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十月 10th, 2019

《小丑》(JOKER)

原因,很重要。「點解會變成咁?」

這是一齣DC最深入探討一個人物的電影。劇力萬鈞,張力澎湃,編、導、演俱佳的精彩作品。香港人此刻看到更是揪心。

「小丑」何以形成?說得太多了,也很傷痛,不贅。但「小丑」成形之後是邪惡的,並不是英雄,是肯定。片中他有一句說話可鑑:主持人問他,你這身「小丑打扮」,是不是也因為「反社會的不公義」而出來抗議?他說不是,只因為自己。這句話可能是假、可能是敷衍,但多多少少也反映出當時小丑的心態,他只是受種種壓迫下的其中一條可憐蟲;隱藏自己,是他唯一可以為自己做的。至於「小丑不是英雄」的另一見證:地鐵殺死三個白領。你可以說這三個人「先撩者賤」,但罪不至死!小丑之後說:「我以為殺死了那三個人我會感到內疚,但我沒有,反而感到釋放。」這是Arthur變成「小丑」的一個轉捩點,因為他已經沒有了一個「憐憫之心」,即「良心」。最後,他殺死了「大塊頭」前同事(他是源頭,給了Arthur一件武器)。而放過侏儒是因為他仍有良心?導演告訴你「不」:一個鏡頭,是侏儒不夠高連門鎖也開不到。侏儒是一個比他更弱的弱者,對他沒威脅性,他根本不放在眼內,至於之後會不會因侏儒「篤灰」而殺死他,後話了。

站在這樣的一條「恐怖份子」與「英雄」的界線上,就很危險;但當我們所做的一切仍有一個「良心」制衡著的話,我們仍然會是為正義而戰的英雄,而不是最後「嘲笑」蝙蝠俠的誕生「是一個笑話」的「小丑」。

阿Sir你「跌左野」呀!慶幸我們仍擁有「良心」。

「黃藍是政見,黑白是良知。」共勉之。

陸凌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