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二月 21st, 2020

《超音鼠大電影》(SONIC THE HEDGEHOG)

這年頭,集體回憶對我們是多麼的重要。

超音鼠原來已30年,世嘉遊戲機年代見證了我們的黃金時代。見到超音鼠現身大銀幕,竟有莫名興奮。

遊戲機或漫畫角色變成真實與活人演戲的電影不勝枚舉,很久以前有加菲貓,較近期的有彼得兔、柏靈頓熊……比卡超(對不起,是寶可夢)較為類似,也是電玩。拍超音鼠其實有點難,其特殊本領只有「快」,以「快」來玩出各式花樣並不容易;佼佼者有《變種特攻:未來同盟戰》(X-Men:days of future past)中的Quciksilver,那段廚房一戰堪稱經典,現在超音鼠在酒吧內又玩一次,就變得了無新意了;而那個「時空環」跟奇異博士的又一樣,就更加失分。撇開創意,其實大部分熱鬧場面、動作設計、幽默細節均見心思;畢竟占基利的度身訂造演出,及占士馬史頓(還是叫他鐳射眼較好)與空氣做戲亦非常配合,他倆都可以為影片挽回一點分數。

然而,半齣「公路電影」也加了點分。路途上,歷險與友誼互相構築,當中不乏動人之處;一張「願望清單」點題,更帶出反省。最後,給一百分的還是超音鼠的一句怒吼:這裡是我的家,要走的是你!

這年頭,我們都許下很多新年願望和生日願望,同樣的內容,看來逐漸實現……(喜)。

陸凌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