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七月 25th, 2019

友情的可貴 曉龍

人類有豐富的想像力,這是毋庸置疑的論述,原有創作《多啦A夢》系列的藤子不二雄憑著天馬行空的想像力,把自己對未來世界的構想放在故事情節内,讓存在於現今世界的我們可依靠《多》預測未來可能會發生的種種事情。當今時今日的我們正在幻想自己可以移居至火星長期居留時,《電影多啦A夢:大雄的月球探測記》已預測我們將來可以到月球探險,在那裏建立一個全新的家,甚至建構前所未有的王國。進入幻想世界是人類夢寐以求的盼望,《電 》展現一個由 多啦A夢與大雄建造的兔仔王國,把創作人的想像投射在銀幕上,其精彩的設計,美輪美奐的色彩,對兒童觀衆別具吸引力;而此片故事内多啦A夢、大雄、胖虎、小夫、靜香同舟共濟地排除萬難,解決問題,對當今越趨自我的孩童而言,亦別具教育意義。故他們進入未知的國度内進行探險的歷程,娛樂與教育並重,讓他們在視聽兩方面體驗群體合作的樂趣及其重要性,亦可欣賞幻想世界内優美趣怪的一面。因此,近年《多》的電影系列在全球商業市場内依舊取得成功,絕非偶然。

根據橫山泰行撰寫的《大雄到底憑什麽》,大雄積極把憤怒情緒昇華轉化為反擊的能量,不浪費太多時間說人壞話,而擁有趕緊採取行動的進取姿態。他向旁人說:「月球上真的有兔子!」雖然被大家嘲笑,但他努力地找多啦A夢幫忙,並使用了神奇道具「傳說俱樂部會員襟章」,在月球背面建造一個全新的兔仔王國。他是不折不扣的行動派,與其花時間説這說那,不如把夢想付諸實踐,決心把夢想轉化為現實是他最大的優點,恰巧這是當今不少年輕人欠缺的特質。所謂「發夢易,追夢難」,説話時「天下無敵」,實踐時卻「有心無力」;他與上述相反的不容易放棄的個性,著實鼓勵兒童觀衆排除萬難地努力追夢,為了實現夢想而永不放棄。由此可見,雖然他是軟弱怯懦的象徵,但他卻擁有別人不容易具備的優點,其冒險精神和「不到黃河心不死」的樂觀進取心態,最值得樂於擁抱夢想的年輕人參考,甚至照辦煮碗地模仿。

《電 》最感人之處,在於其把真摯的友情發揚光大。大雄和多啦A夢等一行人為了拯救露卡和他的朋友,竟願意放棄自己的家庭和原有的生活,冒着犧牲性命的危險,只為了與露卡等人共度患難。這種不朽的情與義,著實令筆者感動,因爲甘心為朋友付出的人不多,遑論願意為友情放棄性命,故片中的感動位源自人與人之間深厚而難以取締的真感情。有時候,人越年長,越多考慮和計算,反而像大雄和多啦A夢等一行人義無反顧地拯救他們的朋友,沒有顧慮,沒有負擔,放膽去做,那種單純和童真,才顯得彌足珍貴。不要以為成年人沒有童心,《電 》正好喚醒七八十後成年人的童心,可以幻想自己仍未長大,無憂無慮地開展自己在主流世界以外的冒險旅程,脫離現實生活中日出而作,日入而息的刻板生活,享受於「世外桃源」内自由馳騁的美好時光,雖然間或遇上困難和挫折,但總比被控制受壓抑時感到更舒暢,更愉快。此片提供的想像空間,正好讓一些像筆者的成年觀衆仍然可透過此片懷緬童年活在「幻想世界」内的悠遊時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