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
九月

《爆血新婚夜》

   Posted by: admin   in 香港影評人協會

醜陋的人性? 曉龍

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爆血新婚夜》藉著姬絲(莎瑪拉韋榮飾)在新婚夜裡於丈夫艾力(麥克奧拜恩飾)的家庭內抽卡玩遊戲的故事情節披露醜陋的人性,每位家庭成員在「捉迷藏」的遊戲內盡現污穢骯髒的卑劣個性,為了使自己能在天光之後得以續命,不惜對姬絲趕盡殺絕,武器包括手槍、斧頭、箭等,初時她單純地以為「捉迷藏」只是一個簡單的遊戲,是艾力一家的家族傳統,玩玩而已,殊不知她真的會被追殺,甚至可能會被痛擊致重傷,最後被拿來當活祭。可能他不願意在婚前向她透露此家族傳統,擔心她得悉後不願意嫁給他,或者他拿她的命運「賭一賭」,以為她沒那麼不幸,不會抽中「捉迷藏」那張牌;事實上,很難說他十分自私,因為他在遊戲剛開始時想盡辦法拯救她,並欲帶她離開大宅,到屋外逃生,在遊戲之初處處為她著想,但當她向他的家人進行大報復,並大開殺戒後,他始發覺她不是「善男信女」,會用異常暴力的辦法置他們於死地,這使他對她的愛被「大力搖撼」,甚至「完全粉碎」。因此,醜陋的人性由惡劣的環境「逼迫」而成,假如不曾受迫害,埋藏於人性深處的黑暗面根本不可能顯露於別人眼前。

《爆》的創作人在營造驚慄氣氛方面確有一手,在艾力的家人追殺姬絲的過程中安排播放經典歌曲 “Hide and Seek”, 有“Run, Run, Run”的歌詞,與她不斷逃跑的鏡頭互相配合,雖然觀眾可能預料她能成功逃脫他們的追殺,最後在「捉迷藏」的遊戲內取得勝利,但依舊替她擔憂,對她能否繼續生存感到「一步一驚心」。這就像現今的年青人玩的手機遊戲,操控著她的行為,想想如何用各種武器自衛,並怎樣靈活地運用它們以進行大反擊;年輕觀眾不曾經歷新婚階段,但這不要緊,因為整齣電影的設計仿似他們見慣見熟的過關遊戲,其過五關斬六將帶來的緊張感及刺激性,足以使他們投入在片中的故事情節裡,不論此類型電影的主題是甚麼,其實重點只放在連綿不絕的追逐和斬殺場面內,類似手機遊戲的畫面放在大銀幕上,成功驅使他們全神貫注地觀賞此片,即使片中的場景是古舊年代的老大宅,眾人物只穿上數十年前的傳統服飾,但由於打機畫面在片中重現,這讓他們得以連繫這些動作鏡頭與日常的打機經驗,故其對視覺及聽覺的震撼,對心靈的搖撼,不可謂不巨大,不可謂不深遠。

常說一齣出色的電影不需要其每一畫面都刻印在觀眾的心底裡,只要其中一個鏡頭觸動觀眾的心靈,此片便能成為電影史裡的「長青樹」,被傳頌多時,甚至流傳萬世。這就像多年前的日本電影《午夜凶鈴》,只靠著貞子從電視機裡走出來的數個鏡頭,便能使此片當年的票房冠絕全球;如今《爆》同樣依靠姬絲向艾力的家人進行大報復的血腥畫面,刺激觀眾的感官,讓他們觀畢全片後依舊對這些畫面「念念不忘」,時常在不自覺的情況下憶起它們。由此可見,此片有潛質成為流行文化中的「經典」,關鍵只在於其有否天時、地利及人和的配合,以及其宣傳策略能否鋪天蓋地地把這些畫面在觀眾觀影前「融入」他們的生活,使他們對其視聽震撼熱切期待,甚至對其別具神秘感的故事情節欲罷不能。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星期三, 九月 18th, 2019 at 21:53 and is filed under 香港影評人協會.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Responses are currently closed, but you can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Comments are closed at this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