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十一月 7th, 2017

7
十一月

《藍天白雲》

   Posted by: admin    in 香港影評人協會

相片

有人拿此片和《踏血尋梅》比較,的確都屬於同一題材。但張經緯導演的《藍天白雲》展示了一個紀錄片導演相對於劇情片導演不一樣的思考。影片不是從破案的角度,也不是完全站在同情加害者的角度,而是站在人類學的角度審視人類社會的一種弊病。

第一次讀到劇本,就被它吸引。案件改編於2000年在美國紐約發生的一宗冷血謀殺案。一位年僅十九歲的來自香港的梁姓女子因涉嫌串同其黑人男友弒殺自己父母,事後兩人將兩具屍體藏於屋內達七日之久。案件轟動全市,此案在紐約曼哈頓法院被裁定二級謀殺罪名成立。梁女在警局被關押助查期間一直木無表情、態度冷漠,讓人百思不解。

《藍天白雲》並沒有煽情的渲染任何一方,但以一種近乎冷酷的旁觀視角去注視一件冷血案件的發生,卻是倍添寒意。中學生Connie (梁雍婷飾)並沒有一個溫暖的家,加之天生患有心漏病,為人自卑但在充滿欺淩的社會裡又不得不故作強勢來保護自己。女警Angela(鄧麗欣飾)看似擁有幸福美滿的家庭,但其實家有患失憶的父親要照顧,一樣身心疲憊。兩人雖站在彼此的對立面,卻面對同一的現實社會、面對同樣的精神壓力、面對同樣的情緒折磨。Angela在最後一次去老人院探望父親告白時說,她做夢殺了自己的父親,但她不害怕殺人,只是怕坐牢的結果。正如Connie回應所言,她若忍住沒有殺害自己的父母,也許十年後就是眼前的Angela。最可怕的是殺戮在當今的社會上不再是為了因果輪迴,而是隨意妄為的行為。

一個人往往能忍耐若干年,他俯首聽命,忍受最殘酷的刑罰,可是有時,為了一件雞毛蒜皮的小事,為了一件微不足道的瑣事,甚至什麼都不為,卻突然發作起來。從某種觀點來看,甚至可以把他叫做瘋子;可是人就是這樣的。(節錄自:托斯妥耶夫斯基的《死屋手記》)

嘯朗