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九月 8th, 2021

《911算命律師》

有意義的題旨挽救不了拙劣的導技。

老實說,911賠償事件的戲劇性有多少?還要是當事律師的回憶錄,可以改編的空間有多少?影片一開始花了不少唇舌去講范伯格律師(米高基頓飾)的工作與身份,冗長沉悶;繼而911事件發生了,又花一段篇幅去講他為何去接這工作;若是為人物描寫,在「序」時的教學講堂上那三分鐘已足夠,毋須三十分鐘。其實觀眾沒興趣知道他為何要接或不接,反正他就是負責律師。

題旨是「人命」的價值。人命並非一個數字,也不能以一個公式去計算。事件是理性與人情的角力,律師如何處理?如何轉變才是真章。可惜到史丹利飾的禾夫出場,建議甚麼「修正基金」,也不見有很大的衝擊,而禾夫為何那麼具影響力?沒有具體說明。至於難屬的經歷也是蜻蜓點水式,一兩個個案的陳述,就足以令范伯格作出轉變?其實他按專業方式去處理並沒有錯,那一點令他頓悟呢?後來改變處理手法,事件仍然膠著,直至最後突然間:解決了!吓?作為觀眾的我真是摸不著頭腦。那個所謂「修正基金」的內容到底是甚麼?就是兩句「尊重」?而身為關鍵人物的禾夫如何斡旋?突然令那麼多人轉軚?實質過程並沒展現出來。史丹利的戲份少之又少。整套戲的起承轉合完全失衡。沒交代重要的情節或鏡頭,而有些鏡頭卻是很多餘,如范伯格放狗,狗仔逃掉了……讓我還擔心小狗,原來全無關係,下一場仍看見小狗。

提出「人命的價值」其實很重要,可是二十年後的今天,全球死於疫症的四百多萬仍然是一堆數字(每天仍在遞增)!追本溯源?真實報告?要求賠償?可能長此下去的都只會是問號。

陸凌綠

《911算命律師》短評

人命何價?

談及911事件後的賠償問題,評核的標準可謂眾說紛紜。從人權的角度看,眾人皆平等,每個人獲得的賠償金額應完全相同;從經濟學的角度看,每位死者的職業不同,對國民生產總值的貢獻當然有很大的差異,故不同死者的賠償金額應有難以想像的差距;從社會學的角度看,每位死者的階級及社會地位不同,因應等級的高低所獲得的賠償金額自然千差萬別。因此,《911算命律師》內專研賠償調解的律師范伯格(米高基頓飾)陷於感性與理性之爭,從感性的角度出發,他聽過不少死者生前的故事,對他們的遭遇萬分同情,認為每個人都應獲得巨額的賠償,應從人權的角度考慮;不過,從理性的角度出發,他理應從經濟學/社會學的角度看待問題,以死者離開世界的機會成本釐定賠償的金額。米高基頓演活這種深層次的矛盾,使「人命何價」的題旨得以充分體現,並讓觀眾反思平等及人權的可貴。

曉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