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五月 9th, 2019

《飛人類之吻》(Krasue: Inhuman Kiss)

偏離「因果」的一齣泰國片。

看見這「飛頭鬼」,第一時間我就想起余麗珍-我們經典的粵語長片《無頭東宮生太子》。唯此鬼不同彼鬼,這「飛頭鬼」並不是鬼魂,是怪物。電影的意念本來不錯,存心想打造凄美浪漫的愛情,可惜事與願違,糟糕的劇本是致命傷。現在所見的只是核突加點驚嚇的平庸恐怖片,「余麗珍」比它好看得多。

雖然不是「鬼」,但結構上都是很「鬼」的;通常「鬼片」都會有一個寓意、警世或反省,就算不談「因果」也總有點正面的結論。片中幾個年輕人基本上沒有作惡,根本是受害者;女主角還是大好人,何罪之有?為何會遭此劫難呢?沒解釋。沒有「因」(玩捉迷藏而已)卻要承受「惡果」;在重視「因果」的佛教國家内,竟如此編排,教人詫異。前半段尚算有懸念,但電影至中後段,主角們仍是「沒出路」;謎仍不願去解,就討人厭了。…終於到「結局」,對不起,仍是「沒出路」。一陣哄堂大笑,「爛」原來就是我的結論。

若以愛情片來看,其實兩位男主角對女主角的愛應該是會感動人的,但在可怕核突的造型下談情接吻,我就不覺得有絲毫浪漫了,感情的醖釀也未達標,實在感動不來。唯一可取的是女主角漂亮可人且會演戲,是有前途的青春派演員。

陸凌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