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十月, 2017

27
十月

《雷神奇俠3: 諸神黃昏》

   Posted by: admin    in 香港影評人協會

照片

虛幻異境的吸引力 曉龍

自從電影出現以來,人類都會運用自己的想像力,製造一個從未看見的虛幻異境;當觀眾進入電影院,便能看見一個前所未有的嶄新世界,此世界無奇不有,有奇異景觀,有怪異生物,有古怪機械,他們投入其中,可感受與別不同的新鮮感,欣賞電影人對未來有無限想像所衍生的創意。《第五元素》、《廿二世紀殺人網絡》系列、《潛行凶間》等描繪的異類空間和虛擬實境,以至《雷神奇俠3: 諸神黃昏》內聖域界的「未來式」設計,皆以電腦繪圖技術和美工技藝,把人類的想像空間活現在觀眾眼前,讓他們看見「難以想像」的世界,進入電影院後仿如走進另一世界,不單享受美輪美奐的視覺效果,還可在巨幕的立體效果(Imax3D)下「親身接觸」可能會在外太空出現的人和事;當我們在地球活得納悶時,可在一剎那間穿梭至想像中的聖域界,於異地過著「不平凡」的生活,在具有特殊技能的能人異士遍佈身邊時,自己便會顯得平平無奇,甚至主動矮化自己而使自己變得「十分渺小」。

雖然片中的聖域界與地球不同,但兩地的管理哲學可以有其互為借鏡之處。當雷神(斯咸士禾夫飾)的父親過世後,其靈魂偶爾在片中出現,對雷神作出善意的提醒。例如:當他慨嘆聖域界將會完全被滅、並化為烏有時,父親指出聖域界的真正價值不在於其地域和地上的建築物,而在於管理者權力的依歸,即人民。這證明不論聖域界如何破爛,怎樣被徹底「掃蕩」,最珍貴的東西並非地上的建築物,亦非其一草一木,而是一個個有血有肉的生命,因為地上所有的東西被毀滅後可以重建,地上的花草樹木被摧殘後可以再次生長,但生命「被消失」後卻不可能復生。因此,地球的管理者應向雷神的父親學習,知道自身管治的能力和權力皆來自人民,沒有人民,即使地上的建築如何金碧輝煌,其制度和系統如何衡秤完善,欠缺了使用者,失去了活力,缺乏了生氣,一切都顯得毫無意義。筆者身為地球人,即使聖域界只是我們的想像世界,與我們的所在之處相距「十萬八千里」,我們仍可從其管理方針偷師,並把這種管理方法「轉移」在身處的地球內。

另一方面,片中雷神最初以為自己的能力繫於其最強的武器:雷神鎚,當這鎚被粉碎後,他顯得渾身不自在,以為自己的能力已大不如前,幸好他父親的靈魂突然出現,提醒他,讓他知道雷神鎚只幫助他集中精神,其真正的戰鬥力藏於他的軀體和心底內。很多時候,我們都會以為自己的能力繫於外物,沒有計算機,便沒可能應付數學科考試,沒有電腦,便不可能完成今天的工作;我們像片中的雷神一樣,失去了日常慣用的工具,自己會變得「一無是處」,但我們需知道:個人「小宇宙」所發揮的無窮潛力比這些工具具有更大的效用,因為每個人可主動改變身邊的人和事,沒有這些工具,其實算不得甚麼。由此可見,《雷3》內雷神的父親向他發出勸喻,即使觀眾不是雷神,亦不是戰鬥人員,更不是聖域界的國王,仍然可深思他父親的說話的真諦,靈活地運用在今時今日的現實社會內。不要妄自菲薄,對自己的能力予以足夠的信任,在遇上困難時充分發揮自己的潛力,相信這就是全片的核心思想。

相片

7刻時空》

無限復活,在乎「頓悟」。

大橋又是《偷天情緣》Groundhog Day ( 1993)。高中少女薩曼莎一覺醒來,不斷地重複重複又重複地囚在一天裡面。主角設定為「中學生」,只因為迷惘最多也任性最多,最能突顯主題。

文藝氣息重,導演並沒有在形式上玩弄,不像湯告魯斯的《異空戰士》Edge of Tomorrow般花巧,談「宿命」亦不多,故前三分一略見冗長沉悶。後段漸入佳境,細意描寫了主角幾個不同階段:從很不耐煩,到自暴自棄,到突然醒覺,同時亦影響了身邊的人,最後重拾人生意義。雖然說教意味重,但屬於易被接納層面。

我們一覺醒來,何嘗不是每天重複又重複地活著?若如教主喬布斯Steve Jobs座右銘:「每天都是生命中最後的一天。」那麼你會活得更充實精彩。

陸凌綠

21
十月

《維多利亞女王:日不落奇緣》

   Posted by: admin    in 香港影評人協會

相片

種族與階級歧視的「蔓延」 曉龍

傳統與現代一脈相承,舊有的觀念延續至新時代,舊俗未變,古思未改,一切未變,故有借古諷今之舉。《維多利亞女王:日不落奇緣》講述種族與階級主義盛行的十九世紀,當時大英帝國佔領的疆土橫跨歐亞兩洲,幾乎太陽能照射之處都屬於英國的領土,而維多利亞女王(茱迪丹慈飾)是全國的領導者,階級崇高,地位顯赫,而來自印度的阿都是代表自己國家的使者,由於當時印度是英國的殖民地,即使他在自身國家內擁有外交使節的身分,始終印度與英國在國際地位方面有一大段距離,他在英國境內,以至英國皇室成員眼中,他在女王面前,只是毫不起眼的「僕人」。當她接待他時,初期以主人對待僕人的禮儀待他,尚算合情合理,但其後她與他的關係日趨密切,她已忘記了傳統禮儀的重要性,視他為自己的朋友,以朋友平起平坐的禮儀待他,已招來英國皇室成員的白眼,使他們對她對待他的方式嗤之以鼻,這證明階級主義已在他們的心底內根深蒂固,不能被削弱,遑論會被動搖。

此外,在傳統社會內,白人至高無上,黃種人和黑人的地位皆比白人低,所謂「白人的負擔」(The White Man’s Burden),在很大程度上源於此觀念;不過,維多利亞女王不曾嫌棄阿都是來自印度的黃種人,願意與他平等交往,甚至承認他對社會和整個世界的貢獻,欲為他封爵,這種撇除種族主義的決心和勇氣,對自小接受英式傳統教育的女王而言,不可謂很容易。因此,在十九世紀,她可被視為「破格」的先導者,願意以自身為榜樣,粉碎種族主義的藩籬,讓種族平等的觀念傳遍英國;即使後來她因患病而與世長辭,其努力未竟全功,但最低限度她開明的思想和大膽的行為在歷史上留名,這亦是《維》得以誕生的主要原因。所謂「無心插柳柳成蔭」,可能她與他的相處,只隨著自己的心意而行,沒有特定的目的,遑論會有刻意打破種族障礙的動機,姑勿論她以感性還是理性思維主導自己的思想,其願意與異族進行深入的內心交流,已證明她在不知不覺間放下了白人視自己為高高在上的舊有思想,向著種族平權的嶄新方向進發。

另一方面,別以為上述的種族與階級主義已「事過境遷」,在二十一世紀的今天,早已不存在;但所謂「野草燒不盡,春風吹又生」,擁有種族與階級主義的領導人不會因新時代的來臨而消失,反而他們會因新時代的政治與環境變化而把這種觀念推向極端。例如:現今美國總統特朗普竟然「斬腳趾,避沙蟲」,為了避免「伊斯蘭國」向美國施行的恐怖襲擊,竟然下令拒絕所有與「伊斯蘭國」相關的中東國家人士進入美國境內,此舉利用了政治的「包裝」,卻把種族與階級主義「發揚光大」,可見《維》內的種族與階級歧視「蔓延」至今,當社會產生巨大變化,科技日新月異,政治制度與時並進,歷史悠久的傳統觀念卻像刻印在心底裡的陋習,經歷時間的洗禮,空間的「侵蝕」,其深深埋藏的「根」卻韌力十足地維持至今。因此,《維》在今時今日出現,雖然敘述的是已過去的人和事,但這些人和事對現今的觀眾仍然別具意義,在歷史不斷循環而「生生不息」的大時代裡,此片對於洞悉世情的觀眾而言,仍然具有不可取締的珍貴價值。

照片

《人造天劫》

特技背後有話兒。(下有少許劇透)

天災片還能有多少新意?如果閣下抱著看特技災難片的心態去看,你不會有感覺,因為你已對這些海嘯塌樓、天崩地裂感到麻木。但我告訴你,這實實在在是一齣政治片(沒錯,也是「災難片」。政治永遠是一場災難!) 轉個方向去看,你會有所得著。

今天氣候變化陸續浮現,影片設定在不久的將來兩、三年後。一個控制天氣的衛星系統「荷蘭仔」發明了,也失控了。氣候變化之所以產生,主因是碳排放;而碳排放量最高的國家,首位一直是美國,近年變了中國。但氣候變化影響全世界,換言之,全世界要去分擔這兩個大國製造出來的惡果。

影片有很多有趣的地方,衛星站內的科學家,不見有中國份(沒有五星紅旗的臂章),那麼一個超級大國,怎可能沒份?有,戲份在香港!荷里活片一提到中國,往往就是香港。「香港」在他們眼中已代表了「中國」,為甚麼?因為來香港拍戲方便,可以給他們自由(暫時),你要將香港炸得稀巴爛,沒問題,因為我們有一個開放的頭腦(暫時),因為我們有跟鬼佬溝通的能力(不暫時,開埠就有),包括港產片培養出來進軍荷里活的演員。這就是他們認識的中國「香港」。縱使吳彥祖的戲份少,但「天劫」第一個地方,就是香港,也是識破陰謀(救世)的關鍵,是香港人就應該捧場。

其次大家可留意一下「天劫」所毀的國家是哪些?「二五仔」又是哪一個國家?總統是民主黨抑或共和黨?最後又是哪一個國家拯救主角?這些都是導演想說的話兒,不妨細味一下。其實大半部戲的套路都是偵探片-查找「天劫」真相。戲味足,鋪排見心思,筆者更喜歡其中一個細緻位:貓貓跳進雪櫃。災難片很多時會寫情,兄弟情卻少見;脫俗,不錯。雖然偶有犯駁,但大致上均能解釋,不計較了。

以今天人類行為的趨向,末日在所難免,而自以為是神的人類極有可能發展「荷蘭仔」。大家真的以為「荷蘭仔」可以拯救人類嗎?戲已給出答案。除非你真的想地球reboot,但reboot已不再是人類世紀。大自然環環相扣的奇妙系統是真、善、美的,任何東西都不能取締;你不去珍惜,硬要作出破壞,然後以神的姿態去補救;甚至寧願死,也不願犧牲目前的「榮華富貴」。一想到這裡,眼淚就奪眶而出…。相信我是戲院裡唯一一個看到會哭的人。

陸凌綠

14
十月

《銀翼殺手2049》

   Posted by: admin    in 香港影評人協會

相片

複製人的心路歷程 曉龍

根據上集《銀翼殺手》的內容,在未來世界內,人類與複製人之間必定出現持續不斷的鬥爭,人類本來「非我族類」的個性固然是原因之一,而複製人的智力和體能不斷獲得提升,使人類心生嫉妒,擔心複製人會取代自己,這亦是另一主要的原因。在《銀翼殺手2049》的初段,複製人已被人類貶抑、歧視和排斥,是不受人類歡迎的群體;到了影片中段,複製人繼續成為被人類獵殺的對象,新舊型號的複製人同時並存,使人類與複製人二元對立的局面更顯複雜。片中新銀翼殺手K(賴恩高斯寧飾)雖然身為一個新型號的複製人,但他不再是「冷冰冰」的機械人,有自我自主的意識,懂得尋根,即使他知道自己沒有童年,仍想尋回其植入在他的腦袋內的記憶,甚至渴望自己可跟人類一樣「回味過去」,重拾昔日的一切。說複製人沒有靈魂,因為他沒有過去,但人為的植入記憶使他欲把自己變成「活生生」的人類,有獨立的思考能力,喜歡追尋和體現自我,他欲尋找自己的動機和行為,已證明複製人慢慢從機械人過渡至「真真正正」的人類,從此角度分析,人類對複製人產生恐懼,實屬情有可原。

表面上,人類與複製人毫無分別,臉容與軀體皆沒有明顯的差異,但《銀2049》內K比人類多了一份自卑和自憐。自卑之處在於他不能像人類一樣擁有立體而具實感的過去,當所有回憶都是人為的「設計」時,這些對過去的追溯和懷緬都會顯得虛假,不曾有血有肉,遑論能藉此進入個人的情感空間;自憐之處在於他懂得對自己欠缺過去的身世產生憐憫,因自己不及人類能擁有前、中和後的生命長河而感到羞愧,認為即使自己有獨立的思考能力,仍未能攀上人類與生俱來擁有的七情六慾的情感高峰,不論自己如何努力,他與人類的相似度依舊停留在外表和肉體層面的較低水平。因此,他在執行任務的過程中,只為了服從上級的指令而持續性地工作,像機械人一樣「行屍走肉」地在人類世界內完成「工具式」的任務,與立體而有靈魂的人類依舊有一大段「距離」,要縮短這段「距離」,在人類唯我獨尊的空間內,實在談何容易!

要懂得欣賞《銀2049》,觀眾必須在自己的座位內想像自己有一天已成為K,需要埋沒個性地執行人類給予的指令,卻又擁有特立獨行的個性特質;需要像機械人一樣依據特定程序辦事,卻又喜歡按照自己的想法執行任務;需要忘記虛假的過去而把焦點集中於現在和未來,卻又有一份擁抱過去的熱忱。這種矛盾長時間地折騰他,使他感到不安和無奈,在不知所措的情況下,曾想過放棄自己的生命,但在想起自己一直以來的追求時,突覺「半途而廢」卻又浪費了其已付出的時間和心力,卻又心有不甘。在他心神恍惚之際,因緣際會下找到為自己「製造」回憶的學者,心想自己定能使這些回憶變得實在,成為與人類沒有丁點差異的複製人,殊不知外間事物出乎意料之外的介入,使事情變得複雜,自己亦沒有偌大的選擇空間,只有繼續和放棄兩條路,前者的延伸會使自己冒著其違反複製人規例而被革職的風險,後者的抉擇卻只會帶來個人命運的終結,一生一世都只能成為毫無血肉的「機械人」。由此可見,無奈、困頓和迷惘構成他身為複製人的心路歷程的核心感受,這亦是《銀2049》集中描寫的重點。

相片

空天獵》

以一般娛樂片的水準而論,此片尚算可以接受,因為娛樂元素(俊男美女、耍酷、精美畫面和音響效果等等)基本滿足娛樂市場要求。但若將此片放入所謂主旋律大片的格局內,則此片有著明顯的不足。無論在劇情、人物設計還是對白都有很多瑕疵和不合理之處。影片在內地的發行恰恰是取其短棄之長,宣傳效果收效不佳。

影片的人物設計並沒有很好地考慮極其重要的元素諸如個人性格、好惡、家庭背景等等,只是純粹從技能方面來建立人物的形象,因此正面人物都只是缺乏血肉的樣板人物。相對突出的人物反倒是恐怖分子頭目。此外,劇情上有太明顯抄襲美國影片Top Gun的嫌疑。反恐出戰使用做為假想敵的藍軍部隊並不合理,那應是一線作戰部隊的職責。那麼重要的營救任務竟然只有一架戰機既要承擔突襲又負責護航,和開頭一大堆戰機攻擊兩艘小船的陣仗明顯背道而馳了。

但凡戰爭影片,或展現士兵的大智大勇和其獻身精神;或通過展示士兵在戰爭中對個人命運的反思及渴慕和平的珍貴。當然嚴格而言,此片和“Top Gun”一樣並不屬於戰爭影片類型,而是借戰爭場面講述人物的故事。只是,此片的一眾正面人物一開始就被設計得完美無缺,根本無任何可改進的空間,因此影片缺乏推動情節發展的內在驅動力。這在劇本創作方面是個大敗筆。影片的選角也不成功,都缺乏軍人特有的氣質,難有足夠的說服力。

嘯朗

相片

《獵殺星期一》

意念有趣,但完全是一齣悲劇。(下有少許劇透)

從來都是「人」惹的禍。地球迄今每天都有近百物種滅絕,人類卻有增無減。要控制人口,就嚴禁「超生」,推出「一孩」政策(中國大陸早在幾十年前已有)超生者,「殺無赦」(大陸是人工流產,戲中是「冷凍」)。唯戲中的「一孩」並非指一胎;由於改造食物影響人體,產下的多為幾胞胎,戲也由此而起。

片中女主角「凱倫塞文」是七胞胎,為免被捕,外祖父想出妙計,以星期一至星期日命名,每人只可依自己名字日期外出,外面永遠只得一個「凱倫塞文」。英文片名“What Happened to Monday”其實更貼切,看過便明白。

露美慧柏絲一人分飾七角,每個皆不同個性,這明顯是考演技之作,幸露美能演能動作,不會讓人失望。整齣戲相信電腦特技才是主角;很久以前拍雙生兒的戲,只能借助替身,但今天的合成技術超卓,「自己」跟幾個「自己」演戲甚至打鬥均毫無難度,而真正難度是演員與鏡頭的配合。要準繩,最好找一個替身對演,然後電腦「抹去」;這也即是說如果七個人一起演時,拍攝同一個鏡頭可能要拍上七次!文戲尚可,動作戲,分鏡就必須相當仔細了,演員的體力也備受考驗。所以露美慧柏絲絕對有理由拿七份片酬(一笑)

導演很有說故事能力,許多細節皆有顧及也運用得宜(雖然戲中亦有一些解釋不周,但不足以構成影響)。鏡頭調度快、爽,斬釘截鐵絕不拖泥帶水,能控制觀眾情緒。動作場面有設計,與剪接相輔相承增加劇力。人物描寫也算充足,小時候的恩怨情仇相當重要,只是七姊妹之間的感情再深入一點會更好。

戲中其實沒有忠、奸,大家都是受害者,是人類的悲劇,也是地球的悲劇。那是2073年,好趁我們還沒走到那刻,現在就作出補救吧:別老說「人口老化」需要增加人口(叫人生三個),這是歪理,人口只有過剩,從來沒有出現過赤字。自然死亡是很平常的事,死了一批,往後的日子會更好過。地球(人類世紀)步入倒數,從來都是人類的自私、短視所致。

陸凌綠

6
十月

《冰峰逃生》

   Posted by: admin    in 香港影評人協會

照片

在絕望裡尋找盼望 曉龍

在九死一生的危機內,大家很多時候都會抱著悲觀的心態,認為自己「必死無疑」,對現在的處境沒有希望,對未來感到悲觀,對自己的人生感到絕望,在人類欠缺預知能力的大前提下,這是人之常情。試問:在遇上空難後僥倖生存,流落異地,沒有水,沒有食物,甚至沒有人,你認為自己還有多少機會繼續生存?你會躲在隱蔽之處坐以待斃還是積極走出去尋求救援?你會被動地遙遙無期的等待還是主動地離開安全領域尋求救援?《冰峰逃生》內雅莉(琦溫斯莉飾)與阿班(艾迪斯艾巴飾)皆對上述問題有不同的意見,筆者還記得多年前的《劫後重生》內男主角(湯漢斯飾)因意外流落荒島後,一個人謀生,並藉此掌握了不少原始的生活技能,今趟《冰》比《劫》更精彩,雅莉與阿班在漫天風雪下生活,除了尋找食物和食水外,還需想盡辦法保暖,並在面對不可知的未來時,其作出的每一個決定都顯得異常關鍵,很大可能產生具連續性的「蝴蝶效應」,在生死攸關的一剎那,逗留或逃離安全領域皆會造成難以想像的嚴重後果。很明顯,「如何收科」成為吸引觀眾繼續追看下去的主要亮點。

所謂「柳暗花明又一村」,當片中雅莉與阿班在寄居處不斷等待、等待、再等待時,真的以為自己已走至生命的盡頭,在冰天雪地而杳無人煙之地自然死亡應成為自己最終的結局;但一隻美洲獅突然而至,讓他們再次找到生存的希望,因為最低限度他們不會因過度飢餓而死。每次他們感到絕望時,突如其來的盼望凜然而至,讓他們再次積極求存,主動地求援,不會輕易放棄。當阿班樂於在寄居處享受一刻的安逸,對求援抱持守株待兔的態度時,雅莉否決他的建議,認為自己應「主動出擊」,在戶外艱苦惡劣的環境中尋求別人的幫助;當她深受傷患困擾而瀕臨昏迷時,他不斷想盡辦法激起她生存的意志,鼓勵她努力求存,兩人互動互助互愛,終能克服難關,成功而安全地攜手走向未來。由此可見,編劇編寫此片劇本時,「製造」一個又一個難關,但又為男女主角提供一個又一個衝破難關的機會,究竟他們如何運用這些機會解決其遇上的迫在眉睫的難題?這正是全片最可觀之處。

《冰》表面上是一齣災難片,實際上是一部比一般愛情片更深入地探討愛情真諦的情愛電影。在全片的中後段內,當大家都以為男女主角獲救而大團圓結局時,他們流落荒地期間朝夕相處而建立的深厚感情關係竟獲得戲劇性的延續,原以為雅莉會再次與以前的未婚夫幸福快樂地生活在一起,殊不知她對阿班念念不忘,編劇筆鋒一轉,使全片從悲情的災難片變為浪漫的愛情片,「有情人終成眷屬」成為觀眾對他們的盼望。從盼望逃生至盼望一起生活,向著「只可共患難,不可共富貴」的相反方向走,雖然觀眾對她原來的未婚夫一無所知,不知道她最終的抉擇是否正確,但他對她的關顧及表達的愛意實屬「有目共睹」,故最後她對原來的未婚夫的不忠,實屬情有可原。因此,《冰》的中後段變奏,使此片不像《劫》那般順理成章,在觀眾的意料之內,如部分觀眾喜歡愛情片,《冰》應帶來意想不到的「驚喜」。在既有的類型片框框內作出突破,這應是導演漢尼阿布阿薩德欲為觀眾帶來新意的創作之道。

相片

《媽媽!》

看到「媽媽聲」?要知驚嚇背後的「真驚嚇」。(下有嚴重劇透,建議看完戲再看本文)

我看完的時候,都有割櫈的衝動:「套戲想講乜呀?做乜拍套咁嘅嘢?」朋友一言驚醒夢中人,他說:「是說創作人(詩人丈夫) 的不顧一切吧?」我想:應該不是。因為主角是珍妮花羅倫絲,而片名叫作「媽媽」…。當晚不斷仔細地想,終於想通了;「媽媽」就是Mother Earth(我的天!原來是環保片!)。還有那個感歎號「!」相當重要。明晒!各位別看得生氣而早走,片末那首歌,正是「點題」所在。再唔明,我都幫你唔到。

若以驚嚇片來看,這不是一齣很優秀的電影。前半段的「怪房客」與後半段的「眾訪客」意念上(和呈現上)是重複的,旨在不斷地搞「驚嚇」,劇情與後半段關係不大,前面的故弄玄虛便變得多餘,可以省略或濃縮。後段訪客愈來愈多至失控,連軍隊飛機大炮也出籠,則頗堪玩味。高潮嬰孩降生(真以為是《魔鬼怪嬰》,看來導演鍾情於波蘭斯基),懸疑與驚嚇度確是颷升。

變本加厲的「訪客」如喪屍般確實令人煩厭,這也是導演的目的:人類不斷地入侵、掠奪地球的一切,就是這麼討厭!從一開始,不速之客便不斷入侵、騷擾,沒獲批准便如取如攜,女屋主顯得毫無招架之力。後段,男屋主只享受於鎂光燈、榮耀、物慾之下,屋都給拆掉了,也阻止不來;媽媽保護不到孩子(「嬰孩降生」就有點宗教意味,查看電影其一海報:珍妮花如聖母像的臉龐,不由得我推斷為聖嬰降臨與末日啟示。)最後只有玉石俱焚;這不正正是我們現在的境況嗎?夠「驚嚇」了吧?地球終不會死的(看那顆水晶「心」),死的只是我們「人類世紀」。

電影雖不是最優秀,但佩服達倫艾朗夫斯基藝高人膽大,敢拍一齣「象徵性」這麼重的電影。不先看資料進場是我的習慣,這次看完推測、臆度,過程饒富趣味;最後一看資料,果然猜中導演所想,又自我滿足一番。

意念重於一切,筆者推崇環保,這趟不惜劇透 ,只希望大家進場,領略一下人類的「可惡」,地球(媽媽)的可悲。

陸凌綠

相片

《海豹獵金隊》

絕不輕佻浮躁,認真紥實才是真身。

千萬不要被預告片誤導,以為是胡鬧儍瓜的尋寶片,其實是相當嚴肅認真的大製作。而且是「開正洛比桑嗰瓣」潛水。雖然他只是監製,但編劇仍是他。

如果大家有看過他早期的一鳴驚人片子《夜海傾情》(The Big Blue) ,就知道他對潛水有多迷戀。洛比桑本身是潛水高手,所以片中的潛水情節都資料十足,拍攝相當逼真,尤其以洛比桑要求,縱有電腦特技,亦看得出是真潛的多。背著氣瓶一身裝備還要打鬥,難度超高,需知道潛水時間不能太久,若NG得幾次,真的要命,水中攝影之難與高成本更不在話下。

劇本相當嚴謹,尋寶計劃非常周詳,漏洞不多,也合情理。動作爆破,打鬥絕不苟且,節奏明快,娛樂性高。還有令人感觸的歷史傷痛與無奈,最終成就於軍人的高尚情操之中。

陸凌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