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七月, 2019

《大偵探福爾摩斯:逃獄大追捕》(The Great Detective Sherlock Holmes-The Greatest Jail Breaker)

理性的判斷不能缺少感性的裁決。

原作《大偵探福爾摩斯》是小說(加插圖),最初只依據柯南道爾的《福爾摩斯》改編,後來才自行創作;又加入許多「科學」知識,增加趣味及推理層面,啟發小朋友更多思考。由於大受歡迎,所以拍成動畫也是順理成章,相信這是繼《麥兜》後,第二個純本土製作。

我們不是荷里活,「技巧」絕不能相提並論,故事說得精彩仍然不會遜色。果然在袁建滔麾下,技巧比想像中佳,許多動作場面與分鏡都處理得乾淨利落,靈活緊湊,加上動聽的原創音樂和歌曲,真箇拍得上日本動畫。

推理、偵探、科學是樁柱,注入「感情」這混凝土使電影更堅實可觀。一段「俠盜」與「偵探」的理智與感情糾結,令人觸動,頓覺「福爾摩斯」這個人物更立體。導演在探案之餘不忘反映當時社會貧富懸殊的狀況,讓小朋友思考更多,難得。當然「道德說教」是一個圓滿總結;「有大唔好教壞細」,一個好榜樣對成長中的小孩十分重要。

支持香港動畫!香港人加油!

陸凌綠

友情的可貴 曉龍

人類有豐富的想像力,這是毋庸置疑的論述,原有創作《多啦A夢》系列的藤子不二雄憑著天馬行空的想像力,把自己對未來世界的構想放在故事情節内,讓存在於現今世界的我們可依靠《多》預測未來可能會發生的種種事情。當今時今日的我們正在幻想自己可以移居至火星長期居留時,《電影多啦A夢:大雄的月球探測記》已預測我們將來可以到月球探險,在那裏建立一個全新的家,甚至建構前所未有的王國。進入幻想世界是人類夢寐以求的盼望,《電 》展現一個由 多啦A夢與大雄建造的兔仔王國,把創作人的想像投射在銀幕上,其精彩的設計,美輪美奐的色彩,對兒童觀衆別具吸引力;而此片故事内多啦A夢、大雄、胖虎、小夫、靜香同舟共濟地排除萬難,解決問題,對當今越趨自我的孩童而言,亦別具教育意義。故他們進入未知的國度内進行探險的歷程,娛樂與教育並重,讓他們在視聽兩方面體驗群體合作的樂趣及其重要性,亦可欣賞幻想世界内優美趣怪的一面。因此,近年《多》的電影系列在全球商業市場内依舊取得成功,絕非偶然。

根據橫山泰行撰寫的《大雄到底憑什麽》,大雄積極把憤怒情緒昇華轉化為反擊的能量,不浪費太多時間說人壞話,而擁有趕緊採取行動的進取姿態。他向旁人說:「月球上真的有兔子!」雖然被大家嘲笑,但他努力地找多啦A夢幫忙,並使用了神奇道具「傳說俱樂部會員襟章」,在月球背面建造一個全新的兔仔王國。他是不折不扣的行動派,與其花時間説這說那,不如把夢想付諸實踐,決心把夢想轉化為現實是他最大的優點,恰巧這是當今不少年輕人欠缺的特質。所謂「發夢易,追夢難」,説話時「天下無敵」,實踐時卻「有心無力」;他與上述相反的不容易放棄的個性,著實鼓勵兒童觀衆排除萬難地努力追夢,為了實現夢想而永不放棄。由此可見,雖然他是軟弱怯懦的象徵,但他卻擁有別人不容易具備的優點,其冒險精神和「不到黃河心不死」的樂觀進取心態,最值得樂於擁抱夢想的年輕人參考,甚至照辦煮碗地模仿。

《電 》最感人之處,在於其把真摯的友情發揚光大。大雄和多啦A夢等一行人為了拯救露卡和他的朋友,竟願意放棄自己的家庭和原有的生活,冒着犧牲性命的危險,只為了與露卡等人共度患難。這種不朽的情與義,著實令筆者感動,因爲甘心為朋友付出的人不多,遑論願意為友情放棄性命,故片中的感動位源自人與人之間深厚而難以取締的真感情。有時候,人越年長,越多考慮和計算,反而像大雄和多啦A夢等一行人義無反顧地拯救他們的朋友,沒有顧慮,沒有負擔,放膽去做,那種單純和童真,才顯得彌足珍貴。不要以為成年人沒有童心,《電 》正好喚醒七八十後成年人的童心,可以幻想自己仍未長大,無憂無慮地開展自己在主流世界以外的冒險旅程,脫離現實生活中日出而作,日入而息的刻板生活,享受於「世外桃源」内自由馳騁的美好時光,雖然間或遇上困難和挫折,但總比被控制受壓抑時感到更舒暢,更愉快。此片提供的想像空間,正好讓一些像筆者的成年觀衆仍然可透過此片懷緬童年活在「幻想世界」内的悠遊時刻。

《獅子王》(The Lion King)

要看匠心獨運的技術,只有真獅版。

所有動物都是動畫製作,完全看不出破綻。毛髮以往是最難處理的,今天已經達致爐火純青境界,無論是隨風飄揚或落水濕透,那種質感就只一個字-真。細心看,連呼吸,皮毛的起落,每條毛的動態都是十分自然的。就算是用motion capture,要捕捉各種動物的形態、動靜、走路、跑跳不容易,現在看來的像真效果,除了「佩服」,就只有「佩服」!

可惜,成也「太像真」,敗也「太像真」。原本的卡通因為是「卡通」,所以各種動物皆擬人化,表情動作都十分豐富誇張、趣怪搞笑,一旦變成真動物,就不懂做戲了,因為「真動物」不會有太誇張的臉部表情!導演可能太著重「真」,所以寧棄誇張,誓要求「真」,因此就失色不少。一群演技欠奉的動物,演一個耳熟能詳的故事,劇情起落觀眾皆心中有數除非你沒看過原本卡通或沒到過香港迪士尼看獅子王音樂劇,否則在沒懸念、沒驚喜的情況下,餘下的就只有沉悶。

,當中也不乏緊張大場面,如大群羚牛狂奔,引致地動山搖,小辛巴穿梭其中逃命,就驚險壯觀得無與倫比。另外與卡通有別的:辛巴的一撮毛髮隨風飄走,飄到不同角落的變化道盡了大自然的循環Circle of life,點題是整齣戲最難得;最有神采的一場。辛巴作為統領,要遵守大自然的法則:不能將僅餘的都獵殺耗盡。這一向是所有動物的生存之道,今天更給我們人類一個警醒。

而百聽不厭的主題曲,氣勢磅礡的原始部落式音樂,動人心弦又配合劇情推展,真獅版或假獅版,皆「無得輸」!

陸凌綠

《海獸之子》(Children of the Sea)

咀嚼不了深奧意義,單看畫功也繽紛悅目的。

故事非典型,以為在說環保,又好像不止;以為在說著海洋;又好像不止;以為在說地球,又好像不止;原來,原來在說宇宙。嘩!

動畫」最優勝的功能,就是展現一些不實在充滿幻想的畫面,電影中有好幾場皆如夢似幻。利用海水和光的變化,營造出一般蓄勢待發的氣勢,加上久石讓的配樂,澎湃動人。風格化筆觸粗中帶細,導演也有顧及許多細微之處,如風扇左右搖擺吹著,人物的衣衫與頭髮也隨之起伏著。

生命之始,源於水,而各種生命的碰撞產生了我們身處的宇宙。你和我的出現並非偶然,不是宇宙選擇了你,而是你選擇了宇宙。

陸凌綠

19
七月

《獅子王》

   Posted by: admin    in 香港影評人協會

接受失敗的勇氣 曉龍

在人生歷程中,失意的事十常八九,要學懂接受失敗,才有成功的可能性。《獅子王》内小獅子辛巴因一次意外,使父親獅王木法沙不幸身亡,從此牠跟着疣豬彭彭和狐獴丁滿,避世隱居,過着悠哉游哉的舒適生活,在成長過程中,牠無需像其他獅子一樣,四處尋找獵物,改為吃毛蟲等小生物,本來樂在其中,亦可享受在大自然裏的閑適生活,但牠把父親生前的訓誨忘記得一乾二净,不單沒有擔當獅王繼承者,還失去了尋找自己應有的位置的熱誠和興趣。片中的牠其實很像現今的小孩,遇上問題時很想逃避,以爲逃避等同於解決,殊不知牠逃避了十多二十年,自以爲忘記了噩夢,獅王世界與自己毫不相干,怎知道牠長大後與舊日好友娜娜一次偶然的碰面,讓牠再次燃起重返獅王世界及擔當獅王繼承者的決心,再次與已經權傾朝野的叔叔刀疤一較高下。牠與刀疤最大的差異,在於牠有一顆仁心,懂得以慈悲憐憫的胸懷治國,而刀疤只懂以嚴刑治國,故其他獅子對刀疤口服心不服,而牠卻能以德服眾,贏取民心。因此,牠真正能接受失敗,就是其決定挑戰刀疤王者地位的一刻,渴望繼承父親獅王的崇高地位,就是牠已能忘記過往「傷口」的一刹那。最後牠能成爲獅王繼承者,關鍵在於其有接受失敗的勇氣,可見牠的成功,並非偶然。

要擁抱失敗,這實在談何容易,像《獅》的辛巴,需要十多二十年才學懂如何從失敗中站起來,再次尋找自己的位置。說每個人都在整個世界内有自己的位置,這似乎是老生常談,但不少人花一生的精力和時間都未能深諳此道,遑論能透徹了解此道的真諦。與其說牠是一隻獅子,不如說牠是一個懂思想會說話的「人」,牠血氣方剛,成功時會歡喜,失敗時會沮喪,本來在避世時可獨立過活,悠然自得,但卻不能活出應有的身分和地位,浪費了上天/上帝賦予牠的天賦才能,亦未盡身為一位家族成員應當負上的責任。故牠無私地為家族獻出自己的才幹,不算是頂尖的偉大,只能稱其成功找到自己的方向,盡己所能地在自己的位置上發光發亮,今趟《獅》的創作人深化了成長的意義,把其與身分認同聯繫在一起,讓觀衆對成長的題旨想得更深入,對人生的目標想得更透徹。因此,不要害怕失敗,因爲這是尋找自己的位置的黃金機會,這就像片中的牠,沒有被創傷的經歷,根本不可能邁向成熟,遑論會有成功的可能性。

由此可見,《獅》的故事情節遵循傳統的套路,講述辛巴如何從失敗中學習,怎樣在試練中成長,與舊有的同名動畫電影相似,亦饒富教育意義。不過,這部《獅》與過往同類型電影最大的不同之處,在於其對成長的深化詮釋;舊式的成長大多只包括主角如何從挫折中再次站起來,不會把困難與試練延伸至個人的身分認同問題,但這部《獅》卻把身分認同放在失敗裏,讓其與生俱來的身分成為其終生的使命,不單不會隨着時日而消逝,反而會跟隨年齡的增長而日趨重要,並需捨棄自己,為了家庭,為了民族,在族群的福祉内圓滿地履行個人的責任。故這部《獅》不單是一齣兒童電影,對成人來說,此片亦能提供偌大的反思空間,讓他們思考自己如何面對失敗,怎樣在失敗中改善自己,從而建立一個更完善更美好的社會。

12
七月

《反斗奇兵4》

   Posted by: admin    in 香港影評人協會

自製的玩具最可愛? 曉龍

現在走進玩具店,琳琅滿目,款式五花八門,我們都會被玩具商嶄新的設計和精彩的創意吸引,殊不知很多時候我們最珍惜的玩具卻由自己自製,自行賦予玩具最珍貴的「生命」,讓它們擁有自由意志,循着自己的路向前行。《反斗奇兵4》内胡迪是一個別具責任感的玩具,覺得自己的職責是照顧孩子,不論安仔還是寶妮,它都認爲自己需要盡全力使她開心,當她自製了小叉後,對其萬分疼愛,但小叉忠於自己的本性,在被使用後自願走進垃圾箱,它「人性化」地不讓她痛失小叉,想盡辦法進行大拯救。故事的開展似乎十分簡單,但内裏的涵蘊卻異常深刻,不少孩童在長大後都會對玩具「用完即棄」,片中的孩童亦不例外,但胡迪不單不曾懷恨在心,反而忠於自己,認爲使孩子快樂比其他一切更加重要,即使她深愛小叉,它自己未能得寵,都從不介懷,因為讓她高興是自己唯一的目標,倘若犧牲自己以成全她,自己便能活出完全的價值,不枉此生。因此,它不想自己,處處顧及她的感受,其不自私的偉大,充分體現捨己爲人的崇高價值。

小孩與成人的價值觀不同,這就像《反4》内寶妮對小叉有深厚的感情,成人卻對這玩具不屑一顧。很多時候,成人受世俗的主流價值影響,以爲小孩必定喜歡外表亮麗的玩具,殊不知他們對自製的東西情有獨鍾,不願意放棄自己的「親生兒子」,亦不甘心捨棄自己賦予其生命的機會,不論其他玩具的外表有多吸引,都不容易取代這些自製的玩具,因爲製造玩具所花的時間和心力難以被取締,從自己的角度來看,自己的心思意念是世界上獨一無二的東西,與那些美輪美奐但卻在工廠内大量生產的現代化玩具簡直不能相提並論。現今不少成人自以爲是,替小孩選擇適合他們的玩具,卻忘記了教他們如何自製玩具,這不單使他們失去發揮創意的機會,亦令他們以爲自己的能力有限,欠缺建立自信的基礎。幸好有些幼稚園教師仍然會像《反4》内她的老師一樣,讓她隨意發揮,自由發展,把日常使用的刀叉製成簡陋的玩具,雖然毫不美觀,但卻是她盡心盡力製成的「精品」。故成人應讓小孩擁有更廣闊的空間,不論其構思多偏門,想像多天馬行空,製造的玩具多醜陋多古怪,其實都不要緊,因為小孩最需要的是自由意志,能隨己意而行,已是他們獲得滿足的主要源頭。

萬物有情,迪士尼動畫的特質是賦予所有死物豐盛的生命,不論汽車還是玩具,皆像人類一樣,有七情六欲,可與其他同類進行互動。《反4》的創作人把這種創意發揮至極致,片中胡迪除了體型細小外,根本與常人無異,它與其他玩具的交流,正象徵人類與他人的情與義,以及彼此的恩恩怨怨,成人觀賞這些「人類化」玩具的表演異常投入,因爲其故事情節與現實生活接近,且這些玩具屬於二三十年前的舊時代,可勾起他們的集體回憶;即使現今大部分酷愛打機的小孩對這些玩具倍感陌生,仍然會對它們感興趣,因爲他們想藉着它們了解父母的童年生活,知道當年與現今小孩的玩意的差異,以及它們直至今天所象徵的意義。由此可見,《反4》「老少咸宜」,有技巧地從兒童從成人的角度看世界,背後的心思意念殊不簡單。

《反斗奇兵4(Toy Story 4)

當年爸媽牽著你的小手,帶你走進戲院,吃著爆谷看你人生第一齣腦動Toy Story

就是一個情意結。

Toy StoryPixar的元祖級功臣。從1995年第一集驚為天人的CG,到廿四年後CG已成家常便飯;當年的小觀眾今天已長大成人,可能更為人父母,依然雀躍捧場,為的可能就是那份回憶。戲中玩具的使命:陪伴著他身邊的小孩(每件玩具都有一個屬於他的小孩)。家長不在的時候,玩具可以令孤獨惶恐的他們感到安心。「玩具被離棄」也是這系列的主題。來到第四集,還可以有哪些新意?仍賣這兩點未免老套,於是豁出去,不從屬,擺脫「玩具」宿命,可喜可賀。人物更添新臉孔:一老,一嫩。

老,是古董店內的一個洋娃娃;嫩,是廢物重生的Forky。這集Forky (小叉)是主角,整個故事由他引起,過程當然不離驚險、鬼馬、搞笑,唯胡迪與小叉深夜漫步訴心事一段則頗覺温馨和氣氛獨特,以往少見。更少見的是古董店內,差點以為在看「詭娃回魂」;但恐怖背後,原來是讓人心酸掉淚。還有久別重逢的牧羊女,一新耳目,亦貫徹迪士尼的女權主義,女性從來不是弱者。

然而,在古董玩具堆中驚鴻一瞥的Tin toy最使我激動。Tin toy出現的意義極其重大,Pixar1988第一齣研製成功並獲奧斯卡的「電腦動畫」短片就是Tin toy也是Toy Story的啟蒙。當時前所未見的金屬質感,2D動畫是難以呈現的,繼而發展至後來的塑膠、陶瓷、木、布料等不同質感,絕對是腦動畫的一個里程碑。對於動畫迷,Toy Story盛載著一種不能言喻的意義。

陸凌綠

5
七月

《蜘蛛俠:決戰千里》

   Posted by: admin    in 香港影評人協會

青少年的成長歷程 曉龍

所謂「能力越大,責任越大」,蜘蛛俠在《復仇者聯盟》系列結束後需要繼承鐵甲奇俠的衣缽,繼續挽救人類,拯救地球。不少觀眾可能認為《蜘蛛俠:決戰千里》內彼得柏加(湯姆賀倫飾)過度愚蠢,經常被騙,似乎不諳世事,但他們可能已忘記他只是一位入世未深的青少年,很多時候只在校園內度過日常生活,人際關係較簡單,使他的個性較單純,亦容易信任別人。故他多次未能辨識壞人的真面目,甚至被騙取鐵甲奇俠的遺物:先進和「現代化」的眼鏡,從他「狹窄」的生活環境分析,其嚴重的缺失,對他來說,是一種嚴重的教訓,亦是他從天真走向成熟的必經階段。在他多次被騙後,他不再簡單地相信眼前看見的事物,會對所見所聞作出仔細的驗證,使真偽赤裸地浮現眼前;因此,他被騙的情節乃劇情所需,曾經被騙的經歷會讓他成長,亦令他清晰了解複雜的世界暗藏著大大小小的圈套,稍一不慎,便會誤墮圈套,萬劫不復,後果不堪設想。青少年不單在學校裡學習,在社會裡生活時,同樣會被自己難忘的經歷「教訓」和「培育」,這就像片中的他,不論這些經歷是正面還是反面,他視其為福還是禍,都會對他有一定的裨益。《蜘》正好告訴年輕觀眾:不要害怕困難,不要對試探避之則吉,因為困難和試探都是青少年在成長過程中邁向成功的必經階段。

無可否認,《蜘》身為後《復》電影,把焦點集中在彼得柏加在暑假時與同學一起到歐洲旅行,涉及友情和愛情,兄弟情誼及追女仔橋段必不可少,這使《蜘》與其他荷里活青春電影沒有很大的差異,遑論此片會有入型入格的超級英雄電影情節。可能觀眾誤以為《蜘》是另一齣類似《美國隊長》和《鐵甲奇俠》的「神人式」電影,但忘記了男主角只是初出茅蘆的小伙子,要求他像鐵甲奇俠一樣,擁有高智商,能運用豐富的創造力設計多種高科技產品,這實在不可能;且他欠缺類似鐵甲奇俠強健的體魄,要求他「上山下海」地對付敵人,此亦是他力有不逮之事。由此可見,如想觀賞一齣合情合理的《蜘》,觀眾必須調節自己對影片的期望,不要視其為另一齣「驚天地,泣鬼神」的鉅製,只需把此片視作青年人「初試啼聲」的青春片,便會滿足於簡單的故事情節,以及角色清純的個性與人際關係,不會埋怨此片不算震撼,亦欠缺超級英雄片應有的廣闊視野。

事實上,撇除《蜘》不用動畫繪製,其實此片很像卡通片,「超人打怪獸」的畫面具有豐富的懷舊色彩。例如:「神秘客」與各種元素怪物對打的場面,很像三十年前簡陋的卡通畫面,現今沉醉於美輪美奐、緊張刺激的打機畫面的青少年可能對此貽笑大方,但中年觀眾卻可趁機對自己的集體回憶「懷緬」一番,並難以想像片中的虛擬畫面竟「倒退」至數十年前的境地。如果不介意《蜘》俗套的情節,簡單的鏡頭,不算刺激的打鬥場面,純粹抱著看Marvel電影的朝聖心態觀賞此片,欲了解現今青少年的典型個性和心態,他們對友情與愛情的態度,成年人在青少年手中「爭名奪利」的無恥行為,無需用太多錢卻可享受歐遊的樂趣,並獲取「視覺旅遊」帶來的快感,此片仍然值得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