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五月 19th, 2019

19
五月

《殺神John Wick 3》

   Posted by: admin    in 香港影評人協會

快、狠、準 曉龍

《小李飛刀》內寫到:「小李飛刀,例無虛發,只出一刀,無人能擋,只因天下武功無堅不摧,唯快不破。」《殺神John Wick 3》內John Wick(奇洛李維斯飾)用飛刀殺人,比子彈還快,別以為敵人拿起槍便能致勝,沒錯,表面上,槍比刀的殺傷力更強;實際上,所謂「快刀斬亂麻」,快刀可以比亂槍產生更大的殺傷力。片中John能以寡敵眾,在對手趕不及開槍前,已把他/他們殺死,其出手速度之高,算是無人能及,故快是致勝的關鍵。《殺3》延續西方暴力美學的特色,John殺人時附帶著強勁的節奏和速度感,其致敵人於死地的過程仿如「跳舞」,殺得爽快,正如打機時過了一關又一關,衝破障礙帶來的快感,與其在虛擬世界內「過關斬將」帶來的成功感,讓觀眾尋獲快帶來的興奮感。全片的漫畫感十分強烈,從畫筆至影像的速度,讓John殺人的過程顯得超現實,因為他手起刀落的速度超越常人,其反應亦比常人快,以致他活像漫畫人物,與現實中的真人有一點點「距離」。因此,高速的動作是全片在商業市場內的一大賣點。

此外,狠是John殺人的另一特質,他殺人前從不思考,毫不猶豫,於一剎那間在敵人來不及給予任何反應前,他乾脆俐落地擊倒對方。正如1990年代的《危險人物》,把人與人之間的暴力推向極致,《殺3》雖然沒有太多像《危》內血花四濺的場面,但其狠心殺人的鏡頭都經過精心的設計。例如:被插眼、被插頭而死的敵人都有很多不同的死狀,他們的死特別具美感,其暴力行為的動態由於不太常見,故顯得「卡通化」。觀眾看此片時笑聲不斷,可能源於片中殺人的狠違反了人類行為的常態,他殺人的動作特別「有型有款」,顯得有歪常理,故動作場面背後的荒謬感特別容易令觀眾發笑。因此,他木無表情、心狠手辣的殺人行為,在他身為殺手而不會對任何人投放感情的大前提下,其與常人不同的冷漠感為觀眾帶來超現實的感覺,他在殺人過程中舉手投足的藝術美,亦衍生荒誕絕倫的虛無感。因此,雖然《殺3》的故事在現實場景中出現,但其極端暴力的殺人畫面在現實中罕見,他「毫無感情」的身體語言,更使全片混雜著不少虛幻異象的超現實元素。

最後,無論開槍還是用刀,即使是世間一等一的高手,都會有一點點的誤差,但《殺3》的John殺人時的準繩度甚高,幾乎不曾失手。他每次用刀時皆能擊中對手的要害,令對手即時死亡,沒有多費一點點時間和精力,都能使其難以向他還擊。他準確地連續擊倒多位對手後,他們多人在同一時間內伏在地上的「經典」場面,證明他一出手必定準確地擊中敵人的要害,令他們不可能再次起來對他造成任何「干擾」。由此可見,快、狠、準是John致勝的關鍵,他進進出出的場景以暗綠與鮮紅作明顯的對比,這與他「超現實」的刀法互相配合,顯現此片創作人獨特的作者風格。在電腦特技輔助下拍攝的動作鏡頭,蘊藏著一種脫離現實的虛,恰巧與美國大城市的夜景的實互接,使其成為虛實並重的「多元化」影片;片中狗的象徵意義,同樣使全片蘊藏著動作片罕見的哲學意味,讓觀眾藉著此片多思考虛無與荒誕在生命中的存在價值,以及人與狗之間相依相附的「親密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