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七月

《反斗奇兵4》

   Posted by: admin   in 香港影評人協會

自製的玩具最可愛? 曉龍

現在走進玩具店,琳琅滿目,款式五花八門,我們都會被玩具商嶄新的設計和精彩的創意吸引,殊不知很多時候我們最珍惜的玩具卻由自己自製,自行賦予玩具最珍貴的「生命」,讓它們擁有自由意志,循着自己的路向前行。《反斗奇兵4》内胡迪是一個別具責任感的玩具,覺得自己的職責是照顧孩子,不論安仔還是寶妮,它都認爲自己需要盡全力使她開心,當她自製了小叉後,對其萬分疼愛,但小叉忠於自己的本性,在被使用後自願走進垃圾箱,它「人性化」地不讓她痛失小叉,想盡辦法進行大拯救。故事的開展似乎十分簡單,但内裏的涵蘊卻異常深刻,不少孩童在長大後都會對玩具「用完即棄」,片中的孩童亦不例外,但胡迪不單不曾懷恨在心,反而忠於自己,認爲使孩子快樂比其他一切更加重要,即使她深愛小叉,它自己未能得寵,都從不介懷,因為讓她高興是自己唯一的目標,倘若犧牲自己以成全她,自己便能活出完全的價值,不枉此生。因此,它不想自己,處處顧及她的感受,其不自私的偉大,充分體現捨己爲人的崇高價值。

小孩與成人的價值觀不同,這就像《反4》内寶妮對小叉有深厚的感情,成人卻對這玩具不屑一顧。很多時候,成人受世俗的主流價值影響,以爲小孩必定喜歡外表亮麗的玩具,殊不知他們對自製的東西情有獨鍾,不願意放棄自己的「親生兒子」,亦不甘心捨棄自己賦予其生命的機會,不論其他玩具的外表有多吸引,都不容易取代這些自製的玩具,因爲製造玩具所花的時間和心力難以被取締,從自己的角度來看,自己的心思意念是世界上獨一無二的東西,與那些美輪美奐但卻在工廠内大量生產的現代化玩具簡直不能相提並論。現今不少成人自以爲是,替小孩選擇適合他們的玩具,卻忘記了教他們如何自製玩具,這不單使他們失去發揮創意的機會,亦令他們以爲自己的能力有限,欠缺建立自信的基礎。幸好有些幼稚園教師仍然會像《反4》内她的老師一樣,讓她隨意發揮,自由發展,把日常使用的刀叉製成簡陋的玩具,雖然毫不美觀,但卻是她盡心盡力製成的「精品」。故成人應讓小孩擁有更廣闊的空間,不論其構思多偏門,想像多天馬行空,製造的玩具多醜陋多古怪,其實都不要緊,因為小孩最需要的是自由意志,能隨己意而行,已是他們獲得滿足的主要源頭。

萬物有情,迪士尼動畫的特質是賦予所有死物豐盛的生命,不論汽車還是玩具,皆像人類一樣,有七情六欲,可與其他同類進行互動。《反4》的創作人把這種創意發揮至極致,片中胡迪除了體型細小外,根本與常人無異,它與其他玩具的交流,正象徵人類與他人的情與義,以及彼此的恩恩怨怨,成人觀賞這些「人類化」玩具的表演異常投入,因爲其故事情節與現實生活接近,且這些玩具屬於二三十年前的舊時代,可勾起他們的集體回憶;即使現今大部分酷愛打機的小孩對這些玩具倍感陌生,仍然會對它們感興趣,因爲他們想藉着它們了解父母的童年生活,知道當年與現今小孩的玩意的差異,以及它們直至今天所象徵的意義。由此可見,《反4》「老少咸宜」,有技巧地從兒童從成人的角度看世界,背後的心思意念殊不簡單。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星期五, 七月 12th, 2019 at 08:31 and is filed under 香港影評人協會.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Responses are currently closed, but you can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Comments are closed at this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