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七月 11th, 2019

《反斗奇兵4(Toy Story 4)

當年爸媽牽著你的小手,帶你走進戲院,吃著爆谷看你人生第一齣腦動Toy Story

就是一個情意結。

Toy StoryPixar的元祖級功臣。從1995年第一集驚為天人的CG,到廿四年後CG已成家常便飯;當年的小觀眾今天已長大成人,可能更為人父母,依然雀躍捧場,為的可能就是那份回憶。戲中玩具的使命:陪伴著他身邊的小孩(每件玩具都有一個屬於他的小孩)。家長不在的時候,玩具可以令孤獨惶恐的他們感到安心。「玩具被離棄」也是這系列的主題。來到第四集,還可以有哪些新意?仍賣這兩點未免老套,於是豁出去,不從屬,擺脫「玩具」宿命,可喜可賀。人物更添新臉孔:一老,一嫩。

老,是古董店內的一個洋娃娃;嫩,是廢物重生的Forky。這集Forky (小叉)是主角,整個故事由他引起,過程當然不離驚險、鬼馬、搞笑,唯胡迪與小叉深夜漫步訴心事一段則頗覺温馨和氣氛獨特,以往少見。更少見的是古董店內,差點以為在看「詭娃回魂」;但恐怖背後,原來是讓人心酸掉淚。還有久別重逢的牧羊女,一新耳目,亦貫徹迪士尼的女權主義,女性從來不是弱者。

然而,在古董玩具堆中驚鴻一瞥的Tin toy最使我激動。Tin toy出現的意義極其重大,Pixar1988第一齣研製成功並獲奧斯卡的「電腦動畫」短片就是Tin toy也是Toy Story的啟蒙。當時前所未見的金屬質感,2D動畫是難以呈現的,繼而發展至後來的塑膠、陶瓷、木、布料等不同質感,絕對是腦動畫的一個里程碑。對於動畫迷,Toy Story盛載著一種不能言喻的意義。

陸凌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