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七月 24th, 2019

《獅子王》(The Lion King)

要看匠心獨運的技術,只有真獅版。

所有動物都是動畫製作,完全看不出破綻。毛髮以往是最難處理的,今天已經達致爐火純青境界,無論是隨風飄揚或落水濕透,那種質感就只一個字-真。細心看,連呼吸,皮毛的起落,每條毛的動態都是十分自然的。就算是用motion capture,要捕捉各種動物的形態、動靜、走路、跑跳不容易,現在看來的像真效果,除了「佩服」,就只有「佩服」!

可惜,成也「太像真」,敗也「太像真」。原本的卡通因為是「卡通」,所以各種動物皆擬人化,表情動作都十分豐富誇張、趣怪搞笑,一旦變成真動物,就不懂做戲了,因為「真動物」不會有太誇張的臉部表情!導演可能太著重「真」,所以寧棄誇張,誓要求「真」,因此就失色不少。一群演技欠奉的動物,演一個耳熟能詳的故事,劇情起落觀眾皆心中有數除非你沒看過原本卡通或沒到過香港迪士尼看獅子王音樂劇,否則在沒懸念、沒驚喜的情況下,餘下的就只有沉悶。

,當中也不乏緊張大場面,如大群羚牛狂奔,引致地動山搖,小辛巴穿梭其中逃命,就驚險壯觀得無與倫比。另外與卡通有別的:辛巴的一撮毛髮隨風飄走,飄到不同角落的變化道盡了大自然的循環Circle of life,點題是整齣戲最難得;最有神采的一場。辛巴作為統領,要遵守大自然的法則:不能將僅餘的都獵殺耗盡。這一向是所有動物的生存之道,今天更給我們人類一個警醒。

而百聽不厭的主題曲,氣勢磅礡的原始部落式音樂,動人心弦又配合劇情推展,真獅版或假獅版,皆「無得輸」!

陸凌綠

《海獸之子》(Children of the Sea)

咀嚼不了深奧意義,單看畫功也繽紛悅目的。

故事非典型,以為在說環保,又好像不止;以為在說著海洋;又好像不止;以為在說地球,又好像不止;原來,原來在說宇宙。嘩!

動畫」最優勝的功能,就是展現一些不實在充滿幻想的畫面,電影中有好幾場皆如夢似幻。利用海水和光的變化,營造出一般蓄勢待發的氣勢,加上久石讓的配樂,澎湃動人。風格化筆觸粗中帶細,導演也有顧及許多細微之處,如風扇左右搖擺吹著,人物的衣衫與頭髮也隨之起伏著。

生命之始,源於水,而各種生命的碰撞產生了我們身處的宇宙。你和我的出現並非偶然,不是宇宙選擇了你,而是你選擇了宇宙。

陸凌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