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二月 11th, 2020

11
二月

《獸頭救兵》

   Posted by: admin    in 香港影評人協會

真真假假? 曉龍

很多時候,我們難以對常見的事物/動物辨別真假,所謂「真亦假時假亦真」,看似真實的動物其實很虛假,看似虛假的動物其實很真實;《獸頭救兵》的男主角太洙(安宰弘飾)在經營一家動物不多的動物園的過程中,想出了一條妙計,就是讓動物園的職員假扮成猩猩、獅子、北極熊等動物,以招徠老人和小孩等顧客,因為他們容易被騙,亦更大可能對這些動物深信不疑。由於這部電影屬於荒誕劇,姑勿論其故事情節是否合符邏輯,倘若只評論其創意,此片算是新意滿溢;雖然人扮動物的橋段具有一定的原始感,但影片內各職員「以靜制動」的自然化演出,的確能展現大部分動物常見的動態,因為大部分動物都只喜歡活在野生世界內,不願意活在動物園內,故他們「了無生氣」的表現,與真實的動物十分相似,影片內參觀動物園的顧客信以為真,實在不足為奇。因此,韓國電影的創作人在「出乎意料之外,合符情理之中」的故事情節之上大造文章,是其在國際電影市場內名聲顯赫的主要原因。

不過,整齣電影在往後的故事發展上陷入瘋狂的狀態,當動物園的參觀者看見北極熊喝瓶裝可樂時,大感興奮,覺得牠「不可思議」,繼而有越來越多參觀者到此動物園,更使牠成為傳媒拍攝的焦點。沒錯,動物園的職員的演技甚佳,能欺騙老人和小孩,但電視台記者應當追尋事實真相,怎可能看著牠「奇怪的舉動」而不起疑心?怎可能看見牠懂得在芸芸眾多的飲品中選擇可樂而對牠的行為深信不疑?觀眾看此影片時捧腹大笑,一部分來自此片的荒謬情節,另一部分應來自其故事策劃的天真兒嬉。因此,如果視此片為超現實電影,它尚能得過且過地取得合格的成績,因為它最低限度能提供怪誕絕倫的諷刺性橋段,讓觀眾能在瞬間「脫離現實」,走進莫名其妙的「奇詭異地」。相反,如果視此片為生活化的寫實電影,它卻把活生生的角色放在不可能於現實世界裡出現的故事情節內,這容易使觀眾「不知所措」,因為現實與假想之間的「反差」顯得相當奇怪,亦輕易顯露其突兀之處。

《上流寄生族》的導演奉俊昊在剛過去的奧斯卡金像獎頒獎典禮內憑著此片榮獲最佳國際影片時,曾說自己拍電影時不只為韓國人而拍,沒有地域的界線,這說明現今的韓國片已日趨國際化,過往韓國的本土題材已昇華至全球化的層面,《獸》亦不例外。影片內動物園可能被渡假村取締的情節,在資本主義社會內比比皆是,因為跨國企業家以累積最多的資本為做生意的主要目標,對遊客而言,渡假村當然比動物園有更大的吸引力,後者很多時候只能吸引小孩子,前者卻能滿足一家大小追尋悠閒舒適生活的需求,故前者一定比後者具有更寬闊更長遠的發展潛力。由此可見,《獸》中後段的情節其實可在世界上任何一個國際化都市內出現,而影片內動物園的職員欲力挽狂瀾,防止動物園被渡假村取代,其保育意識同樣與國際社會內流行的環保概念不謀而合,其「放諸四海皆準」的普世性價值觀,相信是《獸》能使不同國籍的觀眾產生共鳴的關鍵,亦是近年來韓國電影能在國際影壇上大放異彩的主要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