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十一月, 2017

30
十一月

影評快訊第390期

   Posted by: admin    in (新)影評快訊, 影評試影室, 香港影評人協會

照片

22年後の告白我是殺人犯》

發人深省的偵探懸疑片。(絕不能劇透)

當「殺人犯」也可以成為偶像,這是一個甚麼樣的世界?每天網上都有不同的網紅,無論發表甚麼,總有人會讚好、追隨。對事物不去求證,不管真偽;總之甲說好,乙說好,丙自自然然都會說好。接收資訊愈多,反而思考能力愈趨下降,這就是今天的我們!

電影中「殺人犯成為偶像」只是佔少部份,但諷刺力相當強;當然傳媒、司法制度也是目標之一。而大部份又是甚麼?其實是查案。全片懸疑性不弱,抽絲剝繭,追看性強,導演敍事有技巧,令你欲罷不能。情節緊湊,意料之外的佈局確實殺你一個措手不及,不落俗套。唯字幕後的結尾餘音實在必要,這片段簡直推翻整個構思,破壞了整齣戲,可惜。

陸凌綠

24
十一月

《追捕》

   Posted by: admin    in 香港影評人協會

相片

吳宇森作者風格的再現 曉龍

看《追捕》前,必須重溫吳宇森導演過往八九十年代的港產片,因為以吳氏為標記的影片有其統一的風格,亦有其「作者簽署」的延續性。例如:《追》內的雙槍對決,有舊日《英雄本色》、《喋血雙雄》等影片的動作場面的影子,能勾起年齡處於中年的亞洲觀眾的集體回憶,回味舊日港產片的一點一滴;《追》內律師杜丘 (張涵予飾)與警探矢村 (福山雅治飾)的槍戰場面佈局與調度「似曾相識」,讓觀眾彷彿在一剎那間「返回」周潤發年青時代的英雄片故事,享受槍林彈雨的震撼性,亦欣賞吳氏獨有的暴力美學。這種久違了的集體回憶讓筆者想起香港電影的黃金時代,雖然張涵予與福山雅治分別是國內及日本演員,但他們敏捷的身手和靈活的持槍技巧別具美感,不遜色於當年港產片內的周潤發和狄龍,且《追》在日本拍攝,具有別樹一幟的日式黑幫片風格;《追》身為港日「混血兒」,讓觀眾懷舊之餘,亦可帶來跨地域「混雜」的新鮮感,鍾愛港日舊式英雄片的觀眾,肯定不容錯過。

此外,舊日周潤發與狄龍的同性情誼在《追》內杜丘與矢村之間獲得再現的機會。杜氏對警察投不信任票,當矢村追捕他時,他不顧一切地逃走,認為自己應能找到被陷害的事實真相,深知所謂的司法制度根本對他沒有任何幫助,遑論能使他沉冤得雪。矢村經常處於矛盾的境地,一方面源於警員職責所在,需要歇盡全力逮捕身為通緝犯的他,但另一方面矢村卻察覺所有指向他的證據過度完美,此兇殺案有疑點,他應不是真兇,且其後矢村與他惺惺相識,覺得他是對手之餘,亦可以是好友,這種對壘轉化為合作的關係,使兩人自自然然地建立一種互相欣賞卻又彼此對抗的同性情誼。手銬本用來逮捕罪犯,但它把兩人牽在一起,象徵兩人的關係更進一步,已非正反敵對或兵賊對抗那麼簡單,而是共同出生入死、赴湯蹈火的好兄弟。因此,《追》可讓觀眾再次回味吳氏英雄片內男性陽剛式的情誼,重感情,講義氣,甘苦與共,是理想式的武者品格,亦是強悍卻帶點「溫柔」的典型傳統男性形象的徹底體現。

白鴿象徵和平與愛,《追》身為吳氏的作者電影,當然少不了白鴿的意象,當劇烈打鬥出現時,總會出現白鴿飛過的場面,或許吳氏想為觀眾提供喘息的空間,或許吳氏對和平與愛的來臨有積極樂觀的希冀和盼望。在杜丘陷於被冤枉的困局不知所措之際,欲還自己清白卻不得要領之時,似乎他已在迷局內「動彈不得」,沒有出路,沒有希望,只有一片黑暗;但一群白鴿「突如其來」地出現,似乎暗示黑暗過後終會有光明,「戰爭」之後終會有和平,他只需不斷等待,相信自己在噩運過後個人命運終有徹底逆轉的一天。事實上,矢村是幫助他扭轉命運的「貴人」,沒有矢村,他很大可能陷入冤獄內「萬劫不復」之境,遑論會有「逃出生天」的一日。因為當他身邊沒有人相信自己並非殺人兇手時,矢村力排眾議而固執地相信他,矢村對他自我澄清的說話深信不疑的態度,使矢村不會放棄探查兇殺案的事實真相,反而尋根究底地找出真兇是誰,這種堅持和執著,終使事實真相重見天日,他亦成功脫罪。吳氏電影常見的邪不能勝正結局再次在《追》內出現,正是矢村不鬆懈不放棄的積極態度造就的正面效果,亦是吳氏對理想和完美社會的深切盼望和美好憧憬的徹底呈現。

22
十一月

影評快訊第389期

   Posted by: admin    in (新)影評快訊, 影評試影室, 香港影評人協會

照片

《死亡無限LOOP

Groundhog Day*《偷天情緣》無限LOOP

這重複囚在一天裡面的大橋真的是「拍極都仲有」,隨便數得出:《異空戰士》Edge of tomorrow、日本的《漂靈2 :15》、星爺的《西遊記之月光寶盒》,甚至《奇異博士》Doctor Strange,還有早前的一套《7刻時空》。

無獨有偶,本片與《7刻時空》有九成相似,人物都是有點任性的女學生、有個真心純情男同學、有群自恃的女同學,連晚上去派對,最後「反省」都一樣…,唯此片主線是緝兇,以囚在一天裡這橋段來玩「誰是兇手」亦挺有趣。拍攝手法靈活跳脫,全片毫無冷場,緊張驚心,又有點搞笑,又有點「死神來了」,比起《7》片娛樂性高於一籌。最後的「估你唔到」算不俗,「犧牲精神」更是在驚慄片中少見。

*最後一句自謔,爆笑

陸凌綠

18
十一月

《破•局》

   Posted by: admin    in 香港影評人協會

相片

人性的圈套 曉龍

何謂局?簡單而言,局指圈套,陷入局中,即困在圈套內。《破•局》的創作人明顯拿著局中有局的設計,與觀眾「玩遊戲」,當觀眾以為片中大馬警官高見翔(郭富城飾)駕車撞倒通緝犯,便以為他會被控誤殺,怎知「柳暗花明又一村」,通緝犯在被車撞倒前其實早已死掉,他花了不少時間收藏通緝犯的屍體,隱藏自己的「罪行」,做到「神不知鬼不覺」,這是畏罪潛逃的表現,殊不知自己原來已是「殺人犯」的身分在另一警官陳昌民(王千源飾)的陰謀顯露後,產生一百八十度的變化,竟成為受害者,他被陳氏插臧嫁禍,陳氏刻意「製造」各種證據,令他墮進局內,成為不折不扣的代罪羔羊。姑勿論此片與《黑仔刑警》在故事情節和鏡頭調度兩方面有多大的相似度,此片仍不失為值得入場之作。因為他發覺陳氏是陷害他的罪魁禍首後,他不甘心被冤枉而與陳氏鬥智鬥力,進行多場難分難解的困獸鬥。他與陳氏彷彿進行多場勢均力敵的競賽,忽爾陳氏佔盡上風,忽爾他反敗為勝;雖然《破》是一齣主流的商業作品,「邪不能勝正」的結局幾乎已屬意料之內,但他與陳氏之間精神和肉體兩方面的互動與衝擊仍有不少令觀眾喘不過氣的地方,當中的兩雄相爭依舊引人入勝,緊扣觀眾的注意力,讓他們有繼續追看下去的興趣。

另一方面,《破》具韻味之處,在於其對人性的刻劃。人性有其陰暗面,這是眾所周知的事實;不論一個人如何忠直,不小心犯錯後都會試圖用盡辦法遮掩自己的罪行,這亦是人喜歡說謊(Everybody would tell lies)的劣根性的具體實踐。因此,片中高見翔表面上正直善良,是一等一的好好先生,實際上「金玉其外」,貪心詭詐,以良好的行為表現取得別人的信任,清潔背後隱藏著污跡,光輝背後埋藏著黑點,把邪惡的人性收藏在心底內,自己不願意承認,別人亦不容易察覺。當陳昌民「看見」他的「污垢」後,率直地說出他暗藏在黑暗裡的行為表現時,其實陳氏扮演著他的「心魔」,刺透他的內心,披露他鮮為人知的「真面目」。電影取材自現實,在生活中有不少已壞透的好好先生,懂得收藏自己的罪,但這不代表他沒有罪,因為罪依舊無時無刻地環繞他,這就像片中的高氏,他對心底裡的罪的敏銳度不足,但卻對別人發現他有罪而對他正面形象產生嚴重影響的敏感度十分高,這證明他非常在意別人對自己的看法,深恐自己的「真面目」不慎露出馬腳後,難以補救,甚至陷入「永不超生」之境。

與其說陳昌民設局玩弄高見翔,不如說高氏自設圈套玩死自己。因為他如非過度急躁焦慮,欲用盡辦法遮掩「無心之失」,便不會有逃離事發現場之舉;如非過度粗心大意,欲用盡辦法修補其正面的形象,便不會有收藏屍體之舉。可見他具有人性陰暗面的本質,就是「美化」自己,不願意在別人面前顯露自己的缺失,當這些缺失逐一出現時,自己便會「隨機應變」地逐步藏起這些缺失,使自己被看似「完美無瑕」。或許這就是人性,每個人都喜歡成為完美的人,但人不是神,不論付出多大的努力,依舊缺點處處,甚至因這些缺點而引致「傷痕累累」;或許人非完人,有過失有缺陷,這才是人的「可愛」之處。

17
十一月

影評快訊第388期

   Posted by: admin    in (新)影評快訊, 影評試影室, 香港影評人協會

照片

《玻璃城堡》

俗世眼光容不下非常視野。(下有劇透)

真人真事,珍納華斯自小在一個非常家庭成長,對父親既愛且恨,是一個具啟發性的動人故事。

父親有超乎凡人的智慧,所以管教兒女也另類。他採取自然發展,強調要從生活中學習,不用他們上學,四海為家。年紀小小就要自己煮飯,任得他們吃苦。珍納不懂游泳就擲她下水,任由她惶恐沉下,要她淹多幾次就自會學懂。其實這些管教兒女方法,頗像我們早一輩的父母:也是小小年紀就得背著弟弟去煮飯;游水也是自己在溪邊手腳並用淹得幾次就懂;玩耍哪有玩具?在山邊拾些樹技弄把小槍又玩一整天;累了躺下草地就睡。何嘗不是以天為被以地為牀? 成長出來的孩子都能吃苦,抗逆能力極高的一代(八九十年代的繁榮香港至回歸後的變化都扛過來了) 。這段絕對適合怪獸家長想想。

父親有超乎凡人的智慧,因為目光比人遠,想法比人前,故此就難跟凡人溝通,得不到諒解,他也瞧不起這些凡夫俗子;久而久之不能融入就會被唾棄,他不想活在建制之中,奈何建制卻無處不在。他心有不甘便自暴自棄,酗酒更兇,令他不能自控。一個趨炎附勢的社會就這樣毀掉了一個有理想有見地的天才。其實他是一個好父親,只不過他不屬於這庸俗的世界吧。這段絕對適合建制社會想想。

父親有超乎凡人的智慧,女兒珍納從尊敬愛戴到討厭背叛。她始終流著父親的血,有聰明的基因,只要肯學必出人頭地;女兒要生存慢慢走入凡塵俗世,被名利薰陶,記不起父親了,甚至逃避。但最明白自己的始終是父母,因為你是他們的細胞分裂出來的。這段絕對適合為人子女想想。

一個非常家庭的悲歡離合,令活在今天俗世洪流的你、我、他省思。

後記:找活地夏理遜來演父親(他才是主角)不作二人想,那種瘋顛不羈絕對是最佳人選若年輕廿載;因大部分戲都是年輕期的父親,活地已經五十過外,年紀實在過大,怎樣化妝也欠自然,唯幸演技搭夠。

陸凌綠

10
十一月

《情謎梵高》

   Posted by: admin    in 香港影評人協會

照片

把印象派畫風發揚光大 曉龍

《情謎梵高》內125位來自世界各地的精英畫家把印象派的畫風發揚光大,他們模仿梵高的風格,以其在1889年9月於巴黎奧賽美術館內展出的《自畫像》為藍本,並以其在同年6月在紐約近代美術館內展出的《星空》的藝術風格為主要的模仿對象,透過第三者的角度回顧梵高的一生。為何他會精神失常,切掉自己的耳朵?為何他會選擇自殺的絕路?是他患上精神病的後果還是其被迫害所致?是他心中的風暴還是外在的壓力所造成的嚴重後果?究竟《星》內那閃耀的星空和氣流的漩渦是否代表了他心中的不安和長久壓抑的心底鬥爭?而《自》內藍色的基調卻表明他有很清醒和很冷靜的頭腦,但其胸前的白色似乎又表達了他的無辜和無奈,究竟他是否難以化解心中的矛盾?在「作者已死」的大前提下,後人可從不同的角度對他的死亡進行或多或少的詮釋,有人甚至認為他在1890年7月於阿姆斯特丹的梵.高美術館內展出的最後一幅作品《麥田群鴉》,其畫作內麥穗被狂風吹得東倒西歪,群鴉朝著麥穗飛來,表達了十分陰暗的景象,這充分象徵他「黯淡無光」的內心世界,這解釋了他最終選擇自殺以結束自己生命的真正源頭。

作為一齣傳記電影,有觀眾可能認為《情》只蜻蜓點水地展示梵高的一生,如在觀影前對他一無所知,看畢全片後可能對他只有皮毛的認識。不過,他身為一位藝術家,其一生十分複雜,他的內心世界深邃難測,僅僅透過一齣電影了解他的生平事蹟,實在談何容易。筆者相信《情》只是普羅大眾欲了解梵高的起點,當他們在片內看盡印象派的畫風,領略此派畫家從自己的角度進行主觀詮釋的真諦後,可能對他本人的作品產生興趣,或者對其同一流派的畫家有多點認識,甚而對其處於同一時代的畫家的藝術風格產生更大的好奇心。因此,《情》算是藝術「門外漢」的觀眾入門的第一步,他們可視此片為一本視覺藝術的教科書,欣賞此片從始至終貫徹如一的梵高風格,繼而對藝術產生興趣,並有欣賞畫作和學習繪畫的動機。此片雖然不是一件十全十美的藝術品,但最低限度它能發揮宣揚繪畫藝術的功效。

另一方面,《情》在片末的字幕顯示:梵高在他的一生中只成功賣出一幅畫作。這似乎已暗示了他自殺的原因,可能他在藝術界內備受讚賞,但在商業社會內卻是一個徹底的失敗者,這就像一位拍攝藝術電影的導演,拍了多齣獲獎無數的電影,但經常「叫好不叫座」,其作品藝術價值高但商業價值低,他長期鬱鬱不得志的心境,實在情有可原。此外,他創作的作品大多具有「符號式」的象徵意義,當時的歐美社會人士可能認為這些作品艱澀難解,但其後全球的哲學和心理學不斷發展,越來越多藝術家嘗試解讀他的作品,這才使這些作品走進藝術的殿堂,成為精品之中的精品。由此可見,一個藝術家要在其身處的時代「大紅大紫」,天時、地利及人和缺一不可,他的畫作具有豐富的層次和深刻的意義,但在當時欠缺足夠的欣賞者,或許培育創作者自身的創作能力十分重要,而提升普羅大眾的欣賞能力可能更加重要,因為作品獲得不斷的改進而日益完美,但卻沒有高水平的欣賞者,這就像對牛彈琴、「白費口舌」,一切都顯得徒然。

9
十一月

影評快訊第387期

   Posted by: admin    in (新)影評快訊, 影評試影室, 香港影評人協會

照片

《情謎梵高》

一套讓我看得激動落淚、不能言語的「偵探片」。

沒錯,這不是傳記片,是一位年輕人阿曼魯蘭Armand Roulin(梵高好友的兒子)追尋梵高「自殺」之謎的偵探片。電影感相當強,分鏡有序,一絲不苟。動畫之故,分鏡的謹慎程度必比真人多百倍,因為一錯,又重頭畫過就大件事了;一個動作動輒幾百張,此片就總共繪畫了66,240張真實油畫,畫家也125名,當中更融入118幅梵高的作品,導演整個盤算之艱巨可想而知。最難得的是本片並不是空有華麗畫作的外表,劇本細膩,編劇沒有錯過任何細節,諸如阿曼郵差父親的千叮萬囑、畫在紙上的一隻小雞、廢餐巾不能拉上畫框…一切人與物皆刻劃入微,充滿情感。還有偵探懸念的鋪陳,敍事技巧迂迴曲折引人入勝,藉著各個「證人」的表述,拼湊出梵高的另一面;如果世人對梵高有所誤解,本片就是給Vincent Willem van Gogh的一個平反

筆者未看本片前,知道是油畫動畫,都有一個擔憂,就是畫面會閃爍不停,令人看得疲累,但看時全無這個現象,原來製作時已作出調色技術修正,所以看得舒服,而中間有不少黑白的閃回,也緩和了梵高強烈色彩的刺激。技術上(包括畫功、配樂、音效、剪接)的讚歎不用再贅,有趣的是:細心看,你會看得出不同畫家的手筆,縱使臨摹著梵高的筆觸,仍會滲著自己的風格;作為藝術家,這種「特立獨行」是必須具備的。梵高正是一個走得比人前的藝術家;他不是瘋子,只是一個在凡塵俗世掙扎不來的天使。

「自殺」之謎揭開,最教人唏噓的是雷內(是誰?戲中自有分曉)竟成為大銀行家,而梵高卻潦倒一生(生前只賣出過一幅畫)。死後干卿底事的名成利就,只突顯高生前的悲慘坎坷!

陸凌綠

照片

盧根急轉彎》

戲謔中見智慧的盜海豪情。

「笨賊」兄弟去打劫賽車場,從招兵買馬到絕招爆格,一貫盜寶片模式,唯今次人物特別出色,主角至配角均三尖八角岩巉有個性,爆笑伎倆無出其右。蘇德堡素來喜以大明星撐場,這回占士邦一出,「殺晒」!丹尼爾基克一反冷口冷臉,飾演這個老江湖早爆,原來滿有喜劇細胞,風騷鬼馬,確是唯一一個演完「占士邦」還能演其他不同角色的好演員。卓寧泰坦也是愈來愈會演戲,喜劇感不俗,腹肌小鮮肉始終難持久,仿效前輩占士邦走演技派是康莊大道。

難得盜寶片會細寫各種親情,兄弟情父女情皆有趣真摯。全片節奏明快,有橋有佈局,剪接與配樂皆出色。中文字幕更譯得傳神,片子爆笑功不可沒。劇本精雕細琢,生怕你會質問,有時候真的是略嫌囉嗦冗贅了一點。

陸凌綠

7
十一月

《藍天白雲》

   Posted by: admin    in 香港影評人協會

相片

有人拿此片和《踏血尋梅》比較,的確都屬於同一題材。但張經緯導演的《藍天白雲》展示了一個紀錄片導演相對於劇情片導演不一樣的思考。影片不是從破案的角度,也不是完全站在同情加害者的角度,而是站在人類學的角度審視人類社會的一種弊病。

第一次讀到劇本,就被它吸引。案件改編於2000年在美國紐約發生的一宗冷血謀殺案。一位年僅十九歲的來自香港的梁姓女子因涉嫌串同其黑人男友弒殺自己父母,事後兩人將兩具屍體藏於屋內達七日之久。案件轟動全市,此案在紐約曼哈頓法院被裁定二級謀殺罪名成立。梁女在警局被關押助查期間一直木無表情、態度冷漠,讓人百思不解。

《藍天白雲》並沒有煽情的渲染任何一方,但以一種近乎冷酷的旁觀視角去注視一件冷血案件的發生,卻是倍添寒意。中學生Connie (梁雍婷飾)並沒有一個溫暖的家,加之天生患有心漏病,為人自卑但在充滿欺淩的社會裡又不得不故作強勢來保護自己。女警Angela(鄧麗欣飾)看似擁有幸福美滿的家庭,但其實家有患失憶的父親要照顧,一樣身心疲憊。兩人雖站在彼此的對立面,卻面對同一的現實社會、面對同樣的精神壓力、面對同樣的情緒折磨。Angela在最後一次去老人院探望父親告白時說,她做夢殺了自己的父親,但她不害怕殺人,只是怕坐牢的結果。正如Connie回應所言,她若忍住沒有殺害自己的父母,也許十年後就是眼前的Angela。最可怕的是殺戮在當今的社會上不再是為了因果輪迴,而是隨意妄為的行為。

一個人往往能忍耐若干年,他俯首聽命,忍受最殘酷的刑罰,可是有時,為了一件雞毛蒜皮的小事,為了一件微不足道的瑣事,甚至什麼都不為,卻突然發作起來。從某種觀點來看,甚至可以把他叫做瘋子;可是人就是這樣的。(節錄自:托斯妥耶夫斯基的《死屋手記》)

嘯朗

4
十一月

《我想吃掉你的胰臟》

   Posted by: admin    in 香港影評人協會

相片

難以抗拒的命運 曉龍

突如其來的天災橫禍,忽然而至的重病危疾,皆使人承受著難以說出來的痛苦,要消除它們,實在談何容易。常說命運弄人,這不單是老年人經歷眾多人生挫折後獲得的頓悟,或是中年人洞悉世情凶險後發出的感嘆,而是年青人發覺生命無常後迫不得已作出的怒罵。《我想吃掉你的胰臟》內中學生山內櫻良(濱邊美波飾)得知自己患上胰臟癌後,沒有激烈的謾罵,亦沒有歇斯底里的哀哭,只有平靜的心境,以及積極樂觀的態度。從表面上看,她與其他日本高中生沒有多大的差異,喜歡談話,愛結識新朋友,特別酷愛到別的地方四處遊玩;實際上,她有比同齡的正常人更高的情緒智商(EQ),默默地忍耐著胰臟癌帶來的痛苦,以笑聲遮掩著淡淡的哀愁,以珍惜一分一秒的進取心態掩蓋了自我放棄的消極態度。即使她表面上嘻嘻哈哈地度日,活像平安無事而天真爛漫的年青少女,她仍比一般同齡的年青人更成熟,懂得珍惜,不會因患上惡疾而怨天尤人,亦不會多愁善感地無時無刻抒發哀傷的情緒,懂得忘記,知道自己時日無多,反而了解「與其愁眉苦臉地虛度餘生,不如開開心心地度過每一天」的簡易卻不容易實踐的道理。

相反,片中她的同班同學「我」(北村匠海飾)沉默寡言,甚至不苟言笑,與她的個性千差萬別。她與他在課餘時間內一起逛街,一起玩樂,使他被她感染,使他特立獨行的個性開始產生少許變化,喜歡以她為伴,甚至對她產生介乎友情與愛情之間的微妙感情;她的任性、不羈和不顧後果,與他經常畏首畏尾、凡事循規蹈矩的個性大相逕庭,他只好無奈地遷就她,但他在被她影響下,偶爾越雷池半步,倒也獲得前所未有的「快感」和「新鮮感」。他與她結伴,穿州過省地到別處遊玩,對成年人來說,可能不是一件大不了的事情,但對年青人而言,這卻是異常叛逆的越軌行為,一方面瞞著父母,另一方面一男一女在一起自然惹來不少閒言閒語,故她對他的影響很大,倘若沒有她,他的人生便會與其他同齡的中學生無異;由於有了她的出現,他的人生才泛起一陣陣意想不到的「漣漪」。

人總在命運軌跡上兜兜轉轉,片中的他和她亦不例外。命運安排他和她成為同班同學,但命運卻捉弄她,使她「突然消失」;原以為她會因胰臟癌而被奪去生命,想不到她卻因一次「人為意外」而離開世界。她在他心底裡刻印的回憶難以磨滅,即使她已過世十二年,他仍然記起她,依舊懷念她的臉龐、她的笑聲和她的一點一滴。感性的人看畢此片後,可能有一種源自內心的傷感,懷緬他與她相處的片段,感慨命運像無情的「火焰」,徹底燒毀他們彼此之間既遠且近的關係,抱怨命運之手竟不多給他們一點共聚的時光,卻像一陣「狂風」一樣,在一剎那間使他們的關係戛然而止。理性的人看畢此片後,可能認為生命有始有終,這條「長河」必定會有終結的一天,無需傷心,不需失落,因為兩人的分離只是暫時的事情,當兩個生命在不同時期結束後,終有重遇的一天。由此可見,不同個性的觀眾可能對此片有較大差異的詮釋,有人很喜歡此片的劇情,有人對這些感傷的情節感到納悶,可能這就是此片的奧妙之處。

2
十一月

影評快訊第386期

   Posted by: admin    in (新)影評快訊, 影評試影室, 香港影評人協會

照片

《男女單打戰》

盡皆網球以外。

筆者是網球門外漢,沒玩也沒看。看本片卻看得挺投入,一來對戲中人認識不多,所以會有驚喜,二來導演拍得輕鬆寫實,將人物特質活現,甚為討好。

背景是七十年代,導演故意將色彩(偏黃)與質感(菲林般微粒)推到那時候,重現懷舊氣氛。其中亦不乏大特寫與手搖鏡,實感強。尤其比莉珍金初遇髮型師理髮的一段,用了頗長篇幅去描寫,看時也納悶,原來別有用意。最後一場網球大戰拍得逼真,雖有替身,但見愛瑪史東與史提夫加維親身上陣打得汗流浹背,在剪接配合得宜下,真的以為兩位世界冠軍在較量。

劇本寫得聰明,將比莉珍金這女權先驅,在當時社會道德標準下,既要面對自己是同性戀者,又要與男性爭取平等權利的過程,以一場「性別大戰」貫穿全片,輕易成就了一個人物傳記,也刻劃出時代的聲音。

陸凌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