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二月 23rd, 2019

23
二月

《為副不仁》

   Posted by: admin    in 香港影評人協會

平平無奇的傳記式電影 曉龍

《為副不仁》內基斯頓比爾飾演切尼,由活像健美先生的身形變為臃腫的大胖子,對他來說,是演藝生涯中的一大挑戰,他亦恰如其分地演繹真人的機靈和睿智,其竭盡所能的演出,使他與真人真假難辨,其舉手投足、神情和相關的小動作皆與真人十分相似,相信這就是他在演出前「做足功課」的成果。特別是切尼在擔任喬治布殊的副總統期間偏執的個性,在其主張美國繼續參與伊拉克戰爭的堅持上表露無遺,這種堅守自己立場的個性,雖然多被當時及以後的美國平民詬病,亦成為其從政生涯裡的污點,但他以別具個人風格的身體語言演繹切尼,令其「不仁」只在於不了解和不體恤平民和軍人的苦況,臉容不顯得「醜陋」,個性亦未算是窮凶極惡。說《為》是貶抑美國共和黨的電影,這實在有點言過其實,因為他扮演的切尼在政壇上是固執的大強人,但回家後卻是顧家的小男人,可能全片的創作人沒有刻意抹黑切尼,從他在切尼返家後自然而不做作的演出充分顯露其柔和有愛的另一面已能略窺一二。可見創作人可能不認同共和黨的政治立場及其在伊拉克問題上的主張,但對切尼本人個性和行為的多角度描繪,明顯盡了持平的傳記式電影創作人的應有本分。

可惜《為》的創作人捉到鹿不懂脫角,只平淡地述說切尼從十多二十歲至六十多歲的人生經歷,沒有抓緊亮點表現他固執而堅持己見的個性,以致全片的起承轉合顯得平平無奇。當克林頓出任美國總統後,他離開了政壇,到了其他私營機構任職,假期期間與妻女共享天倫之樂,其後獲得喬治布殊的邀請,擔任其副總統,由從政至持家,再由持家至從政,編劇對他的內心掙扎沒有深刻的描寫,一切來得輕易,所有事情都「簡單自然」地輕輕帶過,沒有波濤洶湧的「漣漪」,遑論會有輕微起伏的「小風波」。可能編劇的野心太大,渴望鉅細無遺地描寫他的大半生,以致忽略了呈現其內心感受的重要性,全片像是一本「流水式」的傳記,水流就像他一生中一件又一件的瑣碎事,事件像水流流走了,成為過去,不再回來,只能在觀眾腦海裡「淡然消逝」,卻未能在他們心底裡留下一點一滴的痕跡。因此,《為》平平無奇的劇本未能賦予基斯頓比爾廣闊的發揮空間,只能讓其自然本色的演出順暢地在他們面前出現,如能在個別場面內多讓其表現深刻的內心感受,相信其發揮空間會更多,表演闊度會更大。

不過,《為》在最低限度上實現傳記電影的主要目標,就是讓觀眾了解人物的個性、行為和經歷。未看《為》前,觀眾只知道切尼曾經是權傾朝野的副總統,喜歡越權濫權,是具有強烈權力慾的領導者;至看畢《為》後,他們始知道他有溫情洋溢的另一面,喜歡與妻子共處,願意花時間精力多了解女兒,除了是堅持己見的政界強人,還是愛妻愛家的好丈夫好父親。編劇對他立體性的描繪,讓他們從不同角度了解他的個性和行為,與一些只談及喬治布殊時代的美國歷史電影比較,《為》顯然較能呈現他的真性情,亦使部分美國觀眾摒除了自己認為他「麻木不仁」的極端負面評價,知道他在「暴君」形象背後,亦有善良、溫和及敦厚的另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