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十月 9th, 2019

9
十月

《惡搞便當反「激」戰》

   Posted by: admin    in 香港影評人協會

兩代溝通的藝術 曉龍

不少屬於上一代的家長認為現今新一代反叛,經常與上一代對抗,十分自我中心,只顧自己的感受而罔顧上一代的處境,引致兩代之間經常爆發難以修補的衝突,《惡搞便當反「激」戰》內單親媽媽香織(篠原涼子飾)與叛逆女兒的衝突日趨白熱化,可能不少家長在此時已放棄其與下一代的溝通,但香織偏偏沒有放棄,繼續以不同主題的便當提點女兒;即使她回家後對香織不瞅不睬,香織依舊盡母親的責任,數年來主動以便當向她提出溝通的要求,粉碎她「冰冷的心」。人類是有感情的動物,不論她在青春期內如何反叛,始終會對陪伴她長大的母親有一定的感情,不論她在成長期內如何對抗權威,始終會因母親對她無私的愛而融化她表面上剛硬的心。初時她對母親的主題便當感到煩擾,認為母親對她「多管閒事」,其後她漸漸發覺母親把自己對她的愛「鎔鑄」在每天的便當內,即使母親對她如何囉嗦,都源於無從計算的愛女之情,以及解決代溝問題的急切需要;即使母親不知道怎樣改善其與她的關係,都會主動地向她伸出友誼之手,以重建融洽和諧的原始關係。因此,片中的便當並非一般的飯盒,而是盛載著親情與愛的「黃金」器皿。

香織的女兒在青春期內容易受朋輩影響,每天當她揭開便當之際,雖然她對母親在便當內蘊藏的囉唆訊息略感不滿,有時候甚至滿臉不悅,但每次她的同學卻持相反的態度,欣賞她的母親在便當內投放的一點點心思,把她與自己的便當比較,覺得她的母親的設計很美妙,充滿著滿溢的愛與關懷,使他們羨慕不已。很多時候,年青一代都會對自己的處境相當不滿,經常埋怨這埋怨那,並認為別人定必比自己幸福,殊不知自己擁有的一切已比別人多很多,但仍不知足,導致自己活得不快樂;這就像片中的她,以為每天拿著「說教式」便當是一件十分痛苦的事,怎知道她的同學卻欣賞這些便當藏著的活力和創意,當日復一日,年復一年,她的母親無論多麼忙碌,都會抽一點時間製作主題便當傳達一些幽默而對她有用的訊息,這種鍥而不捨的精神,充滿著源源不絕的愛與關懷,她終受感動,至快將中學畢業時,始想起小時候與母親融洽和諧的相處,當年積累的深厚感情雖已趨於淡薄,但其原有的親情卻不會一去不復返,反而隨著她步入成人階段而樂於重拾那份久違了的真情。因此,母愛大且廣,其賢淑溫柔的愛使「鐵石心腸」軟化甚至「溶解」。

由此可見,兩代溝通的藝術易學難精,《惡》的故事改編自真人真事,片中母女之間的真情實感確能觸動觀眾的心靈深處。很多時候,我們在年青時期都會像香織的女兒一樣,視自己享有的幸福為理所當然,但當她的母親因過勞患病而入院,始發覺自己欠了母親實在太多,尤其是片中的單親母親,其丈夫在女兒幼年時已去世,母親須憑一己之力養育她和姐姐,犧牲了數之不盡的私人時間,花掉了難以計算的個人心力,這種偉大無私的愛,實在值得敬佩。片中香織單獨照顧兩個女兒的漫長日子,在她們面前收藏著付出辛勞和汗水卻未能換取「預期成果」所帶來的憂慮和沮喪,只仿似「若無其事」而樂觀輕鬆地過活。這種看得開的舒坦心態,勇敢向前邁進的精神,實在值得天下間的母親模仿和學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