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十月 6th, 2017

6
十月

《冰峰逃生》

   Posted by: admin    in 香港影評人協會

照片

在絕望裡尋找盼望 曉龍

在九死一生的危機內,大家很多時候都會抱著悲觀的心態,認為自己「必死無疑」,對現在的處境沒有希望,對未來感到悲觀,對自己的人生感到絕望,在人類欠缺預知能力的大前提下,這是人之常情。試問:在遇上空難後僥倖生存,流落異地,沒有水,沒有食物,甚至沒有人,你認為自己還有多少機會繼續生存?你會躲在隱蔽之處坐以待斃還是積極走出去尋求救援?你會被動地遙遙無期的等待還是主動地離開安全領域尋求救援?《冰峰逃生》內雅莉(琦溫斯莉飾)與阿班(艾迪斯艾巴飾)皆對上述問題有不同的意見,筆者還記得多年前的《劫後重生》內男主角(湯漢斯飾)因意外流落荒島後,一個人謀生,並藉此掌握了不少原始的生活技能,今趟《冰》比《劫》更精彩,雅莉與阿班在漫天風雪下生活,除了尋找食物和食水外,還需想盡辦法保暖,並在面對不可知的未來時,其作出的每一個決定都顯得異常關鍵,很大可能產生具連續性的「蝴蝶效應」,在生死攸關的一剎那,逗留或逃離安全領域皆會造成難以想像的嚴重後果。很明顯,「如何收科」成為吸引觀眾繼續追看下去的主要亮點。

所謂「柳暗花明又一村」,當片中雅莉與阿班在寄居處不斷等待、等待、再等待時,真的以為自己已走至生命的盡頭,在冰天雪地而杳無人煙之地自然死亡應成為自己最終的結局;但一隻美洲獅突然而至,讓他們再次找到生存的希望,因為最低限度他們不會因過度飢餓而死。每次他們感到絕望時,突如其來的盼望凜然而至,讓他們再次積極求存,主動地求援,不會輕易放棄。當阿班樂於在寄居處享受一刻的安逸,對求援抱持守株待兔的態度時,雅莉否決他的建議,認為自己應「主動出擊」,在戶外艱苦惡劣的環境中尋求別人的幫助;當她深受傷患困擾而瀕臨昏迷時,他不斷想盡辦法激起她生存的意志,鼓勵她努力求存,兩人互動互助互愛,終能克服難關,成功而安全地攜手走向未來。由此可見,編劇編寫此片劇本時,「製造」一個又一個難關,但又為男女主角提供一個又一個衝破難關的機會,究竟他們如何運用這些機會解決其遇上的迫在眉睫的難題?這正是全片最可觀之處。

《冰》表面上是一齣災難片,實際上是一部比一般愛情片更深入地探討愛情真諦的情愛電影。在全片的中後段內,當大家都以為男女主角獲救而大團圓結局時,他們流落荒地期間朝夕相處而建立的深厚感情關係竟獲得戲劇性的延續,原以為雅莉會再次與以前的未婚夫幸福快樂地生活在一起,殊不知她對阿班念念不忘,編劇筆鋒一轉,使全片從悲情的災難片變為浪漫的愛情片,「有情人終成眷屬」成為觀眾對他們的盼望。從盼望逃生至盼望一起生活,向著「只可共患難,不可共富貴」的相反方向走,雖然觀眾對她原來的未婚夫一無所知,不知道她最終的抉擇是否正確,但他對她的關顧及表達的愛意實屬「有目共睹」,故最後她對原來的未婚夫的不忠,實屬情有可原。因此,《冰》的中後段變奏,使此片不像《劫》那般順理成章,在觀眾的意料之內,如部分觀眾喜歡愛情片,《冰》應帶來意想不到的「驚喜」。在既有的類型片框框內作出突破,這應是導演漢尼阿布阿薩德欲為觀眾帶來新意的創作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