,故歷奇認為他不是一位好父親。因此,「自我中心」可能會造成很多問題,撇除對個人理想的追尋所作出的犧牲,其實過度強調自我及族群的好處會無可避免地損害家人的「利益」,歷奇在父親「缺席」下成長,仍然有勇氣結婚生子,成為父親,並不再重蹈覆轍,願意花多點時間陪伴妻兒,實屬難得。

此外,上一代很多時候都會把自己的期望和理想加諸下一代,卻不曾理會他們個別的喜好和夢想,這是另一種「自我中心」。例如:《奇》內歷奇期望兒子艾文繼承父業,長大後接管農場,成為農夫。可是艾文不滿足於農夫日出而作、日入而息的安穩平淡的生活,渴望繼承祖父依格的衣缽,成為探險家,歷奇擔心他會成為另一位依格,遂強烈反對他追尋自己的夢想。在很大程度上,兩代之間的衝突源於彼此期望的差異,歷奇期望他長大後過著舒適安穩的生活,但他卻期望自己可發展個人的興趣,並以喜好為自己終生的職業。不少迪士尼的電影都有豐富的教育意義,《奇》亦不例外,它告訴一些已身為父母的觀眾:兒女長大後已是獨立的個體,他們有自己的思想、喜好和理想,即使阻止他們發展自己的喜好,提出所有的反對意見都會於事無補,反而破壞了彼此的關係。因為不論他們遇上任何障礙,仍然會不顧一切地追尋夢想,這是年青人有足夠的「本錢」而得以實現的目標,亦是其不介意多花時間和精力的堅持和執著。因此,兩代之間和諧關係的建立源於彼此對對方的了解、尊重和接納,《奇》的中後段內歷奇加深了自己對他個性和喜好的了解,自然會尊重他對自己事業的期望,亦會接納他以探險家為自己一生的理想。

由此可見,即使在崇尚個人主義的西方社會內,「自我中心」都有其局限。《奇》內依格為了實踐個人的理想,初時帶著兒子去探險,為了自身的族群著想,願意花掉大量的時間和精力,但兒子不喜歡探險,他唯有放棄家庭,最後獨自探險。這證明個人主義與家庭責任有明顯的衝突,在無可奈何下,只好二取其一,「自我中心」對自己及族群有利,卻對家人有害。片末三代和好,兩位父親都願意放下一點點自我,捨棄一點點理想,對家人增加多一點點的關懷和愛護。很明顯,「自我中心」的放下,是其改善自己的家庭關係的核心原因,對自己、他人及家人的愛的適度的平衡,亦是和諧家庭得以建立的關鍵。

曉龍

22
十一月

影評快訊第589期

   Posted by: admin    in (新)影評快訊, 影評試影室, 香港影評人協會

《記憶。復仇》(Remember)

仇恨真的可以惦記良久?

戲中主角的「仇恨」記足八十年。八十多歲仍去當一個殺手復仇,這個橋段幾有趣,但其實是很沉重的題材。導演鋪排挺不錯,最初觀眾對主角底蘊全不知情,連名字也是英文名Freddie,後來才逐步揭露,有懸念,令追看性增強。接下來一連串的動作、追逐、打鬥都緊張利落。人物描寫也算充足豐富。

只是其中一點令筆者疑惑的就是「年齡」。當時的受害人是主角父親,Freddie仍是小孩,算是八歲,若仇人可以作出賦權力有軍階的欺侮行為,怎也該是成年人,怎也比主角大十年之多,也就是說,當他八十歲去復仇的話,仇人該是九十多歲甚或一百歲了,但幾位仇人演員的選角及演繹,皆很精靈,仍可四處講學,不現老態,果真老當益壯。

一個人記著一個仇恨要記足幾十年其實是很痛苦的,最後主角也因腦退化而逐漸忘記一切,令人唏噓感歎。當然韓國與日本的國仇家恨也延續了幾代,韓國觀眾對當中的情懷一定會感受更深。而香港觀眾呢?

其實一個仇恨是否應該要記著這麼久?反覆思量,答案是「不想回憶,未敢忘記!」記著,會令我更堅強地活下去,鬥長命就是復仇的動力,那怕一百歲,仍可老當益壯,行動矯健。

陸凌綠

《給十九歲的我》短評

保存的那點真

不要以為由校友張婉婷執導的英華女校紀錄片必定為自己的母校「歌功頌德」,殊不知《給十九歲的我》保存了一群女生從少年至青年時期的那點真。她們有少年時期的迷惘,青年時期的反叛,全片的拍攝跨越了十年,從她們溫柔軟順地接受訪問至暴躁煩厭地拒絕受訪,製作人員成為了「社工」,在拍攝過程中關心她們,讓她們成為願意合作的「伙伴」,他們面對她們時付出的耐性、恆心和毅力實在不少。僅看看他們在鏡頭前和鏡頭後的艱辛,便會對他們拍電影的熱誠和熱血有萬二分的敬佩。

很明顯,導演在選角方面花了不少心思,選的不是品學兼優的高材生,亦不是成績低劣的留級生,而是個性較獨特、且需要面對較與別不同的家庭狀況,以及近幾年較複雜的社會環境的「特殊生」。在這群主演的女生中,部分堅持夢想,卻面對個人際遇及社會變化的衝擊,在放棄夢想之前作出艱苦的掙扎,確實需要不少「勇氣」和能耐。紀錄片最重要的是真情實感,並能讓觀眾產生共鳴,《給》的那點真,正好使我們得以較深入地了解她們,並因社會環境對她們造成巨大的壓力,導致其最終放棄了夢想而感嘆,並在代入她們的處境的過程中感同身受,為她們的遭遇而感到悲哀。全片拍攝完畢至今已相距數年,現在的她們已出來社會工作,相信她們面對的衝擊比以前更大。

事實上,《給》不單是英華女校的歷史紀錄,亦是她們個人的成長紀錄。當她們繼續長大,十多二十年後再回望過去,便會發覺片中的真實片段難能可貴,因為這是她們「不可重啟」的經歷,是她們在成長過程中不可或缺的珍貴回憶。

曉龍
19
十一月

《海的盡頭是草原》

   Posted by: admin    in 香港影評人協會

對家人的愛

雖然《海的盡頭是草原》是一齣蒙古電影,但由香港導演爾冬陞執導,以杜思瀚(陳寶國飾)對家人的愛為全片的焦點,有一種極強的普世性。即使筆者是香港人,身處的地點與蒙古相距「十萬八千里」,仍然能感受他對失散的妹妹杜思珩(艾米飾)的愛。他與她從小就被迫分開,但他一直惦念她,年紀老邁的母親在臨終前依舊不時提起她,覺得自己對不起她,他在失散數十年後再找她,一方面實現母親的遺願,另一方面補償自己對家人的愛。1950年代末他們一家生活困苦,被迫放棄其中一個兒女,只留身體較弱及需要多些照顧的其中一個在身旁,年幼時他了解此繼續留在家中的必要條件後,刻意使自己病倒,讓母親留自己在身旁,無需去孤兒院。他的「狡猾」,與其說是他「欺凌」她的手段,不如說是他愛家人但求自保的方法。他的手段欠佳,固然不值得鼓勵,但當時他思想幼嫩,想留在父母身旁,實屬人之常情。因此,他的角色不算不討好,即使做了錯事,仍然懂得認錯,亦想補救,證明他有悔過之心,且當時他年幼不成熟,故他的「狡猾」行為實在值得原諒。

思瀚長大後已與思珩數十年不相見,當然悔不當初,故在年老之時再次看見她,不禁悲從中來,充滿著悔疚和歎息,覺得自己無論做甚麼,都不可能補償她在原生家庭內已喪失的父母之愛。幸好薩仁娜(馬蘇飾)對她的關愛徹底代替了她欠缺的親生父母的愛,並在大漠裡充滿著愛的環境裡成長。她年幼時從上海遷居至內蒙古,語言不通,其生活習慣的差異極大,她不適應當地的草原環境,使娜一家人需要對她萬般包容和愛護,她多次闖禍,娜依舊接納她,不曾嫌棄她,遑論會討厭和放棄她。且娜視她為自己的「親女兒」,無論她犯了多大的過錯,娜依舊會饒恕她,因為她是自己「真正」的家人。因此,《海》是一齣關於愛的電影,不論他對她兄妹的愛還是娜對她「母女」的愛,前者經得起時間的考驗,後者跨越血緣的鴻溝,同樣蘊藏著堅持和執著,那種對家人濃濃的情,同樣能引起身處世界不同地域的觀眾的共鳴,亦能觸碰我們在現實生活中對家人的深厚情感的珍貴回憶。

事實上,《海》具有草原居民獨有的純樸質感,與其他在大城市拍攝的國內電影截然不同。導演細膩地捕捉難得一見的大漠風情,貼近現實地呈現內蒙古居民的日常生活,即使異地的觀眾用獵奇的眼光看《海》,仍然可加深自己對內蒙古的了解。我們身處香港,到內蒙古旅遊的機會少之又少,觀賞此片正好是一次難得的「視覺旅行」,片中娜一家人騎著馬在大漠奔馳、圈養羊群的日常行為,與我們在大城市中的生活有極大的差異,正好讓我們認識國內少數民族不一樣的生活方式。過往我們絕少有機會在大銀幕上觀賞蒙古電影,今趟爾導演把此地區的電影引入香港,讓我們了解世界上與我們差異較大的北方文化,亦使香港的電影市場趨於多元化,在大城市電影以外,亦有罕見的草原電影,為我們提供另類的選擇。當我們概嘆荷里活電影雄霸香港電影市場,華語片的市場佔有率下降,除了繼續支持港產製作,協助本地電影逐步重奪市場外,還應讓少數民族的電影進入本地的市場,使其百花齊放。筆者相信身處香港的不同喜好的觀眾都能滿足自己主流/另類的觀影慾望,其多元化的選擇,使身為國際大都會的香港得以健康成長和發展。

曉龍
16
十一月

影評快訊第588期

   Posted by: admin    in (新)影評快訊, 影評試影室, 香港影評人協會

《她說》短評

不要對新聞工作者失望

近一兩年來,報讀大學新聞系的學生越來越少,可能他們對新聞工作者失望,覺得他們不能改變甚麼,遑論能使整個社會產生翻天覆地的變化。不過,《她說》卻著意肯定他們的存在價值,他們的努力、辛勞,以及鍥而不捨的精神,促成Me Too運動的出現,改變了美國,改變了世界。

全球的女性地位在近十年內已獲得前所未有的提升,但她們面對財雄勢大的富豪,依舊顯得「渺小」。她們礙於自己與對方在權力和地位兩方面極大的差距,故被性騷擾後不敢作聲,遑論會投訴及控告對方。《她》內Megan(嘉莉慕萊根飾)和Jodi(素兒卡山飾)鼓勵她們向公眾說出真相,還自己及有類似經歷的女性一個公道。她們獲得兩人的支持後,勇敢地向別人訴說自己過往的經歷,使對方被繩之於法。新聞工作者的社會力量,在於其以「一石激起千層浪」,一個又一個站出來,其引發的Me Too運動,正好讓美國人了解尊重及保護女性的重要性,對她們的身心健康、日常生活的安全及在全球世界各地的不同處境的關注程度,亦因此運動而迅速提升,其產生的影響力更席捲全球。

由此可見,《她》最大的優點,在於其彰顯新聞工作者的「無形力量」。全片以Megan和Jodi兩人為代表,講述她們揭露性騷擾及侵犯案的真相,突顯當時的女性遭受的不禮貌對待及屈辱,藉此讓我們了解Me Too運動的出現實源於一籃子無可避免的因素,證實它的誕生不是偶然,亦非「意外」。

曉龍

13
十一月

《黑豹2:瓦干達萬歲》

   Posted by: admin    in 香港影評人協會

擅用懸念

《黑豹2:瓦干達萬歲》是一次帝查拉國王(查德維克·艾倫·博斯曼飾)的「悼念儀式」,不論戲內還是戲外,瓦干達的居民/《黑豹》的演員皆對他的「離開」依依不捨。《黑2》的導演瑞恩·庫格勒沒有在此集剛開始時便找黑豹的繼承者,不像其他荷里活主流的商業片,安排另一位男演員代替他,反而在影片的前中段刻意讓黑豹的位置懸空,讓觀眾猜猜創作人會找誰繼承他,為全片「製造」一個懸念,試圖增加觀影的趣味。此新穎的設計,的確使《黑2》與別不同,因為影片前中段內瓦干達的王太后拉瑪達(安琪拉·貝瑟飾)以至公主舒莉(莉蒂西亞·萊特飾)都沒有處理黑豹的繼承問題,反而把焦點放在瓦干達與水下王國塔羅肯的外交關係上。這讓觀眾對後來她成為新一代黑豹的過程感到好奇,究竟她如何從公主「轉化」為黑豹?上述的外交關係如何令她在周邊環境的驅使下成為黑豹?《黑2》使用一個又一個懸念吸引我們不斷追看下去,與以往Marvel電影系列內只看開首五分鐘便猜得到中後段的情節發展及結局截然不同,此片別具神秘感,一步一步地替我們解開懸念,與塔羅肯的領導人納摩(泰諾克·烏爾塔飾)向她介紹塔羅肯王國,讓我們一層一層地認識此王國的過程十分相似,同樣為我們揭開故事情節以至此王國發展的「神秘面紗」。

《黑2》的政治諷刺意味很重,很明顯,瓦干達與塔羅肯的戰爭被視為多餘,因為兩國領導者彼此之間的意氣之爭是戰爭爆發的主因,復仇的情緒掩蓋了理智,使兩國居民因戰爭以致生靈塗炭。雖然舒莉成功地成為新一代的黑豹而打敗了納摩,迫使塔羅肯王國向瓦干達投降,但不代表瓦干達已取得「真正的勝利」,因為戰爭使此國的居民無辜犧牲,勝利難以補償生命的缺失及心靈的創傷,塔羅肯居民亦可以鬆一口氣,倘若他們戰勝瓦干達,他們仍然不會得到太多的好處,瓦干達是陸上王國,塔羅肯是海底王國,彼此風馬牛不相及,塔羅肯佔領了瓦干達,前者的居民都不可能遷移至後者的領土內;相反,片中瓦干達戰勝了,同一道理,其居民亦不可能遷移至塔羅肯的領土內。因此,兩國之間的戰爭其實並非完全基於利益,在很大程度上源於其領導者彼此之間的私人恩怨,感性掩蓋理性的結果,不可謂不嚴重,亦諷刺現實世界中類似此兩國的戰爭浪費大量人力物力,卻不能為任何一國的居民帶來一些具有少許重要性的利益。

到了《黑2》片末,納摩終於覺悟,認為瓦干達在地上面對眾多外敵,孤立無援,當其遭受外來的侵略時,必定需要尋找盟友,他領導的塔羅肯王國是最佳的選擇,故他覺得塔羅肯根本無需以戰爭迫使瓦干達與它結盟。他願意投降,實源於正常的外交關係的考量;不過,既然他懂得從此角度思考,為何他一開始魯莽地向瓦干達發動戰爭?是否因為塔羅肯政府人員被殺而使他失去了理智?他源於憤怒而打仗,犧牲了國民的幸福,是否他「感情用事」的惡果?因此,《黑2》是現今各國領導者的當頭棒喝,讓他們了解不審慎考慮各方形勢而隨意發動戰爭可能會帶來的嚴重後果,此片的創作人在提供視聽娛樂之餘,還藉著此片表達自己對他們的忠告,可算是「功德無量」。

曉龍
9
十一月

影評快訊第587期

   Posted by: admin    in (新)影評快訊, 影評試影室, 香港影評人協會

《黑豹2:瓦干達萬歲》(Black Panther: Wakanda Forever)

鷸蚌相爭的故事世世代代都管用。

Wakanda 和Talocan本來都擁有汎金屬,理應相安無事,卻被美國這個始作俑者誘發一場戰爭。片中的 Talocan 借用了現實世界的瑪雅文明歷史,這設定頗精妙也貼切;如果「掠奪」是本片主題的話,為何你可以鞭撻當時歐洲白人的不是,而對「漁人」避而不談呢?其實故事難以終結,一天仍擁有這超凡科技,一天都會被覬覦。姑且不管這「顧左右而言他」的說書人,專心當隻塘邊鶴觀戰好了!

Wakanda 和Talocan上天下海的戰爭確實緊張刺激,氣勢磅礴。Marvel特技一向絕不欺場,海底世界逼真,美不勝收…(令筆者不其然想起又是「掠奪」又是「藍色」的《阿凡達》…未上映又是水世界,怎麼這樣相似?)。不論埋身肉搏之動作打鬥,抑或波瀾壯濶的兵臨城下,皆震撼精彩。今集剪接尤其出色,增加了不少戲劇力量。繽紛悅目的美術與具非洲色彩的配樂亦使人印象深刻,官能享受大滿足。

「漁人」雖然可惡,但他的魔法總能騙去你一點理智。

陸凌綠

《彬與瑛》短評

兩個個性迥異的人走在一起

一般而言,兩個個性不同的人很難合作,因為他們很多時候都會互不咬弦,其相異的觀點與角度容易引發衝突,《彬與瑛》內階堂彬 (橫濱流星飾)與山崎瑛 (竹內涼真飾)亦不例外。

彬較理性冷酷,個人的感情不會溢於言表,在商業方面懂得分析客觀的企業形勢和整體的經營環境;但瑛較感性熱情,容易表露個人的情感,在商業方面懂得為僱員的生計著想,主觀地從人性和人情的角度挽救企業的劣勢和改善經營環境。

雖然彬與瑛兩人擁有相同的名字「Akira」,亦很早便相識,但他倆「道不同」,擔心合作後會產生衝突,故從沒想過合作,但其後因緣際會下接觸較以往頻密,始發覺彼此的思想截然不同,不單不會爆發衝突,反而可互相補足。

彬接手自身的家族企業時面對破產的危機,正好需要瑛的協助,幫助自己從另一角度看問題,不只從大環境的角度出發,還可從人文關懷的角度入手,讓自己處理任何事情時看得更全面,亦更能照顧僱員的需要,以改善整間公司的團結性和凝聚力。

《彬》的結尾其實是另一新開始,因為彬與瑛在各自於商業世界內「兜兜轉轉」後,始得悉彼此合作的重要性,以前各走各路,錯失了不少邁向成功的機會,最後決定通力合作,才是企業整體走上成功之路的開端。

兩位男主角未算空前成功的過去正是他們互相合作之前最重要的參考,正如我們經歷失敗後始知道吸取過往的教訓是步向成功的必備條件。《彬》不單涉及商業市場內企業的經營之道,亦教曉我們老生常談的人生大道理,故此片可算是生意人以至我們每一個人的影像「必修課」。

曉龍
5
十一月

影評快訊第586期

   Posted by: admin    in (新)影評快訊, 影評試影室, 香港影評人協會

《搜救》短評

製作規模大但故事情節犯駁

無可否認,《搜救》的製作規模大,包攬天、地、海的拍攝,天上有搜救阿德(甄子丹飾)與敏璇(韓雪飾)的兒子的直升機,地上有雪崩的擬真實鏡頭,海裡有阿德潛入深海拯救兒子的畫面,可見此片的製作成本不低。

可惜其故事情節的犯駁之處不少,搜救隊人員會聽阿德的指示,不遵循自己的專業判斷,循著另一條往天池的路找他的兒子,即使他們口說兒子不可能走這麼遠,他們仍然依循他的想法嘗試開拓另一條新的拯救路線,不單浪費人力物力,還罔顧自然災害發生的可能性,這實在不合情理。

此外,他們讓他跟隨著進行搜救,他感情用事,本屬人之常情,他們只責罵他,卻沒有強行阻止他加入搜救的行列,還在他多次遇上危險時需要另行分配人手拯救他,他只是遊客,不是專業的搜救人員,這是他們可預料的情況,卻不曾「未雨綢繆」,難免令觀眾質疑故事發展的合理性。

其實甄子丹的演出十分落力,與兒子交流的文戲亦算是他嶄新的嘗試,但他的角色不太討好,魯莽衝動和自我中心,引致搜救隊人員不幸犧牲,幸好最後他獨力而成功地拯救了兒子,為他的角色賺回一點點分數,但卻難以補救他先前固執的個性和「失控」的行為帶來的「災禍」,遑論能挽救先前眾多不合理情節的缺失。

曉龍
2
十一月

《黎巴嫩1982》

   Posted by: admin    in 香港影評人協會

戰爭影響我們每一個人

別以為戰爭只會影響成年人,因為我們自以為清楚了解戰爭是甚麼一回事,其實小孩都會受戰爭影響,即使他們不懂清晰地表達自己的所思所想,仍然會因身邊事物的變化而心緒不寧。《黎巴嫩1982》的導演兼編劇華列特慕華拿斯罕見地從成人及小孩兩種角度出發,檢視戰爭帶來的禍害,當片中11歲小男生偉森(莫哈默達利飾)與他的同學們注意課室窗外「如箭在弦」的緊張情況,黎巴嫩被以色列入侵而釀成的真實戰爭一觸即發的危急境況時,所有學生都站在窗口附近向外張望,老師多次命令他們返回座位預備考試,其後考試期間的轟炸聲傳入室內,他們無法專心作答,她又吩咐他們要專心,但他們始終無法讓自己成為戰爭的「局外人」,遑論可像平日一樣正常地生活。很多時候,作為成年人,我們都期望小孩不論在任何情況下都要保留純真的心,我們就像片中的老師,盡力地把戰爭的「污穢」排除在外,努力地讓學校維持「純潔」的本質,畢竟我們都希望小孩能健康快樂地成長,戰爭只源於成年人彼此的問題,我們不應該讓戰爭表現的醜陋人性「玷污」小孩。因此,片中老師在課室裡的行為貌似奇怪,其實是人之常情。

此外,《黎》的導演擅長多角度的描寫,讓我們作為非黎巴嫩人,得以站在不同的位置觀察和分析戰爭帶來的禍害。片中成年人面對戰爭時多思考自己和國家的未來,多擔憂自己的處境,究竟應繼續留在黎巴嫩,盼望停戰的日子重臨,還是先移居別國,待戰爭結束後才重返黎巴嫩?應支持黎巴嫩繼續向以色列抗爭還是盡早投降以換取和平?雖然我們難以感同身受地了解當時黎巴嫩居民的艱苦處境,但厭惡戰爭追求和平卻是世界各地不同種族和國家的人類共有的天性。我們只需以這種正面的人性本質思考片中成年人的期望,其實不難體諒他們,亦可了解他們對安穩平淡的生活的認同,因為平日我們從新聞媒體中得悉戰爭的殘酷,都會知道和平來之不易,故導演用了不少近鏡和特寫鏡頭表現他們身體語言背後的內心世界,正好反映他們不論站在甚麼立場,都會有上述的天性,面對戰爭來臨時忐忑不安,並期望戰爭將會早日結束。

Viu TV的《導演.門》節目內杜琪峰導演曾強調細節在電影拍攝中的重要性,《黎》的導演表現小孩面對戰爭的心態的方法,正是從細節著手。很多時候,小孩不懂刻意地「演戲」,只懂自然地表達自己的情緒,片中由莫哈默達利飾演的偉森亦不例外。他表現了兒童在「知」與「無知」之間的「中間」心態,一方面他知悉自己的國家發生了大事,對自己的日常生活產生或多或少的影響,另一方面他又難以了解戰爭牽涉的國際糾紛,以及國與國之間複雜的關係。故他欲向心儀的女同學表白,卻又礙於戰爭令校園大亂以致他不知所措,此尷尬的處境由眾多周邊環境及人事「襯托」,讓他做回自己,片中的簡陋動畫以及他身邊細微的變化已暗示其面對戰爭時在安穩與徬徨之間的矛盾心境,亦反映小孩是社會的一份子,不可能不受戰爭影響,其受影響的多寡,則在於他們對身旁事物的敏感度。因此,細節是我們能否了解他的心境的關鍵,《黎》的導演能在細節上做足功課,既不容易,亦不簡單。

曉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