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八月, 2018

29
八月

《毒戰寒流》

   Posted by: admin    in 香港影評人協會

相片

「眾裡尋他千百度」 曉龍

《毒戰寒流》改編自杜琪峯執導的《毒戰》,故事同樣以警方追捕毒販的情節為主,但此部韓版的《毒》扭橋扭得更厲害,把一段警匪角力轉化成人性的鬥爭。片中亞洲最大毒品市場的領袖李先生是一個神秘人物,著名卻從不現身,但在背後操縱著毒品的買賣,使毒品調查隊組長趙元昊(趙震雄飾)決心找出李先生,並把他繩之於法。由於李先生能獲取毒品交易的龐大利潤,亦可操控整個交易市場,故不少黑道中人都欲「扮演」他,以謀取最大的利益,這令真正的他異常憤怒,欲除之而後快。因此,片中的他是一個謎,所謂「眾裡尋他千百度」,趙氏不惜身犯險境,差點因擔當毒品拆家而命喪黃泉,但仍然堅持盡快捉拿他,這令趙氏源於正義感,欲在捉拿毒販的過程中直搗黃龍,卻於耗盡所有精力後依舊找不到他,使自己異常苦惱,亦令社會對自己的期望完全落空。故韓版的《毒》反映人性的醜陋,原以為英雄會有眾多模仿者實屬正常,想不到身為大毒梟的「狗雄」都會有同樣的情況,人性墮落至此,真的十分遺憾!

此外,韓版的《毒》內有眾多黑道人物相繼出現,創作人彷彿正在與觀眾玩兩小時的猜謎遊戲。當觀眾以為他是李先生,卻因種種破綻而被揭露其真正身分,他們知道自己猜錯時,便要重新再猜;當另一人自稱是李先生時,亦因多種漏洞而被揭發其「小嘍囉」的真實角色;其後再有第三人訛稱是李先生時,他們已懂得從其行事為人及身邊的蛛絲馬跡判斷他是否其真身。可見此片的突出之處在於其神秘感,警匪片內猜猜「兇手是誰?」的情節十分常見,但心思細密的佈局讓觀眾對真兇摸不著頭腦,陷入極度迷惘的狀態,甚至難以估計真兇下一步的行動。像謎一樣的對手比其他所有饒勇善戰的硬漢更可怕,因為片中的趙氏很多時候會不知就裡地被真兇「插一刀」,或者在無可奈何下讓真兇為所欲為,又或者他對著真兇束手無策,使自己無能為力。這就像片末他對真兇遍尋不獲,只好叫下屬暫時放鬆,洗澡休息可能是不知所措的情況下的「最佳選擇」。由此可見,全片扭橋的趣味,在於引發觀眾的好奇心,讓他們「看見」創作人不斷「轉彎」而使自己陷入「死胡同」內。究竟全片可如何收科?真兇如何會被繩之於法?還是真兇仍然會逃之夭夭?片末的槍聲似乎能引導他們發揮無限的想像空間,使他們運用自己的創造力,填補全片僅餘的「空隙」。開放式的結局亦令他們對片中的案件有無限的「遐想」,可隨意地進行構思創作,最後使自己「心安理得」地離開電影院。

韓版的《毒》在警匪角力之外增添新意,讓觀眾化身為趙氏,決心把真兇追捕至「天腳底」。但只按本子辦事的庸庸碌碌警隊成員卻懶於追尋真相,找到李先生的「代替品」後,便假意地向傳媒說他是真正的李先生,傳媒信以為真後大肆報導,這群庸碌的警員欺騙自己,傳媒亦甘願受騙,從上至下與案件的相關人等為了交差而自詡為成功破案的「典範」,並整天自吹自擂。這種官僚化的辦事手法定必使觀眾嗤之以鼻,他們會像趙氏一樣,以不屈不撓的精神繼續追尋真兇。故此片可激發他們與生俱來的正義感,在找尋李先生的「真身」時,不會因小小問題而停步,亦不會因小小挫折而氣餒,更不會因小小困難而放棄。

相片

《毒戰寒流》 (BELIEVER)

韓國暴烈版,看得心驚肉跳。

改編自杜琪峰《毒戰》,大橋及一兩場跟原版一樣但節奏明快得多,很快入主題;緊湊,無冷場。人性格剛烈,所以動作與打鬥均狠勁火爆,有看頭。全片充滿張力,角色的營造居功不少,戲中幾位演員皆演得狂放搶鏡,是演技大「晒冷」,包括狗演員。而金柱赫飾的毒梟尤為突出;那種令人不寒而慄,蓄勢待發的演繹,使張力倍添。他的離世,實在教人惋惜

除了影像,本片配樂亦十分出色,帶出緊張氣氛;連平時不為人注意的聲效也發揮著煽風點火功效;大家不妨留意一下餐桌上的挑釁戲。

陸凌綠

23
八月

《L風暴》

   Posted by: admin    in 香港影評人協會

相片

三種不同的處事手法 曉龍

《L風暴》展示了三種不同的處事手法,第一種是「魯莽式」的獨斷獨行手法,第二種是規條式的按本子辦事手法,第三種是靈活式的目標為本手法。第一種在警匪片內十分常見,此片亦不例外。例如:片中廉政公署首席調查主任陸志廉(古天樂飾) 身為滅貪專員,竟被模特兒 Eva(鄧麗欣飾)陷害,涉嫌知法犯法後被停職,像過往港產警匪片內的英雄,不會坐以待斃,親自查案,以還自己清白之身。他獨斷獨行,運用自己的智慧和精力,查出事件的真相,是典型的個人化幹探。說他「魯莽」,在於他有冒險精神,以一己之力而身犯險境,雖然遇上各種困難後通常都可逢凶化吉,但其克服困難的過程可使觀眾看得津津樂道,他很多時候都是片中最具吸引力的角色,因為他沒有史泰龍或阿諾舒華辛力加的非一般體能,卻有超乎常人的意志和毅力,容易讓觀眾佩服其洗脫罪名的決心和能徹底解決問題的自信。他的堅強,除了使其成為男觀眾的理想形象外,還可成為女觀眾心底裡的男性典範,因為他有堅持,有承擔,有勇氣,可為身邊的異性帶來安全感。

第二種在近年的警匪片內亦不算少見,因為這類人在現實生活中俯拾皆是,特別在政府部門裡講求紀律的執法機構,按本子辦事幾乎成為解決問題的最簡易辦法。例如:片中廉政公署 L組(內部紀律調查組)總調查主任程德明(鄭嘉穎飾)得知前輩陸志廉涉嫌貪污後,撇開師兄弟的私人關係,只按著正常的規矩搜捕他,並向他進行仔細的盤問。這類人通常被視為「冷血的動物」,因為程氏對著陸氏時不會表露任何個人的感情,只「機械式」地根據既定的程序辦事,不懂靈活變通,遑論會對懷疑被冤枉的陸氏網開一面。不過,這類人在現實社會內有一定的存在價值,他們最尊重已確立的制度,亦固守法律的原則,由他們把規條付諸實踐,才使香港成為「有法必依」的法治社會,這令香港可在人治以外,透過客觀的法律條文平衡主觀的人為判斷。因此,雖然這類人顯得冷酷無情,但他們恪守原則,有堅持,有尊嚴,個人立場從不會「東倒西歪」,故值得尊重。

第三種在警匪片內最受讚揚,因為這種人確立了目標,便會用盡所有可行和合法的辦法以達成目標,既不會做犯法的事,亦不會不解決問題。例如:片中聯合財富情報組總督察劉保強(張智霖飾)得知陸志廉被通緝後,源於劉氏對陸氏品格的了解和信任,他相信陸氏被陷害,遂「捷足先登」,刻意在程德明拘捕陸氏之前先逮捕他,把他安置在拘留所內,既可防止他在同一時間內被黑白兩道「夾攻」,亦可避免程氏只依靠表面證據檢控無辜的他,讓自己繼續調查,為他徹底洗脫罪名。劉氏深入了解法律,亦兼顧人命的安全,在合法的範圍內保障被冤枉者的人權和給予其還自己清白的機會。由此可見,這種人站在第一和第二種人的「中間」,不會「魯莽」地犯法,亦不會「硬梆梆」地執法,會因時制宜地根據當時的形勢和環境選擇解決問題的最適切辦法,具「彈性」地遊走於法律規條與個人感情之間,能依靠非一般的智慧,在非常時期內運用非常的方法,故這類人通常在執法部門裡成就最高,貢獻亦最大。很明顯,《L》內三種處事手法,正好象徵三種典型人物與別不同的個性和行為,其存在價值高低有別,值得觀眾細心「咀嚼」和思考。

相片

《行動代號 : 特工eX (The Spy Who Dumped Me)

鬧笑中完成特務片的指定動作。

插科打諢、點點鹽花,總有機會被點中笑穴。周遊列國、連串動作、飛車、打鬥是典型套路,加上靚仔靚女,看得順眼,就輕易過關了。

其實筆者很喜歡米娜古妮絲的,可惜旁邊其貌不揚的姬蒂麥潔諾太想搶鏡,而其角色的嘮叨已達討厭程度,如此這般就直接影響我對本片的觀感。幸虧當中有些神來之筆補救一下:如斯諾登,真的笑爆咀;諷刺前鐵幕國家栽培出來的「非人道」運動員的悲哀,亦令人感觸心酸。而最後扭橋也有點意想不到,總之「搵戲來做」的大龍鳳舞得熱鬧開心就是了。

當然靚女當特務是別有瞄頭,來個續集亦理所當然,但姬蒂麥潔諾的演出真的使我吃不消。

陸凌綠

18
八月

《大師兄》

   Posted by: admin    in 香港影評人協會

相片

「有教無類」的可貴 曉龍

香港不少中學以至大學皆曾提出「人人可教」的概念,意即每個人都有被教好向善的機會,但此概念在現實生活中能否付諸實踐,則不得而知。《大師兄》的故事情節遵循舊式校園電影的套路,由陳俠(甄子丹飾)到自己的母校德智中學任教,他班中一群屬於最低組別的學生無心向學,在課堂上對新來的陳俠不屑一顧,究竟他會用甚麼方法感化這群學生,讓他們重新對學業產生興趣?他會如何使他們在自己的人生道路上重回正軌?甄子丹貴為人父,今趟飾演老師,沒有對著頑皮學生板著臉說教,反而運用靈活的教學方法,引導他們深信「知識就是力量」(Knowledge is Power)的真理,脫離了傳統「搬字過紙」的教學方法,由他們最感興趣的事物入手,然後解釋這些事物背後知識所扮演的重要角色,從而引導學生相信知識的功效。例如:他們知道「吸煙危害健康」,但偏偏愛上吸煙,因為他們覺得吸煙的動作和姿勢有型有款,是身分和地位的象徵,他遂向他們解釋無知的禍害,正由於他們對吸煙如何令自己上癮一無所知,才會愛上抽煙,故煙草商利用了他們的「無知」,每天賺取巨額的金錢;倘若他們不再「無知」,便不會再上煙草商的當。因此,在他眼中,沒有不可教的學生,只有不願意教的老師。

片中陳俠相信學生深受原生家庭影響,才會走歪路,故他欲改善他們的行為,必須先化解他們與家人之間的溝通障礙。例如:男人頭女生得男(李靖筠飾)一直覺得父親重男輕女,認為父親只愛弟弟而不愛自己,亦不懂與父親溝通,遂在家中和學校內皆異常反叛,本來被視為無可救藥,但他為她與父親安排了一場跑車比賽,讓他們之間的誤會獲得化解,冰釋前嫌。專注力不足的啟程(湯君慈飾)和只愛打遊戲機的啟賢(湯君耀飾)從小便在父兼母職的單親家庭內成長,父親經常心情欠佳,在家中醉酒鬧事,兩兄弟對父親恨之入骨,遑論會願意建立彼此溝通的渠道;但他刻意替這位父親安排其參與社區的戒酒計劃,並讓兩兄弟擔任義工,面對面聆聽父親盡訴心聲,當他們重新建立溝通的路徑後,一切誤會都會迎刃而解。至於印巴籍祖發(劉朝健飾),自小被身邊的香港人歧視,欠缺自信心,引致自我形象低下,但喜愛唱歌,他遂鼓勵祖發在尖東海旁對著群眾高歌,以提升自信,改善自我形象。他透過家庭關係改善學生的行為問題,亦從學生的興趣入手提升他們的自尊感,其實解決學生偏差和越軌行為問題的方法不太複雜,「多聆聽,多溝通」正是令他們重回正軌的不二法門。

在香港的現實社會內,不論校長或老師,經常被教育和考評制度牽著鼻子走,很多時候,這些制度從培訓社會精英入手,要實踐「有教無類」的教育理想,實在談何容易!片中德智中學的校長(林嘉華飾)為免除被「殺校」的危機,只好把所有學校資源用於改善學生在中學文憑試內的成績,並提升其大學入學率,對成績差劣而有行為問題的學生,只好置之不顧。陳俠對此做法嗤之以鼻,認為校長室內的校訓寫著「人人可教」,校長理應把這校訓付諸實踐,他與校長的這一段對話,實在發人深省。《大》內陳俠充滿著教學熱誠的老師形象流於理想化,在現實中遇上的障礙和衝擊,可能會把原有的教育理想徹底「清洗」;不過,作為老師的觀眾如能經常保留這份教學熱誠,在可行的範圍內實踐一點點「不切實際」的理想,已能使不少「不是精英」的學生獲得前所未有的裨益。

相片

盲目的愛? 曉龍

一直以來,《鬼靈精怪大酒店》系列的劇情都以幽默諧趣的家庭生活為主,第3集亦不例外。吸血鬼德格拉一家在女兒美絲的鼓勵下,乘坐豪華郵輪度假,他在妻子逝世多年後,一個人照顧整個家庭,美絲都希望他能找到另一伴侶以排解寂寞,當他在郵輪上與女船長Ericka一見鍾情後,美絲陷入兩難的局面,贊成他與Ericka拍拖,他便會分心,不再花時間和精力照顧全家;反對他與Ericka在一起,他便繼續承受寂寞帶來的痛苦,倘若美絲只顧及自己是否獲得他的照顧而犧牲了他餘生的幸福,是非常自私的行為。因此,美絲對他的戀愛持猶豫的態度,但當她發覺Ericka與他在一起會傷害他時,他對Ericka的愛已顯得盲目,她唯有想盡辦法揭發Ericka的惡行,但當愛情來到的時候,Ericka又是否真的會盲目地依從命令,用盡所有辦法殺死他,還是想方設法地拯救他?畢竟人類與吸血鬼皆有情有義,當他愛上Ericka,她被他感動,由殺他變為愛他,這種「跨族」的戀愛使美絲大為感動,由不喜歡她至歡迎她加入成為吸血鬼家族成員,由抗拒她至接納她,正好說明美絲與Ericka都有改變的可能性,不單突顯包容的可貴,還明示愛能改變一切的巨大無比的力量。

現今的電影強調「貼地」,讓觀眾透過電影思考自己的生存和生活狀態,香港與美國電影皆不例外,《鬼3》便是一個很明顯的例子。片中吸血鬼德格拉表面上是一隻具有「超強能力」的特異生物,實際上與平凡的人類無異,具有七情六慾,需要伴侶,需要家庭,觀眾能認同他,因為他們與他相似,能簡單容易地了解他的內心世界。至於美絲,身為單親爸爸的女兒,長大後已建立自己的家庭,無需他再花大量精力和時間照顧自己,希望他活得快樂,亦期望他在年老時得到伴侶的照顧,自然期望他找到「第二春」,陪伴他終老。Ericka受父親操控,但她再不是小女孩,有獨立的思想和行為,絕對有權選擇自己的拍拖和結婚對象,故她其後決定擺脫父親的控制,愛上父親最憎恨的吸血鬼,並追尋自己的幸福,這實屬人之常情。由此可見,《鬼3》毫不「離地」,讓觀眾觀影時想起自己的處境,除了小孩會被其諧趣的畫面吸引外,中年和老年觀眾都可找到「自己」,並投入其中。

《鬼3》的創作人主張「包容大於一切」,片末吸血鬼德格拉與人類Ericka的婚姻,被視為「跨族戀愛」的先河,由於此片是一齣動畫喜劇,故創作人刻意以歡樂代替哀愁,以幽默代替悲傷,把殘酷的現實簡化為「年少無知」的童話故事。沒錯,片末的大團圓結局顯得過於天真,這似乎是逗孩童觀眾輕鬆愉快地離開電影院的「小玩意」。不過,若把全片整個故事放進現實世界,我們便會發覺:一切再也不簡單,人類的包容能力十分有限,當種族階級性別等歧視問題多年來仍未徹底解決時,我們真的可幼稚地認為人類會接受創造歷史的「跨族戀愛」?真的會膚淺地認為人類會包容異己,建立一個沒有種族階級性別界限的大同世界?或者創作人只理想化地把自己的願望投射在《鬼3》內,不曾理會片中情節會否在現實世界內出現;又或者他們欲製作一齣「雜種」(hybrid)電影,把「貼地」的現實情景與超現實的幻想空間共冶一爐,讓不同類型的觀眾「各取所需」,開懷愉悅地享受自我情感獲得抒發滿足帶來的快慰和興奮。

10
八月

《極悍巨鯊》

   Posted by: admin    in 香港影評人協會

相片

人類真的欲征服大自然? 曉龍

人類需與大自然和平共存,這是人所共知的全球性道德觀念,但當人類進入動物的居住領域後,牠們自覺被滋擾,深怕自己的安全受到嚴重的威脅,遂向人類作出超乎常理的反撲,他們與牠們的「鬥爭」便由此開展。事實上,對人類與動物難以作出誰對誰錯的價值判斷,兩者皆「各為其主」,當他們進入深海從事海洋研究時,牠們以為他們會傷害自己,遂先發制人,讓他們害怕自己,並知難而退,殊不知他們具有「高傲自大」的本性,遇強越強,不單不會輕易放棄,反而用盡所有辦法使所有生物活在自己的控制範圍內,以進行其強而有力的操控,並向牠們表明自己「萬物之靈」的尊貴身分和地位。無可否認,《極悍巨鯊》內國際海底觀測計劃的一艘深海潛水艇裡的工作人員皆愛護動物,亦酷愛海洋,但部分喜歡在海洋生物面前妄自尊大,認為自己在巨鯊面前個子雖小,但自己比牠聰明,故可以控制牠,甚至征服牠。部分喜歡透過征服龐大的海洋生物以表現自己的能力,因為自己在人類社會內被旁人瞧不起,渴望以殺死巨鯊的「成就」取得身邊人的認同,並獲得自尊和自信。因此,這群工作人員表面上聲稱自己為人類安全著想,為人類社會出一分綿力,實際上「各懷鬼胎」,私心作祟。

片中部分工作人員被巨鯊吃掉後,其他生還者源於意氣,或者基於一份同儕之間深厚的感情,冒著生命危險對付巨鯊。由於人類不是百分百理性的動物,故他們有時候被感性完全掩蓋,魯莽行事,實屬情有可原;但全片的創作人似乎向觀眾訴說「魯莽沒有好結果」的道理,幾個人沒有充足的準備,亦沒有優良的裝備,貿然出海對付巨鯊,自然會「九死一生」。且工作人員對海洋生態的了解不足,引致部分隊員無辜犧牲,例如:當一條巨鯊被殺後,他們自以為取得終極的勝利,殊不知「野草燒不盡,春風吹又生」,這條巨鯊的屍體竟吸引另一條同類突然而至,他們遂立即成為牠獵殺的目標。倘若他們小心翼翼,認識巨鯊的繁殖情況,知道多條巨鯊會在海洋內相繼出現的可能性,必定會提高警覺,其成為巨鯊的食物的可能性便會大大減少。由此可見,當人類面對一望無際的龐大海洋,絕對不可低估海洋生物的威力和殺傷力;否則,人類只會被牠們魚肉,成為牠們的美食,並「自取滅亡」。

人類真的欲征服大自然?片中人類獵殺鯊魚,只拿取牠們身上有用的資源,不理會其死活,此自私的行為似乎招致難以想像的「報應」。當鯊魚在海灘內「為所欲為」時,泳客拼死地逃命,似乎暗示人類罪有應得。當我們為了獲取更優質的物質享受時,其實已對海洋生態作出極大的破壞,當其失衡時,後果不堪設想,遂對人類生命產生難以估計的威脅。人類與巨鯊本可和平共存,偏偏他們干擾了牠們的生活環境,引發彼此之間的「鬥爭」。說人類欲征服大自然,應有點言過其實,因為人類一直以來都是利益主導的動物,只想在地球上拿取所有有用的資源,大自然只被其視為資源供應的優質場所。當所有資源被耗盡時,人類自然會適時離開,另覓他途,這與《電影多啦A夢:大雄之金銀島》內身為父親的科學家預料地球資源會於不久的將來被耗盡,為了拯救自己的子子孫孫,不惜另行創造「新世界」的做法同出一轍。

相片

《起跑線》

這是一部印度製作的喜劇影片,但內容可是大多數家長笑不出的「教育」問題。

正如影片的宣傳台詞:「孩子的未來,怪獸家長的戰場。」 一對中產夫婦出盡了一切法寶,搬遷至富人區又搬去平民窟,就是為了孩子能入讀名校。

「贏在起跑線」原來是個亞洲的通病,一種大多數父母患的焦慮症。但其實不論是有錢的、沒錢的家長,還是印度的、香港的、或者內地的家長都在為同一種狀況焦慮。其實亞洲大學的入讀率並不低,內地大學錄取率是百分之四十,香港是百分之三十左右,印度是百分之二十多。德國大學的入讀率和印度基本相當也只有百分之二十多些,大多數中學生接受的是職業教育。我們的大學入讀率甚至已經超過很多西方國家,但在西方國家卻沒有這樣的迷思。這匪夷所思的根源是什麽呢?

雖然講這個題材的影片不少,但講到點上的還是很少,「贏在起跑線」的根源還是階級問題。最典型的是:一句英語成了區別富人還是窮人的鑒定關鍵。這大概對香港人來說實在是太真實了。想晉升上一個階層的途徑,不僅僅是錢,更是社交圈和教育。而教育是獲得進入社交圈的入門劵。至於 「公平」與否其實只是個說辭而已。

順便說一下,《起跑線》的宣傳劇照很好。富態打扮的夫婦一臉的笑容,但小孩子繃著臉;另一面是做窮人打扮的夫婦一臉憂愁,但小孩子卻樂開了花。

嘯朗

影片獲得【印度電影觀眾獎】最佳電影

影片在中國內地票房超過2億

4
八月

《維尼與我》

   Posted by: admin    in 香港影評人協會

相片

童心的可貴 曉龍

常說人出來社會工作後便會被世俗的價值觀感染,追求名與利,決心向上爬,童心早已泯滅,遑論會懷緬童年時代的一點一滴。《維尼與我》內羅賓(伊雲麥葵格飾)在童年時與小熊維尼、豬仔、跳跳虎及咿喲等度過了一段愉快的時光,但走進大城市後變得世俗化,以事業發展為人生唯一的目標,即使有妻有女,仍然整天埋頭苦幹,只惦掛工作,到了周末妻女到羅賓的舊居度假時,他寧願一個人躲在大城市內的新居獨自工作,都不願意陪伴她們享受周末的閒暇時光。他工作狂的個性,可能是不少居於大城市而事業心較重的人的典型寫照;試想想:我們為了發展自己的事業,多久沒有獲得足夠的休息?為了在職場內力爭上游,多久沒有陪伴自己的家人?《維》以大都市內成年男性的心態和行為貫穿整個故事,不從兒童的目光觀察身邊的一事一物,這證明創作人不旨在拍攝一部兒童電影,其野心在於能透過此片反映大都市內常見的家庭和社會問題,讓觀眾反思自己應如何做好生活中時間的分配,在事業和家庭兩方面作出適當的平衡。

《維》內妻子曾在羅賓面前問他:「你曾否發覺自己多久沒有笑過?」她期望他活得輕鬆自在,但他偏偏過度擔憂自己在事業發展過程中的得與失,可能當時碰巧是動盪的後二戰時期,經濟蕭條,他的公司做旅行箱生意,這只在和平繁盛時期廣大群眾需要出外度假才會購買這些旅行箱,在百廢待興之際,很少人願意購買這些旅行箱,這實在不足為奇。由於是時勢關係,不論他花多少精力和時間,如何用盡「九牛二虎之力」,都難以把整間公司「起死回生」,故他最需要的,其實不是耗之不盡的「時空」,而是久違了的童心,可讓他在瀕臨絕境之際,「不落窠臼」(Thinking out of the box)地進行具創意的思考,讓普羅大眾可以把黑暗時代的陰霾一掃而空,以度假的方式忘憂解憂,這使群眾對旅行箱的需求上升,公司的生意額增加,自然能「起死回生」。片中小熊維尼、豬仔、跳跳虎及咿喲等在大城市內出現,可喚起他的童心,讓他「返回」小時候最愛的百畝森林內,重新憶起童年時代的一點一滴,亦透過這些回憶,嘗試抽離成年人的視角,進入兒童的思考國度,可能對這棘手的現實問題,會有另一解決困難的簡易方法。正如片末不斷重複的歌詞「無所事事,好事自然會來!」懂得放下,重新出發,原有的問題自然會迎刃而解。

有時候,我們成年人總把問題想得太複雜,如懂得用最簡單的方法解決最複雜的問題,一切事情都會變得容易輕省。這就像片中羅賓在火車車廂內深思自己應如何替公司節流時,感到異常煩惱,如果大幅度「開刀」裁員,會取得老闆的歡心,保住自己的職位,但卻使下屬生計不保,他於心不忍;相反,如果維持現狀不變,老闆會為了龐大的開支而煩惱,自己可能被怪責,下屬勉強能繼續維持生活,自己卻飯碗不保。其實他作出百般籌算,可能想得太多,因為公司最大的問題是生意欠佳,只需提升生意額,根本無需裁員,其他所有問題都會迎刃而解。因此,他改變自己,從童心看世界,只需喚起普羅大眾的童心,讓他們憶起童年時四處度假,到沙灘遊玩時帶來的歡樂,自然會增加群眾對旅行箱的需求,公司的生意額必定節節上升,大可取消原定的裁員計劃。不過,真實世界可能不止這樣簡單,但如能保留童心,最低限度能讓我們有機會從另一角度看問題,看社會,看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