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九月, 2019

《星際任務》(Ad Astra)

是驚險刺激的星空科幻片?真相是,從頭至尾你只會聽見畢比特的喃喃自語無甚高低起伏的悶藝。

萬里尋父不,不是萬里,是天文單位。故事背景是不久的未來,人類可以恆常穿梭月球旅行,到火星也是輕而易舉。主角羅伊(畢比特飾) 奉命到遠處的海王星尋回父親並解決一個宇宙危機。影片大部分都是一個人演繹,導演刻意呈現孤獨感。(配角出鏡不多,只有兩隻動物比較搶鏡,也是最「刺激」的一刻)

人類一向對宇宙都是既好奇又懼怕。千方百計地探索外太空,到底是按捺不住孤獨,想尋找另一端的同伴?還是想征服宇宙?大國不惜功本,耗盡人力物力、金錢時間,作不同的星空競賽,為的是科學探索?抑或只是面子工程?去一次別的星球(以先進科技而言)不是一兩天的時間,動輒是幾年,幾十年;背棄家庭,承受著孤單、冷冰去追尋一種「未知」,是否值得?戲中人物,不管是主動抑或被動,到頭來似乎都是落得一場「空」。

能擁抱一下有重量的;有溫度的;有氣味的;有聲音的,總比「虛空」來得實在。這是我在以上眾多問號中得到的惟一答案。

陸凌綠

《爆血新婚夜》(Ready Or Not)

超現實但反映現實。

新娘嫁入豪門,必須玩一個遊戲。她抽中的是「捉迷藏」Hide & Seek(即廣東話「伏匿匿」),惟此「伏匿匿」絕不好玩,抓到就得取命。於是手無寸鐵的新娘就奪命狂奔、被血腥廝殺95分鐘。全片毫無冷場,氣氛造出色,笑一下又緊張一下,帶點Cult味,也有富豪權貴「有錢大晒」視人命如草芥的譏諷。鍾愛官能刺激的你一定不會失望,但不好此道者如筆者,又如何打發呢?當然是對號入座了。

從開首小兄弟倆「篤灰」到「手無寸鐵」的新娘逃命,只見暴力不斷升級,令被圍捕者不得不作出反抗,以及進化;由嬌嬌小姐變成Rambo,到最後發狂反擊,皆是現今我們的縮影。而片中最恐怖的是,這種篤灰、殺戮、有違道德的行為被視為「正常」,世世代代遺傳下去。男主角也是從小被埋下這顆種子,縱使想逃避,也是魔性難改。而邪惡最終竟敗於一個詛咒,真的是「等天收」。

經過這100多天,如果銀幕上的暴力血腥,還能令你怵目驚心、嘩然、大呼「黐線」的話,恭喜你,你還有得救!

陸凌綠

25
九月

《搖滾青春頌》

   Posted by: admin    in 香港影評人協會

粉碎種族、傳統與主流價值的羈絆 曉龍

《搖滾青春頌》內巴基斯坦裔少年Javed(費韋格卡拉飾)在一個以白人為主的英國社會裡長大,源於1980年代末期嚴重的種族歧視問題,他身為南亞裔黃種人而深被歧視,對於如何解決此問題,他費煞思量但仍不得其法。他只靠一人之力而改變此社會現狀,實在談何容易,故他唯有想盡辦法表現自己的才華,以求獲得白人同輩的欣賞和認同,繼而贏取他們的尊重,原有的歧視問題便可迎刃而解。在學校生活內,他的寫作才華獲得語文科老師的垂青,他從自己的興趣出發,由他撰寫一些與Bruce Springsteen的音樂有密切關係的文章,其後憑著此文章成功獲獎,讓他在文壇內順利地起步,周邊的白人同學對他另眼相看。很多時候,歧視主要由互不了解所造成,當白人同學以為這群巴基斯坦人的上一代移民至英國,在此落地生根,不單不會令社會獲益,反而會加重社會的負擔,以致他們用負面的態度看待他時,他最低限度在此時此刻表現自己優秀的一面,會對社會作出貢獻,除了激進的種族主義分子,對較理性的白人同學而言,他已不再被視為社會的負累,他們反而因他的卓越才華而較以往更認同南亞裔移民對社會的正面價值和積極作用。

此外,片中Javed勇於粉碎傳統的框框,對巴基斯坦的傳統文化及價值觀置諸不理,認為自由自在地追尋個人夢想比盲目地服膺於傳統文化更具意義,他身為1980年代末期的新一代,不再甘心於為自身家庭而生存,了解為自己而生存的重大價值。他在追求個人夢想的過程中,與巴基斯坦以家庭為重的傳統價值觀背道而馳,其酷愛美國搖滾歌手Springsteen的行為,更被父親視為背叛祖宗的「不孝子」;很明顯,他受Springsteen的歌曲歌詞內嚮往自由的美國意識形態影響,著重尋找自我的過程,為著自己的夢想著迷而任性地罔顧家人對他事業發展的期望。倘若他在一生中只服膺於家族的傳統文化,可能可以安穩地度過此生,卻只勞勞碌碌地過活,家人會覺得很快樂,但他失去了追求夢想的自由,當然活得不愉快。相反,倘若他在一生中堅持自我,不再刻意討家人的歡心,專注於追尋夢想的過程,最後不論成功與否,最低限度他曾經嘗試以自己為主角,無需太在意家人的反應,可一心一意地享受實現夢想所帶來的歡愉和滿足。因此,他為自己而活,難免會與父親對他循規蹈矩的期望產生強烈的牴觸,可能在追逐夢想之際,蘊藏著不顧一切的堅持和執著,在他與父親的關係上「壯烈犧牲」,實在在所難免。

另一方面,片中Javed的家境不太富裕,父親期望他唸商科賺大錢,改善家庭的經濟狀況,這實是人之常情,但他偏偏與社會的主流價值作對,希望唸文學,畢業後成為作家,以文字抒發自己對社會現象的感受,以及其相關的所思所想。在1980年代末的英國保守社會裡,文壇內以白人作家為主,南亞裔作家仿如「鳳毛麟角」,他身為活力充沛的青少年,「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倚仗打不死的勇氣,率先由報館工作開始,以記者的身分發揮文字的力量,沒錯,在父親眼中,在報館內拿筆所賺的錢與做生意比較,當然算是少數目,但偏偏他能憑著自己撰寫的報導文章獲獎,並獲得前所未有的滿足感;他從事文字工作所得到的東西比做生意更多,更有價值,亦更具意義。由此可見,他因應自己的興趣而在追逐夢想的路上「奔跑」,與固有的種族、傳統與主流價值「作對」,其不服輸,不妥協,不放棄的不屈不撓精神,實在值得現今部分動不動便捨棄夢想的年青人學習及仿效,亦值得已拋棄夢想的成年人作出深入的了思考和反省。

《科學怪人之母:雪萊夫人》(Mary Shelley)

原來他們都很年輕。

遇上雪萊時,瑪麗只有十六歲。而寫成《科學怪人》這本鉅著時,也只有十八歲。二百年前可以有如斯駭人的構想,還要是一位女孩子,是相當不可思議。《科學怪人》在今天看來也絕不OUT,仍然非常前衛有創意。導演海法曼蘇爾也是一位女性,更來自沙特阿拉伯,所以在影片中,完全感受到她是如何以這位年僅十八歲的勇敢女性為榮。

電影前半段略嫌沉悶,劇情太過純粹,後來衝突增加便漸入佳境,加上女主角艾麗芬寧漂亮又會演戲,觀眾也不其然著迷專注了。

但凡詩人、畫家、作家…所有創作者均天生有突破傳統、擺脫羈絆的個性,否則成就不了事業。瑪麗母親是女權主義者,擁有新思維的作家,所以瑪麗也遺傳了反叛基因,並深深被同樣是革命先鋒的雪萊吸引。當時廿一歲的雪萊因推崇自由思想、浪漫主義而薄有名氣,後來與瑪麗私奔,更不惜脫離貴族身份,過著避債的奔波日子。這既是傳記片也是一齣愛情片;瑪麗有衝破枷鎖的勇氣,縱使痛苦,也無悔自己所嚮往的、所爭取的。與雪萊的一段情促使了《科學怪人》的誕生。

率性的雪萊、拜倫對愛情、性的觀念皆放縱不羈,是一種反社會表現;情人、配偶可以平等共享,在今天亦屬有違倫常。反其道而行的先鋒,通常都會被唾駡、被驅逐。循規蹈矩、抱殘守缺者永遠穩如泰山,因為因循是最妥當的;只有年輕熱血才敢於挑戰、衝擊,擁抱未來是年輕人的特權。不思進取,只會落後於人,最終就是被淘汰。

「年輕不是罪」,二百年前他們已告訴了你。

陸凌綠

18
九月

《爆血新婚夜》

   Posted by: admin    in 香港影評人協會

醜陋的人性? 曉龍

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爆血新婚夜》藉著姬絲(莎瑪拉韋榮飾)在新婚夜裡於丈夫艾力(麥克奧拜恩飾)的家庭內抽卡玩遊戲的故事情節披露醜陋的人性,每位家庭成員在「捉迷藏」的遊戲內盡現污穢骯髒的卑劣個性,為了使自己能在天光之後得以續命,不惜對姬絲趕盡殺絕,武器包括手槍、斧頭、箭等,初時她單純地以為「捉迷藏」只是一個簡單的遊戲,是艾力一家的家族傳統,玩玩而已,殊不知她真的會被追殺,甚至可能會被痛擊致重傷,最後被拿來當活祭。可能他不願意在婚前向她透露此家族傳統,擔心她得悉後不願意嫁給他,或者他拿她的命運「賭一賭」,以為她沒那麼不幸,不會抽中「捉迷藏」那張牌;事實上,很難說他十分自私,因為他在遊戲剛開始時想盡辦法拯救她,並欲帶她離開大宅,到屋外逃生,在遊戲之初處處為她著想,但當她向他的家人進行大報復,並大開殺戒後,他始發覺她不是「善男信女」,會用異常暴力的辦法置他們於死地,這使他對她的愛被「大力搖撼」,甚至「完全粉碎」。因此,醜陋的人性由惡劣的環境「逼迫」而成,假如不曾受迫害,埋藏於人性深處的黑暗面根本不可能顯露於別人眼前。

《爆》的創作人在營造驚慄氣氛方面確有一手,在艾力的家人追殺姬絲的過程中安排播放經典歌曲 “Hide and Seek”, 有“Run, Run, Run”的歌詞,與她不斷逃跑的鏡頭互相配合,雖然觀眾可能預料她能成功逃脫他們的追殺,最後在「捉迷藏」的遊戲內取得勝利,但依舊替她擔憂,對她能否繼續生存感到「一步一驚心」。這就像現今的年青人玩的手機遊戲,操控著她的行為,想想如何用各種武器自衛,並怎樣靈活地運用它們以進行大反擊;年輕觀眾不曾經歷新婚階段,但這不要緊,因為整齣電影的設計仿似他們見慣見熟的過關遊戲,其過五關斬六將帶來的緊張感及刺激性,足以使他們投入在片中的故事情節裡,不論此類型電影的主題是甚麼,其實重點只放在連綿不絕的追逐和斬殺場面內,類似手機遊戲的畫面放在大銀幕上,成功驅使他們全神貫注地觀賞此片,即使片中的場景是古舊年代的老大宅,眾人物只穿上數十年前的傳統服飾,但由於打機畫面在片中重現,這讓他們得以連繫這些動作鏡頭與日常的打機經驗,故其對視覺及聽覺的震撼,對心靈的搖撼,不可謂不巨大,不可謂不深遠。

常說一齣出色的電影不需要其每一畫面都刻印在觀眾的心底裡,只要其中一個鏡頭觸動觀眾的心靈,此片便能成為電影史裡的「長青樹」,被傳頌多時,甚至流傳萬世。這就像多年前的日本電影《午夜凶鈴》,只靠著貞子從電視機裡走出來的數個鏡頭,便能使此片當年的票房冠絕全球;如今《爆》同樣依靠姬絲向艾力的家人進行大報復的血腥畫面,刺激觀眾的感官,讓他們觀畢全片後依舊對這些畫面「念念不忘」,時常在不自覺的情況下憶起它們。由此可見,此片有潛質成為流行文化中的「經典」,關鍵只在於其有否天時、地利及人和的配合,以及其宣傳策略能否鋪天蓋地地把這些畫面在觀眾觀影前「融入」他們的生活,使他們對其視聽震撼熱切期待,甚至對其別具神秘感的故事情節欲罷不能。

14
九月

上海國際電影節創辦人去世

   Posted by: admin    in 香港影評人協會

轉載自電影山海經:

今天據《文匯報》消息,中國第四代導演代表之一、原中國文聯副主席、中國電影家協會主席吳貽弓於2019年9月14日7時32分在上海瑞金醫院去世,享年80歲。

對於上海觀眾來說,吳貽弓不僅是一位拍攝過《巴山夜雨》、《城南舊事》、《少爺的磨難》、《闕裡人家》等經典作品的大導演,他更是上海國際電影節的創辦人。1993年,時任上海市電影局局長的吳貽弓,一手創辦了第一屆上海國際電影節。第一屆上海國際電影節在過去二十多年裡始終成為一個高屋建瓴的神一般的存在,主要就是它的評委、選片、組織工作等各方面的起點都特別高。金爵獎的評委包括了謝晉、大島渚、奧利佛·斯通、徐克等。參賽影片裡包括了《籠民》、《無言的山丘》、《迷人的四月》、《蘇菲》、《西便制》等現在看來依然是響噹噹經典作品。

展映影片更包含了《神女》、《小城之春》、《刺殺甘迺迪》、《喜福會》、《儀式》、《絞死刑》、《露西亞》、《暗戀桃花源》、《雙城故事》、《善意的背叛》、《音樂盒》、《神秘佳人奧蘭多》、《星期六、星期天和星期一》、《五個相撲的少年》、《笑傲江湖II》、《幻影英雄》等百多部中外佳作(據《讀庫》創辦人張立憲回憶,他甚至在上海影城的某個廳裡看到了排片表上沒有的《悲情城市》),為當時還沒有進口大片的上海觀眾打開了一扇真正具有重大電影文化價值的視窗。第一屆上海國際電影節的閉幕式在大光明電影院舉行,林權澤導演代表《西便制》劇組上台領獎,頒獎嘉賓是大島渚和張藝謀,中日韓三位電影大師這樣的同台場面至今想來也的確是盛況空前。最佳影片頒給了《無言的山丘》,當時曾引發很大爭議,吳貽弓表示:《無言的山丘》拍得好。他還強調:如果連這點胸懷都沒有,那還不如把國際直接拿掉,辦個上海電影節就完了。吳貽弓回憶起第一屆上海國際電影節時如是說:“為申辦奔波,為經費苦惱,為程式發愁,為每一個細節的安排絞盡腦汁,我和所有關心過、幫助過和為之不遺餘力工作的圈內外人士一道為她的舉辦竭盡所能。”1993第一屆上海國際電影節和1995第二屆上海國際電影節,作為上海國際電影節的第一階段「銳意開拓期」,吳貽弓功不可沒。

吳貽弓與上海國際電影節的緣分不止於此。1999年,吳貽弓出任上海國際電影節金爵獎評委會主席,將最佳影片頒給了土耳其電影《小鎮裡的國界線》、將最佳導演獎頒給了山田洋次,兩人在台上熱淚相擁的場面至今叫人難忘。2012年,吳貽弓獲得上海國際電影節頒發的華語電影終身成就獎。

吳貽弓曾於2005年6月17日下午出席在上海影城召開的「香港電影的過去-現在-未來 」記錄影片《黎明偉》觀摩暨研討會。著名導演蔡繼光,著名編劇沈寂,北京電影學院教授黃式憲,以及黎明偉之子黎錫,香港影評人協會會長何緯豐等參加了此次研討會並在會上發表了講話,會上我們還見到了中國著名藝術家秦怡、香港影評人協會會員何威。

图文:记录片《黎明伟》观摩暨研讨会(3)

詳情可參考以下鏈接:

http://ent.sina.com.cn/m/c/2005-06-17/2358755307.html?from=wap

12
九月

《陀鎗師奶 x 新紮師姐》

   Posted by: admin    in 香港影評人協會

對女性罪行的關注 曉龍

別以為舊日的韓國社會才會重男輕女,殊不知現今的韓國女性仍然會備受歧視,依舊因自己的性別而受到較差的待遇。《陀鎗師奶 x 新紮師姐》內美英 (羅美蘭飾)生育後被歧視,本來在生育前是曾獲傑出表現獎的著名幹探,但在生育後竟被調至民事投訴科,只處理一些「無關痛癢」的雜務,被迫大材小用;而智惠 (李聖經飾)因衝動魯莽經常闖禍,為免她的行為連累其他同事,只好同樣把她調至民事投訴科。事實上,智惠與美英屬姑嫂關係,在家中本來已水火不容,到了職場,雖然他們在同一部門內「狗咬狗骨」,互不咬弦,但其後有一共同目標:打擊侵害女性的罪案,這使她們兩人越走越近,最後成為生擒罪犯的好拍檔。全片以嬉笑怒罵的方式嘲諷南韓警方官僚化的推卸責任之舉,不同部門的警員不願意花太多的精力和時間調查侵害女性的案件,因為這些案件在他們眼中乃屬雞毛蒜皮,既不能幫助他們升職加薪,又未能引起社會大眾的哄動。因此,他們對這些案件置諸不理,但同類型的罪案數量不斷增加,她們正好替普羅大眾除害,讓整個社會可回復正常狀態,最低限度女性外出時無需再人心惶惶。

有些人可能認為官僚化的警員不願意偵查侵害女性的案件的行為十分可恥,只功利地選擇工作,欠缺警員應有的職業道德。但他們身為男性,可能對異性缺乏應有的同情,亦不了解那些受害女性在身心靈兩方面受到的嚴重傷害,其後美英與智惠冒著生命危險捉拿性罪行罪犯,引起媒體及社會的關注,這使他們不得不對罪犯採取行動。片末她們與他們同心協力偵查案件,終令大部分案件水落石出,整個社會遂回復正常。由此可見,她們源於伸張正義,花了不少精力和時間為性罪行的受害者取回公道,有一種追尋理想的熱情和熱愛,雖然她們在查案過程中烏龍百出,滑稽荒謬的事件層出不窮,但她們的堅持和信念絕對令觀眾欽佩。很明顯,《陀》的創作人不滿足於製作一齣內容空洞的喜劇,希望在「製造」笑料之餘,仍然會「有話想說」,讓觀眾觀影時捧腹大笑之餘,依舊不會忘記全片帶出的重要訊息:女性不是弱者,遇上被欺凌受侮辱的事情時,不應忍氣吞聲,應勇敢地站出來,實踐性別平等的公義原則。片中的她們正是實踐公義的最佳代表,對性別平等銘記於心,不會懦弱膽怯,反而會用盡所有可行的辦法伸張正義,並努力不懈地追尋心底裡性別平等的終極理想。

片中美英與智惠一老一嫩的配搭,是主流警匪片內常見的組合,她們仿似七巧板的彼此補足,使其成功偵破性罪行案件。前者經驗豐富,查案手法謹慎老練,遇上罪犯時不容易被騙;後者經驗尚淺,查案衝動魯莽,遇上罪犯時容易被其甜言蜜語欺騙。可見前者成功補救後者的缺失,一凹一凸的拼合,讓她們擦出火花,亦能在其中一方遇上危難時給予及時的援助,得以化險為夷。故創作人在角色設計方面曾略花心思,在選角時更深思熟慮;羅美蘭與李聖經的拍檔式演出,雖算不上天衣無縫,但沒有她們的出現,不可能衍生如今別具「化學作用」的特殊效果,亦不可能令片末樂觀化的愉快結局合情合理。

《花椒之味》(Fagara)

又是中、港、台的關係。

不對號入座的話,電影是拍得不錯的,尤其攝影,美極;單看海報,還以為是日本片,有一陣和式味道,噢,對不起,是「花椒味道」才對。戲中主角是香港人如樹(鄭秀文飾),父親(九唔搭八的阿B飾演)卻偏偏開了一間非廣東口味的麻辣火鍋店(其實我們慣稱打邊爐),也因為這間火鍋店,凝聚出家人的力量,強調血脈關係的重要性。WOW,在這個時刻,你跟我統戰?

深呼吸,冷靜,還是以戲論戲。劇本其實寫得挺出色的,將三個原本是陌生人的同父異母姊妹(且還帶點仇恨),因為血緣關係而相聚,慢慢演變為互相幫助的好姊妹,過程描寫得合情合理,而且細膩動人。三人各有個性,由此等個性推展劇情,順理成章。要故事說得動聽,先要將人物寫得立體,麥曦茵在這方面表現優秀。導演技巧圓熟,節奏起伏徐疾有致,讓人看得舒服。演員也相當稱職,三姊妹中以飾演如果的李曉峰最為亮眼,可能年輕漂亮,演技又不賴;當然造型也幫到不少,令人印象深刻。

幸好,最後中、港、台各歸原位,繼續自己的生活。我滿意這結局。

陸凌綠

5
九月

《EXIT: 極限逃生》

   Posted by: admin    in 香港影評人協會

絕地狂奔的緊張感和刺激感 曉龍

在災難片中,最緊張刺激的時刻乃主角們絕地狂奔的過程,他們的終局如何?即使觀眾知道百分之九十九的災難片內他們都能逃出生天,仍然會擔憂他們能否擺脫困境、衝出困局,因為他們在遇上挫折期間會垂頭喪氣,不知所措,觀眾深知他們不會輕易放棄,有百折不撓的精神,不論前面的景況如何,都會想盡辦法尋求生存的機會和空間,《EXIT: 極限逃生》內的勇男(曹政奭飾)和義珠(林允兒飾)亦不例外。他們的偉大之處,在於其捨己為人的高尚道德情操,在危急存亡之際,願意讓家人和孩童先上直升機逃生;於艱難混亂期間,願意讓年輕人率先獲救。這種大韓民族的團結精神,正好在他們「我為人人」的態度上展現出來,讓家人獲救,源於勇男念親恩;讓陌生人獲救,源於他與義珠顧及國人的民族認同感。因此,他們的行為備受尊重,在於他們冒著生命危險時仍願意顧及旁人的安危;相反,片中「雲中花園」的餐廳經理卻只顧著自己逃生而不顧他人,收起防毒面罩不讓他人使用,急速地衝上直升機不理會他人的行為亦令人不齒。

此外,片中勇男和義珠遠距離急速奔跑,跨越數棟大廈的險象環生畫面,在高空航拍機的錄像鏡頭內,他們不顧一切地逃生,這種絕地狂奔的緊張感和刺激感,使網民十分佩服。雖然逃生是人類的本能,但積極地為了生存而奮鬥的精神和拼勁卻令網民欽佩他們不單愛別人,還愛自己及愛生命。現今不少年青一代怨天尤人,最後走上絕路,而他們卻認定生命珍貴和不可取締的價值,這種罕見的執著使他們受到尊敬和愛戴;網民在看見他們拼命逃生時作出的鼓勵和歡呼,正好表明其對他們積極的行為的肯定和熱愛。因此,片中他們的「高難度表演」固然能贏取觀眾的掌聲,而他們對生命的正面態度更能鼓舞觀眾,讓他們的行為感染觀眾,了解他們在艱難時刻依舊奮力求生,自己在安舒的環境中更不應自暴自棄。故《EXIT》可成為矯正年青人錯誤消極人生觀的尚佳教材,當年青人欲放棄自己的生命時,看看他們積極逃生的行為,便會掩臉汗顏,對自己的決定深感懊悔,最後打消自殺的念頭。

由此可見,表面上,片中勇男和義珠只是像你與我的普通人,前者是失業中年,後者是餐廳的副經理;實際上,他們擁抱生命的積極態度,卻能使觀眾讚嘆不已。他唸大學時原本是出色的攀山高手,畢業後以為自己一無是處,殊不知自己的攀山才能能幫助自己與她一起逃生,最後還因共度患難而開展戀情。在現實生活中,我們本來會覺得自己平平無奇,是不折不扣的平凡人,但在危急存亡之際,卻發覺自己有一顆前所未有的「小宇宙」,「能人所不能」,讓自己荒廢已久的技能大派用場。很多時候,我們都會小覷自己懂得的所有事情,以為這些事情在自己的生命中「無關痛癢」,殊不知其在最緊急的關頭才可發揮最大的效用。因此,我們不應看輕自己,更不應看輕別人,不論自稱還是別人稱自己為「窩囊廢」,都不應懷恨在心,因為這可能只是自己或者別人目光短淺、思想膚淺所致,可能在不久的將來,於特殊時刻內,自己會像片中的他們,在危難關頭勇救他人,在存亡之際「發光發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