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五月 11th, 2019

11
五月

《無痛奇俠》

   Posted by: admin    in 香港影評人協會

創意是這樣煉成的 曉龍

《無痛奇俠》是一齣別具創造力的電影,別以為創作人只胡亂地發揮天馬行空的想像力,他們在創新的背後,雖然整體的劇本框架只屬虛構,但都必定有充足的事實根據,故故事情節的起承轉合皆具有真情實感。片中的印度小子希瓦從出生開始便是一個極大的諷刺,因為片名稱他為奇俠,他卻不是一位超級英雄,而是患有「先天性無痛症」的普通人。《無》的創作人喜歡在荷里活超級英雄片大行其道的今天大唱反調,就是有身體的缺陷卻仍然能夠成為英雄,此缺陷可成為他進行對打時的優勢,即使他被攻擊,對承受的痛楚沒有反應,不會退縮,仍然能繼續埋身肉搏,這種「勇往直前」的大無畏精神,容易嚇怕對手。當對手的實力比他強時,對手佔盡上風,他不會因承受痛楚而後退,堅持奮勇作戰,其異於常人的拼搏態度,容易令對手在想及如何擊倒他時感到不知所措,跟著陷入迷惘,然後稍一不留神,便被他「有機可乘」。全片描寫他與對手激烈打鬥的場面時,確實經常用特寫鏡頭捕捉對手發覺他對痛沒有反應時錯愕和驚訝的精神狀態,很多時候,先天的缺點在某些情況下,可能成為不可取締的優點。創作人以先天缺陷取代特異功能而使他成為奇俠,把他的特質推向另一極端,其反行其道的創意,在全球主流電影市場不斷吹捧超級英雄的大潮流下,《無》顯得罕見,亦算是彌足珍貴。

有人認為電影的誕生已超過一百年,不論那一種題材、情節或者類型,都曾經在銀幕上出現,要創新,實在談何容易。《無》的創作人偏偏用了混雜的方法,把日本空手道的技藝融入傳統中國的故事情節,但卻以印度為主場景述說整個故事,這種跨國跨界的混雜,使全片別具創意。片中希瓦在童年時崇拜名為空手道之王馬尼的神秘獨腳男子,經常觀賞其以殘障的身軀,卻能運用高超的空手道技巧,擊敗一百位對手的精彩片段。當希瓦長大後,馬尼鬱鬱不得志而成為酒鬼,馬尼的雙胞胎兄弟偷掉其人生中最珍貴的物品,使希瓦不得不替自己的「偶像」出頭,繼而展開激烈的惡鬥。這段情節在傳統中國/港產武俠片內似曾相識,復仇的故事內容只遵循傳統的套路,但打鬥時卻結合日式空手道的技藝,亦在印度發生整個故事,還間歇性地加入別具特色的印式歌舞場面。此中日印的混雜特質,使《無》在大部分主流商業電影中「鶴立雞群」,具有獨特的風格,不容易把此片與其他商業片混為一談。

此外,《無》的創作人靈活地運用場面調度的技巧,使畫面與角色皆能脫離傳統類型片的框框,屢創新猷。例如:原以為片中希瓦一對一、一對十等打鬥場面只抄襲舊有港產片的模式,殊不知導演們用了不少鏡頭捕捉對手覺得他神態行為異於常人的特殊反應,使全片不算是一般見慣見熟的類型片,能在動作片內兼具人文風格,雖然其畫面美感與《一代宗師》仍有一大段「距離」,但兩者皆以人為本,其創作意念皆同出一轍。片中他的成長過程和人生歷練都是全片的核心,其印式歌舞風格標誌著他成長背景的高低起伏,日式空手道哲學諭示著他清晰宏大的人生觀和價值觀。創作人選擇了中日印的混雜特色,具有其別出心裁的深意,並非偶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