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八月 15th, 2018

相片

盲目的愛? 曉龍

一直以來,《鬼靈精怪大酒店》系列的劇情都以幽默諧趣的家庭生活為主,第3集亦不例外。吸血鬼德格拉一家在女兒美絲的鼓勵下,乘坐豪華郵輪度假,他在妻子逝世多年後,一個人照顧整個家庭,美絲都希望他能找到另一伴侶以排解寂寞,當他在郵輪上與女船長Ericka一見鍾情後,美絲陷入兩難的局面,贊成他與Ericka拍拖,他便會分心,不再花時間和精力照顧全家;反對他與Ericka在一起,他便繼續承受寂寞帶來的痛苦,倘若美絲只顧及自己是否獲得他的照顧而犧牲了他餘生的幸福,是非常自私的行為。因此,美絲對他的戀愛持猶豫的態度,但當她發覺Ericka與他在一起會傷害他時,他對Ericka的愛已顯得盲目,她唯有想盡辦法揭發Ericka的惡行,但當愛情來到的時候,Ericka又是否真的會盲目地依從命令,用盡所有辦法殺死他,還是想方設法地拯救他?畢竟人類與吸血鬼皆有情有義,當他愛上Ericka,她被他感動,由殺他變為愛他,這種「跨族」的戀愛使美絲大為感動,由不喜歡她至歡迎她加入成為吸血鬼家族成員,由抗拒她至接納她,正好說明美絲與Ericka都有改變的可能性,不單突顯包容的可貴,還明示愛能改變一切的巨大無比的力量。

現今的電影強調「貼地」,讓觀眾透過電影思考自己的生存和生活狀態,香港與美國電影皆不例外,《鬼3》便是一個很明顯的例子。片中吸血鬼德格拉表面上是一隻具有「超強能力」的特異生物,實際上與平凡的人類無異,具有七情六慾,需要伴侶,需要家庭,觀眾能認同他,因為他們與他相似,能簡單容易地了解他的內心世界。至於美絲,身為單親爸爸的女兒,長大後已建立自己的家庭,無需他再花大量精力和時間照顧自己,希望他活得快樂,亦期望他在年老時得到伴侶的照顧,自然期望他找到「第二春」,陪伴他終老。Ericka受父親操控,但她再不是小女孩,有獨立的思想和行為,絕對有權選擇自己的拍拖和結婚對象,故她其後決定擺脫父親的控制,愛上父親最憎恨的吸血鬼,並追尋自己的幸福,這實屬人之常情。由此可見,《鬼3》毫不「離地」,讓觀眾觀影時想起自己的處境,除了小孩會被其諧趣的畫面吸引外,中年和老年觀眾都可找到「自己」,並投入其中。

《鬼3》的創作人主張「包容大於一切」,片末吸血鬼德格拉與人類Ericka的婚姻,被視為「跨族戀愛」的先河,由於此片是一齣動畫喜劇,故創作人刻意以歡樂代替哀愁,以幽默代替悲傷,把殘酷的現實簡化為「年少無知」的童話故事。沒錯,片末的大團圓結局顯得過於天真,這似乎是逗孩童觀眾輕鬆愉快地離開電影院的「小玩意」。不過,若把全片整個故事放進現實世界,我們便會發覺:一切再也不簡單,人類的包容能力十分有限,當種族階級性別等歧視問題多年來仍未徹底解決時,我們真的可幼稚地認為人類會接受創造歷史的「跨族戀愛」?真的會膚淺地認為人類會包容異己,建立一個沒有種族階級性別界限的大同世界?或者創作人只理想化地把自己的願望投射在《鬼3》內,不曾理會片中情節會否在現實世界內出現;又或者他們欲製作一齣「雜種」(hybrid)電影,把「貼地」的現實情景與超現實的幻想空間共冶一爐,讓不同類型的觀眾「各取所需」,開懷愉悅地享受自我情感獲得抒發滿足帶來的快慰和興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