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十月 27th, 2019

27
十月

《我和父親的FINAL FANTASY XIV》

   Posted by: admin    in 香港影評人協會

虛擬實境遊戲能否解決代溝問題? 曉龍

在大部分情況下,電腦遊戲只會使年青一代與上一代的「距離」越來越遠,因為年青人沉迷於網上虛擬遊戲,從早至晚集中精神在虛擬實境的畫面內,不會與身邊人接觸,更不會與旁人進行臉對臉的溝通,遑論會主動與長輩接觸,並改善兩代之間的關係。不過,《我和父親的FINAL FANTASY XIV》內光生(坂口健太郎飾)從小至大欠缺父親岩田曉(吉田鋼太郎飾)的關懷,即使兩人之間住在一起天天相見,都沒有言語交流,更缺乏正常的正面接觸,曉不擅於人際交往,只懂默默工作,是不折不扣的工作狂,當生漸漸長大,便發覺利用虛擬實境遊戲與父親交往是解決代溝問題的有效辦法,因為他憶起童年時與父親玩《FINAL FANTASY III》時,是他回憶中最美好有效的兩代交往;可惜其後父親越來越忙於工作,導致父親沒有空繼續與他玩電視遊戲,代溝問題再次衍生,直至他步入成人階段,再次想起如何與父親重建關係時,才嘗試利用《FANTASY XIV》解決代溝問題。由此可見,他是主動經營兩代關係的「有心人」,上述的網絡遊戲只是一種途徑,要實現兩代之間的深入溝通才是最終的目標。

事實上,任何解決問題的過程都不可能一帆風順,《我》內的代溝問題亦不例外。片中父親相距多年再次接觸《FANTASY XIV》,在接近退休年齡時才開始學習新事物,的確殊不簡單,初時他對此遊戲感到陌生,甚至缺乏興趣,但在兒子的鼓勵和指導下,他終能靈活地操控角色,並如願地投入其中,甚至把生活中大部分時間用於遊戲內,達致沉迷的境地。生作為兒子,其實已做足本分,懂得主動地尋求方法解決自己與上一代的問題,不會經常自怨自艾,只會以正面積極的態度改善自己與家人的關係,其誠意可嘉,值得讚賞。且創作人以虛擬實境遊戲內每位玩家扮演一個角色,但卻願意在遊戲內吐真言的故事情節,反映片中的父親不是不懂與別人溝通,只是害怕與旁人進行正面的接觸,當他在網絡內化身為另一人後,就像「酒後吐真言」一樣,願意在其他角色面前說出真心話。因此,此片編劇以人物為本,因應角色的個性設計劇情,以角色的特質為起點,繼而聯想父親與兒子代溝問題的出現、持續及解決,這種心思細密的構思劇情辦法,的確令整齣電影的起承轉合十分工整,亦使其傳送的訊息顯得直接清晰,免除同類題材電影所帶來的艱澀苦悶之感。

可能觀眾會認為《我》對代溝問題的詮釋過於簡單樂觀,父子之間已持續十多年的代溝問題怎可以以一個網絡遊戲便能輕易解決?他們在網絡遊戲內能否真的以角色的「三言兩語」便能改善彼此之間的關係?父親患病帶來的抑鬱愁緒會否在其於網絡遊戲內建立虛擬的人際關係便能輕易紓緩?上述問題沒有絕對真確的答案,可能創作人製作此片時旨在提供即時及有趣的辦法粉碎代溝的障礙,沒有任何長遠性的解決方法,遑論會有解決問題的「特效藥」。其實全片最值得欣賞的地方在於日本創作人常見的豐富創意,把虛擬實境遊戲融入日常生活內,拉近虛擬影像與現實生活的距離,所謂「非常時期用非常手段」,即使網絡遊戲不是解決代溝問題的不二法門,最低限度它仍然是一個富趣味性的選擇,讓都市人試試,在不經意下,可能會帶來「不一樣的風景」,甚至前所未有的「意外驚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