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九月 26th, 2019

《星際任務》(Ad Astra)

是驚險刺激的星空科幻片?真相是,從頭至尾你只會聽見畢比特的喃喃自語無甚高低起伏的悶藝。

萬里尋父不,不是萬里,是天文單位。故事背景是不久的未來,人類可以恆常穿梭月球旅行,到火星也是輕而易舉。主角羅伊(畢比特飾) 奉命到遠處的海王星尋回父親並解決一個宇宙危機。影片大部分都是一個人演繹,導演刻意呈現孤獨感。(配角出鏡不多,只有兩隻動物比較搶鏡,也是最「刺激」的一刻)

人類一向對宇宙都是既好奇又懼怕。千方百計地探索外太空,到底是按捺不住孤獨,想尋找另一端的同伴?還是想征服宇宙?大國不惜功本,耗盡人力物力、金錢時間,作不同的星空競賽,為的是科學探索?抑或只是面子工程?去一次別的星球(以先進科技而言)不是一兩天的時間,動輒是幾年,幾十年;背棄家庭,承受著孤單、冷冰去追尋一種「未知」,是否值得?戲中人物,不管是主動抑或被動,到頭來似乎都是落得一場「空」。

能擁抱一下有重量的;有溫度的;有氣味的;有聲音的,總比「虛空」來得實在。這是我在以上眾多問號中得到的惟一答案。

陸凌綠

《爆血新婚夜》(Ready Or Not)

超現實但反映現實。

新娘嫁入豪門,必須玩一個遊戲。她抽中的是「捉迷藏」Hide & Seek(即廣東話「伏匿匿」),惟此「伏匿匿」絕不好玩,抓到就得取命。於是手無寸鐵的新娘就奪命狂奔、被血腥廝殺95分鐘。全片毫無冷場,氣氛造出色,笑一下又緊張一下,帶點Cult味,也有富豪權貴「有錢大晒」視人命如草芥的譏諷。鍾愛官能刺激的你一定不會失望,但不好此道者如筆者,又如何打發呢?當然是對號入座了。

從開首小兄弟倆「篤灰」到「手無寸鐵」的新娘逃命,只見暴力不斷升級,令被圍捕者不得不作出反抗,以及進化;由嬌嬌小姐變成Rambo,到最後發狂反擊,皆是現今我們的縮影。而片中最恐怖的是,這種篤灰、殺戮、有違道德的行為被視為「正常」,世世代代遺傳下去。男主角也是從小被埋下這顆種子,縱使想逃避,也是魔性難改。而邪惡最終竟敗於一個詛咒,真的是「等天收」。

經過這100多天,如果銀幕上的暴力血腥,還能令你怵目驚心、嘩然、大呼「黐線」的話,恭喜你,你還有得救!

陸凌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