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八月 22nd, 2019

22
八月

《走佬阿媽》

   Posted by: admin    in 香港影評人協會

家人的愛與接納 曉龍

事業與家庭,對於一位已離開職場而決心相夫教女的家庭主婦來說,後者的確較重要,但這不表示前者沒有任何存在價值。在《走佬阿媽》內,娜蒂Bernadette (姬蒂白蘭芝飾)曾被譽為天才建築師,但婚後放棄了事業,全心全意留在家中照顧家人,本來以為自己可藉此找到人生中最大的滿足,殊不知丈夫忙於發展自己的事業,女兒日漸長大而無需她過多的照顧,這使她不得不面對身分的迷失,在心靈深處迷惘而不知所措之際,究竟她是否需要重拾初心再次投入工作並開展自己的事業?是否需要再次在職場上發光發熱以尋回自己的存在價值?她因一次被騙的經歷而被迫遷至異地,她不願意接受家人的安排,唯有「突然失蹤」,想不到其「走佬」的經歷竟讓她再次找到事業的亮點,在南極再次從事建築設計的老本行,找到自我的生存意義;當家人真的找到她時,亦讓他們了解真正的她,需要有足夠的時間和空間尋覓真我,她在南極發展個人事業所帶來的興奮和滿足,使她可以真真正正認識和了解自己,並讓她發揮個人才能之餘,亦能讓家人尊重自己,繼而改善自己與家人的關係。

每個人都需要尋找生命中的高峰,這不一定是自己的事業,但很多時候在事業發展過程中發光發亮卻能為自己帶來最大的滿足感。《走》內娜蒂有藝術家的個性和脾氣,曾與鄰居奧黛莉Audrey (姬絲汀慧飾)爆發衝突,兩人本來水火不容,娜蒂卻在「走佬」時刻意尋找奧黛莉的協助,隱瞞娜蒂的行蹤,使她無需遵從家人的指示遷居異地,初時奧黛莉對她懷恨在心,不太願意幫助她,其後她向奧黛莉講述自己的經歷後,奧黛莉對她深表同情,遂協助她而不向她的家人披露她的行蹤,這造就了她,讓她成功在南極發展自己久違了的事業。很明顯,她不太擅長與家人溝通,即使她與女兒相處的時間較長,仍然不曾告訴女兒自己真正的所思所想,仍舊不會開心見誠地與女兒分享自己的夢想;她與家人之間彷彿有一道無形的牆壁,不單不容易衝破,更加不輕易粉碎。很多時候,如果要消滅前面一個偌大無形的障礙,必須主動向前踏出第一步,奮力地移除障礙;否則,家人不會知道她的所思所想,遑論會有溝通和交流的時間和空間。因此,她在南極找到自我,其發展個人事業的歷程為她帶來前所未有的滿足,亦使她學懂如何認同自己,怎樣釐清自身的身分和價值。

唯有愛與接納,才可化解人與人之間的所有障礙。《走》內娜蒂的丈夫與她相處日久,認為她有心理問題,但只懂理性地為她的安全著想,切實地解決她的問題;但他忽略了「女性是水造的感性生物」的特點,不曾關注她的內心感受,只專注於自己的工作,長時間不曾與她好好溝通,這使她欠缺他應當付出的愛與接納,令她的內心不安,亦讓她的自我無從定位。她出走南極,本來是為了與家人「重聚」,但在陰差陽錯下,她獲得發展事業的黃金機會,這種忽然而至的巧合,直至她與家人在南極再次相遇,讓她了解家人對她的愛與接納,使她知道家人有同理心,會為她能追逐和實現夢想而感到高興和快慰,會為她能把所思所想付諸實踐而感到滿足和興奮。她對家人印象的改觀和心態的改變,正正從片末他們對她的愛和接納開始。

《緣來自昨天》(Yesterday)

很明確,就是向「披頭四」The Beatles致敬。

最先吸引筆者的是平行時空意念,反而那「愛情」罷,可有可無。男主角Jack其實到了平行時空的另一世界,依舊有他的好友、父母,已經萬幸;基本上無大變化,連青梅竹馬的好友兼經理人都沒有改變,關係一樣。其實要好玩一點是可以全部改變的。可能導演目標只著重披頭四的影響力;沒錯,披頭四是「神」,粉絲遍佈全世界,沒有「披頭四」的世界將會怎麼樣?但其實片中所見是沒有怎麼樣的。當大部分篇幅都集中在歌曲演繹上,就變相削弱了劇情的推展。最具衝突的,只有積用人家的歌曲令自己成名,不斷受良心譴責這點。然而,片子亦有一個強烈信息:只要是好歌,就會歷久常新,無論在那一個年代裡都會受歡迎。

「披頭四」是一個象徵:反戰、愛、和平,不論當天冷戰中的越戰時期,還是今天的霸權、恐怖分子年代,此等核心價值仍然是大家渴求的,不會Out。而最後的一場,可謂「驚天地,泣鬼神」,教人目瞪口呆,詫異非常。

為我們今天站立的「連儂牆」喝采;為John Lennon喝采;為黃色的海報喝采!

陸凌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