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二月 18th, 2020

18
二月

《BB駕到》

   Posted by: admin    in 香港影評人協會

以愛包容一切 曉龍

以前曾聽聞在醫院內有兩個親生嬰兒彼此對調,導致A父母接了B的嬰兒出院,B父母接了A的嬰兒出院,雙方皆在自己的家庭內養了別人的兒女十多年,然後才發覺自己的兒女並非由自己親生,跟著必須遍尋自己真真正正的親生兒女,尋獲後雙方都能與自己的親生兒女相認,最後喜極而泣。此問題不難解決,因為有一個有效卻未必圓滿的解決方法;不過,如果像《BB駕到》內華倫和迪迪在參與人工受孕時遇上醫護人員出錯,把另一陌生男人的基因放在她的身體內而引致懷孕,最終嬰兒出生,這造成一個十分尷尬的局面,她視此嬰兒為自己的親生兒女,但他卻認為此嬰兒沒有自己的基因,與自己無關。雖然人工受孕的過程中調包事件發生的機會不大,但創作人刻意把此罕見的事件放進兩夫婦的關係裡,把事件的前因後果聯繫至他倆的感情,以此事件為他們感情的一大考驗。全片以喜劇的形式包裝一個悲劇故事,只輕輕帶過人工受孕的錯誤所造成的失落情緒,並沒有如實地反映兩夫婦對醫護人員的憤怒,並嘗試以連綿不絕的錯摸式笑料諷刺調包事件所產生的各種問題,以及反映他倆如何在此事件中學習怎樣與另一對陌生夫婦和諧共處,以致四人怎樣處理彼此在個人思想、生活態度與文化及價值觀各方面的差異。

影片內華倫和迪迪身為中產夫妻,在社會上有一定的地位,卻需要與另一對前衛年輕的夫婦融洽共處,學習如何面對調包事件造成的問題,這的確是四人人生中的一大考驗。她認為即使兒女欠缺丈夫的基因,依舊是寶貴的小生命,貿然墮胎,實在於心不忍;他卻持相反的看法,此小生命的出現乃人為錯誤所造成,值得保留的價值甚低,墮胎乃人之常情。另一對年青夫婦思想前衛,認為即使自己的胎兒有別的男人的基因,由於華倫身分和地位優越,能使胎兒擁有優良的血統,當然有保留的價值,遑論會有墮胎的打算。故全片調包的主題造成兩對夫婦之間必不可少的衝突,當四人同桌討論如何處理此事件帶來的後果時,初時華倫和迪迪明顯瞧不起那對年青夫婦,因為其學歷、身分和社會地位較低,嘲笑他們的英語水平,諷刺其思想和生活態度;但其後他們加深對彼此的認識和了解,始懂得對對方有多一點關顧和體諒,多一點認同和欣賞,經過多番的相處和磨合後,終能找到合適的共存方法,以及學會了如何以大愛包容對方的一切。

由此可見,全片表面上說的是生兒育女,實際上說的是人際關係問題。華倫與迪迪需要想盡辦法解決他倆在生兒育女方面的分歧,但在同一時間內又需要學習如何與另一對陌生夫婦共同處理將來兒女出生和成長等各種問題。他與她自恃為上等人,以較高的英語水平為傲,特別是他,很喜歡拿另一位年輕妻子不太標準的英語發音為笑柄,自視為身分地位高人一等的中產階級,這可能是印度社會階級地位涇渭分明所造成的後果,亦可能是他從小至大「貴族式」的家庭教育所致。因此,全片的創作人以輕鬆的方式探討印度的家庭和社會現象,表明階級、身分和地位成為人與人之間建立密切關係的障礙;人類本來生而平等,國家領導人偏偏以財富的差異劃分不同的階級,但人類如能像片末的華倫與迪迪以愛和關懷包容對方與自己的差異,一切人際關係的問題都會迎刃而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