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
十月

《銀翼殺手2049》

   Posted by: admin   in 香港影評人協會

相片

複製人的心路歷程 曉龍

根據上集《銀翼殺手》的內容,在未來世界內,人類與複製人之間必定出現持續不斷的鬥爭,人類本來「非我族類」的個性固然是原因之一,而複製人的智力和體能不斷獲得提升,使人類心生嫉妒,擔心複製人會取代自己,這亦是另一主要的原因。在《銀翼殺手2049》的初段,複製人已被人類貶抑、歧視和排斥,是不受人類歡迎的群體;到了影片中段,複製人繼續成為被人類獵殺的對象,新舊型號的複製人同時並存,使人類與複製人二元對立的局面更顯複雜。片中新銀翼殺手K(賴恩高斯寧飾)雖然身為一個新型號的複製人,但他不再是「冷冰冰」的機械人,有自我自主的意識,懂得尋根,即使他知道自己沒有童年,仍想尋回其植入在他的腦袋內的記憶,甚至渴望自己可跟人類一樣「回味過去」,重拾昔日的一切。說複製人沒有靈魂,因為他沒有過去,但人為的植入記憶使他欲把自己變成「活生生」的人類,有獨立的思考能力,喜歡追尋和體現自我,他欲尋找自己的動機和行為,已證明複製人慢慢從機械人過渡至「真真正正」的人類,從此角度分析,人類對複製人產生恐懼,實屬情有可原。

表面上,人類與複製人毫無分別,臉容與軀體皆沒有明顯的差異,但《銀2049》內K比人類多了一份自卑和自憐。自卑之處在於他不能像人類一樣擁有立體而具實感的過去,當所有回憶都是人為的「設計」時,這些對過去的追溯和懷緬都會顯得虛假,不曾有血有肉,遑論能藉此進入個人的情感空間;自憐之處在於他懂得對自己欠缺過去的身世產生憐憫,因自己不及人類能擁有前、中和後的生命長河而感到羞愧,認為即使自己有獨立的思考能力,仍未能攀上人類與生俱來擁有的七情六慾的情感高峰,不論自己如何努力,他與人類的相似度依舊停留在外表和肉體層面的較低水平。因此,他在執行任務的過程中,只為了服從上級的指令而持續性地工作,像機械人一樣「行屍走肉」地在人類世界內完成「工具式」的任務,與立體而有靈魂的人類依舊有一大段「距離」,要縮短這段「距離」,在人類唯我獨尊的空間內,實在談何容易!

要懂得欣賞《銀2049》,觀眾必須在自己的座位內想像自己有一天已成為K,需要埋沒個性地執行人類給予的指令,卻又擁有特立獨行的個性特質;需要像機械人一樣依據特定程序辦事,卻又喜歡按照自己的想法執行任務;需要忘記虛假的過去而把焦點集中於現在和未來,卻又有一份擁抱過去的熱忱。這種矛盾長時間地折騰他,使他感到不安和無奈,在不知所措的情況下,曾想過放棄自己的生命,但在想起自己一直以來的追求時,突覺「半途而廢」卻又浪費了其已付出的時間和心力,卻又心有不甘。在他心神恍惚之際,因緣際會下找到為自己「製造」回憶的學者,心想自己定能使這些回憶變得實在,成為與人類沒有丁點差異的複製人,殊不知外間事物出乎意料之外的介入,使事情變得複雜,自己亦沒有偌大的選擇空間,只有繼續和放棄兩條路,前者的延伸會使自己冒著其違反複製人規例而被革職的風險,後者的抉擇卻只會帶來個人命運的終結,一生一世都只能成為毫無血肉的「機械人」。由此可見,無奈、困頓和迷惘構成他身為複製人的心路歷程的核心感受,這亦是《銀2049》集中描寫的重點。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星期六, 十月 14th, 2017 at 14:53 and is filed under 香港影評人協會.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Responses are currently closed, but you can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Comments are closed at this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