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二月 5th, 2019

5
二月

《銃夢:戰鬥天使》

   Posted by: admin    in 香港影評人協會

比人類更具人性的生化人 曉龍

在2500年代的未來世界內,生化人無處不在,有些人的肢體缺損,只需保留頭部,依舊能繼續生存,甚至由人類變為生化人後體格更健碩,生命力更強勁,這便是《銃夢:戰鬥天使》的故事源頭。按常理,片中女主角艾莉達(羅莎·薩拉查飾)在機械醫師伊度(克里斯多夫·華茲飾)的協助下,由人類變為生化人,腦海一片空白,已差不多完全忘記自己以前的經歷,算是僅餘軀殼而欠缺「靈魂」的「人機複合體」,但其後她在很短時間內已重拾一點一滴的記憶,並尋回屬於過去的自己,其與生俱來的人性亦日漸鮮明地顯露出來。在當時混亂乖張、道德淪亡的世代裡,健康正面的人性已將近消失殆盡,邪惡勢力籠罩著整個世界,不再隨波逐流,要在黑暗荒誕的社會內保留溫順善良的人性本質,實在談何容易。曉高(基安·強森飾)與她初次接觸時便發覺她與別不同,其後較深入了解她後更發覺她雖然身為生化人,但卻比人類更具人性。可見《銃》不是一齣「沒頭沒腦」的動作片,曉高與她談戀愛之前,他不單被她的外表身手吸引,還被她的人性化特質觸動,這證明他「有腦有情」,飾演他與她的兩位演員皆需深情演繹角色的內心世界,絕不是在一般荷里活動作片內常見的「花瓶」。

片中艾莉達與曉高拍拖後,她曾揚言自己可把心臟交給他,讓他拿著這個心臟變賣,以換取大量金錢;這證明她對他有一種願意犧牲的愛,兩人的愛不限於表面化的甜言蜜語,亦不限於較深層的彼此關懷,而在於「大膽」和不計較的相處模式。《銃》的浪漫情懷,不在於過度修飾的對白,而在於直截了當的行為,她把仍在「跳動」的心臟拿出來讓他看,並叫他可隨時拿走她的心臟,這表明她與他的愛比她的生命更重要;倘若她犧牲自己的行為能化解他的燃眉之急,她便會覺得自己的生命「物有所值」,依舊自覺不枉此生,可能這就是愛的付出,亦是愛的代價,更是愛的魔力。全片最精彩之處,不在於她玩魔力球時表現的敏捷身手,與敵人打鬥時表現的強勁功夫,而在於她深具「有血有肉」的人性,這就像《大黃蜂》裡的黃色甲蟲車即使是百分百的機械,卻仍然有情有義。由此可見,高度現代化的大都市、美輪美奐的視覺效果雖然是全片的賣點,但全片描寫愛與情的細膩筆觸卻是其最能觸動觀眾心靈,最能讓他們留下深刻印象的劇情重點。

《銃》具有多元性的魅力,一方面以動作場面高速行進劇變的緊張感和刺激感、重金屬的強勁音樂招徠男性觀眾,滿足他們在日常生活中玩電子遊戲的視聽慾望;另一方面又以窩心感人的談情說愛畫面衍生的浪漫溫暖感覺招徠女性觀眾,滿足她們在日常生活中對愛情的憧憬和慾望。故全片的劇本明顯經多番琢磨而成,因為編劇在片中構思了不少感性深情的對白,例如:艾莉達向著曉高說出的「我願意為你做任何事」及「我會給你我的一切」等語句,容易讓年青觀眾在一剎那間進入愛情的幻想世界,體會願意犧牲的愛的無限量付出,以及其無私的偉大。因此,雖然《銃》可能會被詬病為過多的商業計算,但其成功之處正在於其撫摸觀眾脆弱心靈和滿足他們空虛內心的「優質規劃」和「精準計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