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九月 16th, 2021

《凶靈祭》

揉合兩地文化的泛亞洲電影

當以為在看一部超恐怖的電影時,倒不如說是看一部因果電影。泛亞洲電影的共通語言,在陳可辛《三更》系列早已有先見之明,20年後如今亞洲各地已見此效應,慶幸此片能在港上映,望已落後多年的港產電影從業反思何去何從。

一部電影串連亞洲,是值得借鏡!當泰國鬼片變成韓國彊屍片、將韓式彊屍片軟文化出口至世界各地是正路;從電影業來看,早前MM2的《男兒王》串合閩南語文化及跨性別類型片,串連亞洲市場的思路完全可行。如今《凶》串聯也是類型片的出路,不禁想起當年港片如何一統東南亞市場?

如今本土電影業成為島民心態、固步自封,倒不如看看世界正在發生什麼事?《凶》的鬼屋,可參考泰國北碧府第一鬼屋的故事,這是融合當地文化的第一步,筆者常常想在九龍城拍泰國故事了;外國人也到,找來Nicole Kidman在尖沙咀拍韓國街的故事!這實在值得業界深思!

Kepa

《沙丘瀚戰》(DUNE)

沙漠版的星球大戰

《沙丘瀚戰》作為荷里活的史詩式大製作,其用廣角鏡拍攝的廣袤浩瀚的大沙漠及場面宏大的戰爭場面,的確別具視聽的震撼力;「蜻蜓機」兩翼拍打的精緻鏡頭,加上蒸餾衣別樹一格的設計,確實能滿足來自世界各地的觀眾的獵奇心態。唯其劇本內容改編自法蘭克·赫伯特的1965年英文同名科幻小說《沙丘》,劇情大多圍繞不同家族及星球之間的鬥爭,看過《星球大戰》電影系列的觀眾都會覺得其老生常談。即使整個故事在沙漠裡發生,與《星》的宇宙場景千差萬別,仍然不難勾起觀眾過往觀影時相關的回憶,珠玉在前,《沙》難免被比下去。幸好《沙》滲進關於人性的哲學元素,探討人類如何戰勝恐懼,比《星》的層次更高,亦更有深度,在科幻動作片的類型中進行了嶄新的嘗試。

曉龍

拍出浩瀚感,聲畫優越。

但凡史詩式鉅著要化成電影,必定吃力不…討好不討好其實看導演功力與天時地利人和。1984年大衛連治的DUNE《星際奇兵》「仆直」,皆因當時流行《星球大戰》等通俗文化星際科幻片,突然來個雨果獎的DUNE,受眾會感到害怕不接受。況且重要死因是:妄想將一本如此複雜的小說(牽涉政治、宗教、哲學…,甚至生態環境),濃縮在兩個多小時表達出來,還要讓人明白(你不能假設所有觀眾都看過原著小說)。不妨說,這片子是筆者的少年夢魘,至今好些鏡頭都使我難忘、懼怕不安。大衛連治是有功力的,拍出很強的壓逼感,可惜大眾不接受其太風格化的特質。

那麼事隔37年,丹尼斯維爾諾夫會否重蹈覆轍呢?不會,觀眾會進化的。看畢,影片成不了我的夢魘,反而著迷於其聲與畫。此片必須看IMAX,導演拍出了「沙丘」的浩瀚,美術、攝影、燈光、全屬一流製作,藝術性高,富有原著的文學氣派;配上中東色彩的音樂,那種澎湃超然充斥著整個巨幕,偶爾你甚至要瞇起眼睛,因為有風沙來襲(一笑)!那麼故事又如何?以我這個沒看過原著的觀眾來說,大概都瞭解其脈絡,只是描述人物的背景略嫌未夠,例如母親Jesssica是何方神聖?是間諜?因何成為Duke Leto的夫人?我對她倒更有興趣。人物與人物之間的感情也是浮光掠影,家族與帝王的鬥爭也片面不詳,總之被利用、被剷除就是了。前半段節奏較慢,中後段較為可觀。特技以「蜻蜓機」最為亮眼,兩對翅膀高速振動十足蜻蜓模樣。主角「沙蟲」可能見慣亦尋常,震撼感一般。我反而更喜歡《風之谷》裡的王蟲(據聞《風之谷》都是受DUNE啟發創作)。

當然史詩式的故事豈能一集盡錄?開始時已註明:Part One。但據聞續集仍未開拍,希望有Part Two吧。

題外話,見到張震(飾岳醫生)忽然來一句普通話,Paul也回應一句;為何現在的荷里活片事無大小都要有幾句普通話呢?也未免太著跡地取悅某個市場吧。

陸凌綠

《絕路狂逃》(Escape From Mogadishu)

像極「阿富汗」。

1991年貪污腐敗的非洲國家索馬里,發生政變,戰火一觸即發。兵慌馬亂,各國大使館紛紛撒離,駐當地南、北韓大使因加入聯合國事宜身處其中。兩小時驚心動魄的「走路」就是想像中前陣子的阿富汗。

前小半段鋪陳南、北韓大使的敵對關係互相角力,帶點喜劇感,饒有趣味。接著戰事爆發,情節急轉直下;北韓一伙人先投靠南韓大使館,後來兩伙人有共同目標,從敵對變為互相依靠。導演從事件出發,兩者的心理狀態隨事件演變,處理圓順有戲味。而南、北始終是一家的「欲言又止」又教人動容。

「走路」戲肉當然是最精彩,尤其「自製裝甲車」讓人哭笑不得,一輪飛車追逐緊張刺激;槍林彈雨,逼真無瑕。實景拍攝的真實感很強,機器、鏡頭調度的難度相應提高,製作水準媲美荷里活。演員當然也是戲中靈魂,除了大家認識的韓國演員外,值得一讚的其實是大家不認識的非洲演員,不論大人小孩,都很會演戲;那三位拿著AK-47的小孩自然投入,令人難忘。就算眾臨記都渾身有戲,絕不欺場。

陸凌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