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八月 30th, 2019

30
八月

《花椒之味》

   Posted by: admin    in 香港影評人協會

這是一部由麥曦茵編劇及執導,由鄭秀文、賴雅妍、李曉峰和鐘鎮濤主演及劉德華、任賢齊客串演出的影片。作品改編自張小嫻的小說《我的愛如此麻辣》,但僅僅保留了原著中部分的元素,主要內容亦由愛情轉為親情。

故事講述一位在旅行社工作的女職員如樹得到一個突如其來的噩耗-經營火鍋店餐廳的父親突然去世了。雖然如樹與父相依為命,但其實父女之間的關係並不密切。父親與母親早已離婚,因母親離世,所以如樹由父親撫養長大。但這心理上的陰影一直讓如樹對父親懷有一種恨意。更讓她想不到的是,竟發現父親原來還有兩個女兒:如枝、如果。在父親的葬禮上三個同父異母的姐妹第一次見到了面。在父親灰飛湮滅的時候,三個女兒各自如何看待他們的父親呢?她們又該如何面對在成長中缺失父親的創傷呢?

一位德國作家曾經這樣形容生與死:生是一種存在,而死是一種消逝,但記憶是生與死的臨界點。當你正在回憶,已經消逝的事情能再次讓你體驗。這正是火鍋店這個象徵元素在影片中的意義,不是火鍋的味道如何,而是讓她們再次重溫已經逝去的父親記憶。雖然有些已經缺失,需要花些時間重新找回(借火鍋湯底調製過程的暗喻)。

影片的結構設計很見功底,通過三姐妹的設定,编導巧妙地用了過去式、現在式和將來式三種模式展示了親情中溝通的必要性、及時性和重要性。對如樹而言她一直無法原諒父親,所以刻意冷待父親致父女兩人之間如隔了一道牆,困了自己傷了親情。父親回香港照顧如樹生病的母親而傷害了如枝的母親,她改嫁了他人心中卻懷著怨恨。每每面對如枝,心中的怨恨便不由自主地脫口而出,雖然言不由衷但卻又深深的傷害了女兒。如枝也因無法與母親溝通而倍感孤獨。如果最不幸,被嫁去加拿大的母親拋棄,被送回重慶老家由外婆撫養照顧。外婆年紀已大,深怕如果一人留在世上無人照顧,是而忙著替如果找可託付的丈夫。對如果而言,她覺得自己有責任照顧外婆直至她最後一日,所以兩人行事也總是南轅北轍。三人如何能走出各自的困局,其實最終取決於重新的自我認識。

整個作品細膩感人,節奏緩慢卻又恰到好處。影片結構設計獨特、對白精簡卻又寓意深刻。三人究竟如何評價她們的父親?但這並不是影片的重點。影片的結局是父親的火鍋店在一年後終於結業了,三姐妹又各自回到了自己舊有的生活空間,但三人已經重新找到了彼此親情的支持。最重要的是,回望父親那漸漸消逝的身影,她們放下了怨恨擁抱親情,並重新踏上自己未來的人生之路。父親留下的則是那充滿期待的微笑。

小浪

30
八月

《沉默的證人》

   Posted by: admin    in 香港影評人協會

「困獸鬥」的荒謬 曉龍

在封閉的環境內進行拍攝,電影是否具有吸引力,講求狹小空間裡的場面調度,以及起承轉合的劇情編排。《沉默的證人》的創作人樂此不疲地在「困獸鬥」的劇情內兜兜轉轉,當觀眾以為法醫陳嘉豪(張家輝飾)和實習法醫喬琳(楊紫飾)能離開醫院逃出生天時,他們反被劫匪Santa(任賢齊飾)、 Rudolph (馮嘉怡飾) 及 Elf (陳家樂飾)再次捉住,被迫返回醫院內,他們多次功敗垂成的冒險「旅程」,使觀眾看得心驚膽跳,緊張他們能否擺脫困境免受傷害,會否墮入困局一命嗚呼。無可否認,他們要對付劫匪,必須擁有常人欠缺的超級體能,陳氏身手敏捷,無需用槍都可致劫匪於死地;喬氏曾經在警校畢業,懂得用槍,雖然身形不及劫匪魁梧,但對打時有板有眼。片中動作場面精彩,曾執導《虎膽龍威2》的雷利哈林對場面精準的調度,使全片生色不少,這亦是此片最大的亮點。而劇情的起承轉合尚算理順流暢,很多時候觀眾以為故事結束時,殊不知這才是劇情的開端,以為故事已發展至高潮時,殊不知這才是劇情的中段。故《沉》的場面調度及劇情編排,尚算不過不失。

不過,《沉》的創作人對細節的忽略,經常令觀眾貽笑大方,當中的荒謬及不合情理,使他們差點以為此片是一齣「喜劇」。片中陳氏與劫匪多次惡鬥後傷痕累累,本來體力不繼,其後卻突然「龍精虎猛」,仿似「打不死」;喬氏向劫匪勉力抵抗後苟延殘喘,瀕臨死亡的邊緣,其後卻突然「生龍活虎」,再次與劫匪鬥過你死我活。雖然人類在生死關頭常會拼發前所未有的能耐,但總不可能忽爾快要死寂,忽爾勇猛過人,故陳氏與喬氏的演出顯得不合常理。此外,負責收屍的殯儀館職員(郭晉安飾)可能為了尊重死者,到醫院工作時穿上西服,但不斷喝白蘭地,似乎快要喝醉,他顯得毫不專業,稍有差池,隨時弄砸了整副屍體;他到醫院收屍的那段情節,當他剛出現時,由於其造型和行為古怪,且與常理不符,故令觀眾捧腹大笑。不知道《沉》的創作人知否自己正在拍攝一齣警匪片,很多時候在不經意間插入荒謬的角色和情節,輕易把原有嚴肅緊張的氣氛一掃而空,原來令觀眾喘不過氣的氛圍在一剎那間變得輕鬆,這使之前一步一步的鋪墊前功盡廢。因此,電影創作人需要兼顧大圍的情節及細微的小節,現今觀眾觀影的眼光很銳利,稍一不慎,便會使影片墮進深不見底的「深淵」。

很明顯,《沉》的構思不算新鮮,醫院內的「困獸鬥」不算是別出心裁的設計,唯一可觀之處在於陳氏與喬氏如何逃生,他們的命運如何?會死掉還是僥倖生還?這種角色遭遇的神秘感本來值得觀眾細心思考,引起他們繼續追看下去的興趣,可惜法醫惡鬥劫匪的情節缺乏峰迴路轉的設計,一切顯得輕易簡單,陳氏與喬氏被虐待的情節亦見慣見熟,這導致影片中段難以為觀眾帶來驚喜,幸好陳氏在片末「大發神威」,運用他的科學頭腦和醫學常識,向劫匪進行大反擊,他們遭受重創,雖然不至於一敗塗地,但最低限度難以反擊,陳氏與喬氏倆終極的命運,正繫於他突如其來的反擊。由此可見,全片偶一為之的亮點,稍稍彌補情節荒謬的嚴重缺陷。

《噬逃險鱷》(Crawl)

面對「絕望」的一點堅持!共勉之。

與環境鬥爭的戲長拍長有,因為災難不停地發生在你我身邊,尤其在這個世紀。單是幾條鱷魚不夠,加上狂風暴雨吧走災難片路線?電腦特技花費不少,還是兩個人一個場景,走驚慄片路線,省掉大卡士來製作電腦鱷魚夠化算。就這樣,處境式的驚慄可以玩出甚麼花樣呢?幸編劇在人物設定及其與角色身處險境的關係寫得不錯,尚算合情合理,加上一段父女情,使劇本變得扎實。導演把緊張氣氛控制得宜,當然為求刺激,誇張的情節少不免,但總也配合人物性格;兩父女皆為運動員,通常運動員都有難以估計的鬥志與耐力,生死關頭變成打不死,情有可原。

正如這刻我們被推向粉身碎骨的深淵,也會變得強大,無畏無懼!

陸凌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